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4(赠品)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我想看看荣纯如何与光舟组成投捕搭档,因为未来的御幸已经无法再接荣纯的球了。”——Katiella

—————————————————————————

这发生在荣纯二年级的春天

对于荣纯来说,不再是一年级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更奇怪的是马上就要有新生加入队伍,而他也会被叫做“前辈”。在青道度过的一年时间,他几乎忘记了名字后面敬称的声音。

“泽村前辈!”荣纯转过身,竖起耳朵。这是一个一年生投手——和他一样是左投。他很有潜力,但现在还很稚嫩,而且还一直在和他的投球姿势做斗争,就像第一年里的荣纯一样。

“什么事,渡边?”

“我在想你说的‘用右手做出一面墙壁’是什么意思,”渡边一脸认真的神情。“我想我真的开始找到一些感觉了!”

“太好了!”荣纯笑着说。“坚持下去,你很快就会升入二军的!”

“你觉得我能在夏天前加入一军吗?”渡边紧张地问。荣纯严肃的拍着他的新信徒的肩膀。

“人要有梦想……就算小蚱蜢,也可以有巨大的梦想。”

“是啊!”渡边笑了起来。“那么……一会你能来看看我的投球吗?”

荣纯抬头望着天空,眉头紧锁。

“我想今天不行,”他有些抱歉。“我有个地方要去。”

“又要偷溜出去?”身后传来一声平静而尖刻的声音。荣纯跳了起来,转身看到脱下了汗湿护具的奥村,他是新的一年级捕手,也是五号室的新成员。

让他和仓持失望的是,第一天他们宿舍传统恐吓行动几乎没有任何成效,奥村在简短的初次交流介绍之后,就直接上床睡觉了。

“‘偷偷摸摸’?我看起来像是偷溜出去吗?”荣纯流下了冷汗。但是,奥村只是耸耸肩,就走开了。

“我不太喜欢那样的人,”渡边一脸不赞成的看着另一个一年生,荣纯不得不同意他的观点。

—————————————————————————

光舟感到很失望。

他一向对青道有着很高的评价,因为这所高中在培养棒球运动员的各个方面都有着良好的声誉。近些年来,有谣言开始流传,说青道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样子。但在看了他们秋季的比赛后,光舟认为那些人错了。

然而,现在他已经来到了这里,却不再肯定自己是否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当然场地和各种设备质量还是很高,而且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学长——打者中的小凑就是一个怪物——但有些东西不见了。

在困扰了几周以后,光舟终于意识到青道缺乏的是精神——是那种自信的感觉,这是真正的强者的象征,也是胜利的关键。在他看来,可能是由于青道已经连续七年没有去过甲子园了,尽管他们每次都只差一步之遥。

【我想谣言并没有错】

“奥村,你完成热身以后,就去牛棚吧!”有一天,一个叫小野的三年级捕手在训练时对他这么说。

青道的教练是一位新教练,但他似乎已经意识到光舟的天赋,在第一个月结束前就把他提到了一军。

进入牛棚,光舟看到了两名二年级的投手,泽村和降谷,他们和另外两名捕手一起投球。在看到光舟以后,其中一位捕手站起来,和他交换了位置。

他戴上捕手的面罩,蹲下举起手套。在牛棚的另一边,泽村安静的站在他的位置上等待着,然后猛地挥臂,投出了这球,球直冲向光舟的手套。

砰!

光舟把球扔回去,等待着下一球的到来。

砰!

泽村继续向他投球,光舟接住了每一球,然后将其扔回去。

他知道他优秀的接球能力是教练把他提到一军的原因之一。泽村的投球轨迹很不稳定,其他的捕手很难接住他的球。

事实上,光舟来到青道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要和泽村搭档。他发现自己被这个左投触动了,无论是他高高抬起的右腿,那时机很晚才会挥出的手臂,还是他在投手丘上闪闪发光的眼睛。

砰!

好吧,他的投球姿势还在那里。但是泽村的眼睛不在闪耀着光彩了,光舟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也许我应该去帝东,而不是——】他忍不住这么想着。

泽村突然停止投球,结束了练习。他脱下帽子,擦了把汗,一句话也没说,便匆匆离开了牛棚。

“泽村肯定很着急,”一个二年级的捕手说。“他要去哪?”

降谷耸了耸肩。

然后,又过了一个星期。

光舟正在宿舍里写作业,这时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转过身,看见泽村筋疲力尽的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十点钟。

“怎么样……?”仓持队长和他的另一个室友开始了交流。泽村摇了摇头,仓持的表情变得有些晦暗。他一拳打在墙上。“该死的!”

“泽村前辈,你觉得自己应该在外面逗留到这么晚吗?”光舟看着数学课本平静地说。

“…你想说什么?”泽村谨慎的发问。

“你最近的控球有点不太好,”光舟翻开了新的一页。“我想你需要充足的睡眠。”

他没有看向那个左投的脸,但他几乎能感觉到他愤怒的视线。

“我在做一些重要的事情,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不是陪那个三年级一起去医院了吗?”泽村陷入了沉默。

光舟好几次都看到他们一起离开校园,虽然坐在汽车的两端,但总是在一起。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些碎片拼在一起。

“是啊,所以呢?”

“他不是去年秋天的比赛中倒下的那个人吗?”

“就算他是又怎么样?”泽村看起来非常生气。

“我只是说,”光舟说着又翻了一页。“你不觉得你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队伍上吗?那个人不再是队伍的一员了,还是你已经不再关心队伍了?”

房间里一片寂静。光舟继续翻着他的课本,翻书声音像刀划过空气一样。然后,他听见门开了,一阵晚风吹进了房间,然后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知道泽村已经离开了。

突然,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一旁的桌面上。光舟抬起头,看到仓持正恶狠狠的瞪着他。

“喂,你这个小子,”他冷冷地说。“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也不需要知道。但不要表现得好像你在为团队的利益着想,你根本还不关心这个。”

在那之后,气氛变得有点紧张。但很快夏天的训练就开始了,每个人都很疲惫,尽管仓持依然对他态度很冷淡,他也没有什么空闲可以感到尴尬了。

很快,夏季的地区选拔赛开始了。

在第二轮比赛中,光舟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被他取代的前捕手。

他和泽村已经开始热身了,突然间那个二年级左投瞪大了眼睛。他的头就像被打了一巴掌一样猛地扭向一旁。他没有再多看一眼光舟,立刻一溜小跑跑到栅栏的隔断处,从那里跑上了看台。光舟困惑地掀起面罩,抬脚跟上他。

“御幸!”他听到泽村大喊着这个名字。

“蠢村,到底要打多少次才能打通你的电话?还有我是前辈,”另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他穿着青道的校服,光舟立即认出他是他看到的那个车里遥远的、模糊的身影。

“你是来看我们比赛的吗?”泽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哈哈!你为什么听起来这么惊讶?我当然是来看比赛的。”让光舟惊讶的是,下一个问题马上就指向了他。“你是一年级吗?”

“是的,”光舟点头。

“我明白了……好吧,虽然这家伙有点白痴,但我要把他交给你了。”御幸咧嘴一笑。

这场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当泽村登上投手丘时,光舟马上发现有些地方好像不同了。不同于他们在牛棚练投的时候,现在泽村向他投球时,他感觉他的心跳加速了,他看到前方投手的眼睛终于再次闪耀着光彩。他突然明白了,就是这个狮子般的目光,把他带到了青道,带到了这个赛场,带他走上了捕手区,去接这个人的投球。整场比赛,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控制,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在比赛的某个时候,在看到泽村三振了另一个打者后,光舟惊讶的眨了眨眼睛,认识到了一个全新的事实。

他所感觉到的缺失的精神,并不是青道缺少的。而是他自己一直以来的缺失。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光舟想要为自己的愚蠢给自己一拳,他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去思考那些毫无意义的问题,比如他是否应该去帝东,因为答案早就已经很清楚了:

【我属于这里,是你的捕手】

比赛结束后,光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泽村鞠躬道歉。这个左投看起来很茫然,但很快,他就笑着接受了他的道歉。他一把搂过他的脖子,几乎让他快要窒息,说道:“毕竟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坏孩子!”突然间,泽村放开了手。

光舟一直在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他抬头看到御幸正站在看台上远远的盯着他们。泽村兴奋的喊了一声,放开光舟,撒腿跑向御幸,喋喋不休的向他讲述着这场比赛。当光舟看着他们时,这位前捕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恼怒的笑容。

【这就是今天泽村前辈将球投向的那个人】

光舟揉揉有些酸痛的脖子,出于某些无法言明的原因,他希望它能更痛一些。

“我一定是个受虐狂,”光舟喃喃自语。他放下手,回头看了看那两个人,想知道他能否让泽村用那种眼神向他投球。

他不能肯定。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去做那该死的最艰难的尝试。

—tbc—

我都不知道该心疼这三个人当中的谁了……御幸说,我把他交给你了,这个场景虽然我曾经脑补过,但没想到真的有啊(╯‵□′)╯︵┴─┴而且比起毕业这种必然结果,这个更让人受不了啊(╯‵□′)╯︵┴─┴
而且我都有点怀疑,未来的场景是不是有光舟的单箭头了……不不不,一定是我想太多了_(:з」∠)_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