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0(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10章 接力棒

章简介:这一点也不像他。

“你看过关东大赛的比赛记录吗?”

“还没有——怎么了?”

“青道在预赛中击败了横滨。”

“什么,真的吗?”

“在那之后他们又打败了庆应义塾……”

“等等?!庆应义塾?”

“他们说,青道今年来了一个出色的一年级投手,对阵横滨几乎投出了一场完美比赛。”

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鸣放开了一直拉着的乐队成员,这个爱说闲话的二年级盯着他陷入了沉默。

“雅桑,这是你听说的?”鸣转身面对在一旁拉伸手臂的三年级队长。“一个一年级投手就压制了横滨。而且几乎是一场完美比赛……你怎么看?”

原田雅功严肃的低头看着他。“别想着完美比赛,马上忘记这个。你总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暖好你的手臂。”

“什什么?!这不公平!”鸣皱着眉愤怒的抗议着。

“我看到了那场比赛的记录——横滨在第八局前都没什么安打。”原田雅功叹了口气,又重新开始拉伸运动。“青道跟去年已经不同了,你最好做好准备面对他们,鸣。”

过了一会,鸣就像一个容易上当的笨蛋一样,他不再撅着嘴,而是正经的沉思着。“哦?如果你还想说,这个新投手一定是个大麻烦。那至少我想知道他投了什么样的球?”

—————————————————————————

荣纯把脸转向一旁,打了个喷嚏。“抱歉。”他抽着鼻子,抬起胳膊,用袖子蹭了蹭。

“你没什么事吧?”御幸走上前问到。

“我很好,我很好,只是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荣纯向捕手保证着,挥手示意他回去。然后,他咧出了一个露齿笑,开玩笑地补充道:“也许刚刚是有人在谈论我。”

御幸笑了笑,尽管他的眼睛在严肃地闪烁着。“你可能是对的。就算其他学校的球探们都在谈论你和降谷,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片冈教练在和庆应义塾的比赛中,在最后两局派出了降谷。尽管他被对面的四棒击出安打,但他还是压制住了后续的打者,没有让他们得分,在九局上半比赛就以青道的胜利而结束了。

“我和降谷,嗯……”荣纯低头看着他戴着手套的手。当然,他已经预料到了,虽然他仍然难以相信,他已经回到了一年级,这将是其他队伍第一次听说他。其中还包括他们在这个地区最大的对手,药师和稻城实业,然后在这些队伍里,特别是轰雷市和成宫鸣。

【成宫……】

在他一年级的秋季大赛,稻实第二轮就直接败退,而在第二年的春季大赛和夏季大赛中,稻实和青道都没有彼此交战的机会。直到荣纯三年级的夏天,青道终于击败稻实前往了甲子园——但那时,成宫已经离开队伍毕业了。所以就这个意义来说,尽管被称为“第二个成宫”,但荣纯从来没有打败过那个和他对等的左投。

【这一次,尽管——】

立刻,荣纯强行阻止了自己的想法。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攥住了棒球,试图遏制住他胸口不断升起的兴奋感。

他想要一劳永逸地击败成宫,但这是不对的。这不是他回到过去的原因,他在这里是为了把御幸和其他三年级前辈带去甲子园,而不是纯粹自我主义的只想战胜另一个投手。那也太贪心了。

但话又说回来,击败成宫就能沿着原来的轨迹很好的带着前辈们去甲子园。

“喂,泽村,你在听我说话吗?”

御幸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荣纯终于回过神来,他迅速地眨了眨眼睛,停止了乱想。

“对不起,你说了什么?”

“我说今天就到这里。现在去洗澡。”

“现在?”荣纯看着天空,在落日的余晖中,天空闪烁着红光。

“现在甚至还没到晚餐时间呢。”

“我不想让你把自己累坏,你最好现在就去休息。一旦夏天前的集训开始,你就会整天梦想着睡觉了。”

荣纯瑟缩了一下,他不想用他没有受过训练的脆弱身体里再一次经历那个地狱。御幸在一旁坏笑着,显然是以为他痛苦的表情是出于对未知的焦虑。

“你怎么这么紧张?你不是那个面对横滨几乎投出完美比赛的人么?”

荣纯张开嘴想反驳些什么,但话还没说出口就停下了,因为他注意到角落那边经过了一个人。他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转过身冲着那边喊到:“克里斯前辈!”

“哦——泽村”。克里斯放慢了脚步,把他的运动包背在肩膀上。荣纯仔细观察了他的身形,尽管克里斯看起来并没有很痛苦,但荣纯想亲眼目睹他在康复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
  
“你需要帮忙吗?”荣纯积极的举起手,但克里斯摇了摇头。

“我正要出去。”

“哦,对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做康复训练吗?”

克里斯眼神古怪的看向他,荣纯紧张的直冒汗,希望克里斯不会问为什么荣纯会知道他的日程安排(他从金丸那里得到的)。

“今天的日程被推迟了。”

“我明白了……所以你会错过晚餐吗?真可惜,我听说今天是咖哩,不过别担心,我会把我的鸡蛋留下来给你!”荣纯像殉道士一样点了点头,向三年生竖着大拇指。

“不——没关系,”克里斯断然拒绝了他。然而,在他走向学校的大门时,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荣纯挥手送别了克里斯,然后满怀期待的转了回来。“不管怎样,横滨都是……”他的声音慢慢减弱了,然后完全停了下来。他又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但这里没有其他人。

【御幸去哪里了?】

—————————————————————————

“啪”

“啪”

“啪”

降谷后退了一步。然后,把剩余的所有力量都集中到指尖上,他向前迈了一步,猛地甩出毛巾。

“啪”

毛巾在空中啪啪作响,模糊的白色划过了黑暗的夜空。

“啪”

在几次投掷后,降谷停了下来。他气喘吁吁地举起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的手很热,他把它轻轻的压在了冰冷的耳朵上。

“你的姿势看起来好多了,”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但如果只是这样你就精疲力尽了,那你还需要想办法锻炼耐力。”降谷放下手,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看到御幸正站在楼梯顶上看着他。他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和一件t恤,头上绑着头巾。降谷手里紧紧攥着毛巾,直截了当地转过身,背对着这个捕手。“喂,别无视我!”

降谷犹豫了一下,然后又转了回来。

“御幸前辈,你能帮我接一下球吗?”他问道。他想再听一次那个声音——不是用毛巾抽过空气,而是那种棒球与皮手套相撞的声音。

御幸露出几分悔意,他握着金属球棒打了个手势。

“我是来这里练习挥棒的。就像我告诉泽村的那样,你也应该休息一晚上。教练会让你在周日对帝东的练习赛中上场。”

在提到另一个一年级投手时,降谷皱起了眉头。他后退一步,把力量集中于指尖上,然后猛地甩出。

“啪”

“如果我想赶上他,我就需要更多的练习……”他坚决地说。

—tbc—

上一章感觉看的人意外的多,果然还是克里斯前辈魅力大啊(ಡωಡ) 还有翻译的时候……感觉泽村有点痴汉Orz
—————————————————————————
突然得知原来有人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哈哈,其实真的就只有我自己啊,我倒是希望能和闺密一块翻译什么的,然而,钻a太冷,身边根本没有入坑的人,还有就是物以类聚,我身边也没有英语特别好的人2333嗯,除了速度有点快以外,其实质量完全不像很多人一块翻译的啊!速度什么的,纯粹是因为读者心理,想赶紧往下看_(:з」∠)_
—————————————————————————
我现在粗翻翻完第11章了,然后看了一眼原文篇幅,整整到20%,嗯…就剩80%了!
……所以说当初到底是什么给了我勇气让我第一次翻译就挑中这么一个大长篇啊【抓狂】!!!
—————————————————————————
好奇的试了试泽村这话首页的姿势,意外的觉得很简单,然后去试着掰了掰室友……又想到了我觉得很简单的鸭子坐……我竟然意外的是个很柔软的人么!!!
—————————————————————————
感谢观看!周六见!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1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