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5(上)

原文地址   作者PKSamurai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5章  绕路

章简介:他总是对一些事情出奇地紧张……

那天早晨,在广阔的蓝天下,整个青道棒球队都紧张的站在那里。

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个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即使是透过墨镜,也能感受到片冈教练那种独特的刚毅眼神。

“听好!距离夏天的甲子园还有两个月。毫无目标的训练只是浪费时间。登小山所踏出的第一步…登富士山所踏出的第一步…同样是一步,所需要的觉悟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要爬的是哪座山?”

听到他的话,男孩们的脸上露出充满决意而又期待的神色。

“唯有目标才会赋予你生命!提高斗志来训练,绝对不要给我偷懒!”

“是!”这支队伍热烈地回应着。

下午的训练开始了。

野手们在练习打击和防守,而御幸和投手一起在牛棚里练习。

“川上!投得漂亮!”御幸把球扔回给了二年级投手。

"你今天状态不错。"

川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接住了球。他对着御幸的暗号点了点头,举起手准备投下一球,突然间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御幸问道。

"我只是觉得那里有点让人分心。"

“是什么?”御幸顺着投手的目光,看到了一群女孩正站在围栏后面举着手机。当他看向她们的方向时,围栏后的手机摄像头开始疯狂闪烁,而有些大胆的女孩子则直接朝他挥手,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御幸,你真的很受欢迎。 " 川上再次准备开始投球。

“哦,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御幸拿着他的手套。“我敢发誓,那里也有人在叫着你的名字。你不试着挥手回应她们一下么?”

“不了谢谢…我知道你对仓持做了什么。”川上用比平时更大的力量恨恨的把球投向御幸,让他不满的向上伸手努力接住它。

“值得一试嘛~”御幸坏笑着把球用力扔回来。去年,他骗仓持从他们班里邀请了一个女孩,结果仓持却发现她是捕手的狂热粉丝。事后这个窘迫的游击手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了。

“嘿,御幸。”

御幸转过身来,看到了同样穿着捕手护具的宫内前辈,他大步走向他们。

他已经回来喝过水站了一会了,御幸开始好奇有什么事能让这个捕手等了这么长时间。

“怎么了?”

“教练想和我们谈谈,”三年生用拇指指了指板凳席。

御幸点点头,站了起来。他向川上挥手道别,然后开始跟上另一个捕手。

“我猜教练是有了关于新投手的决定了?”御幸说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大声。

"我想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哈哈!确实。”

片冈教练坐在长凳上,他的身旁站着高岛礼和太田部长。

“御幸。”没有任何铺垫,教练直直地盯着他。“我打算在即将到来的关东大赛上使用泽村。我希望你到时候把他准备好。”

“是!”御幸笑了。

【这应该很有趣。】

“教练,为什么我也在这里?”片冈教练的目光转向了这个三年生。

"降谷由你负责。即使我不在关东大赛上使用他,我也计划着让他在夏季的比赛中上场。”

“我知道了”宫内鼻子喷着气,点了点头,他挺起了肩膀,心中充满了责任感。

看起来这就是教练想要跟他们说的。说完后,教练和太田部长走向了击球区。御幸若有所思地看着教练离去的身影。

在已经有了丹波和川上的阵容中,又增加了两名新投手,看来片冈教练是真的决定把继投策略进行到底啊。

“御幸,我知道你接过他们两个的球。”礼拿着一支笔轻轻的敲了敲写字板。“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特别的应该添加到练习菜单中的东西?”

御幸转向她,“他们都应该加强耐力……特别是降谷。”他顿了顿。“除了这个以外,我觉得现在的他们就足够了。”

礼点点头,潦草地写下了一些东西。然后她放下了写字板,叫两个一年生过来,他们很快就气喘吁吁的跑来了板凳席。

“有什么事么?”泽村一边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问到。随后他注意到了御幸和宫内站在礼的身后,他看起来困惑极了。就在礼向他解释情况时,他仍然好奇的在两个捕手之间来回瞄着。

“那么,泽村,你和御幸搭档没问题吧?"礼问着。

“呣呣呣……”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泽村看起来垂头丧气的。

【嘿,嘿…你昨天还说你想和我在一起。】

“克里斯前辈呢?”

御幸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

“泽村…克里斯是二军的捕手,”礼完全糊涂了。

“但是……但是……“这个一年级十分激动。

“但是什么?”

然后,大家惊诧的看到,他突然把头往后一仰,抓狂般的揉着自己的头发。

“啊!我搞砸了!”

—————————————————————————

在北海道的家那边,降谷一直把雪当成是他的朋友。
即使是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它也一直陪伴着他,它总是宁静地、安详地飘落在他的身边。最重要的是,不管他投得多快,就算没有其他人能够接住他的球,成堆的雪也是无法穿透的。

然后他来到了东京,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身边再也没有了同伴的陪伴。东京非常热闹,它比北海道最大的城市札幌更加拥挤,虽然这里到处都是人,但在这里,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单。

然而,他发现了一些他在北海道发现不了的东西——他投的球进入御幸手套中那清脆、干净的声音。即使在这个陌生的、闷热的城市里,降谷知道他找到了属于他的地方。

【我来这里是正确的……】

……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不,降谷,”助理教练看了他一眼。"你和宫内搭档,泽村跟着御幸。”

降谷僵住了,他立刻转身看向御幸。

告诉她她错了!你应该和我搭档!你是我的捕手!

但是——

“降谷,这是教练的命令,”御幸说着。

降谷感觉他的手开始颤抖。他的视线在御幸和助理教练之间来回徘徊,因为…因为……

【这是我的地方……这是应该是属于我的地方!】

他垂下眼睛,双手无力的落在身旁,然后停止了颤抖。

因为没有人在看他,他们两人的目光都牢牢地锁定在了另一个一年级投手身上,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他们的嘴在动,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是降谷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因为这里只有他和在他身上猛烈拍打的炙热阳光。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从阴霾中拽了出来。

他眨着眼睛,意识到其他人已经消失了,现在只有另一个捕手在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敌意。

降谷可以看出来,因为在他的家乡到处都是这样的眼神。

“你在听我说话吗?教练想要让你成为终结者,但他想让我检查一下……”

捕手的嘴不停地动着,但降谷已经停止了倾听。他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这一切又来了。他不能接住我的球。如果御幸前辈不是那个想要接我球的人,那我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我应该……】

当降谷感觉到一只不认识的手正狠狠的抓着他的裆部时,他猛地颤抖了一下。

他抬起眼睛,看到捕手正用公牛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

“嗯……前辈……”

“是宫内前辈,”这个三年生又轻轻的捏了捏降谷的蛋蛋。“冷静下来!我知道我不像御幸那么好,但我能接住你的球。”

【这真是…简直了……】

—tbc—

如果翻译的特别糟糕的话你们一定要提醒我,我感觉我现在有点放飞自我,根本停不下来,就跟追更一样唰唰唰的想往后翻。嗯,等到翻译完全文以后肯定要好好修一下,尤其是前三章,根本没眼看。虽然现在激情澎湃速度飙的飞快,不过如果质量真的烂的让人看不下去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帮我踩踩刹车,我不想翻车(눈_눈)

翻译这章让我更加深刻的理解到了御幸的罪恶了!双投都算是为了他远离家乡远离伙伴来到青道的吧。
翻译过程的心路历程:坏美雪 没朋友→心疼降谷→罪恶的御幸→超级心疼降谷→宫内前辈你在做什么?!!!(ಡωಡ) 不愧是大前辈,鼓励投手的方式别出一格,看到“squeeze Satoru's balls”的时候,我都惊呆了,什么ball哪个ball???hiahiahia

翻译让我快乐!看到评论的时候,有一种跟同好一起追书的感觉,感谢观看,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1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