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In Your Care 05

作者MeridianGrimm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关于这篇同人,一切荣誉归于MeridianGrimm太太!

—————————————————————————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

“泽村君,你一直在盯着什么?”

荣纯站在在看台上,看着他们学校的比赛。“居然来了这么多人!看看他们!还带着应援牌!”

富永扫过那些应援牌。“天啊,我都要以为这是决赛了。看看那些带着队长名字的应援牌,至少有二十多个。而且看起来,这段时间里,御幸的后援团也扩大了。”

“那些可怜的姑娘们,”荣纯嘟囔着。

“什么意思?”

“那些爱上御幸的姑娘们,她们品味很差,”他解释道,他知道他有多么恶劣。

“我不太了解御幸桑,不过如果我不认识他本人,我会认为他很有魅力。”

“哈?”

“我的意思是,单凭外表,就能给他打九分,不是吗?”

荣纯意识到,这个问题是针对他的,而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我还没确切的……嗯……他有点……热,总之……哈哈……呃…”

富永的眼睛睁大了。“你压在他身上?”

“不,我没有!”荣纯大喊一声,他的脸瞬间升温。

“你上次是不是穿着他的运动衫?”

“别说这么大声!”他小声拽了拽富永。“我没有御幸的运动衫,我的枕头底下也没有任何人的运动衫!”富永的眉毛立刻跳了起来,荣纯马上意识到了他的错误。

—————————————————————————

御幸听到走廊里传来嘈杂的音乐声,他敢打赌现在泽村正独自一人待在宿舍。他走近那边,敲了敲门,但没有回应,泽村可能听不到他的声音。他试着推门,发现门没有锁,于是他惊讶的看到泽村安静的坐在书桌前,穿着一件漂亮的长袖衬衫和干净的休闲牛仔裤,而不是他平时的运动装。他的头发乖巧的梳的整整齐齐,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的壮举。御幸发现他面前摆着一面小镜子,正小心翼翼地掰着眼皮画眼线,然后意识到这种形象的改变并不是偶然。

于是他轻轻走到泽村身后,关小了电台的音量。“你怎么打扮得这么好?”这样一来,泽村肯定会回头看他。

自从他第一次发现他对泽村的感觉可能不仅仅是友情后,这样的想法就越来越频繁了。奇怪的是,这样一直想着一个原来从未有过暧昧想法的人的感觉,也还不错。他只是想更靠近泽村,直到他弄明白他对一切的想法。

泽村只瞥了他一眼,就继续开始画眼线。“我今晚要去见我的表弟。”

你为什么没反应?御幸又试了一下:“你的表弟?你看起来更像是在准备约会。”

这一次,泽村几乎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该死的!御幸一也,你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吓我!如果我刚才戳到眼睛,那肯定是你的错!”泽村向他翻了个白眼。但御幸只是微笑着,拖着脚走到泽村床上,倒向床尾看着泽村。为什么这床被子感觉比自己的柔软得多?御幸想要蜷缩在这里,不再起来。

“好吧,那化妆是怎么回事?”

“我姨妈一家要来东京观光一个月。我母亲想让我和他们吃顿晚餐,然后带他们参观一下。”

“那意味着你必须画眼线?”

泽村开始画另一只眼睛,他的脸色有些阴霾。“我们……相处得不太好。她们认为我想成为职业投手的决定是愚蠢的,因为这只是一个游戏,而且他们觉得‘打球不需要天赋和技巧’,他们根本不明白每个人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眼线呢?”御幸再次提示,这件事让他发现,泽村会对那些公开鄙视棒球——这个他最喜欢的运动的人怀恨在心。

“我表弟是个天才,他们觉得他们孩子的屁也是香的。我可能不会比他聪明,但我敢肯定,在吃饭的时候,我一定比他更帅气,所以他们不能拿我们来比较!”

御幸惊讶地大笑了起来。“…这是消极进攻啊!”当然,泽村会把这变成一场比赛的。

“我告诉春市,我和他们上一次吃饭时,我被从餐厅里赶出来了。然后春市给了我这个建议。”

“听起来很像你。”

泽村对着镜子皱着眉头,拿开了眼线笔,在桌子上寻找着盖子。

“我能看看吗?”御幸突然对最终成果很感兴趣。

泽村转身面对他的那一刻,世界仿佛停止了。御幸可能因为他的那些新想法,审美产生了偏移,他认为泽村的脸简直近乎完美。他的眼睛本来就因为那明亮的色调和张扬的神采,显得足够引人注目了,涂上黑色的眼线后,他的眼睛显得更加迷人。那抹了一些润唇膏的嘴唇,显得水润,又富有光泽,它们好像在等着别人靠近,向它们提出索求。

这些想法一定不自觉的表现在了脸上,因为荣纯的表情变得严肃,他轻声问道:“我看起来怎么样?”

“你看起来绝对会打败你的表弟的。”

“我看起来很吓人?”

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啊,”他撒谎了,“这让你看起来更犀利。如果你在投手丘上这么瞪着打者,一定会吓跑他们。”

“也许我应该试一试。”泽村看起来很高兴,但这不是御幸想要的。

“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这么做。”如果泽村把比赛中那种凌厉的神情和化妆品完美结合在一起,他们队伍里可能就会出现一个完全没用的捕手。

御幸会没法把眼睛从他的投手脸上移开,然后他的配球就会变得很糟糕。

泽村突然皱眉,“喂,你在我床上做什么?”

“你刚刚才注意到吗?”

“我之前很忙。这里太乱了,你该走了!”

御幸拉过一个被角,“让我来。”

“御幸一也!”泽村跳上了床,开始猛拉着被子,在御幸占据优势时,他就跑去挠御幸的痒痒。御幸扭动着踢腿,觉得如果他们最后纠缠在一起,那也不错。

—————————————————————————

荣纯应该把御幸的运动衫还给他。如果御幸再来到他的房间,看到了什么怎么办?幸运的是,在上次打闹的时候,荣纯把枕头(里面藏着运动衫)塞在了墙和床架之间,但这真的很尴尬,后来他发现那件运动衫在床单上扭成一团。是啊,把它送回去是个好主意。

御幸很可能还没注意到这件特别的运动衫不见了。估计他会以为它还在洗衣店里,或者放错了抽屉什么的。毕竟,在高中最后的两个月里,荣纯也一直没找到他最喜欢的那条球裤,因为他们在洗完衣服后,把它和一件运动衫卷在了一起,然后压在了抽屉最下面。

他可以在训练的时候把它偷偷放进御幸的包里。不,御幸肯定会记得他没有把它带来训练,然后他会问队里的人是谁把它放在那里。荣纯百分百没有准备好在公共场合讨论这个问题。

他要怎么样才能把它还给御幸呢?在队伍中,他能拜托的每个中间人都有可能告诉御幸这件运动衫的出处,而不是为荣纯保守秘密。

等等。他可以偷偷溜进御幸的宿舍。反正御幸的室友一直都不在,只要他能说服旁边宿舍的人让他顺着窗台爬过去就可以了。他之前去过御幸的宿舍,知道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的。

好的,荣纯现在已经定好了计划,他随时都可以归还运动衫。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御幸现在可能还在上课。荣纯现在就可以离开,完成这件任务。但他又回头看了看枕头,想着如果这样,今晚就要在没有这件运动衫的情况下入睡了。嗯……他肯定会把它还回去的……总有一天。

—tbc—

翻到眼线的时候吓了一跳,一度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然而,出现的次数还不少……所以,大概是文化差异,毕竟我身边除了那种艺术系的或者是做直播的小哥哥,一般没有男生会在平时涂眼线Orz
嗯……我也好像看最终成果啊!
下周一这篇发完。然后月底前更完时间旅行那篇的13章(上下篇+2个赠品)

                                        下一节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