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In Your Care 03


作者MeridianGrimm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关于这篇同人,一切荣誉归于MeridianGrimm太太!
—————————————————————————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
御幸已经准备好要度过一个安静的周六夜晚,当有人敲门的时候,他挣扎着不想回应,但很快传来了第二次敲门声和织田那熟悉的低沉沙哑的催促声,他只能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那该死的门。

“有什么事?”他一边打开门,一边问道。走廊上站着十几个棒球队的队员,除了织田之外,几乎都是一年生。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头熟悉的棕发上,然后低头撞上了泽村凝视的目光。在他们对视时泽村扬了扬眉毛,但之后他就咧嘴笑了起来。他甚至不需要说话,御幸就能明白他在想什么:“我现在知道你住在哪里了,御幸一也”,御幸试图向他投射“不要搞事”的警告,但泽村笑得更灿烂了,他很可能已经决定无视这个警告了。

织田开口说话,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心灵对话。“我们要组队去唱卡拉OK。队长并没有强制命令人们来,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想了解新生,所以我把他们带过来了。你要加入吗?”

“嗯。我想我可以去一段时间。”御幸没有费心改变装扮,他穿上夹克,抓起钱包,就锁上了门。

泽村跟着大部队走向了下一站,他放慢脚步,走到御幸旁边。“呦西!我超级喜欢卡拉OK!”

“你会唱歌吗?”御幸问道,尽管他已经知道了答案。泽村在学校乐队合唱中总是大声清晰的唱着,对于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喊大叫的人来说,他已经算不错了。

“我当然能唱歌!你看着吧!鄙人泽村荣纯一定会用我那美妙的歌喉让你叹为观止!”

“让我叹为观止吗?那肯定会是一场非常不可思议的演出吧。”

“我能行!只为你,御幸一也,我会全力以赴,用我全部的力量!”

“你停下来了?”御幸不敢置信的哼哼了两声,但泽村已经完全沉浸在音乐世界了,根本听不到御幸的声音。

然而,泽村最终并没有拿起麦克风。他太兴奋了,完全坐不下来,在这两间棒球俱乐部为卡拉OK准备的屋子里来回转悠。没人能让他平静下来去唱一首歌,所以他们直接跳过了他的回合,而另一个一年生,给他变了一个纸牌魔术。不过,泽村并不是唯一一个有点失控的人,因为有些队员已经喝了酒,他们还偷偷分给了年轻的队员们。

当泽村坐立不安的行为开始让他和一些很容易被激怒的队友们陷入麻烦时,队长将他带到了御幸身边。“让他远离麻烦,”他告诉御幸。

“我不需要照顾!”

虽然泽村这么声称,但队长的语气还是不容争辩,“乖乖坐下!”

泽村看着御幸周围挤满了队员的沙发,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乖乖坐到御幸的膝盖上。队长满意的离开了,于是泽村扭过头去看御幸。他的眼睛十分清澈,可能还没有完全喝醉,但御幸能感觉到他腿部的肌肉在不停的抽搐着,就像渴望奔跑一样。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突然意识到泽村的存在感是多么的强烈,那充满力量的四肢,结实流畅的身体,还有那种让周围空气都能活跃起来的阳光性格。御幸注意到,泽村真的非常温暖,尽管身边的队友都挤在一起散发着太多的热量,但这并不是一种不愉快的感觉。他几乎想让泽村再往后靠些,让更多的温暖渗入他的胸膛。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想法。

“御幸你怎么了?”泽村天真地问道,把御幸从那种奇怪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从我的大腿上下来!”,泽村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很可能是因为队长的命令,所以御幸戳了他几下,他马上跳起来离开,把御幸吓了一跳。“你可以坐在这里,我准备回宿舍了。”

“我也准备走了!我陪你回去!”御幸一点都不相信第一种说法,但他同意了和泽村一起回学校。

在他们告别了其他队员后,泽村打断了他们之间短暂的沉默,“喂,御幸,我还没听到你唱歌呢!”

那是因为轮到御幸的时候,他去了洗手间。“也许下次吧!如果我没记错,有人曾许诺今晚要用他的表演让我叹为观止,但他还没有上台表演过。”

“那是…那是,因为我很忙!我没有故意要被跳过!”泽村一脸认真地告诉他。“我可以现在给你唱歌!”

“在午夜的街头?”

“我才不管那些!”

御幸忍住笑意,“我不认为你会那么做。”

“我们可以回你的房间吗?我会用我最优秀的歌喉给你唱小夜曲。”

他假装考虑着,“我正准备马上睡觉,也许你的歌声会对我有所帮助。”

“御幸一也!我不知道你是在恭维我唱摇篮曲的技巧,还是在说我唱的太无聊了会让你睡觉!”

“嗯,这个留给你自己想象吧。”不过,老实说,御幸无法想象伴随着泽村的噪音入睡的场景。

“啊,多么讨人厌的前辈!你的室友会不会介意你这么晚还有客人?”

“你是认真的吗?”御幸看向泽村,显然他对这个问题一脸真诚。御幸真的想邀请麻烦进入他的房间吗?一旦泽村进来,就很难再让他出去了。御幸权衡了一下潜在麻烦和泽村给他唱小夜曲的娱乐价值。最终娱乐胜出,所以他说:“我的室友今晚不在,他要和一个校外的朋友待在外面。”

泽村的眼睛睁大了一点,“那就只有我们了?”

“听着,如果你要过来的话。”

谈话停顿了一下,泽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保证过我会唱一首好歌。”

御幸从没有想象过,他会在大学的一个周六夜晚,邀请泽村荣纯来他房间里唱歌。

当他们回到御幸的房间时,泽村在门口徘徊了片刻。“泽村,没有必要那么紧张,我不打算给你的音乐表演打分。”

“我知道!”他果断地走了进来,暴躁的看着御幸。“我只是在同情你可怜的室友,居然要在大学生活里一直忍受你!”

“抱歉,不过是谁自愿跟着我跑到青道的呢?是谁呢?”御幸轻敲着下巴,假装沉思。“哦,对了!那不就是你嘛!”他笑着调侃。

“你就不能让这件事过去吗?!”

“永远不能,”御幸笑着说。泽村在他的呼吸声中低声抱怨。与此同时,御幸躺在床上,折起了腿。“那么,你想唱哪首歌?”

泽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这证实了御幸的怀疑,泽村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从他微微惊慌的神情可以判断,他只是对他知道的每首歌的歌词都很不熟悉。

戏弄他简直不要太简单,一会儿将会很有趣。

 
—tbc—

那个队长......真的不是友军么2333下周见!

                                        下一节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