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25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25章 晴朗的天空

章简介:我很高兴能遇见你。——青道vs药师part2

在看到投手丘上那两个交谈的身影时,紧张的气氛在药师休息区中不断蔓延,众人的眼睛中写满了戒备,身体也不由有些僵硬。

轰教练在帽子下面瞥了一眼,用手臂枕着脑袋靠在长凳上。“明川的打者完全被这个左投击溃了。显然他的控球非常精准,球威也还不错。但他可是保持着从未失分的记录。”他用小拇指扣了扣耳朵。“这根本不正常,他的投球中肯定隐藏着更多的东西。”

真田从阴影中笑着走了出来,“怪癖球啊…教练,他跟我有点像吗?”

“希望这就是他隐藏的一切,”轰教练咕哝了一声,然后扭头看向其他队员。“不管怎样,小子们,他的水准肯定比你们至今以来面对的所有对手都要高。今天你们一直没怎么挥棒,如果不想让夏天就这样结束,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是,教练!”

—————————————————————————

对于荣纯来说,看到雷市再次走向打击区,让他感觉到一种微妙的不和谐。

他以为他三年级夏天的半决赛是他们最后一次对决的战场。这两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竞争关系,双方都各有输赢,谁也没有真正获得明显优势。雷市在他二年级时曾经从他手上又拿走过一个本垒打,但在那之后,他一直努力把雷市限制在垒打上。

当然,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双方都心照不宣地决定用他们最后一场比赛一劳永逸的决出谁是这三年来的胜者。

荣纯还记得那天。

< - >< - >< - >

那是一个炎热干燥的日子,完全符合那个季节的一切特点。看台上挤满了两队的支持者,药师在当年对市大三高的比赛中一举成名,在随后的两年里真正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得到了大量的粉丝。药师那侧的看台充斥着人们的加油声,铜管乐队的应援曲伴随着低沉的鼓声回荡在整个球场。

现在是九局上半,比分4-3,青道在第五局取得领先。虽然现在是两出局,青道距离胜利只剩一个出局数,但药师未必没有翻盘的希望。三棒已经站上打席,雷市走上等待区(“哈哈哈哈!”),他的眼睛闪闪发光满怀胜利的希望。只要三棒打者能成功上垒,下面就会轮到雷市的棒次,到那时,他会用他的球棒来扭转局面。

光舟目光隐晦的瞟了一眼打击区,而后对荣纯示意。荣纯点点头。

两球后——铛的一声!

打者把球棒扔到一边,向着一垒拼命奔跑。球在空中盘旋之际,荣纯发誓整个体育场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动,呆呆的注视着那抹轨迹。是在祈祷吗?还是渴望转折的兴奋?

当三垒手金丸用他的手套牢牢地接住那球时,短暂的寂静瞬间被燃起的欢呼声打破。在人群的喧嚣中,就连评论员也开始高声称赞起青道毫无死角的防线。

雷市沉默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紧紧的攥着球棒,就那样一个人待了很久。

比赛结束,两队在球场中央列队握手,药师的队员们泣不成声,彼此搀扶着站在那里。

雷市也默默淌下泪水,但作为三年级,他站得笔直,最后他和荣纯握了握手。无论之前惊叹过多少次,在又一次接触那双手时荣纯还是忍不住为它的坚硬感叹。

“别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荣纯,”雷市随意的蹭了一下鼻涕,“我们等到职业比赛中再决胜负。”

荣纯握着他的手笑了笑,“等到那时你一定会名声大震,说不定你早就把我忘了。”

雷市没有笑,他依旧在为自己的失败沮丧,他使劲握住荣纯的手,“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说罢,他没有等待荣纯的反应,放手,转向自己的队友。他扶起一个二年级,然后站在队友身边,步伐稳健的拖着学弟和他们一起回到休息区。

< - >< - >< - >

荣纯一直认为他们最后那场半决赛的对决有些太过平淡,大概是因为那并不是最后的压轴戏码。现在,他回到了过去,雷市还是个一年级,他也回到了他一年级的身体里。似乎他们又兜回了原点。

当然,这次赌局扭转,明显他占上风。但看到雷市用那种极度渴望的目光凝视着他时,他的身体窜过一阵电流,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因为期待而颤抖。他的嘴角缓缓上翘,露出了一个跃跃欲试的笑容。雷市是不会被一次战役打倒的。

当然,他也一样。

—————————————————————————

御幸用手套遮住脸颊,“泽村,对面那个一年级面对降谷的投球,可是仅仅看了两球,第三球就差点击出本垒打。他是真正的强敌,你明白吧!”

泽村点点头。“是啊…雷市确实很强。”

“雷市?”御幸重复,“你认识他?”

“没!……不管怎样,我们赶紧开始吧,前辈。”

御幸扬起眉毛,但他没有要求解释。他走回本垒,放下面罩,原地蹲好。雷市在空中迅速挥了几下球棒,像往常一样狂笑着回到打击区。

比赛继续进行。

御幸仔细观察了打击区上的轰雷市,他神色急切,但待球姿态非常沉稳。御幸又向投手丘看去,下一秒,他仿佛被抽干了所有氧气窒息在原地。

泽村还是笑着的,但那只是残余的痕迹,他的笑容不带一丝热度。

御幸上一次感受到这种级别的气场还是在泽村刚入学的时候,他们在红白赛中搭档,那是他第一次隐约瞥见这个人的实力。即使在横滨的比赛中,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那无疑是猎食者的眼睛,只专注于自己的猎物,对周围一切都视而不见。

对于一个投手,这种意志力是一把双刃剑。它确实能让他们发挥出惊人的力量,但与此同时,也会让他们太过专注于眼前的目标,而忽视周围的环境。

御幸嘴角微微上翘。

泽村很幸运,有他在他的身边。只要他还在那里,只要泽村还看着他的手套,他就绝不会迷失方向。御幸会好好引导他。

【所以,只要扔向我的手套就好,泽村。】

—————————————————————————

“开球!”

泽村——是那个在比赛开始前列队行礼时对他微笑的左投。他现在还在微笑,但周围的空气明显不同了。他的气势甚至冲击到了打击区上的他。事实上,雷市感觉自己简直像是又一次面对市大三高的王牌真中。

雷市期待的笑了笑,压低重心摆出打击姿势。这一刻终于到来了。降谷的球让他十分兴奋,但他的坏球和好球差别很明显,只要雷市的眼睛适应了他的球速,再找准时机,他有信心可以击出本垒打。

但解锁这个投手的投球的钥匙却很难发现,雷市无法从录像中得出确切答案。他是像真田桑那样的飘移球投手吗?或者他的身上还隐藏着其他东西?

无论如何,雷市都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的投球是什么样子的。当然,他会把它们一一击碎。

泽村点了点头。他向前迈了一小步,用脚尖蹭了蹭脚下的泥土,开始准备动作。高抬前腿,猛地踏下,身体逐渐转动,但是手臂却还没有放出——

在雷市意识到之前——“咻”!——球从投手丘上向他呼啸而来。

“哇啊啊啊!”他兴奋的大叫,身体微动想要挥棒,但他的晚餐在他脑海中不断徘徊,他仔细盯球,抑制着挥棒的冲动,努力保持不动。

那个低球直冲向本垒,在好球带前方猛地向外侧下坠,撞入捕手的手套。

“坏球!”

“哈哈哈哈…!”雷市盯着冒烟的手套,然后回头看向投手丘。泽村正面对着本垒,已经准备就绪。

雷市转向药师的板凳席,他依照他们提前商量好的暗号,对着父亲挤了挤眼。和他们判断的一样,这个投手的投球方式很特别。父亲同样对他眨了眨眼,翘起大拇指回应他。

雷市重新屈膝待球。第一个球在好球带前方斜向下坠——下一个球会是什么?

泽村再次点了点头,在雷市反应过来之前,球已经向着他疾驰而来。

他看着球的轨迹,兴奋的无法自已,心脏前所未有的猛烈跳动起来。看来是个高球。球还在加速——虽然没有降谷那家伙那么快,但也和真田桑的最高球速差不多了——它会是另一个怪癖球吗?

就在小球逐渐逼近本垒之际,突然那抹轨迹猛地向外折射,远离了雷市的身体——

“好球!”

雷市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这就是泽村的卡特球,在和明川比赛的录像中并没有清晰的记录下来,它的轨迹十分犀利,比他预想的还要精彩。真田桑的卡特球就是他见过的最棘手的卡特球之一,刚才那球的水准跟真田桑大致相当,不过泽村是左投,对雷市而言,他的卡特球是向外角移动,而不是像真田桑那样直捣胸口。

雷市从打击区中走出来,上下挥舞着球棒做着想象练习。虽然他只见过一次,但那球的轨迹已经深深刻入了他的脑海。他想象着一个卡特球直冲向他,他全力挥棒,球棒带起一阵风声。还不对,它应该是咻的一下突然冒出来。雷市又在脑海中构建出另一个人的画面,挥棒——是啊,这才像它!

他的队友们站在休息区里,像往常一样,把鼓励掩盖在威胁之下:

“上啊,雷市!你可是吃了我的香蕉!”
“击溃他们!”

“哈哈哈哈!”雷市再次压低身体。接下来他们会投怎样的球呢?他们会再投一次卡特球吗?他希望是这样。他想试一试。他想把它扫向空中。他想现在就打!

泽村仿佛读懂了他的想法,立刻开始动作,球向着本垒猛地射出。

雷市向前跨了一步——这次是低球——在他的膝盖附近。他弯腰努力捞球,用尽全力挥棒。然而,在球棒与球接触的一刹那,他便明白这球不会在界内落地。这个感觉完全不对,果然——铛!——小球直接弹向界外。

“界外!”

还是一个卡特球。雷市之前就确信这一点。但是,泽村的投球姿势非常奇怪,根本看不到放球点,很难把握时机,而且这球比他预想的要重。

捕手把球扔回给泽村,雷市弯腰专注的盯着投手丘。目前为止,已经投了一个怪癖直球和两个卡特球。下面会是什么呢?他们会用四缝线直球对他绝杀吗?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每个听起来都很棒。他想再打一次卡特球,但他也想看看泽村的四缝线直球。

【好吧,无论来什么,我都统统打飞!】

雷市听到捕手锤了下他的手套,泽村点头回应。他开始动作,将右腿高高抬起,随后重重的踏在投手丘上,在旋转腰部的同时,将手臂隐于身后。

雷市踏前一步,把重心压在下半身。白球闪入他的视野,旋转着向他袭来。

他的眼睛无意识地瞪大了,身体已经自动开始旋转,他强迫自己想要停止动作,因为——

【变速球?!】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球棒完全穿过了空气,小球从它旁边擦过,落入身后的手套。雷市皱着眉头,咬紧牙关,听到裁判大喊——

“好球!打者出局!”

—————————————————————————

在雷市挥空后,青道看台上瞬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而另一侧的药师众人完全无法置信,陷入了凝滞的气氛中。

“切,”轰教练很是恼火,又用小拇指扣了下耳朵。

“居然是变速球…完全在数据之外啊,”秋叶双手环胸。

三岛有些动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雷市被空挥三振。”

轰教练抬起头寻找他们的王牌,“喂,真田,差不多该开始热——等等,他人呢?”

“他已经去热身了,教练。”

—————————————————————————

“第三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仓持双手支在休息区的栏杆上,看着亮桑缓缓走上打击区。他的嘴边一如既往带着微笑,但似乎比往常更加真实,至少没有平时那么可怕。

他扫了一眼身边,泽村正在那里和其他队员一起大声加油。

【都是因为这个白痴一年级。】

与第一场对战横滨的比赛相比,他们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仓持甚至已经不记得泽村那时一直在烦恼些什么,不过,确实有一些事情让他拿完美比赛作为赌注。他当时觉得这对一个一年级来说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挑战,事实上,泽村最后确实没能做到这一点。但现在,仓持明白,如果泽村再拿同样的东西作为赌注……

至少,他不会把它当成一个玩笑。

铛!

随着一个瞄准好的挥棒,小球直接越过游击手的头顶,亮桑毫不费力的跑上一垒。伊佐敷还是一副老样子,气势汹汹的冲向打击区,哲桑也拎着球棒走向等待区。

“泽村,喝点水,注意保持水分,”一旁御幸的声音传来。

仓持不动声色地往那边瞄了一眼,看到御幸的脸出现在泽村的另一边。泽村耸了耸肩表示顺从,乖乖跑去喝水,然后捕手完全进入了他的视线。御幸拿着棒球手套,他们什么也没说,两人间隔的空间仿佛是活着的,他们默默看着外面正在进行的比赛。

仓持当然不会直接大声说出来,有些事情说出口就太让人尴尬了,但在这几个月里御幸确实改变了。应该是往更好的方向的。

在最初来到青道时,御幸还能很好的把握分寸,虽然偶尔表现出性格恶劣的一面,但大部分时间面对学长还是谦逊有礼。这种情况直到克里斯的伤势被发现,从那时起御幸就像打开了阀门,对自己完全放任自由。最初的几周尤其糟糕,队里的每个人都尽力给这个小捕手留出他自己的空间。

在那以后,他的状况就有所改善,虽然他依旧不受欢迎。但最起码,当一军成员在他房间聚会时,他不会抱怨。他和所有人的相处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包括面对仓持也是如此。

这种隔阂还在。但不知为何,当他在泽村身边时,距离似乎缩小了——即使只有一点点…… 【是自己乐观过头,想多了么?】 仓持不知道。但他希望不是这样。

泽村喝完水回到他们之间,他下巴上还带着水珠。纯桑击出了一个蹦蹦跳跳的滚地球,成功把亮桑送上二垒。他们的四棒队长开始走向打击区,铜管乐队也开始演奏。

—————————————————————————

仓持上前向归来的伊佐敷询问情报,快要轮到他和泽村了。

“他们很快就会拿出他们真正的王牌,”泽村望着球场那侧药师的牛棚。

“那个喷射球投手?“御幸若有所思地看着球场。“也许吧。现在比赛还早,不过那边可能还处于轰雷市被三振的恐慌状态吧。”

泽村摇了摇头。“我对此保持怀疑。还只是第一轮。等到第二轮轮到雷市的时候,情况才是真的有趣。”

御幸看着泽村放松的姿势,他的手臂舒服的搭在栏杆两侧,整个人都趴在栏杆上,脊背弯成一道自然的弧线。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御幸说。

泽村哼哼了一下,“我已经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担心的够多了。”

邦!

场上突然炸开一声巨响,他们都吓了一跳,看向球场,之前他们交谈的时候,完全把比赛当成了背景板。在看到结成站在原地抬头仰望天空时,御幸张大了嘴巴,立刻他寻找着小球的身影——在它即将飞过栅栏前抓住了最后一抹轨迹,随后小球消失在视线之外。

“本垒打!”
“哲桑,果然你是不可阻挡的!”
“打得漂亮!”
“结成前辈,打得好!”

结成稳步踩上一垒垒包,摆出一个胜利的握拳姿势,随后慢跑绕圈一周。

御幸摇了摇头,暗自钦佩,拿起球棒,放开栏杆走了下来。增子之后就该他上场了,尽管有着结成前辈的两分本垒打,但在接下来的比赛到来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只是一个小插曲。

就在他踏上台阶时,他听到泽村在喊他的名字:

“御幸前辈!”

他转过身,“怎么了?”

泽村依然挂在栏杆上,侧着脸随意的看向御幸。“就算增子前辈没有上垒,如果你就这样直接出局了,那也一点都不帅气。”

御幸不由流汗,“…你是说没人上垒,我就打不了吗?”

“我只是说说而已。”

“喂,泽村,”御幸略带嘲讽的警告,“你好像总会轻易地忘记这一点,我可是你的前辈。”

泽村笑嘻嘻的晃了晃脚,“嘿,前辈。”

“现在又怎么了?”

“我很高兴能遇见你。”

御幸顿了一下,他继续向前,终于踏上了外面的土地。他的手紧握着球棒,最后,他开口说:“说这样的话你难道不觉得难为情吗?”

泽村直视着他,“我只会后悔自己没有说得更多。”然后,他舔了舔嘴唇。“等等,难道你不愿意认识我么?”

御幸发现自己正死死地盯着男孩红润的嘴唇,他吓了一跳,一拍之后,他脸颊微红的撇向一边,说——

这时在体育场嘈杂的声音中,广播宣布,“药师高中选手更换,代替投手三野君上场的是,投手真田君。

泽村在宣告声中立刻抬头看向天空,随后他将目光又落回在御幸身上。御幸带着一脸愉快的表情,好像在说,“我告诉过你了。” 泽村问道,“抱歉,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御幸愉快的转身离开。

他完全走出了休息区的阴凉,步入了阳光下。增子站在打击区做好了准备。另一边的牛棚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穿着制服的少年正在慢跑向投手丘。球场宽广开阔,天空中没有一片云彩。

—tbc—

……这是公然撩人啊,有投手公然撩自家女房役啊(⁄ ⁄•⁄ω⁄•⁄ ⁄)
有一段翻译因为猜不出意思寻求了一下帮助,非常感谢群里小伙伴的帮忙!
好了,日更还债结束!过一阵见~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