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授权翻译/御泽】搭♥讪♥梗

Is  it  hot  in  here  or  is  it  just  you ?

作者:The_Frabjous_UnBirthday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08491

【注意】大家如果喜欢,请务必在文后留言,太太希望我翻译完把链接给她,估计是会看的……所以,亲们,喜欢的给点反应昂,么么哒~

—————————————————————————

作者有话说:
一个迟来的愚人节同人,在4.1的一个星期后发布。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真是太尴尬了,搭讪的台词真的很糟糕。
没有经过编辑,但我希望你能喜欢。

—————————————————————————

在青道棒球社的日历上,3月31日那里用亮红色的笔打了一个大大的标记。这是一个让人百感交集的日子——对此一无所知的一年级仅仅有些困惑,而了解事态的二年级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宣判,最重要的是事件的主角三年级满腔期待的盼望着这天的到来。

3月31日是青道愚人节前夕的传统庆祝日,每年的三年级都会为此开个年度会议来精心策划今年的愚人节恶作剧。

虽然御幸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三年级为什么要选择在他的房间里集会。

“为了感谢你提供会议场地,我们特别允许你加入今年恶作剧的行动,”结成在经过门口时向他点了点头,慷慨地解释了一番。

御幸在随后进来的克里斯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歉意,但似乎除了克里斯,其他入侵者都已经达成了一致。

现在,侵入者已经在他的房间里四散开来,毫不客气的找地歇着,还反客为主的把这里当做他们的会议室。他们最终花了半个小时才辛苦的制定出明天的计划,但当有人喊出“对那些低年级搭讪”的时候,房间里一下炸开了锅。一些人眼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兴趣,而剩下的人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这个计划是让三年级用他们能找到的最糟糕的搭讪台词对那些毫无戒心的学弟轻浮的搭讪。

关键就在这里。

“这难道不是性骚扰吗?”克里斯怔了一下慢慢开口。

“我们只是在搭讪,克里斯!”伊佐敷愤愤不平地反驳。“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嗯,你的节操已经没了。”

“现在听着,亮介——”

“至少这不会殃及到片冈教练。”结成打断了他的话,安抚的拍了拍伊佐敷的肩膀。“还记得去年吗?”

御幸想起了去年的经历,他伸手捂住嘴巴,努力掩盖住自己的偷笑。去年,三年级想出了一个绝妙的点子,他们决定把辣酱淋到每个人的午餐上。但不幸的是,他们不小心把辣酱也放进了片冈教练的饭里。而片冈教练,他一直是出了名的讨厌所有辛辣的东西。

不用说,那时情况急转直下。

每个人想起这之后发生的事情都感到不寒而栗。

“搭讪的台词是?”宫内咕哝着。

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

“那就比赛吧,”小凑亮介打破了沉默,他破罐破摔的说到,“反正我们也是想让彼此难堪,那不妨就把它变成一场比赛。得到最佳反应的人就是最后的赢家。”

整个房间瞬间便沸腾了起来。

突然御幸的心中酝酿出了一个想法。“我要为此努力,”他笑着想到。

结成宣布,“就这么决定了!希望最优秀的人能够获胜。”

其他人开始传递着一份学弟的名单。御幸毫不犹豫地拿起笔,在泽村的旁边潦草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他笑得很开怀。今年的庆祝活动一定会很有趣。

…………

与此同时,二年级们也在床上反反覆覆的折腾着,不安的准备迎接第二天早上的到来。

一年级则毫不在意的睡得直打呼噜。

———————————————————————

1)川上

宫内砰的一声把餐盘往桌子边用力一放,川上立刻战战兢兢的跳了起来。他旁边的白州一脸镇定的拍了拍他的胳膊。

“你…你好,前辈,”川上几乎是尖叫了出来。

而他的学长还是像往常一样沉默寡言,只是哼了一声作为回答。白州和川上交换了一个眼神。到目前为止,好像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川上拿起了筷子,小心翼翼地夹起一片食物举到嘴边,嚼了起来。然后他欣慰地发现,他没有在上面察觉到任何辣酱的痕迹。

宫内在他对面,正在光速消灭着食物。

看起来危险解除了。川上开始放下心来享受午餐。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直到宫内清了清嗓子。“川上。”

川上从他的碗里抬起头来。“是?”

“你口袋里有镜子吗?”宫内问道。

川上困惑地眨了眨眼。为什么宫内前辈想知道他口袋里有没有镜子?他需要梳理头发还是什么?他不知道宫内是很在乎自己仪表的人。

“呃——”

“我敢打赌你的口袋里有一面镜子,因为我今晚能在你的裤子里看到我自己。”

川上噎住了。

……………

三年级坐在餐桌旁,高兴地看着他。可怜的川上完全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他的脸憋的通红,还在不停咳嗽着,白州在他身后慌张的拍着他的后背。

“前—前辈”,川上不停地喘着粗气。“什么?!为什么?!”

宫内只是一脸满意的神情,往椅子上一靠。

“愚人节快乐!”

宫内蔑视的看了一眼两个学弟狼狈的样子,然后得意洋洋的离开了,而无辜的受害者仍然目瞪口呆的怔在原地。

2)降谷

降谷抻了抻手臂。今天,他的投球比以往更要有力,他可以感觉到指尖流过一丝令人愉悦的温暖,而他的投球每一球都在更快、更快的向前推进。就连御幸也表现得出奇的高兴,他今天似乎比往常都要开心,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让人不禁有些不安起来。

降谷并没有试图深究这件事。毕竟对他来说,只要他们的投捕搭档运转良好,他就心满意足了。

“降谷!”有人叫他。降谷抬头一看,只见结成前辈一脸严肃的站在他面前。

“前辈。”

“降谷,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是私人方面的。”一年级投手对这个特意的补充起了好奇心。队长很少会找一个人,要求进行私人谈话。降谷不禁紧张了起来。

“跟我来一下。”队长轻轻把降谷拉到了一旁,远离了其他队友。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伊佐敷正在他们身后悄悄跟着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御幸早就偷偷溜走找到了一个更近的看戏地点。

结成抱着胳膊站在降谷面前。

降谷耐心地等待着队长开口。

“降谷。”

“是,前辈?”

结成把手放在降谷的肩膀上,凝视着降谷的眼睛,他的眉毛抽动着,“你的腿一定很累,因为你一整晚都在我的脑海里跑来跑去。”

降谷盯着结成前辈看了好久,试图理解前辈所说的话的含义。他唯一能理解的就是队长整晚都在想他。降谷被感动了,队长竟然对他的棒球技巧评价如此之高。他知道他必须对队长的话作出合适的回应,因为结成是这样真诚地跟他谈话。

他温柔地说:“我不累,但如果你整晚都在想我,那你一定很累。今晚你应该多睡一会儿。”

结成茫然地看着他。最后,他说,“什么?”

队长一定是还有别的事情想要告诉他。降谷想了一下,事后看来,队长的行为有点奇怪。降谷考虑到了所有可能,最后他得出结论。他接着问到:“如果你不累,那你是生病了吗?你的眉毛之前好像有点问题。”

他们身后传来一阵大笑。降谷探头看到伊佐敷前辈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而御幸紧抓着牛棚的墙壁,默默的笑得快喘不上气了。

降谷皱着眉头有些担忧。看来队长不是唯一一个需要去看医生的人。

结成眼神呆滞的告诉降谷,“不,我很好。谢谢你能来。这就是我要说的。现在你可以走了。”

降谷低着头,匆忙离开了。

3)仓持

当亮桑大步朝他走来时,仓持仿佛觉察到了即将到来的厄运。

哦。大事不妙了。

仓持从一开始就知道,亮桑不会参与愚人节的恶作剧,但这一次他看起来好像被强迫了。

他们在整个训练过程中,除了讨论棒球,没有进行任何交谈。但现在,亮桑好像已经下定决心,一步步向着他逼近。一时间风雨欲来。

“嘿,亮桑。”

亮介抿了抿嘴唇,也做出了回应,“你好,仓持。”

仓持只是咽了下口水,手指不安的摩挲着腰带,他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了?”

亮介喃喃地说了些听不清的东西,那一串话语完全被他的呼吸声盖过了。

“亮桑,我没听清。”

亮介吐了口气,然后猛地吸气。他故意捏住鼻子,说:“你有地图吗?我已经迷失在了你的双眸中。”

那一瞬间游击手飞快的理解了这句话,他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般。仓持本能地咬住嘴唇,抓住脸颊,进行着这种注定徒劳的努力来忍住笑意。他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在小凑亮介数过痛苦的第四秒之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克里斯一直在场边与教练默默交谈着,他也被这突然爆发的笑声吓了一跳,抬起头寻找着回荡在球场的笑声的源头。

教练的眼睛在墨镜下微微闪烁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克里斯轻轻掩饰过去。如果只有这届三年生被管束限制,他也会为自己感到悲哀。

4)春市

现在,春市很感兴趣。他猜到,三年生已经开始实施他们的愚人节恶作剧了,但他还不能完全确定恶作剧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三年级会找一个学弟说一些足够引起他们剧烈反应的话。虽然哥哥好像是恶作剧的实施者,但考虑到仓持已经在地上打了整整十分钟滚了,而亮介只是站在原地用手捂着眼睛。

因此,当增子在他休息的时候,带着凶猛的眼神向他走来时,春市决定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抵挡愚人节恶作剧,成为最终赢家。

身形庞大的三年级来到了距离春市几步之遥的地方。他们两人激烈的对视着,一个低头向下看,另一个摆出气势仰头朝上。

增子:“小凑弟弟”

春市:“增子前辈”

“当时你疼吗?”

“什么疼吗?”

“当你从天堂坠入凡间的那一刻,你感到痛苦吗?”

春市脸红了。他快忍不住了,这句搭讪台词简直尴尬的可笑。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忍住把脸埋在手中大声呻吟的冲动。相反,他平静地回答:“不,不怎么疼,所以我压根就不希望你接住我。”

增子目瞪口呆,脸色发白。枪声已经打响,伟大的增子竟然被一个一年级的小孩子打败了。

虽然失败让他感到羞耻,但增子还是伸出了手。“你打败了我,小凑弟弟,是我输了。”

春市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握了握他的手。

.......................

在仓持最终镇定下来以后,他和亮桑来到这里偷听了整场交锋,这个画面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亮桑,他真的很厉害。”

“是啊。”

5)金丸

金丸在这一整天里一直听到一些奇怪的谣言,都是一年级的小道消息,大概是关于三年级的愚人节恶作剧。

但他没有料到自己会被选为恶作剧的整蛊目标。

伊佐敷前辈站在球场的围栏旁边,不断踱来踱去,就像一只狮子视察着猎物。金丸决心不屈服于压力,他直了直身体,挺得笔直。

“一年级!”伊佐敷前辈吼道。

“是!”

“你被赋予了一项伟大的任务!”

“是!”

“准备好吧!现在我有一项只有男子汉才能掌握的技能!我准备马上就展示给你看!”

“这是我的荣幸!”

伊佐敷悄悄靠近了金丸。

“金丸,”中坚手认真地叫着他的名字,手撑在他身后的围栏上。“你是从外太空来的吗?”

他靠得更近了,金丸甚至能看到他的眼白。“我是说,”伊佐敷用手指戳了戳金丸的胸膛,“你的容颜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

金丸目瞪口呆,他完全无法做出反应,只能呆愣愣的盯着那个一脸自豪的三年级。

他合上了下巴,早就有人告诉他愚人节的恶作剧是搭讪。他在考虑着如何用最微妙的方式给予回击。

“前辈,”金丸小心翼翼地说。“十分的话我会给你打七分。你的方式选择的很好,但是搭讪词还需要更多的准备。这不是你的错。实际上,大多数的搭讪都是行不通的。”

…………

从结成现在的位置,他可以看到伊佐敷在听到金丸的回应后垮下了肩膀。而金丸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不管是否是棒球,复仇总是令人满意的。

6)(泽村)

御幸已经通知了三年生,他会在愚人节那天对泽村恶作剧。

所有三年级都一致认为,他们不能错过御幸搭讪的反差效果,还有泽村各种潜在的有趣反应。他们现在正聚集在休息区后面,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既能让泽村不会注意,又能方便他们活动。

“一会儿肯定会很有趣,”仓持小声说着。虽然他不是三年生,但他偷听了亮介和伊佐敷的对话,临时加入了进来,他告诉他们他只是想看看御幸的整蛊,然后他们最终让步了。

伊佐敷在他旁边附和到,“那家伙肯定会气死泽村的。”

宫内摇了摇头。“泽村太蠢了,没准他根本就不理解那些搭讪台词。”

克里斯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他本来不想来的,但是吃晚饭的时候片冈教练眼神闪烁的找他确认,让他确保没人会因为这场活动受伤。

“他在那儿!”结成突然说到,他扭头看到御幸已经闲逛着走向了正在跑圈的泽村。

泽村立马停了下来,他满怀猜疑地瞪着御幸。

御幸咧嘴一笑。他似乎在说些什么,尽管他们都在努力捕捉着谈话的内容,但没有人能在这个距离准确地听到。

泽村对他皱了皱眉。

作为回应,御幸向前走了一步,说了些别的。

御幸又说了一遍,泽村的脸涨得通红。他表情扭曲着一把抓住了御幸的衬衫。

“他现在明白了,”伊佐敷兴奋地小声说着。

泽村猛拽了一把御幸,把他拉得更近了。两个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他们的嘴唇触碰在一起,然后——

他们在接吻。他们在接吻。

他们正在接吻!!!

“搞什么鬼!”在伊佐敷爬出去打断这两个人之前,结成立刻抓住了他。御幸和泽村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场混战,他们太专注于眼前的“活动”。

增子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不!他们的眼睛没有欺骗他们!没错,御幸和泽村在接吻——事实上还是激情的热吻。

“小泽村,”他悲伤地哀叹着。“ 我们的小泽村被侵犯了。”

“不,”亮介不客气地回答。“泽村是最先开始接吻的那个人。他才是罪魁祸首。”

“等等。你是在说——”仓持没有说完,但结成用一个可怕的结论填补了这个空白,他严肃的点点头。

“是的。御幸一定找到了一个足够强力的搭讪台词,它甚至可以影响到迟钝的泽村。”

所有人都陷入了半是沮丧,半是敬畏的沉默。御幸在比赛中击败了他们。或者更确切地说,他证明了他们全都不可信。没人能接近御幸娴熟的搭讪技巧。

克里斯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不确定他是想笑还是想哭。他很想两者一起。

那两人还在接吻。

“天啊,”仓持呻吟到。“有人能让他们停下来吗。”

三分钟后他们终于停止了。

泽村气喘吁吁地说了些什么,御幸闪亮的笑了一下回应他。在他们分开前,御幸短暂地捏了一下泽村的手,然后,泽村向宿舍走去,而御幸则带着得意的表情走向休息区。

“该死的你对泽村说什么了?!”御幸一到这里,伊佐敷就要求他公布过程。

御幸只是擦了擦嘴,挑起了眉毛,看起来为自己的优秀而自鸣得意。“这是一个秘密。”

“你确定你用了搭讪词,没有作弊吗?”亮介脸上带着危险的表情问道。

“不,我不会那样做的。”御幸无辜地看着他们。告诉他们,他们没有被欺骗。

“‘泽村,我会在余生中成为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捕手’,我敢打赌,他说了些类似的话”,仓持抱怨道。

“但这也没法解释为什么小泽村会吻他。这是在爱情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增子痛苦地说。

立刻所有人都开始了发言,直到克里斯用锐利的眼神剜了一眼御幸,然后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今天的刺激已经够了。如果你们愿意,之后可以再谈,但现在该回宿舍了。”

其他人都咕哝着表示同意。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从休息区里走出来,向御幸投射着或是怀疑或是崇拜的目光。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御幸是怎么做到的。

御幸在所有人抛下他离开后,又独自在这里站了一会,他的笑声在空荡的球场上回荡。

“我们很好的回击了他们,荣纯,”在笑声结束后,他低声说到。“我们的反击成功了。”

………………

在恶作剧会议结束之后,御幸悄悄离开了。他停在自动售货机前买了两盒饮料,然后才走向球场。

他在那里发现了泽村,他正拖着两三个轮胎拼命奔跑着。

“荣纯”御幸喊到,泽村停下来盯着御幸,轮胎落入了翻滚的尘土中。

当泽村发现是御幸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没有停下来喘口气,蹦蹦跳跳的跑上前,抬头看着御幸。

“御幸!”御幸看了他一眼。“嗯,一…一…一也!”

“荣纯,我的名字没有那么难念,对吧?”

泽村只是瞪着他。“我知道!只是——”泽村转开视线看向了别处,微微咬着嘴唇,脸颊好像燃烧了起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叫惯了你的姓氏,猛地这样真的很奇怪。”

过了这么久。泽村还是坚持要保留两人之间的空间,就好像这是什么神圣的事情。感情涌上心头,御幸轻轻弹了一下泽村的额头。“过了这么久?拜托,我们还是高中生,又不是老年人。”

泽村轻轻地推了推御幸的胸膛。“你知道我的意思!”他后退了一步,双手叉腰。“所以呢,你来这儿干什么!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取笑我吗?”

不,虽然取笑你是我的一个爱好。御幸向泽村扔了一盒饮料。泽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就直接单手接住了它,然后把它翻过来,检查了一下内容。他点头表示赞许,打开饮料,一口气喝了一半。

御幸也打开了自己的饮料,喝了一口。“泽村,猜猜明天是什么日子?”

“四月的第一天!”

“换句话说,就是愚人节。”泽村的眼睛明显睁大了。看来他不记得了。“三年生想出了一个恶作剧计划。他们正在举办一场比赛,看看谁能使用搭讪台词,从目标身上得到最好的反应。”

“搭讪台词?这真是太差劲了!”泽村哼了一声,吞下了剩余的饮料,把盒子揉成一团。他把目光转向了御幸,起了疑心。“等等,但是你怎么知道的呢?你是不是背叛了三年级?”

“是他们先入侵的我的房间,”御幸理直气壮的说到。“所以我被授予了三年生的荣誉,成为了今年愚人节恶作剧的成员。至于背叛嘛。”他停顿了一下,对泽村咧嘴一笑。“他们想要对别人恶作剧,如果我们反过来捉弄他们,那不是很有趣么!”

“御幸一也,你这个恶魔,”泽村坦率地对他说,但这只是更燃起了御幸的玩心。

他笑了笑,“还有更好的,泽村,我在三年级的恶作剧名单上写了你的名字。”

在泽村皱眉看着揉成一团的饮料盒陷入了沉思时,御幸几乎能看到泽村脑袋里的齿轮正在转动。他等着泽村把这些点连接起来,5、4、3、2——

“等等!”泽村脱口而出。“你要对我搭讪吗?”

御幸饶有兴趣的看着气鼓鼓的泽村感到有些有趣,但他还是继续开口。“为了在三年级的比赛中获胜,你必须给我最好的反应。”御幸喝完了饮料,若无其事地说:“你不觉得,愚人节是让我们公开关系的好机会吗?”

“哦,”泽村呼吸一紧。然后,“噢噢噢噢噢!”

过了一会,他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远方。毫无疑问,他正在认真琢磨着如何让恶作剧的前辈感到满意,并找到机会公开他们已经隐瞒了三个月的恋情。总之,这是个双赢的局面。泽村终于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笑容,红着脸转向御幸。

“好吧。我们干吧!”

御幸笑了,计划的第一步顺利进行。他拿胳膊肘捅了捅泽村的腰。“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绝对不会的!我的恶作剧就和投球一样优秀。”

“可你的投球完全没办法让我安心,不然在这里多练习一下吧。”

御幸的视野突然模糊了,一个身影猛地扑倒了他,将眼镜撞到了一旁。他试着摸索,但始作俑者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他,温暖的身体压在他的身上。“御幸一也,你是最差劲的,”他的头抵在御幸的胸口,不满的控诉着。

御幸在泽村的发旋上轻轻印下了一个吻。“开玩笑的,荣纯,我是开玩笑的。”

荣纯仔细考虑了几分钟,然后突然坐了起来。“原谅你了,一也,”他宣布并在御幸的嘴角上烙下一吻。御幸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泽村就从御幸身上站了起来。“谢谢你的饮料。明天见!”

说完,他留下困惑的御幸逃离了现场。

“明天,”御幸喃喃地说,他捡起了眼镜,架在鼻梁上。然后忍不住又笑了笑。

…………

三年级做的太明显了。在御幸一脸阴谋的告诉他们,他会在泽村夜间跑步的时候进行恶作剧,这时他们的企图就已经暴露了。

他们正聚集在休息区后面。在这一点上,尽管御幸没有提前告诉他们要藏好,但现在可能连泽村都注意到了他们。

泽村现在正穿过跑道。御幸极力想要提醒他,但“荣纯”的名字到了嘴边,他却没有开口,在意识到身后有几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以后,他开始向泽村走去。

看到御幸,泽村停在了原地。御幸看到投手的眼中掠过一丝喜悦,但很快他就摆出了一副充满怀疑的愤怒神情。就连御幸也被泽村的出乎预料的演技所吸引,然后御幸飞快的前进了几步,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御幸忍不住高兴地咧嘴笑了。“嘿,泽村。”

泽村眯了一下眼睛,“喂,御幸,你没有告诉我,所有的三年级都在看。”

“泽村,我们已经有了观众,所以不妨充分利用一下。”御幸又走近了一步。泽村一动不动,只是注视着他。捕手轻轻吸了口气,露出一个微笑。“荣纯,如果我能重新排列字母表,我会把'U'和'I'放在一起(我会把你和我放在一起)。因为你和我组成了一个注定会名垂青道历史的搭档。”

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从泽村脸上划过:首先是尴尬,紧随其后的是些许恼怒,最后闪耀的是纯粹的喜悦。他的脸颊泛起一抹红晕,连锁骨也微微透着粉色。

泽村伸出手,抓住了御幸的衣领。御幸毫不反抗的任由泽村将他拖下,他们的嘴唇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泽村的嘴唇柔软而顺从,它轻易的屈服,让御幸熟练的将之纳入其中。他们终于可以不必担心后果,在别人的注视下这样做。御幸心中升起了一股炽热的感情,他不由得凑的更近,用舌头仔细的扫过泽村的每一颗牙齿,吞下了他发出的所有呻吟。

御幸伸手轻轻抚摸着他颤抖的脸颊,另一只手伸向泽村身侧的手。他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十指相握,感觉着手中老茧的厚度。

“搞什么鬼?!”远处有人喊道。还传来了其他几个难以置信的声音。

御幸几乎笑出声来。显然他们有着一群惊恐的听众。他沾沾自喜地加深了这个吻,并迅速地得到了一片抗议和喊叫声(“哦,天啊,有人能让他们停下来么!”)

在他们最后分开的时候,虽然泽村的眼睛闪闪发光,但他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御幸不确定他的喜悦源自何处,是因为这个亲吻,还是因为他们成功完成了恶作剧?御幸希望二者都有。

“我做的怎么样?”泽村低声问道,小心翼翼地不去看向休息区,以免搞砸了一切。

御幸只是捏了捏泽村的手。“干得好,泽村,他们现在一定很震惊。你最好现在就走,我们稍后再谈。你知道的,我们要完成这个计划。”

“一会儿见!”泽村不再啰嗦,转身离开,向宿舍跑去。

御幸转过身,看到所有人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只有克里斯,毫不意外的站在后面的角落里。

6)泽村(×) 三年级√

【成功!】

—END—

克里斯:看破不说破……

嘿嘿,一发完,你们开心么,这篇文翻译完很久了,一直联系不上原作太太,然后修改了很多很多遍,相信上次看到的几个小伙伴,如果注意观察了,这次又能发现不同……
这篇文真的很有趣,原文比我的翻译要更好,毕竟文笔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有的搭讪语真的很难完全表现出来。希望我能把我感受到的快乐也带给你们(❁´◡`❁)*✲゚*还有就是太太应该是会来看的,如果喜欢,请把你的喜悦回馈给创作者一些吧,在这里说也好,当然愿意去a03上就更好了(⑉°з°)-♡

评论(1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