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1(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接下来的三十分钟快速而平静的过去了,整个过程渐渐变成了一种固定的、有节奏的常规动作。汗水开始顺着他的额头滴下来,肌肉酸痛的紧绷着。这个感觉很好,荣纯觉得这仿佛是一种净化,思绪短暂的离开,只留下肺部的呼吸和球在地板和手之间移动的感觉。

“喂!克里斯在二军的练习赛中上场了!”

荣纯已经完全沉浸在他的练习中,如果不是“克里斯”这个名字打破了他平静的状态,他就会完全屏蔽掉周围的声音。就在这时,他停了下来,双手接住球,仔细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然后他的眼睛睁大了。

其他的一军成员也停了下来,各种困惑和震惊的神情开始在他们脸上蔓延。房间里响起了难以置信的声音——但荣纯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一把将球丢到地上,鞋底与地面猛地碰撞,瞬间便移动到了房间的另一边,然后他跑出了门。

户外的微风轻轻拂过他汗湿的皮肤,感觉有些微凉,但荣纯毫不介意。相反,他一心只想冲到二号球场,现在他想起来了,二军确实和另一支队伍有一场练习赛。

当荣纯接近B场地的围栏时,他可以清楚的听到从分散的观众和队伍板凳席传来的叫喊声。就在他气喘吁吁的到达以后,他看到那个站在本垒的身影,正瞄准三垒猛地掷出一道白光,跑者十分震惊,猛地扑了回去。

“出局!”

“哇,超快的牵制!”站在荣纯附近的一个观众看起来很受震动。“一瞬间化解了满垒无人出局的危机!”

“那个捕手上场后,整个局面一下子就逆转了!”另一个站在他旁边的人也同意到。

“好厉害哦!”一位经理吃惊的用手捂住嘴巴。“为什么这样的人会留在二军?”

“哈哈…哈哈哈!”荣纯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笑声,他转过身看到了同样气喘吁吁的御幸。“克里斯前辈,这样精彩的守备还是最适合你!”

“御幸…泽村!”经理扭过头,看到他们出现在这里很吃惊。荣纯和御幸惊讶的对视着,他们都是一军中第一个跑到现场的,然后他们忍不住笑了。

荣纯将注意力转回赛场,随着比赛展开,他的思绪闪回自己的过去。事实上,这场与黑士馆的比赛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比赛中和克里斯组成投捕搭档。这是他第一次将他高抬脚的旧姿势和凝成墙壁的新姿势融合在一起。就是这场比赛,让生气完全回到了克里斯的眼里,而御幸则看着他的投球,一脸惊讶。这场比赛让荣纯感觉到他并不是完全不行——他是真正属于青道的。

那里有许多回忆,但现在,他只能站在栅栏后面注视着,让视野被分割成数百个小正方形。克里斯蹲在本垒,但另一名投手,一个二军的替补,现在站在投手丘上,向着克里斯的暗号点了点头。

荣纯抬起手放到栅栏上,手指死死的扣住金属栅栏。他能感觉到一种微弱的怀旧渴望,像磁铁一样把他拖向球场,但它是微弱的,因为他能感觉到御幸和其他一军的前辈正站在他身后。

这是其他人在过去看到的景象,现在,荣纯从一开始就和他们一同站在这里。另一方面,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和克里斯再建立起他们过去所拥有的那种羁绊——但现在,他不会后悔的。他已经为克里斯做了他能做的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没能把他带到一军。看来,有时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引起飓风,但在其他时候,时间的流动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就算投入石子也只会溅起一个小水花。

荣纯垂下了手,后退几步,和其他人站在一起。

—————————————————————————

日落时分,所有青道棒球队成员在室内练习场进行排队,他们双手背在身后。一军成员站在前两排,后面的二军成员按照资历排序,三年生站在最前面。一股诡异的紧张感弥漫在那里,三年生几乎无法控制住内心的战栗。

“被选上的人就要有代表学校的觉悟……没被选上的人,希望在夏季前的这一个月,你们能够来全力的协助一军。”教练停顿了一下,紧张的气氛很浓重,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几个三年级甚至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升上一军的是……一年级的小凑春市。”教练再次停了下来,但此时这里像墓地一样寂静。“加上刚刚的一位,共有二十名一军选手来应付这个夏天的比赛。为了准备明天的练习,今天就此解散。没被选上的三年级请留在这边……”

就像一声终于被呼出的迟来叹息,一军成员和其他一二年级开始慢慢退出这里。

荣纯回头看了一眼克里斯和其他那些仍然僵在那里的三年级,然后也跟在众人身后退了出去。但刚走出门口,他就走到一边,无力的靠在墙上。当他听到教练低沉的声音时,他闭上了眼睛,然后身后传来了没有被选上的三年生的声音,他们终于崩溃的哭了起来。

荣纯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这个场景,但这并没有让它变得更容易忍受。

“来吧,泽村。”听到御幸的声音,荣纯睁开眼睛,看到戴着黑框眼镜的捕手正靠在自动售货机旁。

“是!”他听到自己这么回答道。

—————————————————————————

这是一个阴沉、灰暗的早晨。就算不打开窗帘,御幸也能从黑暗的房间中,判断出外面雨下得很大。

集训明天就开始了,所以天气预报预测明天晴天是一件好事,他暗自想到。抬头望着那一片空白的天花板,周围是如此的安静,他甚至能隐约听到雨点打在窗玻璃上和宿舍屋顶上的声音。

他沉浸在清晨的宁静中,在几分钟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爬了起来。

今天没有训练,御幸穿着宽松的裤子和一件棒球衫,把钥匙塞进口袋,穿上运动鞋。他转动门把手,准备把门打开,在开到一半时他停了下来,泽村站在门外,他的手举在半空中,正准备敲门。

他们彼此对视着,泽村放下了他的手。

“你应该知道我们今天没有训练,”御幸慢慢说到。

“训练是终身的义务,御幸前辈,”泽村摆出一副睿智的表情,抱着手臂严肃的点点头。

“所以你要在我余生的每天早上都来敲我的房门吗?”御幸摇了摇头,但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一年生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听起来是个好主意……所以你不要做傻事!”

“哦?”御幸双手环胸。“那是什么?泽村,你确定我们不是在说你吗?你的嘴感觉怎么样了?”

“还好,”泽村轻轻抓着嘴角嘟囔着,“但我有些饿了。”

“哈哈!那我们去吃点早餐吧。”御幸走出他的房间,随手关上了门。他们沿着宿舍楼的屋檐,避开周围的雨,开始走向餐厅。

泽村走在他的前面,当他们穿过院子的时候,御幸听到另一个少年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地叫着,他露出了一个窃笑。

“哦,我希望是咖喱…我真的很想吃咖喱!”泽村无视他大声说着。

“早餐吃咖喱吗?”御幸又笑了起来。“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但这让一个人认识了另一个人,”投手扭过头,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不知为什么,他感觉像是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咙,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御幸吃了一惊,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恢复过来。

泽村加快了步伐,快步走到餐厅,御幸默默的跟在他身后。餐厅里已经有几个人坐在那里,包括对他们笑着的克里斯,他们吃着新鲜出炉的热腾腾的米饭,蛋卷,味噌汤,但泽村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失望。

—tbc—

御泽日常就好闪啊,明明是在很正常的相处着,为什么我这个单身狗会感觉被闪了一脸!!!
还有这章果然又是那种淡淡的酸涩的感觉……不会所有事情都尽如人意什么的……
回顾了一下原著,发现这两章克里泽的酸涩,在原著中稻实比赛前也出现过一些,什么“随着比赛成长,他渐渐离我远去了呢……”,还有对御幸说的“这就是你这个正捕手的使命”。有种把自家投手交出去的酸涩ヘ(;´Д`ヘ)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