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23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23章 闲暇时间

章简介: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看起来都很开心。

夜幕降临,药师高中的校园里,尽管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从市大三高——这个春甲西东京地区代表,以及本次夏甲选拔赛的种子学校手中取得了胜利,但这里却丝毫没有赛后庆祝的气氛。更确切地说,炽热的空气中满怀着他们愤怒的决心,大多数人还继续在球场上练习击球。

药师的教练站在最前面。他是一个衣着邋遢的中年男人,但他的目光惊人的敏锐,对他们的要求也非常严苛。“给我好好练习!练习中没有把触击打好的家伙,别想上场比赛!”

与此同时,在教练的命令下,担任队伍清垒打线的几个一年级都聚集在屋内,观看着在他们早些时候青道对阵明川比赛的录像,而青道正是这场比赛的胜者,也是他们即将面对的对手。

这场比赛他们已经看了近两个小时了,三岛再次拿起遥控器,倒带回去仔细观察着,在放回遥控前,他忍不住皱着眉头。“这个左投跟我们一样是一年级吧?他的球速没有降谷那家伙的那么快,但卡特球非常犀利。再加上他的四缝线直球……锁定目标也会比较困难。”

“在明川的比赛中他没有放一个打者上垒,”秋叶,他的队友,同时也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在一旁抱着胳膊点评着。“明明那边的投手也是个不错的打者,但他上场以后,别说安打了,连任何一个保送都没有。这对青道的投捕搭档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嗯,这是当然的。像青道这样的豪门总是能网罗各种优秀球员,就算我们想方设法攻克了这个一年级左投,他们还有那个速球派右投在那等着呢…”三岛恼火的咋舌。“他们还都是不同类型的投手,真是让人讨厌。”

这时门开了,药师实质上的王牌投手真田走了进来,他看上去有些疲惫,探头瞅了瞅屏幕上正在播放的录像,“你们又在看录像啊?”

三岛扭过头,“啊——真田前辈。雷市的老爸叫我们仔细看,所以——”

“教练吗?”过了一会儿,真田那微微讶然的表情褪去,他看起来也饶有兴趣的样子。“这对父子在这方面真的是不会妥协呢,上次看市大的真中前辈的录像时也是看的很仔细。”

一直在默默嚼着香蕉的雷市终于开口说话了,“那个人的投球真的跟我想象的一样厉害。

“嗯…”真田笑得更爽朗了。“那这次的青道呢?你能想象吗?”

听到这里,秋叶忍不住撇嘴。“真田前辈,青道那个左投的风格……好像有点像你。”

三岛补充说:“当然真田前辈无论是耐力还是控球能力都要比那家伙好!”

真田流汗,“喂…没有那么好。”

雷市终于放下了嘴里的香蕉,“这两个人真有趣……尤其是那个左投,他的投球肯定有一些问题。我觉得他在隐瞒着什么通过视频无法显示的东西。”他抬起头,双眼灼灼燃烧。“哈哈哈,青道高中,我想立刻跟他们交手!”

—————————————————————————

砰!

在八强赛的前一天下午,青道一军的四名投手齐聚在牛棚,和各自的捕手练习投球。

砰!

小野低头瞥了一眼手套里还在冒烟的球,然后站起来,把它扔给降谷。

“还是有点高,”他大声喊到。“我们再试一次!”

降谷疲惫地点点头,抬起肩膀擦去脸上的汗水。

砰!

克里斯把手套压低放在地面,接住了这个低球。

“抱歉!”川上看上去有些担忧。

克里斯抬起头,微笑着对他说到:“别担心球会弹地漏接,这是捕手的事情。只要你把球压低,就不会被打出长打。”

砰!

“不错,泽村,”御幸大声喊着,同时把球扔回给这个左投。泽村咧嘴一笑,伸手接球。“我们可以在明天的比赛中用这个。”

砰!

高岛礼站在牛棚外面,观察着这些投手,脸上不由泛起了喜悦的笑容,她重新抱起手臂,“虽然降谷的耐力还需要加强,但这三个人的状况都不错。”

“是啊,”太田部长自豪地表示同意。

砰!

丹波全力投球,曲球在空中划过一个刁钻的弧度,将将落入宫内的手套中。

“还是有些失控啊,”片冈教练说。

“是的,”丹波点点头。

高岛礼扶了扶眼镜,“我能看出丹波君的斗志,但他的状态并不算好。”

丹波的回归对球队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不仅能提高三年级的士气,还能减轻其他投手的负担。尤其是泽村,一直在中局上场,拯救队伍于危阑,每次都能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

然而,即将到来的比赛会比之前严峻得多。虽然有时很容易忘记,但泽村还是个一年级,未来的两年里他会一直为青道效力,礼知道教练不希望泽村现在担负太多,毁了自己。

泽村在比赛中表现得很好,但是为了让他,和其他投手,能够在比赛中表现出最好的状态,丹波的复活将是关键。

—————————————————————————

被人叫到室内练习场以后,降谷一直带着沉重的心情看着片冈教蹲在地上,拿着小木棍拨着泥土。

自从明川的比赛结束后,降谷一直在等待教练告诉他,他已经被撤出首发阵容。毕竟,这是意料之中的。关于投球,他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如何投的更快,尽管这让他被人孤立,但他一直都在坚持这样的做法,并以为这就足够了。

然而,明川的比赛已经向他展示了棒球并没有那么简单。

降谷偷偷瞥了一眼身旁的泽村和川上。

在听到药师的教练无视青道时,他非常生气,但他同时也知道,他很可能没有上场机会。对此他什么都不能说,因为他没有权利这么做。不像他,其他投手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阻止了明川进攻的步伐。不像他,他们属于这里,真正融入了这支队伍。他们应该登上投手丘。

“明天的先发投手……”教练开口。降谷的手紧紧攥在一起,指尖几乎要将掌心刺破,他低下了头。“我打算跟往常一样,由降谷担任,”降谷僵住了。什么? 他是听错了教练的话么,还是……?“不过,我们会快速换投。泽村在第四局上场,川上从第七局开始待命。”

川上点了点头,“是!”

“但是根据比赛的状况,换投的时机可能会发生变化。泽村,你要随时准备开始。”

“是,Boss!”

“别叫我Boss。”

降谷的眼眶微微发热,右手忍不住开始颤抖,他伸出左手握住它。胸口那种轻盈得仿佛要飘起来的感觉是什么呢?

他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眼前的风景并没有改变。教练还在轻拨着泥土和其他的助理教练讨论。

降谷舒了口气,他又有机会登上那个投手丘。这是另一次证明自己,融入队伍的机会。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搞砸了。

—————————————————————————

虽然为了让队员们充分休息,今天训练结束的时间相对较早,但他们还是等到天黑才回到房间。

安排完其他三名投手的相关事宜后,教练示意御幸陪他去室外练习场,高岛礼在路上加入他们。球场上传来三年级的声音,显然他们还在陪丹波做实战练习。

砰!

“奥,刚刚那球不错!连阿哲都没办法出手!”伊佐敷的声音欢快地响起。

“那是坏球,”结成站在打击区上解释。

伊佐敷凶巴巴地摇了摇头。“不,肯定是好球!”

“你们别再练习了,”听到教练的声音,三年级纷纷转过身。“还有,刚刚那球是坏球。”

御幸看着正在投手丘上喘息的丹波,“丹波前辈,我帮你拉筋吧。”

丹波没有动,显然是想继续投下去。

“你还无法认同自己的现状吗?”教练问。

丹波默默举起胳膊,用手背擦了擦嘴。

教练抱着手臂说到,“第六局,明天在第六局开始热身。”

丹波愣在原地。御幸也吃了一惊,扭头看向教练。他明明对其他的投手说了不同的话,他告诉他们丹波现在的状态不能参加比赛。

“药师这支球队很强,”教练继续说道。“明天的比赛说不定会变成打击战。如果变成这样,那我一定会让你……这个青道的王牌投手上场。”

丹波低头看着他的手,然后又看向了教练。“真的还需要我吗,教练?”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不确定。

教练凝视着这个高大的三年级。“你是说泽村吗?”

四周陷入了沉静,没有人敢移动或是发出任何声音。

“教练,你不认为你将1号给我是一个错误吗?”丹波难得对教练表现出强硬。显而易见,这些话也让他很痛苦。

“你认为这是因为我吗?”教练一如既往语气坚定的问道。

丹波的双手在身侧紧紧攥成拳头,他的表情不禁扭曲了,“我……”

“丹波,你忘了你曾经的努力了吗?”

丹波瞪大眼睛,咽了口唾沫,“我……不,教练。”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挺直身体。“作为队伍的王牌,明天我会在需要我的时候,随时准备好上场。”

教练点了点头,“把你这三年积累的东西表现给我看吧!”

“是!”

御幸看到自信重归丹波的眼中,他不由微微一笑。所以教练先跟那三个人说,不让丹波前辈上场,藉此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使命……然后再提醒丹波前辈,他是这支球队的王牌投手。教练总是考虑好前方的一切,为球队做好准备。御幸真的非常尊敬这个人。

三年级开始在丹波周围围成一圈,取笑着脸颊微红有些窘迫的丹波。御幸回头看了一眼宿舍楼,随着队员们陆续回到宿舍开始洗漱,星星点点的灯光逐渐亮起。毫无疑问,很快也会有人敲响他的门——不知怎么的,他的房间已经变成了队友们无聊时的首选去处。

一般情况下,这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但当他看到另一盏灯光的时候,他的笑容不由变得更加灿烂。 【不知道他会不会过来?】

—————————————————————————

春市用毛巾擦干脸,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他一把推开卫生间的门,结果发现荣纯和降谷正挤在一起窃窃私语,散发着阴谋的气息。

“…听好,被打出去的话,就全怪御幸前辈的配球好了,”荣纯说着,拍了拍降谷的后背。

降谷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春市无语的流下冷汗,“你们在说什么?”

“小春!”荣纯猛地站直,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期待明天的比赛吗?”

“非常期待,”春市点点头,“大家都兴奋起来了,感觉明天的比赛一定非常激烈。我希望明天能上场击球。”

“昨天的比赛,你做的很好,”荣纯满脸自豪。“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教练不把你加入明天的大名单。我支持你!”

春市感觉脸有些发烫,他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他注意到荣纯在表示对他的支持时非常畅所欲言,这几乎让他觉得他是被一个前辈鼓励了。“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好。”

“我很久没有感觉这么好了,”荣纯承认。顿时春市便怀疑这可能跟御幸前辈有什么关系,荣纯好像读懂了他的心思,“我敢打赌现在其他人都在御幸前辈的宿舍里。”

“御幸前辈的宿舍吗?”春市重复。

“你不知道吗?”荣纯歪着头。“那你在空闲时间干什么?”

春市不由又冒出冷汗,“荣纯君,你不学习吗?”

荣纯摆摆手,“考试都结束了,而且明天还有比赛,谁会疯狂到现在学习!对吧,降谷?”

“我们可以给前辈带饮料,”降谷有些犹豫。

“哦,好主意!”荣纯毫不犹豫地抓住了降谷的手腕,降谷没有挣扎,心甘情愿地被拖向自动售货机的方向。

春市微笑着跟上他们。 【我很高兴看到他们都很开心】。

—————————————————————————

在青道棒球队的历届队员中,棒球和球队高于一切,这是大家没有言明却公认遵守的事实。实际上,队员们的每一小时不是在课堂上,就是在练习中度过的,又或者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比如吃饭和睡觉。当然,这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陪女孩子们。

然而,这并不是说他们不能想想,或者谈论她们。

二年级正选队员正聚集在御幸房间。他们在玩了几把街霸后便感到无聊,关掉电视,之后话题便自然转向了他们第二喜欢的内容(第一是棒球)。

樋笠身体后仰靠在御幸的床上,“经理们今天看起来很可爱。”

川上点了点头,脸上微微透着些许粉色,“今天的饭团非常棒。幸子酱的饭团总是最好的。”

“呀哈!”仓持大笑,然后他故意揶揄对方,“这只是因为幸子酱总是给你最好的吧。”

“贵子桑的饭团也不错,”白州补充道。

“你们这些家伙注意到唯酱今天用发卡固定头发吗?”樋笠一脸梦幻般的惬意。

御幸笑了,“我知道仓持肯定注意到了”。立刻,他举起手,成功挡住了仓持刚刚扔向他的枕头。

“闭嘴!”仓持试图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但是通红的耳尖已经完全暴露了他。“你永远不会放过这件事吗?”

“噗噗噗!当然不能!”

樋笠对此很感兴趣,“发生什么了?”

“不要——”仓持努力阻止,但为时已晚。

川上解释说:“仓持去年约唯酱出去,但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御幸和樋笠笑得直不起腰,仓持在川上的嚎叫声中,把他摁到地上,用出一招腕挫十字固,直到投手开始求饶方才罢休。

“不管怎样,”樋笠看了一眼御幸,等到众人平复了呼吸,才继续说到,“御幸,你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的?”

“仓持也不会提到女孩就闭嘴,但我从来没有听过你谈论女孩子们。”

“我喜欢的类型吗?”御幸轻描淡写地开口,思考着怎么糊弄过去。

谢天谢地,他被随后响起的敲门声拯救了出来。川上站起身打开门,门外是三名一年级正选。这些二年级高兴的看到,他们手中抱着各种饮料。

“好吧!”仓持边说边跳了起来,其他人也加入了他的行列,挤在前门周围。

“有绿茶吗?”

“那可尔必思呢?”

“每个人都有,”泽村笑着说。

“我的呢?”御幸坐在地板上喊道,没有给出进一步提示。泽村从降谷的手上抽出了一个蓝色饮料罐,径直扔给御幸。御幸轻易的接住,直接打开,饮料发出嘶嘶的响声。

“荣纯君果然是对的。”春市有些惊叹,他跑到电视前加入了白州的行列。“这里竟然真的是队伍的聚集地。”

“好吧,谁让御幸今年这么幸运,独自住在这里,”仓持说着往果汁盒里戳了一根吸管。

“喂喂,” 御幸举起手企图为自己辩护,“去年我可是和东前辈两个人住在这里的,这是我应得的。”

“那么,御幸,”樋笠坚持追问,“你喜欢的类型呢?既然所有后辈都在这里,你就一块告诉他们好了。”

“他喜欢的类型?”降谷有些茫然。

泽村一直试图打开他的饮料,听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来。御幸不由嘴角上扬,感到有点兴奋。这应该会很有趣。

“嗯,我喜欢比我矮一点的,”他懒洋洋地开始说,仿佛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下一年级的反应。“有着明亮的大眼睛,麦色的皮肤。有点蠢,有时会有些情绪化。是一个总是想让我变好,但一直失败的可怜孩子。”

然而他的目标并没有任何反应,御幸不由有些失望,随着他的声音逐渐减弱,周围的人完全陷入了沉默。然后——

“你这个人真的是有毛病!”仓持摇了摇头。

白州点头表示同意。

“我为你未来的妻子感到难过,”樋笠表情严肃。

“哈哈!谢谢,”御幸笑着说。

随后迎来了一个平静的时刻,每个人都在安静地喝着饮料,没有发出其它多余的声音。

突然,泽村大声说,“哦,你们是在谈论自己喜欢的类型吗,樋笠前辈?”

“是啊,你有吗?”

泽村点点头。他的眼睛滴溜乱转,环顾了整个房间,但唯独没有看向御幸。“我喜欢温柔文静的人,永远不会大声对我叫喊的那种……身高要比我高,颜值好,身材健美,最好有一些外国血统。”

御幸冒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基本上是克里斯前辈吗?】

“你一直在乱瞟什么呢?”仓持在一旁偷笑。

“整个队伍都是怪人,”樋笠喃喃自语。“不管怎样,小凑、降谷,你们呢?”

“欸?”春市似乎很慌乱,而降谷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

从那以后,谈话便很容易进行了。在疏解了即将到来的药师战的紧张情绪后,其他人各自回到房间,准备睡觉。

在降谷和泽村走出他的房间时,御幸命令他们,“回去直接上床睡觉!尤其是你,泽村。不要乱碰仓持的电子游戏。”

“我不会的,”泽村气鼓鼓的反驳,他穿上鞋准备离开。

御幸准备关门,然后他犹豫了一下,看着泽村懒散的背影,他抬起手摸了摸脖子。

终于下定决心,咽了口唾沫,然后鼓起勇气喊道:“喂,泽村。”一年级带着半是恼怒,半是疑问的表情,转过身来。“我喜欢的类型是那种会记得我喜好的人……他会带着我最喜欢的饮料和零食,不请自来的来到我的门前,脸上还带着那种蠢兮兮的笑。”

泽村愣了一下,然后他笑了。“我知道,”他说完,脚步明显轻快了许多,拖着完全搞不清状况的降谷,消失在楼梯间。

御幸静静站在原地,听着他们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宿舍二楼的走廊上,外面一片漆黑。其他房间的灯也几乎都关了,这里只剩下蝉鸣的声音。

最后,慢慢地他的嘴角不住的上扬,心头涌上一股甜蜜的喜悦。

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吗?

御幸觉得他知道,但他不能肯定。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过,如果必须让他描述,这种感受最接近他在球场上的感觉,面对着强大对手的清垒打线,他蹲在本垒,决定着下一球的内容。然而,情况也有些不同。

御幸知道,如果他们再进一步,那就不会再有回头路了,一切都是未知领域。他还想继续吗?

他不知道。但到目前为止,他觉得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想想看,所有人中只有泽村会让他产生这种感觉……好吧,考虑到泽村在过去几个月里多么努力地融入他的生活,也许这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御幸回到房间,关紧了门,环顾空荡荡的屋里,他的笑容在看到这一地狼藉时渐渐褪去。

总之,在弯腰收拾残局时,御幸告诉自己,尽管和泽村一起的任何事情都既新颖又有趣,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夏天青道去甲子园的目标,其他的一切都要放在一边。御幸不想在这种重要时刻冒险做出任何会影响泽村的事情。

之后,他或者说他们,还会有很多时间。到那时一切都会弄清楚。

—tbc—

内容进行了一半了,心情复杂,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当然还有评论!接下来的50%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还有txt的问题,之前有人问过。等所有内容翻译完毕以后,我会用一段时间从头到尾的修文,之后会把这个版本的txt发给追文的大家的(是没有我章末话唠的无水版)。也算是我对你们的感谢💗
—————————————————————————
非常感谢出云的纠错ε٩(๑> ₃ <)۶ з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2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