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7(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hhh我终于学会怎么加粗啦!!!感谢厄科的赞美诗!她简直就是小叮当(。・ω・。)ノ♡

—————————————————————————

“第一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仓持最后活动了一下肩膀,拿着球棒站起来。他抬头瞥了一眼记分牌,在“横滨”旁边有一个“0”。

【这只是一局,三个出局……意味着还有8局,24个出局,泽村,yaha!】

他侧着头看向裁判,跨入了打击区。他高高举起球棒,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投手。

横滨跟青道在不同地区,他们只在去年有过一次比赛。关东大赛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很重要,所以他们没有特意侦查横滨的比赛,他们现在做的大部分准备都是通过一些官方的地方比赛的录像,以及横滨和其他学校的比赛记录。横滨的首发投手是一个叫三桥的二年级,他没有在录像中出现过,但在其他比赛中有他投球的记录,他的表现十分出彩。

从仓持看到投手热身开始,他就对这个投手的球速印象深刻——实话说,非常不足。但事实是,三桥完投了一些神奈川豪门之间的比赛,这意味着他的投球肯定有其他的东西。

在投手开始动作时,仓持握紧了球棒。他作为一棒的任务就是要上垒。不管这个投手有什么花招,这都无关紧要。他所要做的就是击球,然后向着垒包拼命奔跑。

【泽村,就算你无能为力…我也还是会尽我所能,帮你完成那个完美比赛!】

球飞了过来,仓持目送了这球,然后笑了笑。

“好球!”

一个漂亮的曲球,但是它过慢的球速抹杀了它大部分的作用。横滨的投捕可能想用一个慢球来分析他,然后下一球投一个更快的球——但如果这个投手平时的球速就是这样,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仓持把注意力又转回了投手身上,他压低了重心,看着投手等待着捕手的暗号,然后点了点头。那个投手移动着手臂,把球向前投去。片刻,球飞向本垒。

【外角!】

他挥动球棒,准备向一垒跑去,然后他僵住了,球棒完全没有碰到球的感觉,随着“砰”的一声,球在他身后落进手套。

“好球!”

仓持困惑的皱了皱眉。他怎么会错过如此简单的直球,让自己这么快被两好球逼得走投无路。他挥棒迟了么?他以为他已经抓住时机了,还是他太紧张了?

他又原地挥了挥棒,然后回到打击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集中,集中,我只要上垒就够了。】

投手朝捕手点了点头,手套举到脸附近的位置。他的右臂甩出,球飞向仓持。仓持的注意力集中在旋转的小白球上,紧紧抓住球棒。这是一个简单的直球,稍微偏向内角。他稳稳站着脚趾抓地,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球向着前方弹了过去。

仓持立刻丢下球棒,向着一垒玩命跑着。但在他还没跑到一半的时候,投手就敏捷地跑到前面抓住了滚地球,把它扔给了一旁等待的一垒手。

“出局!”

他放慢速度停了下来,这时他听到横滨看台上传来一阵欢呼。

仓持向休息区走去,在经过亮介身旁时他放慢了脚步。

“对我来说,这个球看起来很简单,但是亮桑你最好更仔细的看看,”他喃喃地说。

亮介点头表示他听到了,他微笑着走向打击区。

仓持回到板凳席脱下了头盔,在他把球棒扔进柜子时,他几乎要撞上了斜靠在墙上的御幸。

“就算是你,会错过这么简单的球,这也是很古怪的事,”御幸笑着看向他。仓持紧皱着眉,回想着打击时的情况。

“它比我想象的要慢,”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把自己扔到长凳上,回头看了一下场上情况,正好看到了亮介的挥棒,然后球弹向投手正前方,三桥利落的把球投向了一垒手。

亮介慢慢走回休息区,他脸上的笑意有些减弱了,球队陷入了惊讶的沉寂中。

“三桥…三桥…”

仓持把目光从亮介身上移开,看向坐在旁边满脸沉思的泽村。

“你知道他的事吗?”御幸探过头看向泽村。

“我想我记得以前和他打过比赛……”泽村皱起了眉头。

“在中学吗?”仓持扬起眉毛。

“呣呣呣…”泽村听起来很不可信的样子,他的眉毛皱的越来越深,开始看起来有点紧张,只有最头脑简单的家伙才会这样。

“好吧,别为难自己去想它了,”御幸都要被他逗笑了。“你只要专注于自己的投球就好。”

仓持瞥了一眼旁边,亮介刚刚走回休息区。

“亮桑,你怎么看这球?”

“他们总是投到一些非常让人讨厌的地方,”他脱下头盔,“这就是我现在知道的。”

仓持皱着眉头,但并没有继续讨论下去。毕竟,他并没有什么球感,而且也没有把握到击球时机。他对那个直球并没有什么不安,如果他不能击中那个球,只需要瞄准其他球去打就可以了。他没有什么远大目标,他所要做的只是上垒。

他的注意力回到球场上,伊佐敷打出了一个高飞球,被中坚手接杀了。

—————————————————————————

荣纯蹲在等待区里,球棒立在身旁,他的目光从记分牌划向了球场上。

现在是第三局下半。打线已经轮了一轮,但是没有一个安打,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预料到了。没人能用仅仅一个打席就把握到他的怪癖球的时机。在第一年,他甚至用四缝线直球成功对付了轰这样的怪物,而且在他看来,横滨的打者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药师的四棒。

但话又说回来,轰经常打出本垒打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所以这大概不是一个公平的标准。

真正让人惊讶的是横滨的投手,面对青道的强力打线,到目前为止他只允许他们击出了一只安打,使得比分仍然维持在了0-0。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轮到打线,他真正的价值在第二轮打席上才会被考验。但他的投球姿势是很正常的,而且最高球速也只有130km。结成这位可靠的队长就像别人期待的那样,设法连接打线,成功上垒,但接下来的三名打者连续出局了。

他谨慎的看着坂井大力挥舞着球棒,球飞得很高。捕手拿起他的手套站起来,接住了它。

“出局!”

荣纯撑着球棒站起身来,朝打击区走去。

“九棒,投手,泽村君。”

荣纯向裁判微微低头示意,他试着挥了几次球棒,回头看向监督区,看有没有什么指示。看到片冈教练没有下达任何指示后,他摆出了触击的姿势。三桥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他对着捕手的暗号点了点头。

三桥投了球就向前冲去,但荣纯身形一偏躲过了球,目送这球经过。

“坏球!”

三桥返回了投手丘,荣纯也摆回了触击姿势。但是在三桥投出球后,他又开始向前跑去,荣纯收回球棒,瞬间变回正常的打击姿势,然后猛地挥棒。他感觉到球棒碰到棒球的挤压感——但是没有打好,虽然没有打好——他还是把球棒扔到一旁,开始奔向一垒。

“二垒!”他听到捕手的叫喊。他扭头看向一旁,看到二垒手一个飞扑接球,他拼命奔跑着。当二垒手把球精准的扔到一垒手伸出的手套时,荣纯踩到了垒包。

“出局!”一垒垒审大声喊到。

尽管荣纯在青道的三年间一直被嘲笑(或畏惧)说是“短打之神”,但其实他一直在努力提升他的实际打击能力。虽然他从来没有成为过像降谷那样强大的打者,但在他三年级时,他认为他的打击已经不再是队伍的累赘了。

他在走回休息区的路上,不断安慰自己,至少他没像御幸那样被直接三振。

—————————————————————————

四局下半青道仍然没有取得得分,挫败感开始在队伍中蔓延。他们并不是没有使劲粘球,而是他们似乎无法把球打好。小凑勉强上了一垒,但伊佐敷打到界外的球被右外野手接杀。结成依然刚毅的击出了球,但那球奇迹般地被投手的手套碰到,在一秒的惊讶后,球被投向了一垒手,小凑勉强躲过了垒手的触杀。随着增子的右飞球被守备接杀,第四局结束了。

现在,又回到了青道的防守局,这是荣纯第二次对抗横滨的清垒打线了,首先是——

“第五局上半,横滨港北的攻击,四棒,右外野手,茂野君。”

茂野是三年生,他身材高大,体格强壮。在最初的时间线里,当荣纯有机会参加对抗横滨的比赛时,他已经毕业了,后来他步入了职棒,成为了横滨海湾之星的新秀。荣纯会记得这件事,还是因为若菜很喜欢强棒的明星选手,在他二年级的整个冬天,若菜都在一直给他发短信说这些事。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茂野有很大的力量,但他倾向于打难打的球。

【投一个深入内角的直球,变成坏球也没关系。】御幸的手指灵动的向他比划着。

荣纯点了点头,盯着那个怒视着他仿佛要冲过来的打者。他把左臂藏于身后,高高举起前腿,猛地向前踏去,在最后一刻甩出手臂。

打者全力挥舞着球棒,荣纯看着球飞上高空,“咻”的一下击中栅栏。

“界外!”

第二球御幸向他要了一个偏低的卡特球,打者再次将这球击出了界外。像是与他意愿相违背一样,他心中升起了一阵对这个人的尊敬,尤其是在第二次挥棒的时候,他几乎掌握了正确的时机,不愧是横滨的四棒。

御幸抬头看着这个打者,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凝重,他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举起手套,毫不犹豫的向泽村比出了那个他还没有要求过的球。

荣纯点点头。他感觉太阳在后颈轻轻拍打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一股仿佛肉眼可见的力量随着投球在他的手臂上荡漾开来,打者气势汹汹的挥动球棒,但他的眼睛随着球仿佛停滞在空中的场景而睁大了。他无法停住自己的动作,挥棒完全落空了,球轻易地没入了御幸的手套。

“好球!打者出局!”

荣纯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激动的握紧了双拳。

实话说,在比赛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相信他有机会完成一场完美比赛。他现在的身体比从前习惯的要更小,也更弱,甚至在这个月,他不得不去努力适应身体的变化,但他还没完全摆脱掉他曾经投球的感觉。不过,随着圈指变速球的成功投出,他可以感觉到他的自信在逐渐回归。

在四棒之后的东和树多,似乎都很警惕他刚刚展现的变速球,不久之后,记分牌上“出局”标志旁边的两盏灯也熄灭了,这代表着他已经连续拿到了15个出局。

野手们经过的时候纷纷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一股脑的跑向休息区。

“投的好!”春市的大哥脸上带着一惯的微笑。
“不错!”仓持也兴高采烈地说。
“虽然从现在开始只会越来越难,”御幸一脸坏笑的泼着冷水。

荣纯哽咽了一下,然后无声地冲进了休息区。
他脱下帽子,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正要对仓持说些什么,这时他听见片冈教练的声音。
“丹波,到牛棚里去热身。”

荣纯的眼睛突然睁大了,他的帽子从他僵住的手指中掉了下来。他激动地一跃而起,有什么混杂的抗议想要脱口而出,他向着教练的方向走了一步。但在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之前,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拉了回来。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那只手,然后抬起头来看到了还穿着护具的御幸,御幸对着他摇了摇头。

荣纯愣住了,那些话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沉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御幸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当然,这个时间点的御幸还不知道,荣纯早已能够熟练的理解他的肢体语言。“我明白你的感受”,“别傻了”,“这不只是你的事”,从他紧握的手,皱起的眉头和闪烁的眼神,荣纯都可以理解出。
  
荣纯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捡起帽子,掸去上面的灰尘,而后重新在长凳上坐下。不久之后,御幸也加入进来,他开始脱他腿上的护具。

至少有一名投手在牛棚中投球是很正常的。如果荣纯和教练的打赌失败了,他就会被赶下投手丘,由另一个投手接替他的位置,而比赛也不能很好地结束。然而,教练告诉丹波要开始热身,这让他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这一次他在投手丘上投球的原因。

荣纯握紧了他的帽子。
【还有十二个出局,克里斯前辈,我一定会让你回到属于你的地方。】

—————————————————————————

“第五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六棒,捕手,御幸君。”

御幸提着球棒走向打击区时,他瞥了一眼记分牌,苦笑着摇了摇头。真的很难相信,但比分还维持在0 - 0,横滨到目前为止只允许他们击出了三支安打。看起来最终比赛会演变为一场投手战,第一个得分的队伍无疑会掌控局势并赢得比赛。虽然现在说还为时过早,但泽村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状态。他的投球十分有力,而且他还像一名经验丰富的投手一样在不断调整着节奏,如果他能保持这样的节奏,他就能节省出完投比赛的体力。

横滨教练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的队员们也逐渐开始感到恐惧,观众们开始了解到了什么,越来越多的喧闹声在四处响起。即使是在青道的休息区中,其他人也开始用赞赏的目光看向泽村。在练习时看到他的投球是一回事,但在比赛中看到他站在他们前方的投手丘上,又是另一种情况,对面的每个打者都打不好他的球。

御幸抓紧了球棒,进入打击区,他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事实就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一年级在投手丘上展示出了那样的压迫力,虽然让人恼火,但同时也非常安心。

至少他唯一能回报他的就是……

【……去上垒!】

当球向他飞来时,御幸挥棒了,感觉球棒上传来了一声美妙的声音。他把球使劲向前推,看着球直接飞进游击手的手套。

【……哎呀!】

“出局!”

—tbc—

总算是翻译完了,不管好不好就先这样放出来了,光7.2就翻译了5000字,写比赛太可怕了,真是难为太太了!

我本来弄的裁判说的是加粗的,但是发上来就完全没了,改天再碰电脑的时候试着改改,现在…就先凑活看吧……

感谢观看!第八章周二更新,比赛期间每章太长了,翻的很累,速度也挺慢的。。

哈哈,发之前看到了一个头像超可爱的小天使粉,一路补文的痕迹(⁄ ⁄•⁄ω⁄•⁄ ⁄)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2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