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7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17章 蝉鸣

章简介:在远处的某个地方,他能听到蝉鸣的声音——御幸的生日章(part2)

在青道与米西门的比赛结束后,一群兴奋的女孩齐聚一年级的走廊里,挤在一间教室门外,低声私语。她们有各种各样的身份和年龄,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青道拉拉队的成员。

“是他吗?”

“就是他——怪物一年级!”

“不知为什么…他看起来和照片不太一样……”

当那些女孩对比着照片中的人物和她们眼前看到的画面时,她们不禁流下了冷汗:他的脸压扁在桌子上,嘴边的口水潭规模在不断扩大着,不管这个一年级左投看起来像什么,反正不像是饱受她们期待的青道未来王牌。

“好吧,不过,他在投手丘上真的很厉害!”一个女孩叹了口气。“我以前从没见过他这样的人!”

“也许我会在下一场比赛中为他好好加油!”她的朋友咯咯地笑着。

“啊,不公平!明明是我先看上他的!”

“不,是我!”

离开的时候,拉拉队员们还在不断地欢快争论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无辜的白色活页夹已经到了潜在的致命边缘,然后掉在了她们身后的地上。

下课后每个人都在走着自己的路,有的要去食堂,有的要去卫生间。当他们走来走去的时候,白色的活页夹被这些没有注意到它的学生们在整条走廊里踢来踢去,直到它到达楼梯的边缘,摇摇欲坠地悬空在台阶上。

在那史诗般旅程的尽头,它等待着它真正的主人。

就在午休时间将要结束的时候,一个孤独的身影迅速跑上了楼梯,直奔二年级的教室。就在他正要经过那个活页夹的时候,他放慢了脚步。

也许这是纯粹的巧合,又或者是活页夹在呼唤着他。答案永远没有人会知道。

无论如何,他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没人能提醒他让他为里面的内容做好准备,因此他毫不客气的直接打开了它。

几乎是一瞬间,活页夹从他僵住的手指中掉到了地上,发出啪嗒一声。

—————————————————————————

那天下课后,所有一军的投手都进牛棚投球了,除了降谷还在乖乖地绕着场地跑圈。

砰!

“好球!”御幸把球扔回给了泽村。“你的控球越来越好了。”

“早晨的跑步还是有回报的,”克里斯安静地笑着。他和片冈教练还有高岛礼一起聚集在牛棚,观看投手练习。

砰!

“好球!”宫内鼓励着丹波,把球抛了回去。御幸悄悄的笑了笑,丹波严肃的神情表明了他不会输给一年级的决心。

砰!

泽村的球在他的手套里微微冒着烟,御幸抬起头,看到这个左投正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看着他。

“喂,把力气留到明天对村田东的比赛中去,”他把球扔回来,泽村举起他的手套,接住了球,但他没有准备再扔,而是低头看了看球,把它握在手中。

他突然说,“我一直想尝试另一种投球,御幸前辈,”在牛棚里的其他人都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们。

“另一种投球?”御幸立刻有了兴趣。

“看你能不能接住它,”泽村说着,没有停顿,他举起手,开始抬腿。御幸集中了注意力,举起他的棒球手套。

他的手臂就像往常一样,挥出的时机想象不到的晚。尽管御幸接住了这球,但它仍然让他感到不安,那球似乎突然在他的面前冒出。他盯着手中的球,护目镜下的眼睛微微眯起,速度和泽村的四缝线差不多。但是,如果现在是在赛场,在它经过他面前的好球区时,轨迹会出现大幅度的下沉,让打者正常的挥棒完全挥空。

御幸匆忙下移手套迎合它的轨迹,他及时接住了它。

砰!

“二缝线…”克里斯感兴趣地喃喃自语。

到目前为止,泽村能用的球种,除了不规则移动的怪癖球外,还包括了四缝线直球、卡特球、五爪变速球和圈指变速球。这些都是他怪癖球的变体,但额外的好处是,他可以把它们投到御幸想要的地方。他刚才扔的二缝线也是怪癖球的一个变种,是垂直向下变化的。

“我可是那个一直在忍受你胡乱变化的怪癖球的人,”御幸说着把球扔了回去。“不要小看我!”

“当然不会,”泽村咧嘴笑着,接住了球。

“再给我看看!”,泽村点了点头——但就在他即将要扔的时候,牛棚附近的栅栏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骚动。

“看这里!”

“御幸君!”

“泽村君!”

“御幸君,摘下你的护目镜吧!”

一群热情的女孩聚集在栅栏旁,正在给所有站在牛棚里的人拍照。御幸不禁留下了一滴冷汗,那些对着他的脸不停闪烁的镜头,都要让他暂时失明了。

“你们让他们分心了!”他们的一位经理有些沮丧,试图阻止照相机。“求你们了! ”

“继续投球吧,泽村君……!”

但是就像她们突然出现一样,她们突然就陷入了沉默,女孩们的脸都因恐惧而变得苍白。御幸环顾四周,果然,他看到了,教练正看向他们的方向。

在教练那冷酷无情的目光下,一群女孩起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含糊地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就立即逃回了她们之前突然蹦出来的地方。

“你准备好了吗,御幸前辈?”

御幸转过身来,看到泽村正满脸期待地望着他,完全不受影响。他挑起一边眉毛,点了点头,举起手套。

【如果我不了解他,我大概会以为他已经习惯了被人关注……】

—————————————————————————

在训练和晚餐之后,他们进行了赛前会议,讨论第二天将面对的村田东高中的阵容。在这之后,他们可以自由地活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些人跑到球场或室内练习场去练习挥棒,其余的人则去洗漱准备睡觉。

晚上御幸洗完衣服后,他爬上了灯光昏暗的楼梯,来到了他房间所在的二楼。毛巾随意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他站在宿舍门口,伸手准备开门,然后停了下来。

很安静…太安静了。

【也许他们不在我的房间里】 他心想。

他紧紧握住门把手,心怦怦直跳,拉开了门。

门打开了。

房间里,他看到了几乎所有青道一军成员正严肃的坐在地上。

御幸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发生什么事了?”他环顾四周,电视是关着的,将棋棋盘也不见踪影。而他可以看到众人正严肃的围着一个好像是白色活页夹的东西。

值得注意的是,他发现好像没有一年级出现在这里。

“御幸,”结成正坐在那里,双手稳稳地放在腿上。“你知道我们学校有个摄影社吗?”

“摄影社?”御幸眨了眨眼睛。“我想我曾经看过他们的招新海报。怎么了?”

“我们不是在说什么摄影社”,伊佐敷咆哮道。

小凑亮介说:“只是一个特别的部分。”

“呜噶,”增子听起来很不满。

“我不明白,”御幸坐下来。“你们为什么围着这个活页夹坐在一起?”

房间里的其他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直接看会比解释快得多。”仓持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封面,他戏剧性地停顿了一下,房间里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接着,他用一个夸张的动作,翻开了封面。

御幸无言地伸出手,其他人好像摩西分海一样给他让路,他拿过活页夹,开始翻动书页。

刷刷刷……

几分钟后,御幸终于翻到了最后一页。他合上了活页夹。房间里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紧张地盯着他。

“所以呢?”他抬起头,这个小房间里立刻爆发出了巨大的混乱。

“所以呢?”伊佐敷咆哮着,跳了起来。“所以?!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凭什么她们把你照的像个白马王子,到我出镜时就是这样的!”仓持打开了活页夹,猛戳着其中一页。

“自己解释,”结成的眼睛闪烁着。

“是啊,我也想听到这个解释,”小凑亮介带着危险的满是阴影的笑容,同意着他们的说法。

“这是什么?”坂井哀号着,从仓持手里抢下了活页夹,然后熟练的翻开,拼命指着另一页。“这是什么?!”

“至少还有一张你的照片,”白州蹲在房间的黑暗角落里喃喃得说,坂井绝望的把活页夹扔到一旁。

“嗯……”御幸说。“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我还以为大家都知道。”

“知道什么?!”

“仓持还抱着泰迪熊睡觉,”御幸咧嘴笑着。立刻,仓持抓住了他的衬衫,开始猛烈地摇晃着他。

事实是,青道传统的摄影社一半利润都源于卖给棒球队粉丝的摄影集,几乎所有成员在上面都有照片和特写(虽然今年把白州遗忘了)。御幸很确定今天早些时候在牛棚外拍照的女孩中至少就有一个是摄影社的成员。

谢天谢地,在御幸被勒死之前,门又被打开了。他的眼镜被撞得歪歪扭扭,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注意到那个探出来的凌乱的棕色脑袋,这时他脖子上的力量突然放松了。

事实上,房间里其他人的注意力似乎都被这个刚刚进来的一年生吸引了。

“Sa-wa-mu-ra,”仓持威胁的喊着泽村的名字,他释放了御幸,开始向着投手前进。

“他明天不是先发,对吧?”伊佐敷掰了掰指关节。

“发生了什么事?”泽村一脸茫然的开始向后退着。

“大哥,”春市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指着前方地面,那个摊在那里的活页夹。“那不是你的照片吗?还穿着……四角裤?企鹅图案的那种。”

瞬时小凑亮介那灵活的身影,在众人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毫无疑问他是这届最优秀的二垒手。他飞速俯冲过去,直接把那本活页夹从他弟弟颤抖的手前踢开。

“泽村,请解释一下吧,”仓持捡起了活页夹,他以光速翻到一页整版的全彩照片——泽村在投手丘上正准备投球。然后他把活页夹胡乱拍在泽村脸上。“为什么我没在这里看到一张你糟糕的照片?!”

“为什么你和御幸的照片比我们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多?”伊佐敷吼道。

“小泽村”,增子摇了摇头,好像被人背叛了一样。

“御幸我能理解……但是你?”坂井继续呜咽。

“伊佐敷前辈,你真的是用亮粉色的剃须刀吗?”泽村呆呆的看着活页夹的下一页问道。

“就是这样,过来!来给我按摩肩膀,不昏过去绝不放过你!”伊佐敷咆哮着,扑到他的肚子上。泽村石化了。

与此同时,一直在试图偷偷逃走的御幸被结成一把抓住了肩膀。

“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队长凝视着御幸,他从床底下抽出了一个将棋棋盘。仓持愤愤的把活页夹扔到一旁,它滑出一段距离,然后在别人的脚前停了下来。

“啊…”降谷看着丹波身后的一个特写镜头眨了眨眼睛。

—————————————————————————

在三场连胜之后,御幸才终于成功逃脱。他活动了一下疲惫的脚,留下结成在棋盘前认真思考着。其他人都聚集在电视机前,看着小凑春市的角色在仓持的屏幕上猛烈击打着。

他不愿冒任何不必要的风险,连枕头都没有拿,便偷偷地打开门,逃进了温暖的夏日微风中。

门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关上了。御幸松了一口气,他抬头看了看——然后停了下来,看到外面已经有了其他身影,正靠在栏杆上。片刻后,这个身影动了动,院子里的一丝灯光从他身边晃过,照亮了他的脸,御幸立刻放松了下来。

“你也逃出来了?”御幸笑着走上前去,靠在另一个少年旁边的栏杆上。

泽村疲倦地说:“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伊佐敷前辈,降谷的按摩技巧比我更好。”他又换了个姿势,这一次,御幸注意到一年级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他指着它问道。

“哦,只是一张照片,”泽村漫不经心地把它拿远了些。

“是这样吗。”御幸低头望着空荡的院子,灯光的影子在水泥地上不断延伸着。几秒钟平静地过去了。

突然,御幸转身,迅速地伸出手。果然一切正如他所料,泽村斜靠在那里,御幸使劲拽着照片,成功地把它从另一个少年温暖的手中抽了出来。

“居然这么做,你真的很讨厌,”泽村皱起了眉头,努力够着上方的照片。

“不客气,”御幸高举着他的手,凝视着照片,但天太黑了,看不清。他只能勉强辨认出照片上有两个黑影——但在他得到更多的线索辨认出他们可能是谁之前,泽村跳了起来,夺回了照片。

“我告诉过你,这只是一张照片,没什么特别的,”泽村再次强调。但即使在这样的黑暗中,御幸也看出他的脸红的滴血。

“哈哈!”御幸笑着,举起双手假装投降。“好了。好了。”

他将注意力转移向阴沉的夜空,手握住冰冷的栏杆。慢慢地,他呼出一口气。温暖的微风在他们周围懒洋洋地盘旋着。远处的某个地方,传来了蝉鸣的声音。

“御幸前辈,你不渴吗?”

御幸回过头,看到泽村小心翼翼地把“没什么特别”的照片放进他的运动裤口袋里。

“你想给我买杯饮料吗?”御幸得意地笑了。

“只要你跟我一起来,”泽村咧嘴一笑。

他们一起走下楼梯。

—tbc—

这才是PK太太给御幸准备的真正的生日章,嗯,不过当年她这章并没有赶上御幸的生日,不过现在我赶上啦哈哈!!!御幸生日快乐!感谢今天的存在!

话说如果我是里面的粉丝的话,更想要御幸糟糕的照片,赛场上帅气的样子平时也能看到嘛,完全不介意他穿着企鹅图案的四角短裤的样子啊,好想多看看平时的他啊……虽然他是泽村的_(:з」∠)_

【注意!!!】这两个月三次元有事,存稿不够用了,所以以后就周更了……不用担心,就是放慢速度,等放假了加速给你们补回来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