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1(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11章 咖喱早餐

章简介:来吧,泽村!

砰!

打者的脸像纸一样苍白,他猛地挥棒,但是球砰的一下撞进手套,声音清晰地回荡在每个观众的耳边。对面的板凳席上,聚集在一起的帝东队员们的嘴集体张开了。

“哇啊…那是什么?!”
“刚刚那球…应该有150km吧!”
“那是一年级能投出来的球吗?”

那些分散的侦察人员,也开始聚集在栅栏外的观察区查看练习赛的情况。

“喂,赶快把这个人记录下来!”
“他只会投直球……所以一定有攻略他的方法!”

御幸看到侦查员和对手们越来越惊慌的表情后,他嘴角一动露出了一个奸笑。

如果泽村是一场飓风,用面对横滨的完美表现横扫其他队伍,那么降谷就是一场撕裂大地的地震,绝对无法让旁人忽略。

“对不起。请暂停一下……”

御幸惊讶地抬起头,看到投手丘上的降谷正举着手。他脸上的表情和往常一样空白。御幸站起身来,走向这个一年级。

“怎么了?并不是什么危机状况啊……想要确认一下暗号吗?”

降谷的眼睛闪烁着看向他举起的手,御幸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他食指的指甲已经开裂,上面渗出了一抹血色,御幸的眼睛猛地瞪大了。然后,在那一瞬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将全身的重量集中于指尖上所投出的超快速球,这就是代价吗?连自己的手指也无法承受投球的威力……

【但谁又能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弱点呢?】

降谷把粘血的手指举在嘴边,轻轻的舔了舔。

“不要舔你的手,上面还有松香粉……”御幸脸上带着一种痛苦的表情。降谷愣住了,御幸又叹了口气。“现在,回到板凳席上去,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受伤的手指。我不想让来侦察的人发现这件事。”

“咦?可是我还能投——”降谷抗议着,但御幸把他推了下去。

“快去!”

当降谷不情愿地回到板凳席上时,教练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大声地喊到:“泽村,现在去热身!”

“已经好了!Boss!”泽村咧嘴一笑,他跳着挥舞着手臂。御幸又笑了起来,他看到对面打者的脸上闪过一丝解脱的表情。

【如果他们以为降谷就是我们唯一的武器,那一会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

但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三年生停在了教练面前,坚定地站着。

“教练…我随时都能上场!”这是丹波。御幸眨了眨眼睛,看着教练和三年级投手彼此对视着。

“丹波,昨天的比赛你已经投过了。”太田部长气急败坏地说。“虽然你好像已经热身了,不过……”

“好吧。你上场投吧,”片冈教练抱着手臂,“但是只能投三局。泽村,之后换你上场。”

“是!”丹波怒吼着,他戴上棒球帽,开始向投手丘慢跑过去。

御幸戴上了面罩,走回本垒蹲了下来。当其他球员回到各自的位置重新开始比赛时,他好奇地向后望了一眼板凳席。看起来,教练正在和降谷说话——从一年生的样子看,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帝东的下一个打者在他前方就位。

“Play ball!”裁判吼道。

御幸在他的大腿间用手指示意了一个曲球。丹波皱着眉点了点头,然后投出了这球。

白球从他手中射出,直直地向有些退缩的打者冲去,但在本垒前,它猛地向下弯曲,猛烈地撞向了御幸举起的手套。

它与降谷的球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不那么有力,但更为清脆。

“好球!”

御幸低头看了看球,然后把球扔回了丹波。

【这就是毫无退路的三年级的实力么……曲球的精准度可以说是越来越高了。】

“喂喂!外野很闲啊!丹波!你就让对手打一下嘛!不过被打了可不要慌张喔!”伊佐敷站在外野咆哮着,而仓持则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窃笑。

但在丹波的下一个投球中,打者三振出局。丹波接住了本垒的传球,他在投手丘上调整了自己的站位,踩了踩脚下的泥土,好像要将它重塑成习惯的样子。当下一个打者就位后,御幸朝板凳席看去,教练坐在那里沉思着。然后,他看了看牛棚,泽村正在和宫内一起热身。

片冈教练很快会将背号分发给一军,最重要的位置当然是1号,王牌。

【丹波学长一定是感受到了这些怪物的压力……我不怪他。】

在御幸看来,王牌的背号,要么给丹波,高中生涯最后一年的三年级,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也不断磨练他的曲球。要么就是泽村,他才刚刚一年级,就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他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都表现得很可靠。无论是谁得到了这个背号,都取决于教练对球队的期望,而御幸相信教练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御幸向丹波打出了下一个暗号,他果断地点了点头。御幸抬起手套。

【但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王牌是……】

—————————————————————————

一军成员都聚集在室内训练场进行力量训练。当那些体格庞大的成员径直走向举重的时候,荣纯迅速直奔向放置实心球的架子。尽管过去几周他一直在努力锻炼自己的身体,但他仍然对自己核心的力量感到不满意。他用双手拿起球,他发现他右边的丹波也从旁边伸手拿起了一个球。

“泽村,你在哪里?”荣纯听到御幸在房间中央叫他。他转过身,看到捕手正朝他的方向前进,但又环视着其他地方。

“我在这!”荣纯回答。

“你应该用这种实心——哦,”御幸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荣纯向他举起了手中的实心球。

“是!我知道!”荣纯在青道一军的投手阵中度过了两年半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投手训练和其他日常练习。

“降谷,你也应该用这个实心球,强化你的核心有助于提高你的耐力和控制。”

“耐力…”降谷小声咕哝着。

当沉重的金属碰撞声和各种嘟囔声弥漫在空气中时,荣纯站在了墙边。他抬起膝盖,向前迈了一步,弯腰,猛地将球向下摔去,脚狠狠的落在地上,在他完成这个动作时,球撞在地上,然后反弹到墙上。荣纯抓住了它,并重复了这个过程。

丹波也在他旁边,做着类似的练习,只不过他不是直接把球扔出去,而是先把手臂举过头顶。御幸站在降谷身旁,指导他如何做这个练习,当荣纯用眼角看到这一幕时,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嫉妒。回想起来,在他第一次加入一军后,御幸就接过了克里斯的教导任务。但现在他又回到了过去,已经知道了他被教导的一切,现在所有事情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如果这一次没有发生这个过程,我还能知道要怎么做吗?我会忘记它么?】荣纯心不在焉地想着。他咕哝着,又把球摔了下去。但是,在抓住球后,荣纯看到御幸摇了摇头,他站到降谷身后,用手臂环绕着降谷的身体,来纠正这个投手的姿势——然后实心球猛地打到了荣纯的脸上。他惊讶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后退一步,勉强维持住平衡。

“泽村!”丹波接住自己的球,惊慌地喊到,“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很好!”荣纯摆了摆手,试图停止住颤抖。他沉默的低头看着地板。当球无辜地在地面上滚动时,他谴责球的后代都应该待在垃圾桶。

“你这个笨蛋!”他听到身后传来了御幸的声音,然后感觉到一双手握住了他的肩膀。荣纯抬头一看,眨了眨眼睛,因为御幸的视线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它打到你哪儿了?”

“没什么大事,”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开始看向他们,荣纯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只是撞到了我的嘴”。

“嘻哈!”一直绕着房间跑步的仓持,在这里开始放慢速度。“泽村,看来那个实心球有话想对你说!”

“泽村,你要小心,不要伤到你自己,”御幸后退一步,看着正准备开口反驳仓持的荣纯,荣纯乖乖闭上嘴,一脸感动的看着捕手,但随即,御幸露出一个坏笑,“你知道的,我不能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如果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再走神,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什么?我没有走神!”荣纯不满的发出抗议。

“你在想若菜吧?!”仓持愤怒的指责他,荣纯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你总是用我的手机给她发短信,”他嘟囔着抱怨。

但在仓持跑过来解决他之前,一个叫远藤的三年级跑过来推着仓持,对他喊到:“过来,仓持,别闹了!”

远藤充满深意的看了仓持一眼,在死亡的威胁下,仓持直接跑掉了,荣纯又重新开始了他的锻炼。

—tbc—

笑死了,中间御幸找泽村那里…简直就像妈妈找走失的小孩子2333
……上一章刚感觉到一丝丝小天使的罪恶,这一章果然现出了原型,实心球啊,我都替泽村疼(ಥ_ಥ)
hhh有些地方我还是不会描述,等什么时候想到了再来改……
这章不太好找断的地方,尽量停的和谐一点了……下次看的时候可以重新看一下这边后面,本来他们不是该分开的地方_(:з」∠)_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1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