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2(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12章  责任

章简介:这件事肯定在以前发生过。

正如天气预报承诺的那样,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气晴朗,阳光灿烂。青道夏季前的集训也开始了,金属与球的碰撞声、拍击栅栏声以及外野练习的咆哮声,交错响起,形成了一阕美妙的交响乐。

今天是集训的第一天,上完课后,降谷和其他投手已经热身完毕,现在正在轮流进行垒上有跑者的模拟训练。虽然投手的位置在投手丘上,但一旦球被投出,他们就是第九名野手。然而,降谷在中学时期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所以在他接到球后,总是非常不知所措。

随着“当”的一声,棒球滚向了球场右边。他们在模拟一场一垒手需要离开一垒接球的比赛,这就意味着降谷必须跑到一垒补位。他很尽责地跑到一垒,然后举起手套——但当他转过身准备接球时,灼灼的阳光晃过他的双眼。他感觉到球弹出他的手套,然后越过头顶弹到了地上。降谷皱起了眉头。

“降谷,不要错过这么简单的球!”前园,一个二年级二军成员,在他面前咆哮着。

克里斯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投手,但看起来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他开口说到:“丹波,川上,泽村……现在进牛棚练投。”其他三名投手转向克里斯,而降谷惊讶地眨着眼睛,想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嗯……”降谷平静地问。“那我呢?”

“在还没完全学会补位之前,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他说,降谷觉得自己很泄气。“补位练习之后,会让你到外野练习接球。但不仅要接球,还要把球传回本垒。”

当克里斯继续解释他应该做什么时,降谷感觉自己被丢下了。他眼神闪烁的看着其他三个正在走向牛棚的投手,特别是泽村。在降谷一直在摸索着他的接球,缓慢的跑回本垒补位时,泽村却把一切都做得很好,仿佛这是他的第二本能。不,不是好像!这就是他的第二本能!不是只有降谷不善于防守,因为他注意到高年级学长们也钦佩的看着泽村。

【我们都是一年级,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降谷对自己很失望。

—————————————————————————

集训的第三天,荣纯甚至不确定他是醒着还是睡着了。他只知道他几乎一直在运动。

早上,在去上课之前,他们围着球场跑了几圈热身。然后,在下午,每个人要么练习他们的击球和防守,要么在小组里,模拟上千种不同可能的情况。在短暂的晚餐休息后,他们开始了一种无休止的重复的练习——定点冲刺和跑垒练习,练习的目的是将棒球的基本动作记忆在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里。最后,他们围着球场跑了几圈。之后,他们就要洗漱上床睡觉,感觉只过了一会,就会在黎明时分醒来,继续重复着所有的事情。

对荣纯来说,更糟糕的是,他又被束缚在了一年级的身体里。多年的负重训练和肌肉积累都被剥离了下来,就像创口贴下的伤口,只留下了痛楚。无论他多么努力,身上疼痛的肌肉都无法动弹。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练习不再是实际记忆,而是变成了身体记忆,他在另一段时间里拥有的优势实际上已经不再重要了。

那天,荣纯跌跌撞撞地跑完了最后一圈,他无力的倒在地上,气喘吁吁,他拼命咳着,像是要将肺里剩下的东西全部咳出来。在他的旁边,他的一年级同伴也和他一样,呼吸困难,他们茫然地仰望着模糊的夜空,累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喂!把一年级抬回去吧!”

—————————————————————————

丹波在躲着他,不想向他投球——至少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让御幸必须找出一个原因,他觉得这与他们的性格冲突有关。丹波性格非常直接、严肃,而他通常不是这样的。当然,这对御幸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他有一段很长的激怒别人的历史,而且他也不打算在短时间内停止这种做法。

然而,他们已经在同一个队伍里待了两年,而丹波从来没有把对他的反感表现的这么明显,以至于影响了他们的行动。至少,直到现在是这样……

御幸发现了很多次丹波在私下练习时和宫内一同消失,但当御幸想要为他接球时,他也干脆的拒绝了。很明显,丹波正在做一些事。

“最近一直在偷偷练习的球路……是指叉球吧?”御幸坐在长凳上,汗水顺着脸颊滑下,他与三年生投手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现在是集训的第四天,不仅是一年生,每个人都开始感到精疲力竭。“你的身高再搭配上指叉球的球路,看来会成为一项不错的武器。但是…无论学会了再怎么厉害的变化球,直球的搭配才能够显示变化球的威力。请你绝对不要忘记这一点。”御幸抬头看向了丹波,向他努力露出了一个最不惹人厌的笑容,这是他的方式,一份和平的礼物。

但是丹波移开了目光,他像是被激怒了,站起来对御幸说:“……你想要怎么判断我的球路,随你高兴。但是,我只相信我自己的投球!”说完,他就走开了。

御幸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挥之不去。

丹波,他是一个典型的投手。将投手的位置占为己有后,就不想要将这片投手丘交给别人,特别是在像泽村这样的怪物加入队伍的现在。

【投手都是些自我中心的家伙啊。不过能够引导这种投手,就是当捕手的乐趣所在。】

“你脸上那个可怕的笑是怎么回事?”

御幸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到泽村正怀疑地盯着他。他满脸通红,出汗量比御幸还大,汗湿的棕发散落在脸边,纠缠在脖子上。

“你不应该正在和克里斯前辈,降谷一起做你的练习吗?Mr.一年级。”

泽村的脸上闪过一丝心虚,他的脚不安地踢着地面,扬起一阵尘土。

“我想来……恩…看看你在做什么。”

御幸脸上的微笑逐渐变得奸诈。

【好吧。】

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太累了,于是偷偷溜出来休息一下。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御幸的脑海。他不经意的站了起来,靠在一边,仿佛看向一年级身后的位置。他举起手,兴奋的挥舞着,大声喊道:“克里斯前辈!”

果然,泽村的眼睛不安的滴溜乱转,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吸气声。

“克…克…克里斯前辈?!”泽村转过身,绞着双手。“我发誓我没有偷懒,我只是……嗯?”过了好一会儿,他迷茫地环顾四周,终于意识到这里没有人。他松了一口气,然后愤怒的面对御幸用手指泄愤的戳着,“御幸!你骗我!”

“噗噗噗!”看着泽村把克里斯当英雄崇拜的样子总是能把御幸逗笑。他知道如果让克里斯失望会让这个一年级很痛苦。就个人而言,在看到泽村给克里斯带来了多少生机后,御幸觉得除非一年级去谋杀克里斯的父亲,才会让捕手对他失望。

“我本来想今晚给你带更多的巧克力夹心汉堡饼干,但你现在可以忘记了!我要把所有的都献给克里斯前辈!”泽村愤怒的用手指着御幸那张令人火大的笑脸,然后跺着脚离开了。

当然,那天晚上,泽村还是红着脸出现在他的宿舍门口,手里拿着一袋饼干愤愤不平的小声抱怨着。

御幸宁愿死也不想承认,但泽村经常来看他……确实让他感觉很复杂。

事实上,“复杂”是一个很好的词来形容泽村。

为什么泽村会这么频繁地来看他?不可能因为他感到孤独。他的舍友是仓持和增子,两人都是很好的伙伴——虽然仓持确实有找人练习摔跤的讨厌癖好。此外,泽村也很少在这待太久。大多数情况下,他在这甚至待不到五分钟。事实上,如果不是他的猜测太过荒唐,御幸想说,泽村做的一切就好像在检查他的情况。

御幸最初以为泽村过来是想让他接球。现在,他也不确定了,但是……还能为什么呢?

“好吧,好吧,看看这是谁,之前是谁说他要把所有的巧克力夹心饼干都送给克里斯前辈的?”

“我找到了另一袋,”泽村咕哝着,把袋子塞进御幸手中。“这个一直在后面塞着!已经过保质期了!现在可能已经坏了。”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泽村,”御幸喊道,一年生马上停了下来。御幸上下打量着泽村,他还穿着脏兮兮的棒球服,胸前完全是黑的,沾满了泥土。“去洗洗,一会带着降谷回来。”

“降谷?”

—————————————————————————

对于荣纯来说,拖着一个疲惫而困惑的降谷爬上二楼的经历,让他想起了他拖着信赖的轮胎伙伴在球场上奔跑的回忆。

“我不想,”降谷第五次喃喃地嘟囔,现在他们已经站在了御幸的门外。荣纯无视了他,敲了敲门,一秒钟后,门开了。

“啊,终于!”御幸打开了门,荣纯意识到,里面都是熟悉的阵容。增子在床上打鼾,伊佐敷趴在地板上,看着仓持和其他几个人在电视上玩着街霸。结成沉思着坐在将棋棋盘前。

当他们走进房间时,结成抬起头,充满兴趣的盯着他,显然是把他当作了潜在对手。荣纯觉得自己流下了冷汗。

御幸解释到:“阿哲和中田每天都来我这边,所以集训时每天晚上都要陪他玩将棋。不过,让你们知道,在你们身后防守的,到底都是些怎样的人,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吧!”

荣纯眨了眨眼睛,看着御幸的笑脸。

【所以,御幸是为了让我们知道才……】

然后,他意识到他是在和谁说话,他额角的青筋开始抽动。

“但实际上,你只是想让我们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你就能睡个好觉了是吗?”荣纯指责的说着,御幸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

“我要去前园的房间睡觉!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们啦!”御幸一瞬间就溜出了房间。荣纯惊呆了,他慢慢转过身,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不可避免的事情——

结成严肃地说:“怎么了啊?快点下棋啊!”
“好吧…降谷…你过来吧!来帮我按摩!”伊佐敷探出了头。
“泽村,快点去帮我买果汁啦!”仓持大声喊着,拼命敲着手柄。
“顺便帮我买葡萄汁,”中田补充道。

荣纯抿起了嘴,他感觉他要枯萎了。

【再来一次一年级还是很糟糕】,他在内心哭泣起来。

很快,他和降谷被赶到外面,给房间里的每个人带饮料。他们手上抱满了饮料,荣纯又按下了另一个按钮。随着“当啷”,饮料滚了出来,他弯下腰捡起来。

“啊……队长他要乌龙茶,”他身后的降谷说到。

荣纯停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看降谷。虽然降谷从来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但在这几年的相处中,荣纯已经学会了如何区分他的面部表情。出于某种原因,从微微扬起的眉毛和张开的嘴可以看出,降谷现在很高兴。

“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他开始有些恼怒,然后突然停住了,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荣纯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毕竟,他自己就是个很吵闹的人,而且他总是在人群的中心,所以他从来没有考虑太多身边的事情。

但在他成为青道的队长之后,他开始注意以前从未注意到的小事。像哪些队员在深夜加练,哪些队员会在吃饭时吃最多的米饭,哪些成员对批评接受良好,哪些反应不好。

他还了解到,有些人总是不融入人群中,他们经常一个人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加入其中。

【也许御幸也有这样的想法。】

荣纯举起手拍了拍降谷的肩膀,降谷看起来很吃惊。

“走吧,前辈在等我们!”

—tbc—

我在翻译这篇的同时,也在一点点回顾漫画。我的天!御幸怎么会这么苏!他真的好可爱!超可爱(⁄⁄•⁄ω⁄•⁄⁄)!可爱的让人窒息!我要被萌化了!虽然成为队长以后也很惹人怜爱,但现在这样天真烂漫有点小淘气的感觉,真的是,捂心!
泽村也是!帅死了!超男前!感觉如果御泽年龄对换的话,说不定会很有趣,笨蛋前辈和腹黑学弟什么的,趁着御幸稚嫩的时候,平时明明像个笨蛋的家伙意外的变得超可靠,还能瞪着猫眼安慰小捕手不要紧张什么的2333
…………
然而细想了想,这个设定说不定,出乎意料的虐Orz在克里斯那,对泽村压力也太大了,肯定会想着“我是个不合格的搭档”,“我要连着克里斯的份一起努力”“我要一定要带领队伍去甲子园”“克里斯不能上场,我要好好包容后辈捕手”什么的ヘ(;´Д`ヘ)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