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21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21章 逃跑

章简介:而现在…丈夫正在变得冷淡…——青道vs明川part3(完)

第六局上半,青道左投连续让打者三上三下,那些观众席上兴奋的呐喊声逐渐变成了惊叹。

“该死的那个十号是谁?”
“他真的是一年级吗?”
“泽村……泽村荣纯?”

随着铛的一声,一抹白光直接没入游击手的手套。

“出局!”

青道看台上的蓝衬衫应援大军瞬间沸腾,单独坐在另一排的经理们也激动的跳了起来,兴奋的击掌欢呼。她们当中声音最大的幸子,在不停高喊着左投的名字,而她旁边的两个人则在咯咯的笑着。

但她们唯一的一年级经理,春野,正咬着嘴唇低头看着球场。“但泽村君现在看起来……很可怕。”

—————————————————————————

杨坐在休息区的阴凉里,把毛巾搭在头上,吸收着不断淌下的汗水。他闭着眼睛,利用轮到他打击前的短暂时间尽量休息一下。按照那个左投闪电般的节奏来看,他几乎争取不到什么时间。

而后他听到了队友在耳边的议论声,他睁开眼睛。“怎么了?”

“舜……看看青道的牛棚……”二宫说到。

恰好在这时,杨听到牛棚的方向传来明显的砰砰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青道的侧投已经开始热身。

“他们真的不打算让王牌上吗?”关口有些不甘。

杨扯下毛巾,对着捕手抿嘴一笑。“他们不需要。他们未来的王牌已经站在投手丘上了。”

杨从关口手中拿过帽子,走出板凳席,来到等待区。

“四棒,右外野手,白鸟君。”

即使是在一旁观看,他也能感受到投手丘上的空气压抑的令人难以想象。那个左投,泽村,正冷静地盯着本垒的方向,眼神如利刃般锋利。白鸟屈膝摆出打击姿势,泽村对着捕手的暗号点点头。他没有停顿,直接投出这球。球猛地窜到打者面前,直入捕手的手套。

“好球!”

虽然还没达到另一个一年级的程度,但这个左投的球速确实进一步提升了,把明川的打者抛在远远的后面。

杨愈发握紧了手中的金属球棒。按照这个速度,这个投手的节奏,他们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他知道他们必须尽快做些什么来摆脱他的节奏,或者至少抓住他投球的节奏。

但问题是,他们能完成这样的挑战吗?

—————————————————————————

尽管有着哥哥的提醒,但春市发现他完全无法将目光从投手丘上移开,现在是七局下半,从第三局荣纯上场继投以来,他已经连续拿到15个出局数了。

明川的捕手对着一个偏低的卡特球迟来的挥棒,击出了投手滚地球。泽村向前跑去,没有丝毫停顿的捡起球,把它扔向一垒的结成。

“打者出局!攻守交换!”

当野手们回到板凳席开始更换护具时,春市听到教练叫了他的名字,过了一会儿,他发现他会作为代打上场。

他拿起手套,唇角无意识的上翘,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他的哥哥果然是对的,他说过教练会优先使用状态好的队员。

春市一直觉得自己是唯一一个没有经常在比赛中上场的一年级。他也知道,这支球队中有一些二三年级的队员,因为他占了最后一个一军的位置,对他怀恨在心,他渴望证明自己。

当春市走到柜子前拿出他的球棒时,他注意到像往常一样坐在教练旁边的长凳上记录比赛情况的克里斯前辈有些不对,一贯沉着冷静的他,现在脸上却充满了焦虑的神情。

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想多了。“嗯…克里斯前辈,出了什么问题吗?”

听到他的发问后,克里斯看起来有点吃惊,但他笑了笑。“不,没什么不对的。只是……”他转过头,“……好像泽村身上有些不正常的地方。”

春市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不是别人,正是荣纯。他手里捧着一杯水,静静地坐在增子旁边休息。“是啊,我也注意到了。”

荣纯从第四局开始就一直表现得很奇怪,那时明川的捕手摔倒在御幸身上。春市以前从未见过他的朋友有这样的神情。荣纯身上有很多看不懂的东西,但在春市认识他的几个月里,他从没有表现得这么冷漠。

荣纯拒绝任何人靠近他,这可能就是克里斯为什么不愿开口的原因。毕竟,这并没有对他的投球产生不良影响。其他注意到的人,也就是仓持,似乎只是认为荣纯又开始情绪化了,但春市觉得这次和从前不同。

然而,除了竭尽全力帮助队伍赢得比赛之外,他也没什么可以做的。毕竟,就连御幸也没有在左投身上得到什么线索,队伍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泽村是迄今为止最接近御幸的人。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也没人真正讨论过这件事。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两人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联系。

春市告诉自己,都说棒球的投捕搭档就像夫妻一样,这确实有着一定的道理。

【而现在……丈夫正变得冷淡……】

—————————————————————————

“青道高中选手更换,八棒代替坂井君上场的是,小凑春市君。”

杨一直在等待青道有所动作,他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瘦小的一年级代打,他与这里格格不入,仿佛应该出现在国中的小联圌盟比赛中。最重要的是,他用的还是木制球棒。杨有些恼怒地怀疑,这所名门是否还是看不起明川。

当然,他很快就发现,外表都是骗人的。那个代打紧圌靠着本垒板,杨瞄准他膝盖附近,投出了内角低位球。即使这个一年级用的是金属球棒,那个球路也本该不管怎么打都会变成界外球——打者突然向后撤了一步,手中的球棒一个扭转,向前猛地一挥,小球化作一道白光,直接击穿了内野。

青道的看台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杨看着那个一年级害羞的举手示意,心中勉强承认了他的能力。他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弯腰捡起脚边的松香粉袋。这时他注意到接下来的两个打者——青道的左投和游击手——正在和他们的教练谈话。

关口走上投手丘。

“别担心,”他往杨的手中塞了一个新的棒球,“我们会再次解决掉他们的。”

他们听不到青道的教练——那个好像黑帮老大的人在说些什么,但那两个球员正盯着球场的方向,点了点头。看到这一切,想象着他们会说些什么,所有明川的队员都不禁感到更加紧张。

“九棒,投手,泽村君。”

左投走上打击区,原地试着挥了挥棒。

杨亲眼目睹了他在这五局中完封明川攻击的过程,毫无疑问,他是关东地区最顶尖的几个投手之一。看到队友面对他投球时无助的样子,让杨想起了最初是什么驱使他来到日本打棒球的。

对面的打者压低重心,杨与他冰冷的目光相遇,隐隐感觉到其中正在酝酿着什么。杨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在整场比赛中,这个左投一直看向他们的眼神,让杨觉得这个一年级可能和明川有着个人恩怨。

这可能会影响到一些精神脆弱的投手,但杨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吓倒。

他对着关口的暗号点了点头,开始了他的投球动作。就在球脱手而出的一瞬间,他惊讶的发现,泽村突然弯腰换成了触击的姿势,杨立刻开始向前跑去。随即他发现就在球与球棒接触后,小球完美的贴着三垒线不紧不慢的向前滚去。

【短打上垒?】

泽村已经开始奔向一垒,而桥本——他们的三垒手正在向着前方的球跑去。

这个左投并不是一个速度很快的球员,如果桥本没有失球,他很可能会先一步被触杀。但这额外半秒的失误时间对泽村来说已经足够了,他的脚已经稳稳的踩在垒包上。

“安全上垒!”

—————————————————————————

御幸在看到球场上明川守备的自我毁灭时,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看来这场比赛很快就会结束。

由于守备的两个失误,现在是满垒无出局,而小凑亮介正站在打击区。泽村在二垒等待着,御幸发现他现在看起来非常疲惫。虽然这并不明显,除非有人密切注意,但他的呼吸节奏确实打乱了。

片冈教练一定也发现了,“樋笠,告诉川上在下一局上场。”

自从御幸注意到第五局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思考是什么激起了泽村的反应,是因为明川的捕手摔在他身上吗?但这说不通,毕竟他没有受伤。

由于他一直在仔细观察,现在他开始怀疑泽村的愤怒是针对谁的,感觉越来越不像是在针对明川的样子。

其他人都可能认为,泽村是因为某种原因,对明川生气了。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接过这个左投的球,也没有花时间闲聊逗圌弄他,和他一起吃东西,或是在清晨被这个少年叫醒,然后被他拖去训练。

但这些御幸全都经历过。

现在,御幸发现,即使当泽村在直视着别人的时候,他眼睛似乎也在看着别的地方,随着一局局的过去,他的眼睛逐渐变得更加灰暗。御幸想知道泽村是不是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在生他自己的气。但其中也不仅仅是愤怒,还有其他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在这一切的尽头,御幸发现那是疲惫,深深的疲惫。

御幸的嘴巴抿成一道直线,为什么他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些呢?

明明在比赛的一半时间里,他一直在这个一年级身边。

“喂,泽村,你怎么了?”御幸试图轻轻的问道。

“没什么,御幸前辈。”

“你不需要这样强迫自己,调整一下,否则你会燃烧殆尽的。”

泽村只是给他一个茫然的眼神,然后才摇了摇头,他起身离开这里,但在转身之前,他停顿了一下。“我宁愿燃烧殆尽,也不愿再一次失去……”

御幸摩擦着指尖,愣愣的盯着他离去的背影,上面有着10号的背号。然后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再一次失去什么?】 御幸没能抓住最后一个词。

—————————————————————————

“青道高中选手更换,代替投手泽村君上场的是川上君,投手川上君。”

“投得太好了,泽村!”
“泽村君!”
“你真了不起!”

当川上慢跑上投手丘的时候,看台上的观众正在给予被换下场的一年级掌声和欢呼。川上瞥了一眼记分牌,现在是第七局,比分是8-2。

他感觉自己准备的很充分,他从第六局就开始热身,在第七局展开攻势的兴奋中,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场。多亏降谷和泽村,青道现在领先六分,由他开始展开新的一局,垒上没有跑者,对于川上来说没有比这更轻松的情况。

他弯腰捡起松香粉袋,然后下定决心将它握在手中。作为一名前辈,他有责任拿出不输给一年级的表现。

—————————————————————————

比赛还在继续。

第八局很快过去,双方都没有得分。

在九局上半,经过一场坚持不懈的缠斗后,杨成功上垒,下一位打者短打推进,将他送上二垒。然而他的队友却无法继续跟进,在这局结束时,场上只留下一个残垒。

杨慢慢摘下头盔,看着默默流泪的队友。他们连续打了九局,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哀嚎。但对他来说,感觉比赛只过了一瞬间。

“8-2,青道高中获胜。敬礼!”

“谢谢指教!”

观众们纷纷站起来,为两支队伍鼓掌,比赛结束的警报声响彻整个体育场。

青道高中战胜明川高中,成功晋级八强。

—————————————————————————

队伍迅速收起装备,从休息区撤离。下一场市大三高对药师的比赛即将开始。

尽管克里斯只背着双肩背包,为了更好的盯着泽村,他还是在队伍后面徘徊。

在第八局被换下来后,他本以为泽村会为此抗圌议。然而他只字未提,只是安静的点点头,就走到一旁开始冰敷肩膀。

现在泽村正有条不紊的整理着他的背包,在其他一年级的前面离开休息区。小凑春市一边追逐着他的脚步,一边给了克里斯一个担忧的眼神(降谷在整场比赛中,一直情绪低落,他拖着沉重的步伐,默默跟上他们)。

现在这里只剩下克里斯和御幸。

御幸慢慢收拾好了背包,他的眼睛隐藏在护目镜的阴影下。在拉上最后的拉链后,他把包背在背上,转过身,看到克里斯,他好像很惊讶,“克里斯前辈?”

“御幸……你现在是青道的正捕手,没有忘记这点吧?”

御幸抿了抿嘴,“我没有。”

“但是……别忘了你还是泽村的捕手,”克里斯平静的说。

有那么一个短暂的瞬间,御幸张大嘴巴,一丝惊讶从他的脸上划过,克里斯觉得这让他看起来稚嫩了一些。

很快它便消失了,御幸又像平时那样随意的咧嘴笑着,“前辈,你以为我是谁!”

然后他看到御幸匆忙爬上楼梯,走到阳光下,克里斯感觉他肩膀上的重量轻圌松了一些,但心脏却不由得沉了沉。他在内心深处,还是想接泽村的球。也许有一天,这样的机会会到来,到那时他们的搭档一定会震惊所有人。虽然他不太明白,但他坚信这一点。

然而,克里斯知道,泽村现在等待的不是他的手套。

—————————————————————————

当御幸赶上其他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坐在座位上等待看下一场比赛。他环顾四周,却找不到那熟悉的凌乱棕发。泽村在哪儿?

他上前几步,来到最上面的一排,降谷正独自坐在那里,“喂,降谷,其它一年级呢?”

降谷眨眨眼睛,脸上一片茫然。“……泽村和春市去洗手间了。”

御幸皱起眉头,他把背包放在凳子上,又走下楼梯。

体育场两侧各有一个洗手间,都在离场地出口很远的地方,在片刻的犹豫后,御幸选择左转。

一路上到处都是路过的观众,他们在看到他身上的棒球服后,都兴奋的挥手跟他打招呼。御幸在每一个拐弯处和角落里,寻找着蓝白相间的身影。

终于到了洗手间,御幸探头往里面看了看,立刻他看到一个身着青道制圌服的背影,瞬间他屏住了呼吸。

“泽——”他突然停了下来。

坂井在水池边眨了眨眼睛,“御幸?”

御幸流下冷汗,“你有见过一年级吗?”

坂井摇摇头,他奇怪的发现御幸一脸失落的转身离开,然后开始往回走。另一个卫生间在体育场的另一边,等他走到那边,一年级很可能已经离开了,直接回去更符合逻辑。然而,他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加快步伐,在看到场地入口时,没有停顿径直跑了过去。

路上遇到了更多的观众向他打招呼,但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当卫生间蓝色的标志映入眼帘时,御幸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白痴,直到一个身影出现。

御幸放慢脚步,停了下来,心怦怦直跳,他可能有点想要逃跑。

“御幸前辈?”泽村没什么生气的说道。

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了,泽村语气中的冷淡也不那么明显,想到这里御幸对小凑春市心存感激。虽然他仍然可以察觉到,在泽村勉强微笑的背后,依然有着抵触的感觉,而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这种疲倦——是永远存在的。

御幸有很多话想要说,但他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感到有些不确定要如何开口。

他走到墙边,双手环胸,靠在墙上,想要花些时间来整理他的想法。

然后,他张开了嘴,一串话语脱口而出。“喂,泽村,你真的很走运,有川上帮你收尾,否则按照你的速度,你现在可能已经崩溃了,等我们回去以后,你需要多做反省。”

御幸在脑海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圌吟。

泽村眨眨眼睛,“好的。”

御幸再度尝试起来,“你看到明川队员的样子了吗?哈哈!你真的吓到他们了,事实上,现在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糟糕的策略。”

“嗯?”泽村看起来很疑惑,虽然他现在调整表情似乎很困难的样子。“为什么?”

“你没有意识到吗?我以为丹波桑新剃的光头在投手丘上看着就已经够吓人了,但你瞪着打者的样子应该会更让他满意。”

“哦,”他露出有些内疚的神色,“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比赛快点结束。”

御幸恼怒地晃了晃脑袋,“平时我都得把你从牛棚里拖出来。”

“嗯,我今天感觉不太好。”泽村将眼睛瞟向一边。

“为什么?”

“我就是单纯的感觉不太好,”泽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固执。

御幸叹了口气,“好吧,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通过你每次消沉,为做错的事情生气的时候,通过你知道我喜欢的一切……通过你在看到那个捕手和我在本垒相撞后表现的这么愤怒的样子……”泽村睁大眼睛,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我明白了。”

“你—你……你明白什么了?”泽村尖圌叫起来。

“你……”御幸闭上眼睛,低下了头。然后他猛地睁开眼睛,说到:“其实你是我的粉丝吧!”

真的很神奇,人的脸到底能有多少种不同的颜色。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泽村的脸从惨白变为了一种更自然的白色,而后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又渐渐透出一丝粉色,最后是仿佛在燃烧的焰红。

“御幸一也!”泽村双手握拳咆哮起来,“我简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他的声音渐渐减弱,最后的嘟囔完全被粗重的呼吸声掩盖下来。

“哈哈哈!”御幸放声大笑,他开心地看到那些奇怪的脆弱的冷意从泽村身上开始消失。那不适合他。现在他终于可以看到他所熟悉的泽村了。

“你为什么要来厕所,你只是来嘲笑我的吗?”泽村不满的咕哝着。

“我是来见你的,”御幸真诚的说,他舒了口气,然后举起一只手,冲着泽村招了招,“过来一下。”

“你想干什么?”泽村怀疑的向后望了一下,虽然依旧在抱怨,但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走了过来。

当泽村进入范围后,御幸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拽到更近的地方。

这是他之前看到泽村对他的朋友和爷爷做过的事情,在很久以前,他也曾接受过这样的安慰。

他知道这是克里斯前辈想要对泽村做的,也许,这也是御幸想要做的。

在他退缩之前——他知道一旦他犹豫,他就会立刻缩回去——他伸出双臂将少年环入怀中。

泽村浑身僵硬,立刻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在怀中不安的扭动。御幸只是把手臂收的更紧。

“不要动,蠢村。”御幸的心在砰砰狂跳,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太正常。“我只为自己的粉丝做这样的事情。”

—————————————————————————

                          —小赠品—

在比赛中的早些时候

在明川的休息区中,众人沮丧的发着牢骚,其中大部分都是针对那个站在投手丘上的左投。

“那个一年级的球速越来越快了,”一个人抱怨道,“这还是一年级吗?”

“也许他实际是个三年级,只是登记出错,才把他列为一年级。”另一个人一脸严肃的说着。

“你说什么呢……”他的队友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抬起头,孩子们,比赛还没结束呢。”教练,拍拍手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

然而他的鼓励只是引起了一阵不安的沉默,队员们彼此对视着。

“教练,我不知道,那个投手真的很吓人,他看着我的时候,我甚至感觉无法挥棒。”

“对吧!”

“哦,原来不止是我吗!”少年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感谢上帝。”

“他盯着我的样子……就好像如果我打了他的投球,他就要在睡梦中谋杀我一样。”他颤抖着。

“是啊,他可能会因为你的反抗,干掉你全家。”另一个少年在一旁偷笑。

“他真应该别管棒球了,”他的朋友也在开玩笑,“如果他去拍恐怖电影,倾刻间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

“有谁带手机了吗?”

“干什么?”

“我想拍一张他的脸,去吓唬我妹妹。”

“我有一个,你拿着用吧。”

几秒钟后,手机摄像头闪烁了一下。

泽村和其他青道队员还不知道,他的脸会永远在网上流传,作为这个城市的都市传说来纪念。

—————————————————————————

                         —迷你赠品—

比赛结束后

春市靠在卫生间墙上,感觉他都快要把墙压扁了,他真希望自己之前没有那么体贴,打断他们的谈话直接出去就好了。

他们现在的样子真的让他很难出去。

—tbc—

真的想说看到简介的时候,我一口水喷到了我的床单上……简直想到了晋江评论里面的各种不良广告_(老公一直对我很冷淡,自从用了×××)_(:з」∠)_
感觉御幸真是不容易啊,回来的泽村不太好搞了,还要被男神嫌弃没照顾好自家白菜(ಡωಡ) 不过他也真够别扭的,就是不会好好说话系列,还粉丝……作为粉丝我能要求一个抱抱么!能么!嘤!都是骗人的!
偷懒用的语音输入……【感觉今天的赠品,笑得都要吐不清字了2333
这次不拖更新了,存稿扔完,这次必须开始继续翻译了。过一阵见,我还会回来哒!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2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