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3(赠品1号)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节

—————————————————————————

“…关于赠品,你能不能写一下荣纯因为勉强自己一年级的身体,然后生病的故事。哈哈!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有能力和经验,但身体无法给他足够的支持,不过我最终放弃了。”——wildfire.puente

—————————————————————————

这一幕发生在这章结尾后。

教练和其他一军成员,在回到学校后,就发现了泽村身上的不妥。他在校车上昏倒了,起初大家都以为他只是睡着了,直到伊佐敷在他耳边咆哮,仓持对他施展了一个新的摔跤动作,他也毫无反应。

最终他们意识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妙,御幸摸了摸泽村的额头,才发现他发烧了。这一刻,御幸睁大了眼睛,校车上的其他人也都安静下来。

他们一到学校,高岛礼和克里斯就把不省人事的泽村带到了医务室。与此同时,球队也开始了下午的训练,但似乎没有人能集中注意力。外野手笨手笨脚地抓着球,打者也不断挥空甜球。

“我们一定是被诅咒了…”御幸听到有人咕哝。“先是丹波前辈,现在又是泽村……”

在训练结束后,御幸和其他一军成员就径直赶向了学校医务室。但他们在路上就被高岛礼拦住了。

“看起来他一直在勉强自己,”礼推了推眼镜。“但是别担心。医生说他只是轻微的感冒,休息几天就能完全好了。”大家看起来如释重负,他们就地解散,有些人去了食堂,另一些人准备回宿舍。

御幸正要去食堂,然后礼拦住了他。“御幸,你能给泽村带一份晚饭吗?他睡在他的宿舍里。”

御幸眨眨眼,奇怪她为什么要选择问他,而不是仓持和增子,但他还是同意了。

15分钟后,他端着当天的晚餐,站在五号室外。他举起另一只手准备敲门,但接着又想了一下,试着转动门把手,然后门轻易的打开了。

屋里是黑的,但窗户还开着,夕阳的余辉勉强能照亮前方的路。他由衷的希望仓持的游戏手柄没有躺在地上,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前摸索,走到了对面的双层床边。

幸运的是,泽村躺在下铺。他平静地睡着,呼吸均匀,身上可能是小礼给他盖上了一层薄被。

御幸把餐盘放到一旁的地板上,准备离开,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转过身,跪在床头,低着头以免撞上上铺,然后轻轻用手探了探泽村的额头。

还有些热,但比起校车上滚烫的温度已经好多了。

御幸满意地退了一步,然后突然间,随着嘎吱一声,脚上传来一阵沉重的刺痛。他几乎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叫,他抱着自己疼痛的脚,跳了回去。

【该死的仓持!】

尽管他已经尽力保持安静,但泽村还是突然呻吟了一声,并在睡梦中动了动。御幸抱着他的脚僵住了,然后一年级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下。

目光交汇,御幸感觉心脏在猛烈跳动着。

“你看着好蠢,”泽村昏昏欲睡地说了一句,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开始轻轻地打着呼噜。御幸紧张的等了几秒钟,但很明显,泽村已经回到了熟睡状态。

他松了口气,一脚把游戏手柄踢到床下,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名为仓持房间的死亡陷阱。

幸运的是,泽村在第二天早上基本就恢复了,他被学长们无情地嘲笑,说他比降谷还脆弱。他转向了御幸,试图改变话题。

“御幸前辈,昨晚你在我房间吗?我好像看到你了。”

“没有啊,你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你梦见我了吗?”

泽村的脸完全红了,他含糊不清地咕哝着什么,御幸在一旁咧嘴坏笑着,把脚往身后藏了藏。

—tbc—

看到赠品1号,你们应该懂了吧(ಡωಡ) 不过下面的是一颗御泽糖!糖!这篇文的糖果!嘿嘿,明天见!

翻了翻淘宝,居然发现还有冬至以南的本子,超开心,果断入了,还有YoShi太太的御泽本印调时间也过去大半了,真希望能凑够人数,太太的文风超萌(⁄ ⁄•⁄ω⁄•⁄ ⁄)

上一节                                           下一节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