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9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19章 踉跄

章总结:你身后还有泽村。——青道vs明川Part1

在青道和明川比赛的上午,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体育场上每个人头顶的汗水都在闪闪发光,空气中弥漫着稠热的气息,好像凝固住一般,连视线都渐渐模糊起来。

“第一局上半,明川学院的攻击,一棒,中外野手,二宫君。”

在他们涌入赛场之前,明川休息区那边的队员一直恶狠狠的盯着他们的方向。御幸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因为投手丘上的降谷,但他在听到明川那侧热烈的欢呼声后才意识到真相。

“好好看球啊!二宫!”

“他不可能投得比的机器还快!”

当明川的一棒打者走上打击区时,降谷正在吹着手指上的松香粉末,他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御幸看到一年级的神情,不禁笑了笑。自从降谷在教练那里得知他会在今天的比赛中首发后,他就一直是这样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降谷比起年初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他现在似乎急于证明自己是队伍里不可或缺的一员,想要不依赖其他人自己战斗。如果御幸没有曲解他的表现,他认为这一变化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泽村的影响。

“开球!”裁判喊道。

御幸眯起眼睛打量着打击区上的打者。他站在左打击区,御幸惊讶的发现他并没有握短球棒。明川应该有看他们前一场对村田东的比赛,这意味着他们也看过降谷的投球。因为降谷的投球基本都是偏高的直球,御幸一直在期待着明川的打者能尽量挥棒。

【总之先观察一下他们第一球的反应吧】。

御幸举高手套。

【投过来吧!】

降谷猛地向前跨步,手臂甩出一道残影,球极速射出,猛烈地砸在御幸的手套中。打者脸上带着惊愕的神情,忍不住微微后退。和往常一样,看台上各种惊叹声不绝于耳。

御幸站起身,把球扔了回去。这是一个有着降谷标志性怪物力量的强力直球。这很好,降谷只用投前三局,他们可以让他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然而,即使在降谷开始投出偏高的球后,打者仍然紧紧握着球棒不为所动。从这一点以及打者不停和教练交换意见的情况来看,御幸怀疑明川很可能是针对降谷想出了一条策略。

果然,四球之后——

“坏球!四坏球!”

明川的一棒打者把球棒扔到一旁,带着轻松的表情开始向着一垒慢跑过去。

“噢,选得好!”
“干得好,二宫!”

“二棒,三垒手,桥本君。”

二棒打者也是一个站在左打席上的打者,同样握着长棒,御幸忍住皱起眉头的冲动。尽管打者在摆出待球姿势前试着挥了挥棒,但御幸已经明白这些打者在这一局是不会挥棒的。

“坏球!”

降谷没有控球能力,这一直是他最大的缺点,甚至比他缺乏体力要更致命。他们之前发挥降谷的作用,一直都是通过他的偏高球路诱使各队打者挥棒,但明川显然已经研究透彻了这点,准备彻底击垮降谷。

虽然降谷只会投前三局,但如果他继续保送下去,那这半局就永远不会结束。

当球数到了3 - 0以后,御幸终于下定决心。他把手套降到地面,打出指叉球的暗号。

这个平时都是面无表情的一年级,脸上出现了些许惊讶,但御幸并没有改变暗号。降谷在犹豫了一秒后,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投球动作,然后——

球呼啸而出,猛地砸在地上,旋转了一下后弹入御幸的手套。

“四坏球!”

随着当啷一声,明川的二棒在队友的欢呼声中走向一垒,而一棒打者也随之踏上二垒。

“三棒,游击手,大西君。”

在降谷惊愕的神情中,御幸又比出一个指叉球的暗号,降谷没有提出异议,他依旧点点头,乖乖投出了这球。不出所料,明川的打者完全没有挥棒。

“坏球!”

御幸微微皱了皱眉,低头看着手套中的棒球,然后站起来把球扔回去。这球比之前低了一点,擦着好球带的边缘。御幸看来,这可以算是好球,但主审似乎不准备这样判断。

御幸原本希望通过这两个指叉球让降谷的肩膀放松下来,但似乎他还是有点紧张。

当然,有斗志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如果他的斗志只会让他紧张,无法完全放松手臂,那么他很可能会在第三局结束之前就被换掉。

【来吧,降谷!】 御幸举起了手套,【你身后还有泽村,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投出你最好的球!】

—————————————————————————

“五棒,投手,杨君。”

降谷看着明川的投手走上打击区,这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高个子少年,降谷模糊地记得他是来自海外的交换生。

在等待御幸的暗号期间,降谷俯身抓起松香粉袋搓了搓手指。他已经成功地三振了三棒和四棒打者,让两名垒上的跑者动弹不得。只要他能让这个五棒出局,这半局就能结束了。

降谷目光闪烁的看向牛棚,泽村本该在那里热身。但现在,他已经停下动作,开始观察比赛。降谷不愿和他对视,很快就转开了目光。

他把松香粉袋丢到地上,对着御幸的暗号点点头,迅速完成了投球动作,明川的打者在这场比赛中第一次选择了挥棒。降谷内心一紧,心脏狂跳,但让他松了口气的是,球从球棒下方安全穿过,没入了御幸的手套。

“好球!”

降谷举起手套,接住了本垒的传球。当他这样做时,他看到了打者的眼睛,他惊讶地发现,即使是透过眼镜也能看到那个人的眼睛闪耀着强烈的光芒。

御幸再次举起了手套,但这一次,他又在好球区外接住了这球。

降谷深呼吸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他们必须在这结束这半局。他不能弄出满垒的局面,万一他再保送一个打者上垒,就会给队伍丢掉额外的一分。

“我们就在你身后,”结成在一垒鼓励着他。
“让他们打!”仓持也喊到。
“别担心垒上的跑者!”

一时间,看台上充斥着对他的鼓励加油,突然,牛棚中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降谷立刻看向那边,看到泽村向捕手投球。泽村在他的注视下,从投球位置上直起身子,给了他一个平静的、有些质疑的眼神。眼神传达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他做不到,泽村随时准备从他那里夺回投手丘。

瞬间冷汗顺着脸庞流下。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属于我的地方。我不想放弃!】

御幸向他比划出暗号,降谷认真的点点头。

在开始投球之前,他短暂地闭上眼睛,回忆起那些练习投球的时光。在没有来到青道的日子里,他不会想到未来有一天他会这么努力地练习。然而,来到这里后,他平生第一次明白了团队意味着什么,明白了为自己的位置而战意味着什么。

【“但你要知道…他可能是这里的所有人中最担心我们的人。”】

降谷睁开了眼睛。

御幸曾在练习后这么告诉他。他花了很长时间想要理解御幸的意思,但现在他觉得他已经明白了。就算是像泽村那样厉害的投手,也是经过努力练习才达到他现在的水平。而且,即使是现在他也依旧在努力,来捍卫他现在的位置。降谷亲眼见证了一切。

降谷知道与泽村相比,他还远远落在后面。他知道有很多比他更厉害的投手,因为国中时期他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练习投球,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频繁地与泽村这样的人近距离交流。

【不过,他肯定会追上泽村的…总有一天…?然后…取代他的位置…?】

他的脚重重的踏在投手丘上,投出了这球。明川的投手果断挥棒,金属球棒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那呼啸而至的白光,果断挥动的球棒,随着一声巨响,二者猛地相撞。球极速越过他的头顶,降谷转过身来,心在不断下沉着。

—————————————————————————

“没事的,降谷!”
“别担心,我们会追回来的。”

在被明川的投手击出三垒安打,丢掉两分以后,降谷四坏保送了下一个打者,但他努力振作起来成功三振了七棒,结束了这漫长的半局。

荣纯看着野手们蜂拥而至,团团围在降谷身边,想要说些鼓励的话来安抚这个一年级。荣纯惊讶的发现,降谷明显动摇了,他的运动衫被汗水完全浸湿,脸色比平时更加苍白。荣纯没有数过,但他觉得降谷一定至少投了30球。

降谷没有说话,默默走进了休息区。

【我不记得自己见过降谷这么动摇的样子】 荣纯陷入了沉思。

他转过身去看计分板,在明川的名字旁边,有一个'2'在发光。

荣纯记起了明川的投手杨舜臣。他被称为“精密机器”,有着惊人的控球能力,在荣纯的记忆中,青道最初和这个投手有过一番苦战,就像他们在关东大赛上和横滨投手的对战一样。

荣纯不想太过自负,但他无法想象他们会输,虽然他还清楚的记得,击败像帝东的向井太阳那样更加厉害的对手是什么样的感觉。

仓持会在青道的一棒是因为他的盗垒能力,而不是打击技巧,所以荣纯虽然失望,但并不为他的短打失败感到惊讶。杨的防守能力比他记忆中的更加出色,他的反应十分迅速,跑上前抓住球扔向一垒手,整个过程非常流畅。

“打者出局!”

—————————————————————————

“第三局上半,明川高中的攻击,四棒,右外野手,白鸟君。”

御幸抬头望着天空中的炎炎烈日,然后又看向了降谷。看来第一局让对方把气势打上来了,就算第二局只留下两个残垒,对面还是没有放弃任何继续得分的可能。但降谷的状态没有丝毫好转,而且随着温度的不断升高状况只会更加糟糕。

杨君那两分的三垒安打显然让这个一年级动摇了。御幸十分惊讶,他没有预料到降谷会就这样崩溃。毕竟,他以前也被击中过。那么这场比赛与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呢?

御幸张开双臂,想要鼓励降谷。

【“放松手臂,压低球路,你可以做到的!”】 御幸试图向降谷传递这样的信息。

他举起手套,降谷的脸色依旧苍白,他向前投出这球。明川的打者没有动作。

“坏球!”

御幸努力保持沉着,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他将球扔回又蹲了下来。 看来,明川的投手已经完全赢得了裁判的支持,而裁判已经对降谷失去信心。 现在就连好球带的擦边球也被判为坏球。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但在第六球以后——“四坏!”——打者将球棒扔在一旁,在队伍的欢呼声中慢跑向一垒。

这是他们从第一局以来首次燃起气势,在降谷丢掉两分以后,他们的左外野手奇迹般的接住结成瞄准垒包的安打。 从那时起,他们便激动的无法自已,防守动作越来越标准,完全听从教练和投手的领导。

下一个打者是明川的投手杨,幸运的是,这次降谷的投球压得很低。但杨依旧努力的碰到了球,他的那份专注力真的非常惊人,御幸做好保送的准备,但也只能将局势控制在一个一垒安打。

【现在是无出局,一二垒有人…降谷已经投了将近60球…】

御幸看向了板凳席,但片冈教练只是双手环胸,没有给出任何指示。他又将注意力转回了投手丘,降谷正在轻轻抛着松香粉袋,御幸从他站着的姿势就可以看出,他的呼吸已经开始打乱了。御幸在前一局让降谷换过汗衫,但新的汗衫也被汗水完全打湿。

御幸下定决心,转向裁判请求暂停。他看向投手丘,其他内野手也不约而同向着投手丘前进。降谷看起来有些不安,忍不住压了压帽檐。

“你要记得,我们在你身后守护着,”亮介的头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脸颊一旁

“专心对付打者,”结成点点头以示鼓励,他的袖子浸满汗水紧紧的箍在手臂上。

“你身后还有这些可靠的前辈守护着,”汗水流进了御幸的眼中,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像你平时那样去投吧。”

“降谷,一个一个来!”仓持站在前方,他的制服上一如既往沾满了泥土。

降谷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移开了视线,御幸顺着他的目光看到牛棚,泽村正在里面热身,活动肩膀。

御幸皱了皱眉,“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降谷。你站在投手丘上,是为了我们所有人投球。”降谷猛地收回视线。

他们回到各自的位置,御幸走回本垒蹲了下来。随着比赛重新开始,明川的六棒打者走上了打击区,他原地挥了挥棒,然后发出一声热血的吼叫,随即举起球棒摆出一副准备打击的姿势。

御幸举起手套。

【降谷,投出你最自信的一球!】

降谷平素冷静的双眸中激起一阵狂风暴雨,但在四球之后——

铛!

打者把球棒扔到一边。

“四坏球!”

现在满垒,无出局。在所有打者依次前进一个垒包时,青道板凳席和看台区陷入一片沉寂。

御幸看向板凳席,看到片冈教练终于走了出来。

—————————————————————————

“青道高中选手更换,代替投手降谷君上场的是泽村君,投手泽村君。”

降谷依然站在那里,愣愣的盯着脚下的小土丘,手不自觉的紧抓着手套,他周围的其他人也都安静下来。从这个距离,他可以听到脚步声在逐渐逼近,然后那个人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降谷。”

降谷看到一只张开的手套伸在他的面前。他没有移动,手紧紧的攥住棒球,想要记住它的触感。尽管脸热的发烫,他还是感觉自己置身于冰天雪地中,他思考着他是否已经回到了家乡。

“喂,降谷——”仓持开口了,却不知要如何继续。

降谷抬起头,看到泽村直愣愣的望着自己,脸上满是与他毫不相符的严肃神情。他又向着他举了举手套。

“降谷,不甘的心情就让我来承受,我会帮你投回来的。就像你刚刚做的一样,我也会为了队伍里的所有投手投球。”

降谷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的,他抓着球放进了泽村的手套。

—————————————————————————

荣纯捡起地上的松香粉包,看着降谷独自走回板凳席,他知道降谷会这么动摇都是他的过错。过去的时间线上,降谷在他们一年级时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的对手,所以他对他在队伍里的位置一直十分确信。等到荣纯追上他时,他的投球已经很成熟了,进步到不管荣纯怎样,他的位置都非常牢固。

然而,现在时间线上的降谷,好像还在这里找不到归属感。

“七棒,一垒手,国见君。”

荣纯回头凝视着御幸,强迫自己集中在即将到来的比赛上,现在是满垒,虽然他对接下来的对决很有信心,但压力依然存在,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也会给明川带来更多的得分。虽然距离比赛结束还早,但青道决不允许再继续助长明川的气势。

御幸把手套放在内角位置。荣纯与他的目光紧紧交缠在一起,在看到捕手眼中熟悉的意志后,他突然放松了下来。他在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一直认为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就一定不会输,想到这里,他的思维清晰起来。

他高抬前腿重重的踏在投手丘上,用右手做出一堵墙,彻底的挥动手臂——球呼啸而出,径直向本垒冲去。

打者忍不住向后退缩。

“好球!”

荣纯伸出手套接住了御幸的传球。打者不安的看了一眼板凳席上加油的队友,又重新回到待球姿势。御幸蹲下,这次他把手套放在外角低的位置。

挥臂,投球,这次打者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但球棒只是勉强的碰到了球——

“出界!”

荣纯抬起手擦去了额头上细密的的汗珠。头顶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投手丘上要比牛棚中要热的多。

第三球也是最后一球,荣纯投了一个怪癖球,打者一脸慌乱的站在打击区,球在他身边划过一道弧线。

“三好球!”

整个球场陷入一片沉寂,随即青道的看台上打破了这寂静的局面,很多人忍不住兴奋的跳了起来,开始大声欢呼着他的名字。

“泽村!”
“投的太棒了!”

“一出局!”荣纯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天空,大声喊道。场上的其他人也都心领神会的举起手回应着他。

“八棒,捕手,关口君。”

从荣纯目前为止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明川的捕手身形健硕,跑垒速度很慢,虽然挥棒非常有力,但打击技巧十分粗糙,不擅长打变化球,荣纯可能是他最不愿面对的那类投手。

御幸向他要求了一个四缝线直球,要压得足够低,荣纯点点头,缓缓呼出口气。

然而,就在他开始准备动作时,他突然踉跄了一下,就在下一瞬间,眼前的视野支离破碎。突然,他不再看着御幸的手套,而是俯视着自己。他的身体还在动作,好像被别的什么控制着。

下一秒,他的视角恢复正常,但球已经脱手而出。荣纯张开了嘴,想要发出迟来的警告。

御幸睁大眼睛,他猛地站起身,努力伸出手套,勉强抓住了球。

“坏球!”

看台上青道的支持者们集体松了口气。御幸看起来很困惑,把球扔给了荣纯。荣纯接住球,低头看着他的手。这是他的手,和他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看到的一样。但在刚刚那个瞬间,他感觉它好像已经不再属于他。

【那是什么?】

荣纯抬头看了看,撞上了御幸充满疑问的目光,但荣纯摇了摇头。

在片刻的犹豫后,御幸重新蹲下。

明川的队伍正在为他们的打者呐喊助威。荣纯可以感觉到,身后垒包上的三个跑者那几乎要将他穿透的灼热目光。打者碰了碰头盔回应了板凳席的指示。

荣纯把一切问题都推到一旁,将注意力集中在御幸的手套上。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要求,荣纯知道,这是御幸在以自己的方式告诉他——他对他有信心。

这一次,荣纯完全按照暗号投出了球。他挥动手臂,看着小球像子弹一样冲向打者。打者脸色苍白,本能地挥棒。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白色的球直接射回了荣纯的方向。他的右手在夏季训练的磨练帮助下,无意识的直接迎上,球猛烈地撞进他的手套中。荣纯没有停顿,直接转过身来——跑者在球棒接触到球的那一刻,就开始行动了——把球扔向三垒。

跑者大惊失色,跌跌撞撞的想要扑向三垒。

“打者出局!”三垒垒审大喊到。

—tbc—

作者有话说:我想在圣诞节前赶出来,所以写的有点匆忙(写棒球很辛苦!)下一章,多一点打击,少一些投球。(可怜的降谷,我感觉很糟糕)。而且,也会加快步伐,变得更激烈。
啊,新漫画给我带来了快乐。我很高兴事情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发展。我很想知道后续剧情,不知道是否会有时间跳过。
—————————————————————————
翻到后面快吓死了,看不懂这个走向,只能瑟瑟发抖Ծ‸Ծ
修改的过程中删掉了无数个“了”,我是多喜欢用这个字_(:з」∠)_大概是因为翻的时候经常念着,所以特别口语化的缘故……
—————————————————————————
嘿嘿,悄悄说,翻的小甜饼前两天被一个特别喜欢的作者临幸了,感觉好开心啊,一脸满足!瞬间翻身抖盐,感觉自己还能再翻译几篇!嗯…虽然有点后悔没把那篇再反复修改几次…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