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In Your Care 06(完)

作者MeridianGrimm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关于这篇同人,一切荣誉归于MeridianGrimm太太!

—————————————————————————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

在剧院的灯光暗去后,御幸才反应过来,泽村这个气氛制造者,对队伍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就因为他一直嚷嚷着他的朋友参加学院音乐剧的过程,就让很多队员对此产生了兴趣。

“我想我们一群人应该一起去,”杉原边整理行装边向队伍建议道。“你们要去看星期六晚上的表演吗?”

“当然!我要大声欢呼!”

“泽村,在表演中途不许欢呼,”御幸坏笑着指出。

“我知道!我是说最后,鼓掌的时候。”

“你明白就好。”

事实证明,泽村完全不知道这部音乐剧的内容,只知道他的朋友在里面表演,所以走进剧院的十几名棒球运动员都两眼一抹黑。这部剧到底是爱情片、悬疑片、戏剧,还是喜剧?这将是一个惊喜。

御幸本来没有打算去,但在练习结束、沐浴完毕后,中臣在餐厅里截住了他。“你应该来的,你需要休息一下,再看看我们下个对手的数据”。这是真的,他确实需要休息,所以御幸允许自己被拖去看表演。

他完全不介意的坐在最后,如果这部音乐剧很无聊,他可以不打扰任何人的偷偷溜出去。他开始踏下来心来观看,让大脑从分析计算中休息一下。

“喂!御幸一也!”他向前倾身看了看泽村,他离他有四个座位。“这个主角是不是有点像仓持?我的意思是,他的发型。”

“闭嘴,泽村,”他们的一个队友警告道。

御幸打量了一下这个角色,然后回过头来摇了摇头,笑着看到泽村震惊的表情。他怎么总是那么戏剧化?

“是他!我要拍张照片,然后发给仓持,看看他会说什么!”

“我们的手机应该是关着的,演员们可以看到观众席上的亮光”。泽村皱眉,但乖乖地把手机放进口袋。

御幸将注意力转回了舞台,听着开场的倒计时,直到——“嘿,御幸!”

“现在?”

“你觉得会有关于棒球的音乐剧吗?你知道吗?”

“我相信肯定会有的。现在请专心看台上的表演。”

这给他带来了大约五分钟的安静时光。

“御幸,你看到那个舞者下腰了吗?右边的那个?”

“看在上帝的份上,闭嘴吧!”御幸尽量不在那些安静的观众中笑出声。

“御幸——”

“够了,”久世从御幸旁边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泽村,我们交换座位。”

几经周折,泽村坐到了御幸旁边。“嗨。”

“看演出,”御幸压住笑意说到。泽村不满的切了一声,但没有说别的,只是在椅子上扭动着,寻找着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将胳膊搭在两人之间的扶手上,手以一种在御幸看来很巧妙的方式垂下。御幸注意到这是他的左手,御幸突然有了想要把它翻过来的冲动,然后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些老茧,感受泽村的努力、决心以及对棒球的热爱。

他深吸了口气,意识到他在黑暗中坐在泽村身旁。他们甚至在最后的位置,就算他把双手环绕在泽村脖子上,将他拉过来给他一个吻,也没有人会发现。他想象着泽村斜靠在他身上,歪着头看着他,他用手轻轻摩挲着那人温暖的脸颊,泽村闭上眼睛,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柔缠绵的吻。

见鬼,他就不能好好去看表演吗?干嘛一直像个傻子一样舍不得离开视线,一直盯着泽村。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泽村在专心的看了15分钟后,扭过头来,这时御幸才不得不后退。“御幸,看,左边那个穿着绿色衣服的是我的朋友!就是挨着桌子的那个!”

“啊,是个好人吧?”御幸回答道,虽然他不确定是否真的是这样。

“在这一幕里是这样,他在乐团里会根据需要来扮演不同角色。他告诉我,所有的戏服都是在后台迅速更换的,工作人员会把一切都安排好,也会帮助他们换下服装,进入下一个场景。

御幸意志薄弱的想象了一下,泽村在他的帮助下脱掉那些带着亮片的服装,赶紧说:“那么,你现在觉得这个音乐剧怎么样?”

“我爱它!尤其是第一首歌。我的朋友在上课前一直在唱,所以大部分歌词我都记住了。我喜欢的另一首歌会在后面出现。”他开始大声地哼着曲子。

“嘘,你打扰到其他观众了。”泽村又对他做了个鬼脸,御幸不禁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当他们又陷入安静中时,御幸向旁边慢慢的移动着胳膊,每次几毫米,直到它触碰到了泽村那边的扶手。他没有理由地感到高兴,泽村并没有移开他的手臂。

—————————————————————————

距离荣纯准备好计划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他最终还是背着装着那件运动衫的背包跑到御幸的宿舍楼。他之前没有担心过,直到他独自一人在楼梯间徘徊,思考着如果御幸隔壁宿舍的人拒绝让他进去,会发生什么。他怎么没想过这件事!如果他们拒绝,然后告诉御幸有个可疑的家伙想要偷偷溜进他的房间怎么办!然后任务就会失败,御幸也会问荣纯为什么他想偷偷进去。

他该怎么办?荣纯不假思索地来到御幸门前,他站在那里考虑着利弊,想知道他是否应该离开——他甚至不知道御幸还在不在外面,他之前一直计划通过窗户检查——但后来走廊上传来了其他脚步声,他迅速敲了门,不然他就没有借口站在御幸门外。

见鬼,他竟然真的敲门了!荣纯后退了一步,随时准备从楼梯逃跑,但门马上打开了,御幸惊讶地看着门口的他。“泽村,你怎么来了?”

荣纯几乎想要尖叫,只要不在这里到哪都好。他还没准备好!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话说御幸穿着一件破烂的t恤和运动裤怎么也能这么帅气?!

他低着头没有回答,然后注意到了门口还摆着另一双鞋。“抱歉,我不知道你有客人。”

御幸耸耸肩,侧过身露出了正在床上喝着茶的富永。富永抬头正撞上荣纯的目光,两人都僵住了。

荣纯记得富永说过,“我认为御幸桑很有魅力”,他的心跳不由得停了一拍。“呃,你——”

富永用力地摇着头。“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口,匆忙间还差点被鞋子绊倒。“我已经——而且我从来没有——别担心这个!”

荣纯把他拉到走廊,压低声音问道,“那你在做什么?”

“我是想帮你,你知道,我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

御幸清了清喉咙。“放轻松,什么时候你们想让我参与进来都行。”

“不是现在!”他们异口同声的喊到。

“话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富永轻声问。“我需要离开吗?”

“不!我只是——我想——等御幸不在的时候过来。”

富永的表情是困惑的,但荣纯不能解释更多,他只是脸红着扔下一句“我稍后会解释!”,就从楼梯匆忙逃掉了。

—————————————————————————

御幸很开心,但也对富永和泽村在他房间前的样子感到担忧。他们那样严肃的商量着,好像在计划着什么,而且考虑到意外相遇的地点,他们很可能是在密谋组成对抗御幸联盟。对于泽村,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泽村拉富永入伙这让他很惊讶。他可以轻易地想到泽村因为他恶劣的玩笑或者没有接够球,而对他恶作剧。不过,据他所知,富永并没有理由对抗他。

然而,在他们下一次训练中,没有人有任何奇怪的动作。没有偷看御幸,没有在休息区后面进行秘密会议,没有任何可疑的行动。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御幸一直关注着他们,但直到周五才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训练结束后,当这些家伙正在讨论如何度过一个电玩之夜时,泽村悄悄接近他。御幸认为可能就是现在。无论他们在计划什么,泽村现在开始行动了。

“嘿,御幸前辈,你有时间吗?”泽村的脸上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粉色红晕,但是并没有御幸预料中的不安或其他的欺骗迹象。

“怎么了?”

“我想去试试几个街口外那家重新开业的餐厅。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他们是想在公共场合恶作剧吗?“当然,”御幸同意了,他虽然警惕,但也好奇想看看他们俩能想出什么主意。他敢打赌,他可以在其中一个人开始行动之前,就发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毕竟,泽村并不是那么谨慎的人,而且如果他们在餐馆里设置陷阱的话,也不可能那么精细。富永很可能会在路上加入他们。

泽村茶色的双眸闪闪发亮,而御幸尽量不让笑容软化。成为泽村快乐的原因让他有点骚动,这种滋味太容易让人上瘾。

御幸在他们分开后,很快去洗澡换衣服,但泽村在他完成之前就更快地来到他的门前敲响了门。御幸匆忙踏上鞋,打开门露出一个笑容。“准备好了吗?”御幸点点头,不留痕迹的观察着富永是否也在附近。他们锁上门,离开学校走向餐厅,路上谈论着泽村从仓持那里听到的他和亮桑队友的有趣故事。

他们坐在餐厅的卡座上点菜,御幸环顾四周,在附近的桌子上都没看到富永。也许他只是帮助制定计划,而泽村正在独自完成他们的恶作剧。御幸放松了一点,让自己更多地关注他对面的少年。他并没有像家庭聚会那样画眼线,但这样自然的风格也很适合他。他的衬衫不像平时那样沾满了棒球场上的泥土,御幸还记得一路上看到的紧身牛仔裤。真的很不错!

他们不像平时那样热烈的开着玩笑,御幸惊讶的发现泽村摆出一副很懂礼貌的样子,安静的待在那里。直到甜点上来后,泽村因为他假惺惺的赞扬吃惊的搞砸了,御幸受不了的大笑出声,然后他们付钱离开了,忽略了那些对他们打扰不满的其他顾客的白眼。

御幸意识到他们已经回到了校园,现在泽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完成他的恶作剧。他满怀期待的等待着,等待着,直到他们在他的宿舍楼前停下来时,他已经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泽村只是微笑着,祝他晚安,然后走回了自己的宿舍。御幸愣在原地,惊讶地站了一会儿。他难道对他们晚上出去的目的估计有错吗?没有任何形式的恶作剧。泽村难道真的只是想和他共进晚餐吗?

这是朋友间的事,还是……约会?

————————————————————————

御幸正要出门去参加周日早上的打击训练,这时他注意到泽村的手机放在他的桌角。他叹了口气。那个笨蛋昨晚为了逃避佐野的学习小组,逃窜进了他的房间,可能就是那时落在这里的。“他们都很聪明,”泽村对他耳语吐露了心声。“太可怕了。什么正常人会在周六学习!”然后,在御幸埋头查看他们之后对手的数据时,泽村在他的书桌上安了家。

御幸不能给泽村打电话,但他还是可以去泽村宿舍叫他,不过如果他在休假的时候叫醒了泽村,那他很可能会收到泽村的报复,每天叫醒他,让他接球,或者和他一起跑步。

御幸手里拿着电话,跑到泽村的宿舍楼,爬上了二楼。他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动静。泽村(或是佐野)打开了锁拉开门,御幸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他的呼吸猛地一滞。

泽村只穿了一件运动衫和贴身短裤,正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这让他的大腿显得十分性感。御幸不舍的将视线从危险区域拖了出来,然后,他在泽村的胸口上看到了褪色的大学标志,他眨了眨眼。“那是…我的运动衫吗?”

泽村的脸红的要滴血,御幸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不!是我的!你知道,我也来这里了!我可以有一件学校的运动衫!”

“我已经一个月没见过我的那件了。”

“那也不意味着它在我那!”泽村显然很恐慌。“它可能在洗衣店里,也可能在你床底下!没有理由相信我穿的这件运动衫是你的!”

所有这些强烈的否认都只会证实这是御幸的运动衫。“为什么它在你那?”

“我告诉过你,这不是——”

“等等,你是刚起床的时候穿上的吗?”

“不是吗?”

“所以你是穿着它上床的,对吧?”他的血管里流淌着兴奋的血液。通常只有棒球能让他有这种反应,但泽村似乎总是例外。尤其是最近。看来,泽村偷偷拿走了他的运动衫,然后穿着它上床睡觉。这意味着什么!也许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想要改变他们关系的人。

“我——是的。”泽村的脸依然烧的通红。

御幸笑了,他的信心已经完全回来了,他们甚至在没有讨论过的情况下就达成了共识。“泽村,你为什么不好意思穿你自己的运动衫睡觉?难道是因为你在对你最爱的前辈撒谎吗?”

“哈?!谁说你是我的最爱!”

御幸又走近了一步,那一刻他听到泽村的呼吸猛地一滞,他伸手抓住衣领,强行拉出标签,读出上面“MK”的字样,正是御幸那整洁的笔迹。“都告诉你那是我的。”他靠过去低语,“比起运动衫,你不觉得真人更温暖吗?”

“御幸一也!别开这种玩笑!”泽村惊慌失措的匆忙把御幸推到一旁,但他忘记了御幸还抓着他的运动衫,所以他们都被推倒在走廊里。

泽村的脸埋在御幸的腹部,御幸的心脏在激动的跳动着。“好吧,泽村。你还没有向我提出过约会呢。”他还不确定那顿晚餐能否算是约会,但就算是,在他这也不算数,因为他并没有被提前告知。

泽村就像被针扎了一般一下子跳了起来,御幸怀疑如果让那个笨蛋脸红太久,会让他永远变成红色。“笨蛋,我不是说做那个。”

御幸舔了舔嘴唇,在泽村紧紧的盯着他时,他笑得很高兴。“你不是一个需要暗示的人吧。”

“哈?”

他用手肘支着坐起来。“我说那是因为你还没带我去约会。”

泽村的表情转向了困惑。“我知道啊。”

御幸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他不想直接说出来,但看起来不这样泽村是不会理解的。“所以,如果你带我去约会…”

泽村眨了几下眼睛,然后猛地愣住了。“哦,你的意思是?你想……和我一起?”

御幸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回答太过诚实,太过愚蠢,所以他最终决定说:“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泽村的震惊从他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皱眉。“是啊!你当然会这么做!”

他说到点子上了,但这次……“我不是在开玩笑!”御幸站起来,掸去衣服上那些不存在的灰尘。他望着泽村,随着长时间的沉默,发现泽村惊讶地瞪着他。御幸的心情有点沉重,于是他笑着说:“这个问题对你来说有点太难了,你不要继续思考,会伤到你自己的。”

这把泽村从他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御幸一也!”泽村抱着双臂,气鼓鼓地说。“你的勇气呢!”御幸的心几乎沉到了胃里,他陷入了一个漫长而可怕的时刻。他是被拒绝了吗?本以为他们都想要有所改变,但也许他误解了泽村的反应,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欲望。

但后来泽村继续说,“我本该是那个好好约你出去的人!你毁了它!你就像往常一样,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就好!”

御幸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这有那么重要吗?”他想让谈话继续下去。

“当然重要!一切都应该很浪漫!”啊,忘记他是狂热的少女漫画爱好者。

“哦?请一定要告诉我。”御幸笑了,泽村对他非常详细讲述了他计划如何追求御幸,他的手势和言辞都洋溢着强烈的情绪。御幸专注于盯着泽村眉飞色舞的脸庞,以至于都没有听到这些话。泽村明显的动作是他所需要的证明:泽村对他的热情就像他一样。

“我明白你一直在想这件事”他打断了泽村的独白。泽村脸红了,他的眼睛完全变成了猫眼,又开始摆出防守的阵势准备炸毛,但在他说什么之前,御幸一把握住他的手,凝视着他的眼睛。“泽村,看来这次我是受你照顾了。”

—End—

第一次翻译完一篇文,虽然是短篇,不过还是很兴奋!感觉这篇文很可爱,明明开始是单恋,不过非常甜,随时秀一脸的感觉,非常治愈人心!大家喜欢的话,一定要去A03给太太点个赞。
还有这篇过一段时间会慢慢修的,最近三次元各种事情比较多,之前翻的粗稿没有时间多改几次就发了……总之很抱歉……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