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5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15章 空房子里的早餐

章简介:她的手很温暖——御幸篇前奏

在母亲刚刚开始生病时,他还太小了,连自己爬上医院的病床都做不到。

“爸爸,”他在座位上扭动着,向父亲张开双臂想要被抱起来。“上去!”

这是他们间的暗号,父亲会把他抱起来举高高,但这一次,他的父亲没有回应。他只是一脸茫然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不知所措。

御幸脸上期待的表情消失了,他转过身看着母亲,她穿着一件御幸从未见过她穿过的白色睡衣睡在床上,她的嘴被什么坚硬的东西覆盖着,各种各样的塑料管在她的身体里不断进出。

他努力的挣扎着想要回到椅子上,几秒钟后他放弃了,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为什么他们会坐在这个奇怪的地方看着母亲睡觉?为什么父亲要不理他?】

突然,他兴起了一个念头。如果他们要等她醒过来然后一起回家,那么他所要做的就是要唤醒母亲。

御幸躲在床的一边,在白色的被子里不断向前钻着,突然刺眼的灯光全部变成了黑暗。他伸出手,挣扎着踮起脚尖,然后将两根手指塞进鞋子,摸着母亲的脚。他总是喜欢这样做,因为她的脚很硬,他的脚很柔软,而且这样做总是能让她笑着醒来。

但这一次,她毫无反应,不久之后,他感觉到父亲把他从被子里拉了出来。

那天晚些时候,只有他和他父亲两个人一起回家。

“妈妈在哪里?”他坐立不安的摆弄着安全带。

“妈妈…需要在医院待一段时间,”他的父亲坐在前排座位,背对着御幸,所以他看不到他的脸,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医验?”他重复着,努力说出那个不熟悉的词。

“是‘医院’。这是人们不舒服的时候去了会变好的地方。”

“妈妈不舒服吗?”御幸皱起了眉头。

“是啊,”他父亲温柔地说。

“那么我给她做甜瓜饼好么?”他满怀希望地问道。从前他流鼻涕或着嗓子疼的时候,他的母亲总是给他这样的东西。

“比那还要再糟一点,一君。这就是她在医院的原因,这样医生就可以帮助她康复。”

“哦…那等她回家的时候,我会给她做甜瓜饼,”他坚定地点点头。

但是他的母亲再也没有回来过。

起初,御幸每天都要问他的父亲——母亲什么时候会回家,几个月后,他的父亲第一次冲他怒骂着。在那之后,他就不再问了,随着时间流逝,季节轮转,年份更迭,他也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了。

—————————————————————————

在御幸开始上小学二年级时,母亲待在医院的情况已经成了常态。他的父亲也在家里待的时间越来越少,几乎整天都在工作,这也成了家常便饭的事情。直到很久以后,御幸才明白为什么他的父亲必须这样辛苦工作。

他每周都去看望母亲一次。这些年来,她变得极为瘦弱,她的体重就像手中的细沙,无论怎样挽回都只会不断流逝,让人徒增无力。御幸不记得她在来医院之前是什么样子的。他看过几张她在生病前的照片,那时他还是个婴儿。他已经认不出照片中的她了,感觉就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有些时候她甚至都不能说话,他静静地坐在她床边直到父亲晚上来接他。多年来,御幸对她病房墙壁上的所有裂缝和污渍都了如指掌。他也熟悉了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和餐厅里晚餐的味道。在急救室外等候的人们的焦急面孔以及在玻璃门外面红白相间的救护车的警笛声,也成为了他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在一个周六的夜晚,天很冷窗户外面缓缓飘着雪花,就在他做着一个把跑者放回本垒的梦的时候,母亲的声音突然响起,叫醒了他。他的父亲在一年前为他报名了硬球联盟,在球场上比独自呆在家里要有趣得多。

“一君,”他母亲温柔地叫着他。“下雪了吗?”

他有点吃惊,瞥了一眼窗台上堆起的白雪,回答说:“是啊,下雪了,妈妈。”

东京不常下雪。可能是有护士提前告诉她今天晚上会下雪。

“现在天气这么冷…你还能打棒球吗?”她的眼睛仍然闭着,他对母亲提起这个话题感到很高兴。

“不能,但很快就要到春天了,然后我就可以尽情打棒球了,”他高兴地说。

“一君…你是一个捕手,它有趣吗?”

御幸咧嘴一笑,“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位置!教练说我做的很好,他可能提前把我提上主力。”

“你是我的…儿子,”他的母亲磕磕绊绊的努力说着。“一君…你一定是个天才,而且你也很努力,对吧?”

“我想……是的,”他的脸微微红了,考虑着是否应该把头上那已经褪色的伤疤给她看一下,那是他在一项训练中得到的。他在椅子上扭来扭去,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他的母亲笑了。

“我必须…在春天赶紧好起来,去看你的比赛。”

“太好了!其他人的父母都经常来,但爸爸总是很忙,”御幸兴奋地跳了起来。“我会给你留个最好的位置!还有,还有…”他的声音慢慢减弱了,他才想起母亲已经三年多没有离开医院了。他的笑容一下子从脸上消失,他又坐了回去。

“怎么了?”他的母亲问道。

“但是…你不是病得很厉害吗?”御幸不安地说。他的母亲沉默了片刻,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她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她透过浑浊的双眼望着他。

“一君…我应该告诉你…一个秘密吗?一个能让我…好起来的秘密。”

“一个秘密?”御幸有些犹豫。

他的母亲用她那骨瘦如柴的手向他招手,于是他站起来跪在床边,靠近她那萎缩的身体。她努力的转过头来,她那微弱的呼吸在他耳边发痒,低声说:“笑容。”

“笑容?”他困惑的重复了一遍。

“这是御幸家最伟大…最神秘的药物,已经…传承15代了。”

“但是……我的笑容能帮到你什么呢?”他开始因为某种原因感到不安。

“笑容可以治愈…一切,”她温柔地说。“所以永远不要让你的笑容消失,一君。”她伸出她那颤抖的手叠在他的手上,轻轻握住他。这件事可能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她很快就停止了说话,又睡着了,但是御幸还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离开。她的手很温暖。

—————————————————————————

第二年春天正式到来前的一周,御幸正在家自己吃着麦片早餐,这时医院打来电话,告诉他——他的母亲已经在睡梦中去世了。

他放下话筒,回到座位,又拿起了勺子。蘸了蘸牛奶,然后塞进嘴里,继续开始咀嚼。

牙齿磨碎麦片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听起来很不自然。几分钟前尝起来很甜的麦片,现在感觉只是一堆湿漉漉的木屑,但他一口吞下了。然后他往嘴里塞了更多的木屑,把它吞下去,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碗里没有剩余的麦片,只剩下了牛奶。看着他在牛奶中的倒影和表面漂浮着的麦片碎屑,他的喉咙突然一哽,好像麦片一直没有往下走。突然间,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从鼻尖划过,滴进牛奶里。

他手里握着勺子,哭了很长时间,他很高兴他的父亲没有看到他这个样子,但他同时也希望父亲能在那里,哪怕只是为了填充——即使一点也好——填充这个空旷的房子。

—————————————————————————

当小联盟的赛季开始的时候,教练把他拉到一边,告诉他,如果这段时间不想训练可以不用参加,但御幸只是一直开心的笑着。

在那一刻,他们看起来很吃惊,然后互相交换着不安的眼神,这个笑容在他这一周的练习中完全与他融为一体。

他们可能认为他已经心理扭曲了,但出于某种奇怪的,也许是孩子气的原因,这让他很高兴。至少这意味着他们不会再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他了。在医院探视期间,他就已经在护士和医生那里受够了这个。

当御幸开怀大笑的时候,他心中那种撕裂感并没有消失。但他能感觉到它在他脑海中漆黑的地方游荡着,他认为他可以学会停止思考,就像他曾经停止思考他的母亲什么时候会回家,他的笑声在周围回荡,他想——这就是母亲的意思吗?

—tbc—

作者有话说:

这是御幸生日不到两周(11月17日)的前奏。之后的章节将会是一个过渡章节(覆盖了和村田东高中的比赛),并完成了一些赠品的请求,然后是和明川的比赛。谢谢大家的评论!

PS:我知道我一直在给荣纯和御幸一个艰难的时光,但更快乐的时刻在等待着!

—————————————————————————

总觉得御幸从小时候有些地方就坏掉了啊_(:з」∠)_还有感觉最近的章节,真的是暴露文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描写💔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