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3(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十三章 深洞

章简介:不要忘记这一点。

和修北高中的练习赛进行得很顺利。青道远远领先,在第七局上半,比分就变成了12:0。

御幸甚至觉得他和丹波达成了某种共识。这是他们作为队友以来,丹波第一次主动接触他,让他看一看自己的投球。在比赛中,丹波向队伍里的每个人展示了他这些年在青道的成长,他强烈的意志已经很明确了,御幸认为,丹波在夏季的比赛中很可能会成为大家期待那样的王牌。

但后来——

蓝色的击球头盔,从侧面裂开,撞向地面,丹波也随之倒下了。

“丹波!”

片冈教练和其他队员都惊慌失措的冲向了丹波。御幸瞥了一眼行凶的棒球,它无辜的躺在投手脚边,上面还有一抹刺眼的红色血迹。

“我…还好…我还可以……”丹波的声音毫无说服力。他想站起来,但由于一阵抽痛,他又倒了回去。

剩下的比赛都取消了。一辆救护车很快到达了这里,它让御幸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记忆,丹波被带离了这里。稻实和修北高中都离开了,青道的其余队员也就地解散。他们在这个噩梦般的夜晚,回到了宿舍。

—————————————————————————

秋季大赛决赛,药师的比赛中发生的事件,在荣纯的记忆中仍然清晰。

即使是现在,多年以后,他仍然会做关于那场比赛的噩梦。

他曾经听说,有些人的梦是黑白的,他真心希望他也能像他们一样,哪怕能减少记忆中的一个细节都好。但相反,他就像被诅咒了一样,每一个梦都是彩色的,于是那场比赛的每一个细节都能在梦中生动的重现着。

御幸苍白的脸色,白色的棒球从投手丘向他所等待的地方飞驰而去,裁判那好球的呼喊,然后是球棒扔在地上发出的当啷声。御幸的身体在空中优雅地弯曲着,然后猛地摔落在地面,蓝色头盔滚向一旁。

肋骨断裂的痛苦袭上了他的身体,御幸昏倒在打击区旁。只有在救护车的警笛开始在他耳边响起时,荣纯才意识到情况糟糕了。只有在御幸毫无意识的被担架抬走后,只有当那扇白色的门在僵住的他面前砰的一声关上时,荣纯才意识到他是一个多么愚蠢的人。

“泽村!”

荣纯跳了起来,仓持又用手指指着他的脸。他之前躺在下铺,茫然地看着上方床上的木板。他原以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完全没注意到,仓持早就进了房间。

“仓持前辈,”他咕哝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怎么了”仓持满是不耐烦的问道。

“没什么。”

“见鬼去吧!你这不是又开始沮丧了吗?是因为丹波前辈吗?”当荣纯有些畏缩的时候,仓持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嘲笑。“别告诉我你觉得你要对此负责!”

“我没有,”荣纯平静地说。“我很好,我只是为前辈感到难过。”

但这当然是一个谎言。他忍不住觉得自己有责任。

确实,在他原来的时间线上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两年了。然而丹波受了严重的伤,让他错过了最后一次夏季大赛的前半程。如果荣纯能够想起这件事并提出警告,他不禁会想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他感到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双手紧攥成拳头。一股沉重的感觉缠绕在他的胸膛,他锤打着墙想要发泄些什么。很快,仓持把一个枕头扔到他脸上。

他的手又落回了两侧,荣纯转过身来,面对着墙。

【如果我不能修正错误,那我回到过去还有什么意义?!】

当仓持宣布他要出去吃晚饭时,荣纯假装自己睡着了,他现在没有心情吃东西。最后,经过几个小时的混乱的思考,他终于进入了一个断断续续的睡眠。

但梦里充满了红白相间的救护车,还有那摔落在地上的头盔……

—————————————————————————

第二天,就好像是在回应他们的心情一样,天空阴沉乌云密布。御幸发现他很难集中精神上课,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窗外的雨点。今天是比赛抽签的日子,但不知怎么,他完全无法兴奋起来。

下午的课结束后,整个队伍都聚集在室内练习场,等待教练的到来。他们忐忑不安地转悠着,想知道医院那边的结果,有的人在仔细看着夏季比赛的划分情况。

“哇,竟然有这么多学校!”
“打进决赛才会和稻实碰头…”
“半决赛就会遇上市大三高了。”

“学长们不要紧吧?”仓持看上去很不自在,他担忧的看着挤在角落里的三年生们。“他们从昨天开始就毫无精神。”

御幸没有回答,他抱着胳膊严肃地看着三年生。

看着三年来一起奋战过的同伴,在昨天受了那种重伤,相信他们内心的打击一定不小。

【偏偏在这种最需要团队士气的关键时刻……】

御幸从三年级身上转移了视线,开始在人群中寻找一个一年级。当然,他不能大声喊出来。但是当他们都意识到丹波很可能不幸的缺赛时,他突然为泽村今年加入青道松了一口气。川上是一个很可靠的终结者,降谷也表现出了很大的潜力,但在丹波缺席的情况下,他们都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带领队伍。然而,泽村他有王牌的资质,御幸越来越能肯定这一点。

可是他在哪儿呢?御幸从昨天开始,从这场事故以后,就没见过他了。

“你见过泽村吗?”他问向不知为何皱起眉头的仓持。

“他就在那儿。”仓持用大拇指指了指房间的另一个角落,示意他向那边看,御幸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棕色头发的身影缩在角落里。“他的那种情绪又跑出来了。我觉得丹波桑的事故真的影响到了他。”

【他的那种情绪……?】

御幸离开了仓持,他越过这群人,直奔向那个一年级投手。就在御幸走到泽村面前时,那个男孩像是发现了一片阴影笼罩了他,他抬头看了看。御幸开口,想要吐出嘲笑的话,但他停下了。

“你怎么了?”他听到自己最终这样开口到。

泽村看起来糟透了。他脸色苍白,眼底带着浓浓的黑眼圈,头发胡乱的翘着,像刚睡醒的样子。他在看到御幸后,努力睁大了他疲惫的眼睛。

“没什么,我很好…”他含糊的咕哝着,显然看上去很不好。

御幸皱起了眉头。仓持真的说到点子上了,称它为“他的一种情绪”。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它就是泽村作为投手最大的弱点,这是他想要成为队伍王牌的障碍。一旦上了投手丘,泽村就变得强大坚韧,但在平时,有时他会很脆弱,而且在御幸看来通常这引发的原因完全是随机的。

然而,在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之前,教练和小礼就进入了场地。很快,整个队伍排成一排,不安和紧张的情绪萦绕着他们,使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相信大家也听说了……昨天的触身球,让丹波的颚骨裂掉了。幸好没有造成骨折,脑部也似乎没有受到伤害。但他可能没法参加预赛。”教练停顿了一下,没有人出声。但御幸注意到三年生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教练肯定也注意到了,他继续说,“然而,这个决定是我身为队伍教练的意见,绝不是源于个人情感。我打算将王牌背号交给丹波!在他回来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够同心协力一起奋战到底!”御幸点了点头,他已经预料到了。在所有人都在因为丹波的情况心情低落时,这是团结整个队伍的最好方式。“在这期间,无论是泽村、川上,还是降谷……都会比以前更频繁地上场比赛。所以,在比赛时…我希望你们能够多援助他们!”

“是!”队伍齐声咆哮着,他们的气势比以往更强了,三年生的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御幸探头看向了泽村,但是泽村低着头,整张脸隐藏在阴影中。

—————————————————————————

下午的练习已经开始了,球场上再次充斥着熟悉的挥棒声和外野手的怒吼声。在牛棚里,克里斯和其他捕手正在轮流陪投手们练习。目前,川上和泽村正分别向宫内和克里斯投球。

泽村抬起了他的腿。然后,用他标志性的藏起左手手腕的姿势投出了这球,球冲向了克里斯手套等待的位置。

砰!

克里斯低头看了看手套中微微冒烟的棒球。一如既往,良好的控球和球速。

但是…

克里斯又把球扔给了泽村,他接住了球,又开始了再一次的准备动作。很快,球又撞进了手套。

砰!
砰!

随着最后一次投球,克里斯眉头紧锁的站了起来。他抬头看向泽村,但一年级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在整个练习过程中一样,面无表情。

如果这是降谷在向他投球,克里斯就不会再费心思考这件事了,但这是泽村!泽村是那种无论何时站上投手丘都会露出笑容的投手。事实上,他是克里斯最喜欢的那种投手,那种真正热爱比赛的,会因为投一个球而获得无上喜悦的投手。有时泽村身上也会笼罩着凌厉的气息,这时他的笑容会消失,但通常在和打者的对决结束后他就会再次笑起来。

然而,现在的泽村就好像是一个投球机器。虽然投出的球还是一样的,无论是在球的控制、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但最重要的心却不见了。投手眼中的光暗淡了,这似乎提醒了克里斯什么,他没有花太长时间就回忆起来了。

这是在他迷失方向的那段时间里,他每次照镜子时看到的自己。

克里斯把球扔给了泽村,泽村接住了球,再次准备投球。克里斯举起手套等待着,他仔细看着面前投手的脸。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泽村了。他在横滨的比赛中也看到了一瞬这样的身影,就在那个四棒打出二垒安打之前。不过,当时很快就消失了,后来泽村笑得很开心,所以他觉得也许泽村现在已经没事了。

砰!

然而他本应该更清楚。毕竟,他体会过失去的感觉和找回自我的艰辛。泽村和队伍的其他人在这个过程中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但即使是现在,他的康复训练仍然有巨大的难关,他的肩膀依然能感觉到好似幻觉的抽痛。

问题是……他真的能像泽村帮助他一样的帮助泽村么?他无助地看着泽村完全木然的神色,只觉得心头涌上了一股说不出的苦涩。

—————————————————————————

班主任正在班里分发试卷,御幸在接过后几乎没有看就直接塞进了背包。这正是他所期望的平庸的成绩。毕竟,他没有在学习上花太多时间。 他的成绩,没有高到值得表扬的地步,也没有低到会引起老师的关注。

虽然这样可能不会让父亲高兴,但御幸并不关心,没有人会因为他的成绩来打扰他——这意味着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打棒球,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天仓持在食堂吃午餐。而御幸已经在学校商店买了一盒日式炒面,所以他在教室里独自咀嚼着,随即他突然意识到他忘记买饮料。经过一分钟的考虑,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直奔教学楼外的自动售货机。

随着哐当一声,一罐宝矿力滚出了自动售货机。他弯腰捡起,拉开拉环。在饮料的嘶嘶声中,他将其举到唇边,轻轻喝了一口。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于是他马上转过身,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丝熟悉的棕发藏在树后。即使不仔细看,他也知道那是泽村。看起来这个一年级好像在树荫下睡着了。

他望着一旁吃完了拉面,然后把包装揉成一团,扔到附近的垃圾桶里,准备转身离开,但在往前走了几步后,他又停了下来,举起手挠了挠脖子,无声的叹了口气,又转身走进树林里。

泽村闭着眼睛,御幸抱着手臂靠在树旁。

“在这里睡觉么,泽村?”他轻轻地说到,毫不意外的看到泽村的眼睛睁开了。

“御幸,”泽村惊讶地眨着眼睛看着他。

“我是你的前辈,”御幸提醒他。

“御幸前辈,”泽村很快纠正了自己,他支着下巴环顾四周。“你自己在这里做什么?”

“这恰好也是我想知道的。你的期中考试考的很糟糕吗?”御幸咧嘴一笑。

泽村只发出了一声含混的声音,他指了指那沓一直当做枕头的纸。御幸直起身体,从那堆皱巴巴的纸中抽出了一张。看着上面红色的分数,他挑起了眉毛。虽然不算太优秀,但这比御幸预料的已经好多了。事实上,这比他自己的成绩还要好一点。“你知道的,仓持说他从来没见你在宿舍看过书。”

“那是因为我真的没看!”御幸挑起了另一边眉毛。那就是说,泽村没有学习就能考的很好么?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有这样的大脑。”

“我没有!我是个笨蛋!”泽村神秘兮兮的说着。

御幸无语的流下冷汗。“你试着跟那些考得不好的同学说说,对了,小凑和降谷考得怎么样?”

“春市考得很好,降谷勉强通过。”

御幸大笑,“我从小野那里听说了,降谷在考试前一直在努力学习。这也是件好事,不然他就要在比赛前补考了。”

泽村看起来很困惑,很快他的脸色又明朗了起来。“……御幸前辈,如果你挂科了的话,你就不能参加课外活动了。”他皱起了眉头。“那么,你会怎么样?”

“哈哈,你不用担心我,为了不耽误棒球,我一直有在学习。”御幸轻松的说着。

“我是想问……如果你再也不能打棒球的话……”

御幸愣了一下,显然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很惊讶。“喂,你是怎么想到那的?别这么说啊,棒球就是我的生命,你知道的,”他半开玩笑地说。

“我知道,”泽村一脸平静。他的声音有点不对劲,但御幸无法读懂他的表情。

一时间这里陷入了沉默,他们无声的看着其他人陆续穿过庭院。过了一段时间,这里已经没有人经过,御幸瞥了一眼院子中心的时钟,午休时间马上就要结束。

“我要回去了,你也该赶紧回去了。”御幸站直身体,掸掉了制服上散落的叶子。

“好的,”泽村回答到。

然而,当御幸站在门口往回看时,他发现泽村还停留在原地。

—tbc—

看到这才意识到有个这么个设定。。难道御幸当时的事故是被雷市的触身球打飞了?感觉这样会结仇啊Orz
嗯……感觉泽村回到过去以后,虽然比当初的自己要强的多,但心理阴影也大了不是一点,虽然场上很稳定吧,但总觉得赛下的心理状态超级不稳定,这样下去感觉什么时候就算犯过呼吸了我也不吃惊……明明都是阳光满满积极向上的体育少年……想起看到的棒球大联盟的设定,突然感觉打棒球真的是一项风险很大的运动啊,虽然说真的是很有趣……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