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8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18章 辗转反侧的思绪

章简介:但这家伙是不同的…——青道vs村田东高中

“三出局,攻守交换!”

明川的队员们聚集在球场看台,远远的望着记分牌上青道名字旁边的那个“3”。

“四局就差8分了,嗯…我想这场比赛又会提前结束了,”明川的三垒手说。

“不过,那个一年级的小子球速真的很快,几乎都是让打者三振出局的。”他旁边的队友也发表着意见。

“尽管这主要是因为村田东的打者总是冲着这些偏高的坏球挥棒,”他们的中坚手不由得偷笑。

二垒手紧张的笑着说:“如果我看到那样的球直冲着脸来,我也会这么做的。”

“但是这一局青道换上那个左投了,”三垒手支着下巴说到。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左投的背号比刚才那个一年级还要靠前……”左外野手有些心不在焉。

青道的先发投手在四局下半的比赛中被换到了外野,继投是一个头发蓬乱的矮个子一年级,背号10号。他现在站在投手丘上,手上正颠着松香粉袋。

明川的中心外野手说:“这个左投的球速没有刚刚那个先发那么快。也许村田东能在这个打席幸运地上垒。”

村田东的四棒很可能也有着同样的想法,他坚定地走上打击区,紧紧地握着球棒。下一局青道至少会得两分,如果他们不在这局努力得分,他们的夏天就要在五局下半轻易地结束了。

“开球!”裁判员喊道。

青道投手把松香粉包扔到地上,轻轻吹着手上的粉末。他俯下身,等待捕手发出信号。他的脸遥远得难以看清。

然后,他点了点头,高高的抬起腿,猛地踏下,投出了这球。打者没有挥棒——

“好球!”

一开始,明川的投手一直在修理指甲,但他突然注意到了这边,他眯起了眼睛。在第二次投球之后——“好球!”,他放下了手中的工具。

第三球时,对面的四棒终于开始挥棒了——但与之前两个直球不同的是,这个球在即将接触到球棒的时候突然下沉了。

“三好球!打者出局!”

“他的投球姿势有些奇怪……那个四缝线直球看起来也很快,”明川的捕手皱了皱眉,他瞥了一眼他的搭档。“你认为呢,舜?”

“我还是更担心另一个一年级,”二垒手摇着头说到。

在村田东五棒打者迈入打击区时,明川的投手突然有些尊敬那个左投了。

“对付一个只是球速快的投手,方法可是多的是。”他轻蔑地说着,眼睛闪烁着光芒。“但这家伙不同……”

明川的其他队员都惊讶的陷入了沉默,他们将注意力又转回到球场上。

这位左投很快就让接下来的两名打者击出了三垒正面的滚地球和游击手平飞球,让他们接杀出局。随后青道的队员纷纷跑回休息区去更换护具,他们热情的拍了拍投手的后背,投手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些。

明川的投手严肃地将双臂交叉在胸前。

仅仅是短暂的半局,他还无法对这个左投的能力做出确切评价。但刚才看到的一些东西确实让他有些不安。

—————————————————————————

在村田东比赛后的第二天,降谷和其他投手一起进了牛棚。东京的夏天充斥着灼热的高温,比他在家乡里经历过的任何时候都要热。

在投了一球后,降谷正举着手套,等待着克里斯把球扔回来,但出乎意料的是,捕手站了起来。

“降谷,冷静下来,”克里斯摘下了面罩。

“嗯?”他想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耳朵里的汗水而听错了。

“再继续投下去,你会晕过去的,你现在就已经站不稳了。”

降谷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头看着自己。他的衬衫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突然,他意识到呼吸非常困难,手臂被晒得通红。

“怎么回事?”御幸和泽村停止练习,正盯着降谷的方向。在牛棚另一头的宫内和川上也停了下来。

“我还能投,”降谷举起已经湿透的袖子,擦着眼睛旁边的汗水,坚持的说到。他能感觉到泽村的方向投来好奇的注视。

这里比他以前去过的所有地方都要热得多,也比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都要困难,他从来没有这样逼迫过自己。但后来他看到了其他人看向泽村的目光,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钦佩和信任。他也听到过泽村的投球投进御幸手套里的声音……

〈—〉〈—〉〈—〉

起初,降谷只是很沮丧。明明他们同是一年级,为什么境遇如此不同呢?为什么泽村就能轻易地在队伍里得到位置……而他却完全做不到。

【这与家里有什么不同?!】 他感到很疲倦。

在一天的训练结束后,他疲惫的靠墙站着,看着泽村正在兴致勃勃的和春市、克里斯谈论着什么,这时一个人突然走到他的身边。降谷看到御幸带着微笑走了过来,和他一起靠在墙边。

“你在干什么?很难融入他们么?”捕手问到。

“有的人属于这里,但有些并不是这样,”降谷说完,却惊讶的看到,御幸大笑了起来。

“是啊,很不可思议呢,泽村身边总是会吸引很多人,”他说着举起手挠了挠脖子,“但你要知道…他可能是这里的所有人中最担心我们的人。”

御幸扔下这句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便离开他走向了那边,加入了泽村所在那个小团体里。

这是一段时间以来,降谷第一次感到难以入睡。因为他总是被孤立,所以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并不新鲜。就算被完全隔绝,他也能安然入睡。然而,这天晚上困扰他让他睡不着觉的事情是不同的。

【“但你要知道…他可能是这里的所有人中最担心我们的人。”】

降谷想知道御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

“教练!”

降谷从他的沉思中跳了出来,他抬头看到片冈教练刚刚走进牛棚。他之前一直在外面看丹波对着拦网投球,现在他是来检查其他人的。

“这是怎么回事?”教练环顾四周,问道。

“降谷—”

“我还能投,”降谷固执地坚持着,紧紧地攥住手。

“他来自北海道,可能不习惯东京的夏天,”泽村在降谷的惊讶中突然开口了。

其余的人都转过头去看泽村,然后又看了看降谷,一丝了然的神色渐渐在他们脸上浮现。

“对阵明川的比赛是在上午10点,”克里斯平静地看着降谷。”这是迄今为止今年夏天最热的一天。”

“请让我先发。”

“喂,降谷——”御幸想要说些什么,但教练举起手阻止了他。

“在你说想要先发的时候,你有信心不会成为球队的累赘吗?”牛棚里完全沉默了。降谷可以感觉的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身上,一滴冷汗从他的额头滑下。他点了点头。“……那好吧。你来先发前三局。泽村和川上,你们两个来结束比赛。”

“是!”投手们大声回应。

降谷看向泽村,眼中闪烁着他绝不放弃的意志,但另一个少年已经转过身去了。他只能看到他背上的球衣号码。御幸走近了泽村,当他站在他身后时,他的身体挡住了一部分背号,所以在降谷眼中这个数字是“1”。他不甘的握紧了拳头。

—————————————————————————

春市感觉这样跟哥哥相处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淌下,连傍晚的微风拂过皮肤都让他热得不舒服。

亮介坐在球框上,继续给他扔球,春市不断将这些球向着拦网打去。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毫不犹豫的全力挥棒,”亮介微笑着。“明天比赛时,不要只是呆呆的看着泽村投球,自己也要做好准备。”

“咦?”春市停了下来,不停喘着粗气。

“第一场比赛你不是有过上场代打么,教练会用那些训练时表现出色的队员。”

春市愣了一下,然后他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意识到刚才哥哥称赞了他。

“啊…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是我在练习打击,”他不禁感到有些抱歉,把球棒递给了哥哥,但亮介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继续打。我现在就算想要临时恶补也没用了,明天我只要将我所学的一切发挥出来就行了。”他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球。“喂!继续打吧。”

春市流下了冷汗。

【可是,我已经打了快一个小时了啊……】

不过,他还是露出了一丝满足的微笑,继续击球。慢慢地,他的挥棒变得越来越标准,成为模式化的常规动作,在肌肉里逐渐根深蒂固。一个白色的小球跃入视野,挥棒,随着铛的一声,小球冲进了拦网。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春市的思维开始发散。

【“不要只是呆呆的看着泽村投球。”】

确实春市在之前的比赛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看泽村投球,但他并不感觉尴尬,因为队里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泽村的投球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铛!

想想也奇怪,就在几个月前,春市还觉得这个左投是个怪胎。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泽村一直表现得非常阴郁疏远,让他无法接近。但现在,荣纯确实是球队中冉冉升起的新星,是他们在丹波缺席期间的真正王牌。他站在投手丘上,就好似从队伍背上卸下了一个重担。不知为何,只要他站在投手丘上,他们就感觉胜利仿佛已经尽在手中。荣纯自己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站在板凳席上的春市看得非常清楚。

铛!

不仅是在球场上。即使是在这之外,春市也感觉荣纯已经迅速成为队伍重要的一员。他还不是队伍的核心,但是没有他,团队的气氛将会大不相同。他是他们这届一年级的带头人,对于前辈他也是一个可靠的学弟,尤其是对于那些捕手。虽然春市从来没有进过牛棚,但即使是他也能看出御幸和克里斯对荣纯的评价很高。事实上,春市对此毫不意外,像他这样的一年级,能得到那些优秀的前辈的信任也是理所当然。

铛!

然而,这让他有时会想,为什么荣纯一开始会表现得那么奇怪。那是他们第一次交谈,那时他们好像讨论了科幻和穿越时空,当时荣纯的反应特别剧烈。

事实上,现在春市回想了一下,荣纯之前一直很正常,直到……他们开始谈论那个话题。

铛!

当然,这个想法太荒谬了。春市喜欢科幻小说,他的哥哥亮介喜欢恐怖片,但这只是他们的个人爱好。他们都不相信外星人和鬼魂(尽管他们都承认这些可能存在于宇宙的某个地方)。

铛!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还考虑过荣纯可能是一个来自未来的时空旅行者。他的双颊不禁有些发烫。

铛!

然而,有时,当荣纯以为没有人在看他的时候,春市发现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成了一些更自然的东西。他看上去更加成熟,好像是在重新拜访一位老朋友。然后,春市忍不住放飞思绪。

铛!

当然,他坚定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铛!

不管怎样,他的哥哥是对的。

对阵明川的比赛就在明天,如果春市想要上场比赛,他就不能在其他地方耗费精力。

铛!

—tbc—

最近一直咸鱼躺安心吃粮,而且越吃越陷入自我嫌恶,太太们的粮真好吃,嘤我好爱她们,嫌弃自己翻译出来的干巴巴的小论文,原本美味的粮被我一翻译简直噎死人,好烦躁啊……不过总能收到有人补文的消息,于是还是咬咬牙爬起来更新了……这章还有个赠品,还在加工中,过两天放_(:з」∠)_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