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3(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节

—————————————————————————

“现在开始分配背号,”教练面对一军说到。

“请依照被叫到的顺序来领。首先是背号1号…丹波光一郎!”丹波看起来很震惊,有那么一瞬间,他僵在那里没有动作。教练从微笑的高岛礼手中拿起了一号。

“怎么了?快点上来领吧。”丹波立刻上前,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了它。“不要急,好好养好你的伤。”

丹波回到了原地,其他三年级都聚在他身边鼓励他。

“继续发表…背号2号,御幸一也。”
“是!”御幸笑着说。
“背号3号,结城哲也。”
“遵命,”队长严肃地点点头。
“背号4号,小凑亮介。”
“是。”小凑微笑着。
“背号5号,增子透。”
“……”增子坚定地点头示意。
“背号6号,仓持洋一。”
“谢谢!”仓持咧嘴一笑。
“背号7号,坂井一郎。”
“是!”坂井握了握拳。
“背号8号,伊佐敷纯。”
“吼啊啊!”伊佐敷咆哮着。
“背号9号,白州健二郎。”
“我会加油!”白州鞠躬道。
“背号10号,泽村荣纯。”

“是…”泽村答到。教练愣了一下——也许是因为这次这个一年级没有叫他“Boss”——然后他又继续下去。

“背号11号,川上宪史。”
“是!”川上一脸坚定的神色。
“背号12号,宫内启介。”
“背号13号,门田将明。”
“背号14号,楠木文哉。”
“背号15号,樋笠昭二。”
“背号16号,田中晋。”
“背号17号,远藤直树。”
“背号18号,山崎邦夫。”
“背号19号,降谷晓。”降谷松了口气,接过了背号。

“最后,背号20号,小凑春市。”春市红着脸接过了背号,他的眼睛像往常一样在盖在刘海下面。

“记录员是克里斯…拜托你了。”
克里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我相信大家也知道,高中棒球是没有任何退路的。每天的努力…所流的汗水和泪水,这些全部都是…为了这个夏天!”教练转向队长,向他点头示意。“接下来……按照惯例来一次吧。”

被选出的20名成员围成圆阵,团队的其他人纷纷后退,留出了这片空间。队员一个个微微躬身,以宣誓的姿态用右手抵住心脏。

“丹波,你不要太用力出声哦。”

丹波点点头,将手举到胸前。

“我们是谁?”
“王者青道!!!”
“流汗流的最多的是谁?”
“青道!!!”
“流泪流的最多的是谁?”
“青道!!!”
“战斗的准备做好了么?”
“噢噢噢噢噢——!!!”
“把我校的荣耀铭记于心,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国制霸!”
“我们上!”
“哦哦哦哦哦——!!!”

青道的夏天就此揭开序幕。

—————————————————————————

明治神宫棒球场内挤满了人,整个东京,东西两区共260支球队齐聚一堂,在这里进行夏季全国棒球选手权大赛的开幕式。这是炎热的一天,阳光明媚,这么多人密集的挤在一起,即使是在宽敞的神宫球场里,空气也在模糊的蒸腾着,他们头顶的汗水在阳光的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降谷看起来是队伍里最受影响的,他整个人都要蒸发面条化了,但他似乎下定决心要自己坚持完这首次的仪式。后来,春市递给他一杯水,给了他活着离开场地的力量。

当他们等待巴士来接他们的时候,荣纯独自离开了队伍,心不在焉地看着过往的人群。

【260支队伍…在这不到三个礼拜的赛程中,最终只有两所学校能够代表东京。】

想到这一点总是有些让人不安。荣纯叹了口气。

在他身后,有人清了清嗓子,叫到:“泽村。”

荣纯转身看到了高大的三年级王牌,御幸和克里斯站在他身后。荣纯眨了眨眼睛,疑惑的在这三人间扫视着。

“丹波前辈?”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听说,自从我受伤以来,你一直情绪很低落?”丹波看起来有些不自在。

一瞬间荣纯感觉所有血液从脚底一齐涌上头顶,他睁大了眼睛。

“我没有……我……”他绞着双手,喃喃的说着。他恳求的看向了克里斯和御幸,但他们却毫无反应的继续注视着他,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他们可能就是这幕后的主使。

“……我…虽然拿到王牌投手的背号,但却没办法在第一轮比赛中就上场。”丹波紧紧抓住了胸前的球衣。“我想要成为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王牌。但当我不在投手丘上时,泽村,你就是王牌。你明白吗!”

荣纯盯着地面点点头,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他看着丹波走回了其他队员聚集的地方。

—————————————————————————

丹波离开后,泽村依然默默地低头看着地面,他的手明显地在身旁颤抖着。克里斯跟御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御幸沮丧的发现,克里斯也留下他和泽村离开了。

显然,克里斯认为御幸在处理泽村的问题上能比他做得更好。

御幸无语的滴下冷汗。如果这里是别的什么人,他可能也早就跑路了,因为他讨厌处理这样的敏感问题。但他低头看着泽村现在的样子,想起这个奇怪的一年级,总是带着他最喜欢的饮料和零食出现在他的门口,他无法让自己就这么离开。

“现在你明白了吧,”他有些尴尬的说着。泽村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御幸叹了口气。“就像你说的那样,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你看其他哪个人会把一切错误都揽到自己头上?”

“但对我来说这不同,”泽村的声音是空洞的。“你不明白,这是不同的。”

“那就求你说出来让我理解你,”御幸尽可能耐心地说。泽村抬头凝视着御幸,他的眼睛里似乎闪烁着什么,有那么一瞬间,御幸觉得有什么东西马上要汹涌而出——但后来它又消失了,泽村无力的垂下了肩膀。

“我不能说……”

御幸再次感到冷汗流下,他想起了在横滨比赛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但这一次,他继续耐心的问道:“为什么不能说?”

令他惊讶的是,泽村回答说:“你肯定会觉得我疯了。”

御幸扬起了眉毛。“我已经觉得你是个笨蛋了,就算再加上个疯子,又有什么关系?”

泽村微微开口,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时间慢慢流逝,御幸再次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他开始怀疑克里斯把他留在这里面对泽村可能是个错误。

“如果你能做些什么来阻止那些可怕的事情发生,你会怎么办?如果……你知道它会发生,但却错过了通知别人的机会,那又该怎么办?”

御幸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泽村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一方面,泽村似乎真的想要向他敞开心扉。但另一方面,御幸开始怀疑他是否需要和教练认真谈谈泽村的精神状态。

他们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隐约传来周围人群的声音,最终御幸挣扎着开口。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在说你是灵媒?”御幸努力压住语气中的怀疑意味。

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泽村听到后摇了摇头。但御幸发现泽村转开了目光,不再看向他,刚才他脸上的表情一定让他很失望。

“算了吧”泽村嘟囔着,他转身要走。“我告诉过你,你会觉得我疯了。”

御幸皱起了眉头,他一把抓住泽村的手臂。

“好吧,好吧,”他急忙说。“假设你知道丹波会受伤。你为什么什么都没说,因为你忘记了吗?”泽村没有回答,但他的表情变得更严肃了,御幸知道他说中了。但是泽村怎么可能会知道…?不,现在,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和泽村相互理解。御幸摇了摇头,撇开了其他无关的想法。“如果不是你忘了的话,你肯定会做些什么的吧?”

“但我没有,”泽村看起来很沮丧。

“哦,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泽村,告诉我,什么时候你的中间名变成超人了?”

“并没有!”

“哦,抱歉,还是耶稣吗?”

“这一点都不好玩,”泽村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御幸不紧不慢地说:“你好像总是被这种事情绊住,好像一切坏事都是你的错。但即使你真的能阻止它,那又怎么样呢?你竭尽全力了这还不够吗?为什么不停下来想想自己做对了的事情呢?

“做对的?”泽村喃喃的重复着。

“就像你在红白赛中让其他一年级振作起来。”

“当时我只是想要一个上场的机会,”泽村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御幸耸耸肩。

“好吧,那横滨的比赛呢?你那么做是为了克里斯前辈吧。还有我从小野那听说你在期中考试前帮降谷补习。而且,刚才你也听丹波前辈说了。别误会,我和克里斯前辈只是让他了解状况,并没有告诉他该说什么。通常他不是那种会说那些话的人,但他确实对你说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御幸握紧了泽村的手臂。“他这么说是因为他相信你。你拿到了10号,虽然你只是一年级,但没有人说什么。因为他们都相信你。”

“泽村,夏季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需要王牌,但丹波君现在已经不在了。你会成为这个人吗?”泽村呼吸紧促了起来,而御幸则继续劝诱。“我记得有人曾告诉我,他不善于思考,但他会尽最大努力带领青道走向甲子园。你还记得吗?”

“我……”泽村的声音开始颤抖。“我知道,我不擅长这个。”他举着手轻轻抹去眼睛里的泪水,御幸转过身假装没看见。“我有时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深洞什么的。我能看到头顶的光,但我还不够强大,不能自己跳出来。这种事一遍又一遍地发生,直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还在不在那个洞里。”

“你知道的,这就是我们其他人在这里的目的,一定要把你拉出来,”御幸仍然看着别处轻轻地说到。“无论你跌倒了多少次,无论是在球场上还是在球场外,我们都会在你身后支持你,别忘记这个。”

“嗯,”泽村抽泣着。御幸迅速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的眼角虽然有些发红,但已不再湿润,他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意识到泽村现在正盯着还在被他握住的手臂。他立刻就松了手,现在轮到他慌张了。

“来吧,”他笑着转移注意力。“校车到了。”

他们是最后上车的人。御幸走在泽村前面,领着他上车,然后他们发现了克里斯,他悄悄对御幸比了下大拇指,又告诉他们,他在前面给他们留了两个座位。再让一年级坐到靠窗的座位后,他们终于坐了下来。

泽村一定已经很累了,在车门关上,汽车开始启动前,他就已经睡着了。看到男孩在他身旁轻轻打鼾,御幸的思绪回到了他们之前的对话。

【如果……你知道它会发生,但却错过了通知别人的机会,那该怎么办?】

泽村怎么会提前知道丹波身上会发生什么,他说他不是灵媒……但是,他怎么会知道呢?

御幸将胳膊肘支在扶手上,托着下巴思考着。他从小就自己做饭,所以他知道如何烹饪。但除此之外,他对棒球以外的任何事都不了解,因为他只会阅读和观察和这项运动有关的东西。在中学时,御幸偶尔会和同学一起去电影院,也只是想看看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好吧……也许他是个巫师,就像在电影里,魔法学院那样的。或者他像哆啦a梦一样来自未来。是的,这就可以解释他的一些奇怪的行为。】

但这种想法太荒谬了,御幸摇摇头,嘲笑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

—tbc—

这章翻译了好久,泽村身上的绝望感觉都要溢出来,影响到翻译的我了……嗯,不过泽村身边有御幸有大家,就算泽村不想起来也会有人强拉他啦,而且我知道的泽村,原本就是个意志坚强,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会继续前行的强者。想到这里总觉得会好一些……

上一节                                           下一节

评论(2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