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8(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荣纯抛着球抬头看向计分牌,青道名字旁边那一长串的“0”终于被“1”打断了,但在增子那支被拦下的本垒打面前,它看起来比任何东西都更讽刺。

荣纯转过身来,看到御幸正笑嘻嘻的蹲在本垒。他举起手套,朝荣纯点点头,“砰”的一声,球落在手套中,声音如此响亮悦耳,御幸满意的向他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臂把球又扔了回去。

“好球,泽村,保持下去!”

荣纯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板凳席。即使他不追求完美比赛,这一局也是至关重要的。横滨的队员们经过了上一局那个奇迹般的守备,又重燃了士气。这局他们的打线将会轮回一棒,这正是他们反击的绝佳时机。

“第七局上半,横滨学院的攻击,一棒,左外野手,清水君。”

打者走上打击区,他伸脚蹭了蹭地面,脸上露出一丝焦虑,但同时又满是决意。

“内角高,四缝线直球,”御幸手指一动,打出了一个暗号,荣纯点点头。他面向本垒微微屈膝,凝视着面前怒视自己的打者。然后,他缓缓抬起前腿,右手凝成一面墙壁,在最后一刻猛地甩出左臂。

打者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球直直的落入了御幸举起的手套中。

“好球!”

荣纯举起手套接住本垒方向的传球。当他等待御幸的暗号时,他听到了横滨板凳席的应援声。

“上啊,清水!”
“别怕球!”
“清水!”

清水深呼吸着挥了一圈球棒,然后他又站回到打击区上。御幸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打出了暗号,“同样的球,投到外角低。”

荣纯点了点头,他瞪着打者,又一次将球投了出去。这一次,打者挥棒了,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球无力地弹向内野。仓持冲向前轻易的抓住了它,转手便扔给一垒的结成。

“出局!”主审喊道,青道的看台上再一次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投得好,泽村!”
“保持下去!”

这一局还在继续,下一个打者也因为击出了类似的滚地球而被封杀出局。荣纯看着打者沮丧的走回他们的休息区,但他的队友们都鼓励的拍了拍他,荣纯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三棒,三垒手,田岛君。”

田岛进入了高度集中的状态,他坚定地盯着荣纯,荣纯觉得他的心跳加快了。

从这里开始,从这个三棒开始,他将第三次面对声名赫赫的横滨清垒打线。如果他不在这里竭尽全力做到最好,那他一定会后悔的。

兴奋仿佛电流一般穿过他的身体,带来微微的刺痛感,但他的笑容却越发灿烂了。

【抱歉,但是为了克里斯前辈,我绝不会让你们在这场比赛中上垒。】

在对御幸的暗号点头后,他甩臂,投了出去。打者不带任何犹豫的便开始挥棒——

“好球!”

荣纯举起手套接住了这球,他注意到打者看起来并不吃惊,反而在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什么,并暗暗调整了一下站位。御幸注意到这一点,降低了手套。

【“最好不要给他喘息的时间。给我一个卡特球,内角低球。”】

荣纯点了点头,迅速在手套里调整了一下持球姿势,然后猛地投出。

“坏球!”

现在球数一好一坏。荣纯站在那里,看着打者又调整了一下站位。在打者摆出待球姿势后,御幸再一次向他递出暗号。

荣纯重重地踏在投手丘上,随着重心转移,他的手臂像鞭子一样划过空中,球呼啸着冲向本垒。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打者捕捉到了球的轨迹并全力的挥击出去。

荣纯大吃一惊,他转过身来,屏住呼吸,击飞的球像刀锋一般划过内野,他的心脏开始疯狂的跳动,然后又平静了下来。伊佐敷纯奋力向前一跃,勉强地用手套顶端抓住了这球。

“出局!”
  
伊佐敷发出了一声报复性的咆哮,很可能是在发泄上一局的不满。荣纯摘下了帽子,擦去了额头上密集的汗珠。

—————————————————————————

御幸几乎不敢相信,但这确实是真的。在这七局的比赛中,泽村没有让一个跑者上垒。当然,其中一些也与他的引导有关,御幸毫不谦虚的想到。但对面没有一个打者能很好得抓住泽村的球,他在后期投球中的表现简直令人生畏。再结合青道可靠的防守,直到现在大多数打者不是被三振,就是被内野封杀。

下一局将是他们最终的障碍——横滨最后三位“清垒打者”都在一旁等待着。在三棒田岛出现时,御幸曾短暂地担心泽村会不会很紧张,因为没有人能不受压力影响,而他毕竟还只是个一年级,但是看到泽村目光灼灼满脸兴奋的站在投手丘上笑着时,他的内心充满了震动。

当然,如果伊佐敷没有接住最后一球,那这场完美比赛就结束了。但无论如何,泽村还没有输掉,现在是21出局0安打。

“第七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六棒,捕手,御幸君。”

御幸笑嘻嘻的举起球棒。

投手猛地甩出手臂,球迅速向他冲去——一个滑球,御幸瞄准球路开始挥棒。随着“铛”的一声,球直直的射向界外。

“出界!”

御幸看了看捕手,很快回到了打击区。从他在这场比赛中所看到的情况来看,这个捕手的配球模式和他很相似,而这个投手显然很擅长控球。在比赛前这对投捕投接球时,他就注意到,捕手的手套在接球时根本没有移动。

【现在……如果我是横滨的捕手,我会在这里配什么球呢?】

投手对着捕手的暗号点了点头,然后球直接飞向了他。

御幸直接挥棒了,二者相遇,发出一声尖锐的声响,球越过了一垒手的手套。

御幸把球棒扔到一旁,轻松的滑上了一垒。

“打得好,御幸!”
“在垒上没人的时候你也是可以的!”

御幸脱下护具交给了一旁的跑垒指挥员。冷汗无语的流下,刚才那个声音肯定是仓持。

这局还在继续,白州随后短打推进,御幸成功上了二垒。然而,八棒坂井打出了游飞球出局,御幸被钉在二垒动弹不得。随后轮到了泽村的打席,御幸几乎放弃了这局的得分,但泽村在所有人的震惊中一击将球挥至外野。

御幸急忙反应过来,飞速奔向三垒,三垒的跑垒指挥员挥手示意他赶紧继续跑。在听到外野的怒吼,看到捕手举起的手套,他依然毫不减速的直冲本垒。一道白光从外野直射向本垒的手套,御幸匆忙压低身体冲了上去

“Safe!”

“太棒了!二垒安打!”
“那是什么,泽村么?!”
“精彩的跑垒!”

御幸抬起脚慢慢走回休息区,他凝视着站在二垒的泽村。对于一年级投手来说,这真是一个接一个的惊喜。

突然,看台上传来一阵骚动,御幸看向声音的方向,发现大部分人都正在仰头看天。御幸也和他们一起抬头,他眨了眨眼睛,一滴水滴在他的护目镜上,模糊了他的视线。

天终于还是下起雨来了!

【这与天气预报上说的完全不同……】

—————————————————————————

雨下得很轻很轻,几乎像是一层清凉的雾,贴在荣纯的皮肤上,奇怪的是,它好像提醒了他某些他不能干涉的事情。他试探地用脚蹭了蹭投手丘,然后松了口气,脚下的土地还是很坚实。他不用担心自己会因为一脚滑倒,投出一个糟糕的暴投,而失去这场完美比赛。

“感觉怎么样?”御幸从本垒向他走去。

“很好,”荣纯又踩了踩,“雨应该不是问题。”

“那就好。你现在只投了大约60球,你的节奏把握的很好,”御幸转身往回走。“再投两局就可以了。”

“第八局上半,横滨学院的攻击,四棒,右外野手,茂野君。”

不过,很奇怪。今天的天气预报只有2%的可能会降雨。但话又说回来,荣纯耸了耸肩,2%的几率就意味着下雨并不是不可能的。他猜想,如果风向改变了,云就会以某种方式移动,这样它们就可能会聚集在东京地区——然后,就会下雨。

看着屹立在打击区上的茂野,荣纯悠闲地想到,他不记得在最初的时间线里,在这场特殊的比赛中下雨了。

几秒钟后,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含义时,他仿佛冻结了。

【那时没有下雨…?】
  
荣纯茫然地接受了御幸的暗号,他的眼睛飞快地从御幸的手套移到打者坚定的脸上,而后看向了裁判的脸,最终又回到了御幸身上。

是他记错了,还是这个世界已经从他的时间线上改变了?不——他记得以前看过这场比赛。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降谷的投球,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他和王牌之间的距离有多么遥远。但是现在,不是降谷,而是他站在投手丘上。那天没有下雨——今天也不应该下雨——雨很冷,不断打在他身上。

站在看台上的人都没有带伞,所以大多数人都决定忍耐一下,有的人已经披上了一件夹克。

荣纯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意识到御幸正举着手套期待的看着他。他的身体无意识的移动了,他投出了这球。打者猛地挥棒,球飞过荣纯身边,他茫然的转过身,看着球飞行的方向

“出界!”

横滨的休息区开始为他们的四棒喝彩,但荣纯已经听不到任何外部声音了。因为这正是他所害怕的。他一直害怕过去会发生改变——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造成一场飓风,而那是他无法控制的,他害怕这场飓风会将他带离这段他已经抓住了的时间。

突然,荣纯明白了为什么这雨水会如此熟悉。当他在淋浴中昏倒,然后在过去醒来时,他也感觉脸上曾触碰到一丝冰冷的水和雾……

御幸不断用手示意着,他的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荣纯这才意识到捕手刚刚已经向他发了两次暗号。荣纯使劲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随之晃动。球从手中飞出,打者开始挥棒,然后又一次——

“出界!”

荣纯现在知道了,他不能赌一切都与之前时间线发生的相同,因为机会是偶然的,如果天气预报上百分之二的可能都会实现,那么一切皆有可能发生改变。一切都是偶然的。

事情将会改变,荣纯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对未来充满希望。

也许,只是也许,这次的比赛可能不会顺利进行,也许会出现出人意料的粗暴play。也许会换上某个球员代跑,然后他会拼命跑回本垒,即使这意味着要与捕手冲撞……

【也许御幸会再次受伤。】

荣纯浑身发冷,他不自觉的颤抖着。如果他再让任何事情发生在御幸身上,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但是,如果连天气都变了,他又怎么能知道还有什么不会改变呢?

他原以为他已经搁置了这些问题,但现在,它们比以往更激烈地在他心底不断涌动。他为什么会被送回过去?真的是为了把御幸和青道带去甲子园么?是谁把他送了回来?如果他这么做了,又究竟会发生什么?

“暂停!”

御幸的声音突然响起,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荣纯吃惊地抬起头,看到捕手正朝他走来。其他的内野手也都一齐涌向投手丘,脸上带着不同程度的关切。

“泽村,你怎么了?刚才那球你完全失投了。”御幸不解的问道。

“呀哈!别告诉我你现在才感觉到压力!”仓持一脸窃笑的拍拍他肩膀,“你对我们一点信心都没有么?”。
“我们都在你身后,泽村。”结成严肃的点点头。
“让他们打,小泽村!”
“你不是一个人”小凑亮介笑眯眯的说着。
“记得看着我的手套”御幸笑着补充到。

荣纯眨了眨眼睛。奇迹般地,就像咒语被打破了一样,他突然感觉到温暖在蔓延,驱散了严寒。他低下头,用手压了压帽檐,遮住了脸。

“是!”他喊道。他听到其他人开始回到各自的位置,仓持还在离开前在他的背上轻踢了一脚。当他抬起头时,御幸已经蹲回了本垒。

荣纯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然后紧紧的凝视着打者。

“Play!”

荣纯在二年级结束时成为了青道的队长,他已经习惯了领导队伍的责任,以至于忘记了他还可以依靠别人。他忘记了他已经回到过去,而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一年级投手。

就是这样。无论发生什么变化,青道的大家都没有改变。他们始终都在他身后守护着。

御幸在他面前引导着他。他没有受伤,他会动,会呼吸,会大笑。现在,他正向他举起手套,等待着他的投球。这是荣纯在未来最为渴望看到的场景,但那时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

但在现在,这是有可能的。荣纯此时能做的……

【……就是将最好的球投进那个手套!】

他咬紧牙关向前踏出,将全身的力量集中于指尖,把球猛地推出。他的帽子随着动作掉了下来,他看着球的移动轨迹,就像慢动作一般飞向了等待的打者。

球向本垒划过一道直线,打者猛地向后踏了一步,握紧了球棒,然后全力的挥了出去。随着一声巨响,荣纯的眼睛突然睁大,他完全无法做出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球从他身旁穿过。

—tbc—

痛经什么都干不了,干脆窝在床上赶完了八下,本来以为要跑到周末呢2333
嘿嘿,期待第九章,下一章是我看到目前以来最喜欢的一章,当初就是因为看到那章,我才动了翻译的念头,才鼓起勇气把那种渣渣翻译直接发出来,走上了翻译30w字大长篇的不归路。想想要翻译到那了,还有点小兴奋(❁´ω`❁)
最近发现一个我原来在全职圈关注的太太跑过来写御泽了,文笔还是那么好,看得超开心!还有入圈以来就一直喜欢的几个太太,最近也有一些更新的比较勤,情节可爱车又色气,人物写的简直苏破少女心!真的是要幸福升天了2333
感谢观看,周末见!(下周也有可能……)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