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授权翻译】Reluctant Revelations 上


作者:thejillyfish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76906

简介:仓持在室友那边翻找东西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些关于泽村和御幸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些,他觉得他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崩毁了。这是什么?一盒超薄的XL避圌孕套。

作者有话说:我真的很喜欢仓持,我觉得他就像青道的守护天使,尤其是对于泽村和御幸两个人来说。无论他们是分开还是在一起,我真的很喜欢这三个人的关系。这篇同人是让仓持站在局外人的视角描写的御泽同人
说了这么多,我很抱歉让仓持经历这一切。我真的非常抱歉。

“我要杀了那个混蛋!”

本来仓持在这个晚上就已经很不愉快了。额外的棒球训练花费了太长时间,也耗费了他太多精力。然后回到宿舍,在他面前还有堆积如山的随堂作业,最重要的是,作业截止到这个周末,而周末马上就要到了。他刚刚完成了一篇论文——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他兴奋得不能自已,想要玩会游戏放松自己。这个游戏他已经玩了两周,马上就要通关。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找不到他的游戏。

这太蠢了,明明他昨天才刚刚玩过。它应该还和手柄放在一起!但事实并非如此。泽村喜欢的块魂就放在手柄旁边,相反他的游戏却不见了。

自然,仓持把游戏的消失归咎于泽村。如果他在泽村块魂的盒子中找不到他的游戏,那一定是泽村放错地方了。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仓持搜寻着电视周围,书桌的架子上,他翻箱倒柜翻遍了自己所有的东西,但一无所获。失败让他的怒火进一步激增,他只是想玩自己的游戏放松一下,这个要求很过分吗?!他的血压不断上升,这都是泽村的错!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最终boss的问题,它关乎原则,泽村需要学会尊重他的学长,尊重他学长的私人物品。他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当一个混蛋学弟。

“啊,那个蠢货!泽村,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拧断他的脖!”泽村可能从任何地方回来,他在宿舍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仓持不是他舍友的监护人,他觉得这样很好,反而增加了他的私人空间。但是,关于泽村,他的笨蛋后辈,竟然比他有更多可以去的地方,这真的有点让人生气。像泽村这种家伙平时的时间会做些什么呢?

仓持出于报复和恶意,开始对泽村那边的房间进行仔细的搜查。在他看来,他完全有这个权利。作为一名前辈和受害者,他已经受到泽村鲁莽行为的伤害。

“它一定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仓持一边嘟囔一边翻看装着泽村袜子的抽屉。但毫无收获。他又往泽村的床下看了看。还是一无所获。不仅如此,他还差点被泽村的运动裤绊倒,他黑着脸发出诅咒。努力并没有任何成效,他的游戏仍然不见踪影。“我真的要杀了那家伙!”仓持拒绝放弃,他将注意力转向泽村的书桌。他愤怒地一把拉开抽屉,准备把里面的东西翻个遍。

但下一刻,他僵在原地。

里面有本不该存在的东西。

具体来说,是一个有些大的盒子。并不是什么精美礼品盒,而是一个脆弱的商用软纸盒。这是在任何一家药店都能轻易买到的东西。让仓持震惊的不是盒子本身,而是上面的标签。

冈本超薄
10支装
尺寸:XL

仓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真的不敢相信。泽村?避圌孕套?做圌爱?肯定是哪里出错了,这一定是个可怕到简直不能更可怕的错误。这是生活对仓持的恶作剧,而泽村简直是来搞笑的。

“他以为他是谁?!”

就好像泽村 荣纯会用到这些东西一样!就好像他能找到一个女孩在一起一样!哦…还有若菜,但她离我们很远。泽村想干什么?!他在学校里喜欢上了别人吗?他是要背叛若菜吗?

不!

泽村还是那个笨蛋,还是一个小处圌男。他绝对不会超过我的!对,没错!他使用这些避圌孕套的几率简直微乎其微。而且这个尺寸?仓持哄笑。是啊,像泽村能有…仓持摇了摇头,摆脱了随之而来的想象。

他捡起盒子,准备用它好好嘲笑他的室友,但随即仓持又停了下来。

等等…这感觉很轻,也太轻了!

他双手颤抖着把盒子倒过来,只掉出一个包装,就剩一个避圌孕套,其余的都不见了……这意味着什么?!仓持瞠目结舌,很可能…它们都被使用了。

这个笑话不再好笑了。

他的手指不由紧张地抽圌搐起来,他像个探雷的勇士小心翼翼的拿起掉在桌子上的避圌孕套。包装的手圌感真的很好,是那种闪闪发亮的薄薄的一层塑料。出于某种不可言明的原因,仓持觉得自己有必要小心地处理它。但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脸就完全红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健康课以外的地方拿到避圌孕套。这一刻让他感觉有些不太现实,他手里拿着一个避圌孕套,一个真正的避圌孕套,会被实际使用的……

但是对象是谁?!泽村拿它和谁做圌爱的?!只是想想就让仓持感到窒息。他不想过多的考虑泽村的性圌生圌活,老实说,泽村荣纯,那个蠢村,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在他的学长之前,就成功把一个女孩子拐上了床。啊,想想那张厚颜无耻的蠢货脸,仓持的手不禁蠢圌蠢圌欲圌动了起来!

然而,好奇心驱使着他,他的脑中好像有两个小人在不停争斗。一个小人在不停的问他,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吗?但另一个小人请求他把这一切抛诸脑后,忘记这个盒子和避圌孕套,忘记这个惊人的发现。

仓持完全陷入混乱,没有注意到门外逐渐逼近的危险。两个声音正在迅速接近,越来越清晰,他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把盒子塞回去,砰地一下合上抽屉,然后——糟了!避圌孕套还在他手里!现在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仓持匆忙把它塞进兜里,充分发挥自己作为游击手的敏捷,冲着自己的游戏手柄就是一个飞扑。

几秒后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御幸跟在泽村身后自然的走了进来。仓持趴在地板上佯装无事地疯狂砸着游戏手柄的按钮,他的脸涨的通红,因为刚才的惊吓冒了一头冷汗。

“是啊,但我不知道你在护目镜下还带着那个!”泽村还是一如既往的吵闹。

“那种特别订做的有度数的护目镜实在太贵了,在下面戴隐形眼镜比较方便!”御幸向他解释。

他们看起来都很有精神,像是刚刚结束一场私下的投球练习。两人在门口脱完鞋,便一起悠哉悠哉的走进房间。

“你是认真的吗……”泽村随手拽下包扔到门口,然后他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御幸的眼镜直接摘下,在御幸挣扎着想要取回时,他迅速弯腰把眼镜戴在自己脸上。“天哪!”,他忍不住发出惊叹,目瞪口呆地说:“你简直快瞎了!你真是……”

突然,他怔在原地,话语和动作都戛然而止,泽村终于发现了他的室友。他缓缓拿下眼镜,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仓持前辈?”

“哈哈哈,伙计们!怎么了?!”仓持勉强挤出笑容,依然在摆弄着手柄。

御幸接过眼镜,和泽村交换了一个古怪的眼神,然后低头看着趴在地板上的那个可怜人。“…你知道电视是关着的吗?”

仓持瞥了一眼电视,确实黑着。“哦—噢!只是刚刚才这样的。对,就是刚刚黑屏了。”

“可你还在玩着游戏手柄,”御幸指出,他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泽村调侃道:“大概仓持前辈需要借一下御幸的眼镜,虽然那个简直就是望远镜。”他对御幸笑了笑,好像觉得自己说的很有趣,然而他只收到了一个冷淡的回应,他清清嗓子,很快转换了话题。“但是,嘿,咱们的电视还没坏吧?”

“嗯,没有!好着呢!”仓持一头扎在地板,打开电视的开关。屏幕很快正常运作起来。“看到了吗!哈哈,完全没事…”

“很好,你想看一部老电影吗?”泽村坐在床边向身旁的御幸发问。

“什么?”

泽村说干就干,倒头就在床边翻找,他像个土匪一样把床下那堆破烂翻得乱作一团。御幸见状微微向旁边挪了挪,把脚从他脸边移开。在寻找了片刻后,伴随着“当当当当✨”的音效,DVD碟片闪亮登场。

仓持眉毛一扬,“七武士?”

“Bingo!”泽村冲着室友和他们的客人咧嘴一笑,晃出一口白牙。“御幸居然没看过它!实在是太悲惨了!”

“好吧,但是你为什么——”,御幸笑着指着DVD,“为什么会把它在床底下这么方便的地方?”

“撒~撒~很明显,我知道!”泽村顿时营造出了一种神圣的氛围,“总有一天,这个时刻会到来的。我肯定会认识一个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我一直准备好纠正他的认知!别害怕,御幸一也,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真的是个笨蛋。”

他们继续欢快的争执着,泽村热情的宣传着他的电影,而御幸也在不断发起反击。

至于仓持,他忍不住死死盯着泽村,很难抑制心中的敬畏。这家伙居然能用完一盒避圌孕套。这家伙吗?这怎么可能呢?泽村的身影只会不断提醒仓持这孩子笨手笨脚惹人发笑的样子。但是,证据已经很明显了,泽村显然在不知道哪里交了个女朋友,而自己却因为太过震惊没有给他应得的祝福。

想到这里,仓持不由心里一紧,开始对翻找室友东西的事情感到愧疚。口袋里的避圌孕套像铁块一样沉重,仿佛束缚在他的脚踝上,将他拖入海底…

“仓持前辈,你呢?”

“嗯?”

仓持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发现泽村和御幸正齐齐盯着他。泽村热情地拍着DVD,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你看过七武士,对吧?”

自然点,洋一!他告诉自己。“哦,当然!我祖父有黑泽明全套的电影。它们都是经典!谁会没看过…?”

泽村得意洋洋的冲御幸摆出一副“看吧,我都告诉你了”的表情,而环胸坐在一旁的御幸只是发出一声类似嘲讽的嗤笑。

“为什么我会被排除在外?”御幸质疑道。“这些电影可比我们早出现半个世纪,只是因为你们两个都是老年人的品味,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必须要遭受…”御幸仔细看了下DVD封面上的细节,“四个小时?!”

“来吧,御幸前辈,就当是给我的恩赐!”泽村恳求道。“至少它是……广受好评的!又不是让你今晚看完…”还未说罢,泽村便停了下来,他考虑了一秒,而后迅速摇了摇头。“不,刚刚那是胡说的。如果你能一次性看完就最好了,请准备好享受漫长而愉快的夜晚吧!”

仓持皱起眉头。

“你这个笨蛋,我们明天还要上课和训练!”御幸提醒到。

“欸——!”泽村失望的仰倒在床上,逃过一劫的御幸在一旁看着他偷笑。

“泽村!”仓持最终介入了。“你不能霸占四个小时的电视,我还要玩个游戏!”这似乎提醒了仓持他是怎么陷入这场灾难的。“啊!你这个混圌蛋!”他狠狠地给了泽村屁圌股一脚,少年飚着泪水,捂住屁圌股发出一声惨叫。“你弄丢了我的游戏!”

“什么!”泽村一下弹了起来,“什么游戏?!”

“我一直在玩的那个格斗游戏,你这个混蛋!”仓持愤怒的猛扑向他,而御幸在摔跤开始的时候就巧妙地把自己摘了出来,他站在一旁看着泽村床上四散飞舞的枕头和毯子。仓持的敌意一半来自于游戏,但另一半来自泽村竟然是个种马。“今晚我还准备通关!!!你怎么可以这么对若菜?!!”

“什么——若菜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仓持紧紧卡住他后辈的脖子,“你自己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泽村哀嚎着争取自由,“我明明按你说的放回盒子里了!”

“你根本没有!我已经检查过了!”

“我发誓!我放回去了!”

“不,你——”

“他真的放回去了。”

闻声仓持看向御幸,那个人正漫不经心的转着他的游戏光碟。御幸伸手晃了晃光碟盒子,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仓持和泽村都看着他眨了眨眼,泽村显然是出于感激,而仓持只是纯粹的惊愕。

他怎么会没找到呢?

仓持释放了泽村,怀疑地走向一旁坏笑的御幸。而泽村胸口剧烈起伏着,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仓持,你还好吗?哈哈,我感觉从我们进来时,你就不太正常。”御幸搔了搔头。

仓持一把从御幸手中夺回游戏,躲开了他探寻的眼神。“我很好!”仓持恶声恶气的说到,他低头看了看,这确实是他之前一直在寻找的游戏。“该死的我只是习惯了泽村一直弄丢我的东西!”

泽村明显把这当做一个不详的暗示,他打定主意不能坐以待毙,于是立刻佯装虚弱地瘫倒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滚向御幸脚边,发出受伤的哀鸣。

“你会杀了他的,”御幸仿佛漫不经心的点出。

仓持耸耸肩,“他活该的!”,他现在对一切都感到有些不安,一脚踩着电视,把游戏碟片插进去,然后扑通一声一屁圌股坐在地毯上,屏幕上开始闪动画面。尽管他那紧张的心在胸口砰砰直跳,但仓持还是尽力忽视身后那两人,尤其是他的室友。

但这是很难的,因为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泽村就像一盏八百瓦的闪光灯在他身后不停刷着存在。仓持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到游戏上,屏幕上的小人不断死去。

“我是无辜的受害者……”泽村抱怨着,突然他两眼放光,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御幸。“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了什么吗?七武士中的一幕!”

御幸哼了一声,“你真无情。”然后,他叹了口气,也躺在地上。“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当个调皮的孩子,我们也只能看了。”

瞬间泽村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精神抖擞,“真的吗?!”

“真的。”

泽村咧嘴一笑,偷偷握拳。出于愧疚,仓持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僵在那里。

“仓持,把电视给我们,”御幸说。

“什么?!”仓持猛地炸毛,“没门!你没看出来我在玩游戏吗?!”

“看到了,你一直在死。”

“我——!”他只是心烦意乱,注意力有些分散,确实他的角色又死了一次。完全是一边倒的被圌虐杀。

“看到了吗?”

“艹!”仓持怒骂,他打开上一次存档点继续开始。他拒绝投降,无论是游戏,还是面对泽村和御幸。“你也有一个!”他看向御幸,“回你房间去!”

“是啊,但我没有DVD播放器,”御幸反驳,“你可有四个。”

“这是游戏主机!我只有两个!”

“那来放吧。”

仓持青筋直跳,泽村见状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御幸的胳膊。“嘘!别说了,一会他生气了,被报复的还不是我!”

御幸忍住笑意说:“如果他拿你出气,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听罢泽村扑向御幸使劲抓着他的衣领上下摇晃,“御幸一也,你真是太残忍了!”

“嗯……那就饶了你吧。我们等这个周末再看你的电影。”

“可以吗?!”他的眼睛皮卡皮卡的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御幸仿佛看到他屁圌股后面摇动的尾巴。

御幸叹了口气,“反正在我看完之前,你是不会放过我的吧……”

“哈哈,没错。”

仓持的额头青筋四跳。这是多么讨厌的一对搭档,两人在一起只会加倍地让人恼火。为什么御幸也必须待在他们这?就好像在……发现这件事以后单单面对泽村还不够尴尬似的。御幸那种刻薄的性格,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难处理。

他们现在放弃了看电影的计划,仓持相信御幸马上会回到自己的房间,毕竟他真的没有必要待在这里,对吧……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御幸没有动作。

或者说……这真的值得让人惊讶吗?

仓持非常了解泽村的生活。现在,他回想了一下,的确御幸呆在他们这儿的时间越来越长。通常,御幸的宿舍才是每个人都会入侵的地方,御幸也没有在其他人都在的时候,带着一打队友来到他们的房间。不,仓持突然意识到。御幸只会在泽村在这里的时候才过来拜访。

现在呢…?

“我们能把任天堂拿去御幸的房间吗?”

“什—?”仓持猛地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看到泽村和御幸都有些担忧的盯着他。即使是他们,也不会傻到发现不了他在被什么事情困扰着。然而,他们似乎也太过专注于彼此。就像……

等等……他想到哪去了?!

“任天堂?”泽村重复了一遍。“你又不用它!”

“好—好的!”仓持脸涨的通红,对着那个烦人的后辈咆哮着,他的脑袋都快要因为过负荷冒烟了。“无论如何!不要再来烦我!!!”他们让他完全混乱了,简直看到就头疼。

他刚才想到哪了?

不,他告诉自己。肯定还有别的解释。你疯了吗,洋一?一定是其他人。

“所以…泽村…”仓持吞了口吐沫,此时他只是漫无目的地按着手柄,虽然他的视线在屏幕上,但却完全没有在看。“你…最近见过若菜吗?”

“没有?”少年的注意力已经被游戏勾走了一半。“我一直在这里!”突然他眉头紧锁,猛地扭头,眯起眼睛审视着他。“为什么你一直提起若菜?”

“没—没—没什么!”仓持无助地望着那两个人。

一旁的御幸戏谑的瞥了他一眼,“也许他想让你安排他们约会。”

“没有!”仓持叫道。实际上,他当然想,大概!但这不是重点。

泽村用蚊子般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的说,“我不能这么对若菜。”

“那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好吧,御幸—”,他的话题转换的很快,但这并没有阻止仓持把游戏手柄愤怒的扔向他。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问道:“你想带哪款游戏?”

“马里奥聚会。我喜欢偷走你所有的星星!”

“喂!!!我喜欢把电脑设成坏人角色,然后我们联手打败它。”

“哈哈哈,就像瓦路易基那样的?”御幸开怀大笑,那种完全不符合他形象的纯粹喜悦简直让仓持的头发都竖起来。“好吧,这很公平。毕竟所有的小游戏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仓持仔细观察着他们,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让人窒息,那样完美同步的动作,还有在他们话语间飞舞的粉红泡泡。

他们是在…调情吗?!

泽村趴在他的肩膀上默默的笑了,溺爱的看着他摇了摇头,“你总是觉得你可以在小游戏上打败我。”

“嗯,可大部分时候确实是我赢了啊。”御幸在背后偷笑。

“呣呣呣…”泽村眉毛一扬,声音中带着讽刺,“阿,当然…行吧…”

御幸发出一声不屑的鼻音,“泽村,我们等着瞧吧!”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仓持感觉就像被一板砖拍在脑袋上,这副景象给了他极大冲击。仓持意识到…他们真的在调情,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御幸把最后一根游戏机数据线塞进包里,跨在肩上。“准备好了吗?”他转头问泽村。

仓持可以感觉到御幸正在透过屏幕关注他,他的脖子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游戏已经在屏幕上重启将近一分钟了,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是什么时候game over的。他又急忙按下按钮重新开始,他告诉自己,无视他们!

可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好了!”泽村把游戏装进自己的包里。他要带着包去御幸的房间吗?“啊,等等,还有一件事!”

接下来发生的事是仓持从未想过进行的最糟糕的确认。

他惊恐地看到,泽村穿过房间,打开书桌最上面的抽屉,一切就像慢动作一样。而那个抽屉里有……

仓持咽了口吐沫。

在现实生活的残酷打击下,仓持操纵的角色再次死去,在屏幕上不断哭泣。不,他的心脏在痛苦的抽圌搐着。不是这样,他绝望地想。绝不是这样!泽村肯定是在找别的东西。

但是后来——

“嗯……”泽村头完全埋在抽屉里仔细翻找,仓持发誓他听到了纸盒打开的声音。“好奇怪啊,我明明记得——”他停下来,伸头谨慎的看了一眼仓持,然后满怀歉意的转向御幸,脸上隐隐透出一丝粉色。

仓持目光闪烁的在泽村和御幸之间疯狂扫射着。不,他的大脑在不停的发出警报。不不不不不不。不可能!肯定不是他想的那样。他的兜里像是装了一个铅球,心脏在耳边砰砰作响,那两个人一定会听到的,他们会知道的。

御幸有些不耐烦的扬起眉毛,“怎么了?”

有什么介于困惑和震惊的声音到了泽村嗓边,但他又咽了回去,最终他安静的合上抽屉,两手空空,没有拿任何东西。“没什么,”他抿了抿嘴,紧张的说道。“没什么,咱们走吧。泽村背上包,带着御幸穿过房间向门口走去。

御幸一脸疑惑的跟在身后。

“明天见,仓持前辈。”

泽村礼貌地点点头,关上了身后的房门,独留仓持一人孤单的陷入困惑中。在经过了一段漫长而又寂静的时刻,仓持终于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事情。

“明…明天?!”

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要——?他们是——?!他们不会真的——!!他那是什么意思,明天见我?!他不是住在这里吗?!他还能去哪睡觉…?!

这是仓持一生中最震惊的时刻之一。

上个月的经历在他的脑海里像电影一样快进回放,那对投捕的身影在他眼中凝成一副灼热炫目的影像。他们确实变得更亲密了,也许比青道棒球队中的任何两个人都要亲密。但这难道不是投捕关系的一部分吗?他们不是只是队友吗?或者更夸张点说还可能是朋友。毕竟泽村对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很热情亲近。

但那是御幸。

这就是完全不同的问题了。御幸一也,他是一个特别的人。如果是其他人太过接近他,就算是站在悬崖边他也会继续后退。然而,他刚刚就在这个房间,在没有任何义务的情况下,和另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待了那么长时间。

我真蠢。

当真相揭露于眼前的一瞬间,仓持感觉死亡环绕在身边,这简直是最糟糕的发现,仓持几乎要昏倒,他怎么会完全没注意到?

泽村荣纯和御幸一也一起睡了,而他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他兜里还装着他们最后一个避圌孕套。

—tbc—

先说一下,明天没有更新了。看了一下手上在翻的内容,没有适合明天的,所以这篇干脆就今天发出来了。

这篇文是很久以前的,梗也有点老了,不过个人觉得对仓持的描写真的是亮点。受同人文影响,仓持总是一副好哥哥的形象,所以开始看到这样一点就炸的喷火龙时吓了我一跳,但后来想想仓持本来就是不良啊,脾气不是很好,对泽村经常使用格斗技,虽然有着温柔的心,但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还是暴躁的不良外皮,这么说来好像没什么不对。于是我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继续愉悦的看了起来^^修改时简直无法想象这是自己翻译出来的Orz有种啃了份粮的感觉ww

ps:Yoshi太太又发印调了,大陆通贩的印调!!!那个太太的文风真的超级可爱!粮超级好吃!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错过了就真的没了,二手真的收不到那位太太的书的!所以有兴趣的麻烦去太太印调的评论下说一声,要是人数不够的话就又开不了了,心动不如行动,大家快去抢购啊!→传送: http://yoshi496.lofter.com/post/1d791bb8_1243ed36

评论(2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