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24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24章 他床下的怪物

章简介:所以他也应该回报他们的信任。——青道vs药师Part1

今天是西东京四强的出线赛,诺大的体育场内挤满了为此而来的观众。

许多是单纯对这项运动感兴趣的当地人;有些是学生或是校友,他们身着各自的颜色聚集在看台位置为支持的队伍加油;还有潜在对手的侦查人员,选定位置在那里拍摄记录。这里也有记者,他们对药师这个击败市大三高的黑马很感兴趣,好奇他们会在面对青道这样强大对手的比赛中做出怎样的表现,相信青道也不会甘心就这样打道回府,毕竟他们已经长达六年没有品尝过选拔赛登顶的甜蜜喜悦了,这场比赛必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两队都在各自的休息区等待比赛开始,药师教练向他儿子瞥了一眼,从他们下巴士以后那孩子就一直没停嘴,现在已经是第五根和第六根香蕉了。

“雷市,比赛之前不要一直吃东西啊。是你说想打他们的球,我才把你排到一棒的。”就像拿着老鼠在那只饥肠辘辘的猫面前摇晃,轰教练狡猾地笑了笑。“如果你没留下成果,今晚就没饭吃啰。”

雷市立刻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父亲,然后狂怒地发起攻击。“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他的队友们吓了一跳,急忙冲向了这对正在搏斗的父子。

“停下,雷市!”
“雷市!”

“那就打啊!”教练在队员的帮助下终于挣扎出来,向雷市喊到,“击溃青道!”

—————————————————————————

球场上的喧闹声开始逐渐平息,播报员平静地宣布:“现在开始进行八强赛,由青道高中出战药师高中的比赛。”

列队站在球场一侧的药师队员怒视着对手弯腰蹲伏,等待教练临上场前的最后叮嘱。

“好了!现在轮到你们工作的时间了。为了自己挥棒!为了自己守备!然后好好品尝胜利的滋味吧!”轰教练难得神色肃穆高声喊道。

“是!!!”

青道的队员站在球场另一端的白线后面,回瞪着对面的队伍。

“记住,你们的每一记投球,每一个步伐,每一次挥棒,都会反映出你们的一切。不需要迷茫!相信自己棒球吧!”片冈教练也同样高声激励着他们。

“是!!!”

随着信号打出,两队跑到裁判员等待的场地中央。当他们面对彼此站在一起时,很明显药师的某个队员吸引了对面绝大多数的目光。

真田有些无语的微笑着,“他们都在瞪你啊。”

三岛瞥了眼他的儿时玩伴,“雷市,你做了什么?”

雷市对这突如其来的特殊待遇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不由紧张的笑了笑。站在这里感觉青道的人好像比屏幕上看起来身形更加高大,更有气势,仿佛眼神中都带着煞气。话说为什么他们都在瞪他?尽管他突然注意到有一个人似乎表现的开心过头,那是青道的左投,在他注意到雷市正在看他时,他冲他笑了笑。雷市觉得有些不安,收回了视线。

“敬礼!”裁判喊道。

“请多指教!”

—————————————————————————

当先攻队伍回到休息区,球场上的人也走上各自的位置,降谷站在投手丘上坚定的向前迈了一步。他闭着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放任自己陶醉于脚下泥土的坚实触感。

随后他听到了渐渐接近的脚步声,他睁开眼睛,看到御幸站在身前。

“哈哈,他们居然真的这么干了,居然把那家伙放到一棒……”捕手咧嘴一笑。“不过你的投球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到的。”

降谷看着御幸走回本垒的身影,那些曾经的场景一个接一个闪过他的脑海。

【“在你说想要先发的时候,你有信心自己不会成为队伍的累赘吗?”】

降谷当时对教练做出了肯定的答复,但他当时满脑子考虑的都是他能否比泽村表现的更好。他会成为队伍的累赘吗?降谷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如果他比泽村做的更好,那他就不会是个累赘了。因此,他唯一的目标就是要赶上泽村,然后取代他在投手丘上的位置。

然而,在明川的比赛中,一切都崩毁了,他也被教练换下场。

而泽村却在这可怕的宣判后来到投手丘对他说:【“降谷,不甘的心情就让我来承受,我会帮你投回来的。就像你刚刚做的一样,我也会为了队伍里的所有投手投球。”】

但是泽村错了。他不为任何人而战,只为自己。毕竟,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做的。这样投球是他唯一的选择,所以就算没人能接住他的豪速球,他也依然会这样投下去。他不愿放弃这件自己确信的事情。

【“明天的先发投手……我打算跟往常一样,由降谷担任。”】

然而,教练明知道他没能阻止明川的进攻,但还是再次给他登上投手丘的机会。尽管他的每一个弱点都被放在聚光灯下,教练还是承认了他,其他队员也没有提出异议。他们都点头表示同意,好像让他首发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就连泽村也笑着说,“替我们给那帮家伙一点教训!”

这意味着什么?降谷并不确定。但他想,也许,他的自私是可以的,想要霸占投手丘是可以的。他就是这种人,但就算是这样的他,也还是被人接受了。现在的他有很多弱点,他还会为此继续努力。但他已经明白,他不是独自一人站在球场上,甚至是在投手丘上,他也不是孤单的。还有其他投手,他的对手,他们和他一样渴望着投手丘。但在赛场上,他们会将一切倾注于比赛中,彼此串联成青道的胜利。

【我的对手也是我的队友。】

投手丘上很热。即使隔着钉鞋,降谷也能感受到脚下那坚实的发烫的泥土。

轰拎着球棒走上打击区。他和降谷一样是一年级,在对阵市大三高的比赛中担任四棒,但现在他是打头的一棒。他的急切,他的渴望,从他练习挥棒的样子就能看出,那强烈的仿佛满溢而出的气势不断冲击着降谷。

【“现在在西东京…能当你对手的投手,大概就只有…稻城实业的成宫鸣。”】

降谷眯起眼睛。药师教练的这席话,不只是看不起他,它针对的是青道整个投手阵,是青道所有的队员。现在降谷已经接受了这支队伍,将自己视作团队的一部分。

他怒视着对面的轰。这次他一步都不会退的。他会用这三局在投手丘上证明自己,他会在这三局时间做好守备防线,然后把球好好交给下一个投手。

—————————————————————————

“开球!”

御幸没有理会在一旁抑制不住兴奋大笑的轰雷市,他看着降谷直接举起手套。

降谷开始进入准备姿势。抬腿,迈步,猛地挥动手臂,球从指尖滑出,奔向本垒板的方向。轰雷市发出一声惊叹——但直到那个偏高的直球落入御幸高举的手套中,他也没有从待球姿势上分毫移动。

砰!

微弱的烟雾从手套里升起,看台上顿时沸腾起来。御幸面带微笑,看着手中的棒球。还是有点高,但……

【看来降谷今天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然后他惊讶的看到,一旁的轰雷市又兴奋的笑了起来。“球好像咻的一下……比我想象的还厉害!”

御幸扬起眉毛。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奇怪的少年:从他依然坚持靠近本垒板的举动,御幸便可以看出降谷的投球对他没有任何威慑作用。

御幸蹲下,他示意要指叉球。降谷点点头,片刻后,球从投手丘上直射而出,在本垒前猛地下坠。御幸失望的看到打者没有动作,只是带着异常激动的表情目送着球经过。

“坏球!”

两个坏球,没有好球。御幸曾以为这个打者的风格应该更有侵略性,挥棒更加积极才对。啧,真麻烦,看来他的眼神很好,看球出乎意料的仔细。

药师板凳席上的队员们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方式鼓舞着场上的队友。

“雷市,不要等保送!”
“你刚刚吃了我的香蕉吧💢”

御幸抬头看了一眼轰雷市自然的打击姿势,打者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压迫感,随即他转向降谷,发出了另一个高球的暗号。就算让球数变得更糟,他也不会在这个打者面前冒着风险投进好球带。至少,降谷现在这样简单的投球还不行。

降谷点了点头。他伸出手臂,绕到身后,左脚猛地踏出,手臂滑过一道轨迹,球破空而出。御幸期待的等待着,就如他要求的那样,这是一个很有威力的投球,而且球路也不坏。

突然,轰雷市举起球棒,在球飞到本垒板上方时,他毫不犹豫的挥棒。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二者猛地相撞,小球直接飞向天空。

打者把球棒丢在一边开始奔跑。御幸立刻跳了起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远处伊佐敷奔向围墙的身影,他紧张的咽了口吐沫。小球好像完全没有减速。即使距离很远,他也能看到伊佐敷在咒骂着什么。球会越过围墙吗?

应该不可能——

突然,那抹轨迹微微向下偏转,撞上了围墙。在药师看台的喧闹声中,反弹到了地上。

“可恶!好可惜!差一点就出去了!”
“快跑啊,雷市!”

轰雷市激动的大笑着滑上了二垒,几秒钟后,仓持才接到外野的传球。御幸无语的盯着二垒的打者,他现在正在因为没有跑上三垒受着队友的数落。

看起来轰雷市并没有多少比赛经验。但他为了不输给降谷投球的威力,故意用球棒去打球的上方。不可否认,他已经取得了第一轮比赛的优势。

【该死的。】

御幸抿了抿嘴。他转身看向投手丘,降谷正低垂着头,右手紧紧攥着棒球。看到这一幕,御幸从他的思绪中挣脱出来,他明白药师想要的就是这样的震撼。

“降谷!”他冲着投手丘喊道。降谷回头,他用动作示意降谷放松。过了一会儿,降谷点点头,握着球的手明显不像之前那样紧绷,这让御幸松了一口气。

“二棒,左外野手,秋叶君。”

如果御幸的记忆没错,那么眼前的打者跟轰雷市同是一年级,在之前的比赛中担任清垒打线。面对这样一个棘手的打者,最好先从指叉球开始。于是,御幸摆好手套,片刻后,降谷开始投球。

球棒与小球擦过,挥空,小球穿过好球带,稳稳的没入御幸的手套。

“好球!”

御幸站起身,冷静的将球扔回。就算轰雷市是一个怪物,只要他们能压制住后面的打者,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他安心的太早了,在接下来的投球中,秋叶同样从上面打球,小球穿过增子的守备范围,在边界线内着陆。

御幸一把掀开面罩跳了起来,“传回本垒!”

左外野的坂井奔向了球,但为时已晚,伴随着又一轮的狂笑声,轰雷市已经轻易的从御幸身后回到本垒。

—————————————————————————

原本喧闹的青道看台现在已经彻底安静下来,内野手们都聚集在投手丘附近。降谷感觉胃里在不断翻腾着,他想他能感觉到发光的记分板在他身后熊熊燃烧。

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但就像明川那场比赛一样,他又一次让对手先驰得点。他不禁有点泄气,甚至忍不住想,如果刚刚是泽村投球,他一定能击退打者,完美地结束第一局。

从投手丘上的位置,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左投和宫内在牛棚里热身。他觉得球碰撞在手套上的声音越来越大。传达的信息很明确——泽村随时可以上场。

然而…

降谷闭上眼睛,一瞬间,灼热的阳光消失了。然后,他慢慢睁开眼睛,缓缓呼出一口气,感觉到空气从肺里涌出。

御幸站在降谷面前,举着手套捂住嘴。“接下来我也会以快速指叉球来配球,但是你最强的武器还是直球。”他停顿了一下。“记住,相信你身后的队友。”

“不要在意跑者,”结成冲他笑了笑以示鼓励。

增子竖起食指,“集中精神面对打者吧。”

降谷点点头,“…是!”

他可能需要不断地提醒自己,他才是现在正站在投手丘上的那个人。这里是他的位置,一味地拿着其他人在这里的场景与自己做比较根本毫无意义。不管怎样,此时此刻队伍和教练都信任他,愿意让他来首发,所以他也应该回报他们的信任。

—————————————————————————

“投得好,降谷!”
“干得漂亮!”

春市给刚刚走进休息区的投手递了一条毛巾,“降谷君,投得好!”

降谷感激的点点头,接过毛巾,把它绕在脖子上,然后直接瘫倒在长凳上。在药师得到第一分后,春市一直担心降谷会像明川那场比赛一样再次崩溃。不过,他惊喜的发现,降谷表现的非常顽强,很好的压制住后续打者,没让药师再多得一分就结束了这局。

春市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降谷和泽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战斗,果然,这两人都很厉害。

眼前突然的动作引起了春市的注意,他转过身看到御幸坐在长凳上,正在换下他的护具——这提醒了春市,大部分的功劳应该归功于学长的引导。

就在春市准备移开目光看向别处时,御幸突然起身站了起来。他在春市的目光中走向栏杆,好像在注视着什么。春市顺着他的方向,看向了看台上欢呼的人群。【御幸前辈在看他们的啦啦队?】

砰!

春市立刻向下看去,发现了他们的牛棚,荣纯现在正在那里热身。

春市大吃一惊,他收回看向友人身影的视线,忍不住再次看向御幸,但是捕手已经转身离开,走向饮水机。

【……那是什么?】

春市的目光在御幸背上好奇地徘徊,这时那个夜晚的场景突然闪过他的脑海。

那天他在队伍集会中待了一段时间,然后告别朋友提前下楼,开始洗漱准备睡觉。刷完牙后,他走出洗漱室,刚好看到了楼梯间的影子,他不会认错的,那是降谷和荣纯。

春市有些惊讶的开口说道,“你们肯定……”。但他突然愣住了,他已经看到了荣纯的样子,四周很黑,但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春市也能清楚的看到荣纯通红的脸。他带着傻兮兮的笑容,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春市,径直回到他的房间。在五号室的门关上后,春市给了降谷一个疑问的表情,但另一个人只是耸耸肩。

春市在好奇了一段时间后,便因为手头紧迫的事情,把它放在一边,然后很快就忘记了。

为什么他现在想到这件事呢?

既然他们刚从御幸的房间下来,那荣纯最后接触的人很可能就是御幸。现在,尽管只是短暂地一瞬间,御幸确实在没有任何紧急情况,没有任何理由的时候看向了牛棚的方向。嗯……也许他刚刚在考虑荣纯上场以后的投球策略?

但想想看,在他们第一次进入御幸的房间时,春市就对他们的谈话内容感觉有些不适应。当时樋笠极力催促,御幸才说出他喜欢的类型,春市注意到当时他的视线在荣纯身上停留了好几秒。他觉得荣纯肯定也注意到了,因为他的朋友看起来比往常更加慌乱。

而御幸之后又说了什么?“比我矮,明亮的大眼睛,情绪化,还有点蠢”?这是什么描述?

当然,他也很难忘记,在明川比赛结束后,当他发现他们在卫生间外拥抱时,他那种惊慌失措的心情……

突然,春市嘴里有些发干,他又情不自禁的看向牛棚。

【肯定不会的…?】

出于某种原因,春市觉得他现在就像不小心发现了前园藏起来的色情杂志,他转开眼睛,脸颊热的发烫。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球场上,仓持现在正走向打击区。

队伍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御幸跟荣纯走的非常近。他们会一起胡闹,为对方着想,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绝对是想太多了。

—————————————————————————

“好球!打者出局!”

青道看台那片蓝白相间的海洋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现在是三局上半,他们的一年级强投已经迅速拿到了第七个出局。

“好球,降谷!”
“投得漂亮!!!”

轰教练有些恼火的咋舌,“这不是什么抓不到的球啊。”

尽管有着他的指示,但在秋叶以后,他们这边没有打者能真正抓住青道先发投手的投球。现在,由于青道打者在前两局轻易地追回比分,他们已经处于落后。

不过——

“一棒,三垒手,轰君。”

雷市走上打击区,他看起来像往常一样渴望着击球,教练静静的看着他的身影,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肆意。雷市的挥棒有扭转整个局势的力量。他在第一局面对这个投手就差一点就能击出本垒打,不过没关系,他会在第二个打席纠正这个错误。

就跟他预想的一样,然而,青道的捕手突然间站起身来,“暂停,我们要换投手。”

轰教练惊讶的张开嘴巴,片刻后,他愤愤的闭上嘴,气的磨牙。青道的教练比他想象的更有攻击性,居然在他们打线刚轮完一轮就更换投手。

【该死的,被摆了一道,这是完全不想让我们的打者抓到球吗?】

当然,被换上来的投手只能是另一个一年级,那个在关东大赛上声名鹊起的左投。他一开始并没有认真对待那些传言——毕竟所谓的“怪物”每年都会出现。但看了青道对明川的比赛录像以后,他真的完全怔住了。

“青道高中选手更换,代替投手降谷君上场的是泽村君。投手,泽村君。”

当那个微笑着的身影从牛棚走出,跑向投手丘的时候,整个体育场都充斥着兴奋的议论声。

真田坐在教练身后的长凳上,吹了声口哨。“那个投手出来了,教练。”

雷市起初有些困惑,但这很快就变成了对新的投手的渴望,他忍不住兴奋的狂笑起来。轰教练仿佛察觉到了一丝压力,汗水从他的额头滑下。

【一切就看你的了…雷市!】

—tbc—

现在看到春市就想笑啊(ಡωಡ) 

春市:荣纯会不会是时间旅行者?→啊,肯定是我想太多了。
……
过了两天……
春市:御幸会不会跟荣纯之间有什么?→啊,我又想太多了。

真的,从某种意味上来说,这个人真的很厉害!
—————————————————————————
看到降谷的进步莫名感动。
回顾原著的时候,真的感觉双投之间的情谊非常动人。他们身处同样的位置,看着同样的景色,互相竞争,又彼此憧憬。真的是好朋友,好对手。泽村能遇到降谷真是太好了,降谷能遇到泽村也真的太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