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2(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敬礼!”

“请多多指教!”蓝白相间与黑白相间的两支队伍,列队站在这里,他们相对而立。随即转身,开始跑向自己的位置——主队青道,先攻上场,客队大阪桐生,回到了休息区。

御幸蹲在本垒,看着投手丘上的泽村捡起了松香袋。即使他们的对手是大阪桐生——去年的甲子园亚军,他也看起来很轻松,完全不紧张。但话说回来,正常人的反应好像也从来未在这个特殊的一年级身上出现过。

在打头的桐生打者走向打击区前,御幸就感觉到了对面的敌意——其中大部分是针对那个正在专注吹着手指上松香粉末的一年级投手。这和横滨那时的情况是一样的,没有人会认真地期望一个一年级能表现出三年级那样的水准。

但泽村并不只是跟上他们的脚步,而是径直从他们身边冲过去,仿佛他们根本就不在那里。

“开球!”

泽村在这漫长的一周集训中仍然疲惫不堪,他的表现自然不符合他的真实能力,但仍然……

当御幸举起手套时,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微笑。泽村开始缓缓抬高前腿。

【你们不会一直瞧不起他的】。

—————————————————————————

“出局!”

“就是要这样啊,泽村!”

“别担心,泽村!”

“你能行的!”

降谷看到围观的校友们在金属栅栏外兴奋地欢呼。与此同时,泽村喘着气摘下帽子,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又重新戴上帽子,跟着其他人回到了休息区。

“不错的投球!”克里斯坐在教练和助理教练的旁边,记录着这场比赛。

“你做得很好,”结成点头表示。

伊佐敷咆哮着,“我们这局一定要再打一分!”

降谷转身看向计分牌。泽村在前四局的比赛中完全无失分,桐生打者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了。然而,考虑到泽村的实际情况,他们最终在第五局失掉一分,而现在,第六局上半,他们失去了第二分。虽然泽村设法让最后一名打者击出了三垒平飞球结束了攻势,但很明显他已经在危险边缘挣扎了。

青道仍然领先四分,但就像预料中一样,每个人都因为集训疲惫不堪,没法在整场比赛中有很好的表现。

“泽村,我要在这局结束把你换下,”然后教练又转向了降谷。

“降谷,该你上场了。”

降谷无意识的睁大了眼睛。

【我…要上投手丘吗?】

如果他的耳朵没有骗他,那么这将是他在关东大赛上对阵庆应义塾后,时隔这么久,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上场。

降谷看了一眼泽村,但泽村只是坐在板凳上,脸上露出疲惫的神情。他接过春市递来的毛巾,现在正喝着一杯水。

降谷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他确信指甲会在他的手掌上留下印记,但他的指甲不会再轻易的受伤。御幸甚至还为此送给他一瓶指甲油,所以他的指甲不会那么容易就开裂。

但如果泽村都被大阪桐生击出安打,那对他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

御幸就像读懂了他的心思一样,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别以为你今天能凭着球速过关。”

降谷眨了眨眼睛,然后盯着他看。

“御幸前辈,”他直接叫到。

“你已经很累了,现在的你是无法发挥出应有的球速的,别指望了。”御幸咧嘴对他笑笑,降谷觉得他胃里缓缓飘着的雪花,开始疯狂旋转,变成了巨大的漩涡。

“我不会再丢任何一分了!”

—————————————————————————

第六局下半,青道的攻击从现在站在一垒的结成开始,随后的增子跟进失败,现在是一出局一垒有人,御幸扛着球棒站上了打击区,他环顾球场叹了口气。

考虑到泽村身体累积了多少疲劳,他已经投的很好了。但尴尬的是,御幸自己在今天的打席还没有安打表现。

这个大阪桐生的投手对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闪闪发光的白牙,御幸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投手缓缓抬腿,御幸等待着。当投手开始动作时,他看到结成猛地离开了一垒。球疾速飞向他,但他没有挥棒。

“坏球!”

在他身后,捕手举起手想要把球扔到二垒,但已经太迟了。青道的板凳席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捕手恼怒的将球扔回给投手。与此同时,御幸瞥了一眼休息区,他立刻发现了仓持,他脸上全是恶质的笑,而泽村则明显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御幸觉得自己冷汗都冒了出来。他在过去几个打席上有点自大,放过了好打的球,专门瞄准变化球,但显然事与愿违。

【再击不出安打的话,真不知道会被这些家伙怎么羞辱……】

他又回到打击区。第一球,就像预料中那样,是一个紧压着内角边缘的球。但随着队长上了二垒,如果他们使用相同的配球模式,他们会投……

白色的小球像子弹一样呼啸着朝他冲来,御幸向前跨了一步,用尽全力的挥棒,然后强硬的把球拉向前方。沉重的撞击声在他的耳朵里像音乐一样回响,当他把球扔到一边,开始跑垒时,他看到球笔直地沿着右边的边界线飞着。

在力量与力量间的对决中,御幸笑得像他第一次得分一样。与此同时,这也为结成回到本垒赢得了时间。

随后白州的牺牲短打将御幸送上了三垒,这时候轮到泽村的最后一个打席了。御幸看到一年级调整了打击姿势,压低重心,一脸专注的盯着投手丘。他目前在这场比赛中也没有安打表现。

“两出局了!”大阪桐生的捕手举着食指和小拇指喊到。

一般来说,御幸更希望他的投手不要太过紧张,只要专注于投球就好,但一会泽村已经不会再投球了,于是他喊道:“泽村,记得仔细看球!”

泽村没有回应,凝视着投手。他那一贯喧闹的氛围已经消散——或者更确切地说,他身上笼罩着一股凌厉的气息,双眼灼灼的望向前方,就像站在投手丘上一样,姿态自信而从容。

那个投手,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扭曲笑容,抬脚,御幸绷紧了身体,准备起跑,在投球的一瞬间,御幸猛地朝着本垒方向跑了出去。

他满意的听到打击区上传来了金属与球碰撞的声音。他踩上了本垒板,转过身来,看到中坚手正在弯腰捡球,而泽村已经滑上了一垒。

—————————————————————————

在与大阪桐生比赛后的第二天,青道刚刚结束了对稻实的第一场比赛。两支球队都派出了他们的替补队员,而不是首发阵容。和大阪桐生不同,稻实是青道在夏季选拔赛中同一赛区的对手,很明显双方教练想要避免他们的手段提前暴露在对手眼中。

比赛后轮到荣纯收拾休息区(这是一年级的职责之一),在他拎着两大袋装备穿过球场时,他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喊他,“嘿,那边那个拎包的!”荣纯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正望着他,他不由得僵住了。“对,就是你!今天泽村会投球么?”

那边是稻实的队长,他抱着手臂一脸凶恶的看着荣纯,在他旁边的那个叫住荣纯的人是成宫鸣,稻实的王牌,无人知晓的荣纯的死敌。荣纯完全转过来面对他们,他的眼睛微微眯着。不出意料,在前一场比赛中这两人都没有上场。

成宫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左手漫不经心地抛着棒球。“我听说他尽管只是个一年级,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我想看看他能投出怎样的球。”

“你只是在意他有没有比你更多的武器吧,你还是跟往常一样小心眼。”荣纯想起来了,说话的人是稻实的队长——原田雅功!

“闭嘴!我只是单纯的好奇!”成宫愤怒地向原田挥舞着手套,原田依旧像石头一样无动于衷的站在一旁。

“今天一年级不会上场投球,”荣纯在意识到他们都没有认出他后,小心的组织着措辞。

“咦?真的吗?”成宫呜咽着,他的嘴张开了。“可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他投球啊!他完封了横滨学院对吧?”

“呃……是的…我想。”

“嘿,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最高球速是多少?他会投什么样的变化球?为什么他今天不投?”成宫眼睛闪闪发亮的靠近着荣纯,不断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他状态不好吗?还是你们只是想保持神秘?”

荣纯皱起了眉头,慢慢退开。他尊重这个投手的能力——刁钻的滑球,急坠落地般的指叉球,决胜的变速球,还有就是让这些变化球发挥最大作用的高速直球,在一定程度上都可称之为“完成品”。但是,成宫身上总是有一些东西会激怒他。就像他的投球风格一样,几乎是……居高临下的。

“等时机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报复的说道,愉快的看到成宫沮丧的表情。

荣纯离开这两个稻实的球员,继续把两个袋子拖向储藏室——但他只走了几步,突然听到成宫大喊:“接住!”

他转过身来,正好看到成宫挥舞手臂投出了这球。球高高飞起,而后向着荣纯落下——他闪到一旁,让球落在地上。在球滚出好几米后,用脚拦下了它。

“你这个白痴,他连手套都没有!”他听到原田对成宫说到。

“抱歉,你能把它扔回来吗?”成宫举起他的手套无辜地喊道。

荣纯放下两个袋子,俯身捡起球。他把球抛给了左手,看着成宫的笑容。

【我可能会后悔的。】

他抬起腿,构建出右手的墙壁,而后重重地踩在地上,将球投向前方。

成宫瞪大了眼睛。他举起手套,但就在球到达之前,它突然猛地向右一拐。然后球掉到地上,滚了出去。

场面一度十分寂静,原田和成宫从球上看向了泽村站立的位置。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清楚地看出,不管他们之前在期待着什么,刚才的投球都在他们意料之外。

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荣纯打算冷静地收拾东西,以一种高贵的姿态走开,但这是不可能的。

“泰式旋踢!”

荣纯一下跪扑在地上,什么东西猛地撞上了他的屁股。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捂住屁股,跳上跳下。

“如果你要四处走动,向对手展示投球,那今天不让你上场比赛的意义又在哪里?”

“不要在场外投球,”传来了一个有些恼怒的声音。

荣纯痛苦的抬头,看到仓持和御幸正低头看着他,瞬间袭来了一股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件事以前肯定发生过】,他呻吟着。

“所以你就是泽村,”他听到成宫用一种奇怪的声音说着。荣纯看到稻实王牌已经停止了微笑,他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他们相互瞪了几秒。然后,成宫转过身说,“我们走吧,雅桑。”

然后,他们离开了。

“哈哈!”御幸一边大笑一边弯腰捡起荣纯放在一旁的蓝色袋子。“只是一个投球而已,你就让成宫感觉到了你的威胁。”

“我们一定要让他们为去年夏天付出代价,”仓持恶狠狠的说。

荣纯最后看了一眼离开的稻实二人组。然后,当他弯腰捡起另一个袋子时,他突然意识到,他的左手在不停的颤抖。他愣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它。

“你在为夏天紧张吗?”御幸低头盯着他的手。荣纯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他想要开口,又条件反射一般的停住了。

“有一点,”他终于还是诚实地说了。“但更多的是兴奋。”

【御幸,我可以为此兴奋……的吧?】

—tbc—

感谢观看……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