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In Your Care 02

作者MeridianGrimm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关于这篇同人,一切荣誉归于MeridianGrimm太太!
—————————————————————————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

荣纯在洗完澡后,定了闹钟,给御幸发了一条消息,【你这学期早上几点上课?】

【我可不想早起跟你一起跑步!】

【见鬼!御幸一也!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想问这个?】

【难道你不是吗?】天啊,荣纯几乎能感觉到这条消息里透出的恶趣味。

【至少让我在你回答以前问吧!】

【我的答案还是拒绝!就算你偷偷问到我的房间号,跑过来猛敲我的房门,我也还是不会改变主意!】

荣纯一脸愤怒的紧盯着屏幕。“那好吧!反正我也不想和你一起跑步。”他闷闷不乐的拖着脚走回床边,把手机扔到枕头旁。

“你是一个前辈的朋友吗?”

荣纯看着他的新室友,在高中担任三垒手的一年级同学。他那边的房间非常……整洁。在青道和凌乱的室友相处了三年之后,荣纯一时难以适应佐野桑的整洁,感到有点不安。“嗯?”

“那个捕手,御幸桑,他跟你一个高中吧?”

“是的。”

“他怎么样?”

“你会看到的,御幸一也是最好的捕手。”

“那么,你们是朋友吧?”

“嗯,你可以这么说,”荣纯回答。在御幸那边,“友情”可能是对他们关系最正确的阐述,荣纯很有信心,如果御幸只把他当作队友,就不会在这一年间跟他保持密切的联系。但对荣纯来说,“友谊”这个词还远远不够。

—————————————————————————

荣纯的成绩不是棒球队里最好的,但他在高中二年级期间,看了很多少女漫画,这让他明白,他看向御幸的目光与旁人不同。御幸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队友,不仅仅是仰慕的前辈,也不仅仅是搭档。他一点都不温柔,总是取笑荣纯,但他的笑容让荣纯的心跳很奇怪,他那被嘲笑掩盖的罕见赞美,让荣纯觉得自己有动力去做任何事情。御幸完全专注于这个队伍,他是一个可靠的队长,他是荣纯最想要追上的人。在那个甲子园的夏天,荣纯把他的每一根神经都投入到了训练中,他一次又一次的延续着这个夏天,赢得了更多与御幸搭档的机会。

在三年级隐退后的第二天,荣纯依旧跑去训练,他告诉自己,就算御幸不在那里,他也是可以的。那些看过的漫画都警告过他,初恋总是不会成功的。如果他们之间没有训练作为纽带,那荣纯就没有理由再见到御幸了,然后他们就会在御幸毕业后完全失去联系。

荣纯在这一天里,一直是那副阴郁、毫无生气的样子,这让他的队友们很生气,他们仍然沉浸在胜利的狂喜中。春市在洗澡的时候把他从浴池里拖出来的。“你看起来有点…沮丧。你还没有因为降谷放弃ace的位置吧?”

一想到要输给降谷,就激起了荣纯习惯性的反应。“哈?!不可能!鄙人泽村荣纯是一个永不放弃的男人!要拿ace背号的人是我!”

“跟我想的一样,”春市微笑着回答。突然荣纯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他也不需要放弃御幸。他知道御幸会在进入职棒前先去打大学棒球,没有理由荣纯不能通过考试或者得到棒球队的邀请进入同一所学校。

“我是不会放弃的,”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听到了,荣纯君。很高兴你能感觉好一些了。”

荣纯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打开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

御幸正在换床时,一旁手机铃声响起。他翻了个白眼,拿起电话,期待着另一头过度热情的泽村。“喂?”

“哟,御幸。”

他眨了眨眼睛。“仓持?你想干什么?”

“喂!这就是你跟你前队友说话的方式吗?!”

御幸打开扬声器,继续收拾着一件旧t恤。“哈哈。职棒的生活怎么样了?”他毕业时也得到了邀请,但他认为大学学位是一个必要的计划。

“没什么可抱怨的。嘿,你看我们上周在北海道的比赛了吗?这可是在东京电视台播出的。”

“并没有,”御幸看着他桌子上写满了读卖巨人资料的笔记本撒了谎。

“混蛋,快好好赞美一下我和亮桑的表现!”

“我相信亮桑一定做得很好。”

仓持无视了隐含的嘲讽。“该死的!我只是打电话来看看你怎么样。大二的第一天过的还好吗?”

“好吧,我想,你肯定猜不到谁——等等!”御幸晃了晃脑袋,串联起了这些线索。“你知道!怪不得你会突然给我打电话。现在谁才是那个混蛋?!”

仓持假装无辜,“你在说什么?”

“泽村。我今天早上发现,他来了我的大学。你是忘记跟我提这件事情吗?”

仓持飞快的扔掉了伪装。“这不关我的事,只是泽村想给你个惊喜而已。而且这么问只会让你看起来像个混蛋,连问都没问他!”

“我以为他不会跟过来”。御幸从他的iPad上拿出了耳机,在他的夜间播放列表上划动着。

“那你怎么想?”

“今天没有一年级投球,但我明天会看看他的表现。”

仓持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他比他是否是个优秀的投手更重要。”

御幸本想开玩笑说,泽村的脑袋里,除了棒球空空如也,但仓持严肃的语气让他咽回了这句话。“我想,他看起来跟往常一样开心。”也许这就是仓持想要知道的,他总是对他的前室友很有责任感。

“很好。”仓持平静了下来,然后那种严肃的感觉消失了。“他还求你接球吗?”

“是的,如果他再不停下来,我就要屏蔽掉他的电话了。”

“呀哈!祝你玩得开心。”仓持那边隐约传来了开门声。“好吧,亮桑回来了,我要挂了,”他突然挂断了电话。

御幸眨了眨眼睛。“好吧,晚安。”

—————————————————————————

在训练后的第二天,教练让御幸在打击练习中,轮流给包括两个新人在内的所有投手接球。御幸先从熟悉的中臣和杉原开始,他没有错过泽村每隔几分钟就瞥过来的视线,很明显泽村在试图巧妙地和他进行眼神交流。当他给另一个一年级投手接完球后,他故意看向泽村,然后走向板凳席喝点水休息一下。

但泽村似乎已经压抑不住他的兴奋。他越过休息区,早早的抓住手套。御幸喝水时,他一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你准备好了吗?”

“哦,如果我必须要给所有投手接球的话,好像下一个是该轮到你了,”然而御幸的话引起了泽村爆炸性的反应,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御幸一也!你不要想着逃跑!我已经盼了一年了!”

“哈哈,你等了我整整一年吗?这太奇怪了,就好像你是为了我才来了这所大学一样~”

“这有什么奇怪的?”泽村非常认真的反问着。“我不是跟着你去了青道吗?”御幸惊讶的凝视着他的双眼,而投手只是无辜的眨着眼,就好像他没有说出这种惊人的事情。

好吧,也许这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泽村一直是个冲动的人,御幸还记得他们初次搭档时,泽村意识到御幸可以接住他的任何一个投球的那一刻。他的眼睛睁大了,对棒球的纯粹热爱点亮了他的全部。御幸肯定对那个国中的易受影响的孩子,产生了比他想象中更大的影响。

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他们之间有些不太平衡,因为泽村为了御幸做出了影响他未来的决定。“让我看看你这一年有没有进步,”御幸最终试图转移话题。“在我的印象里,你的控球还需要多加努力。”

“嘿嘿!非常感谢!我现在的控球已经很好了!”

御幸大笑,“那一会儿我会看到的!”泽村慢跑到牛棚,而御幸则以更加沉稳的步伐走了出来。他站上位置,向泽村比出了暗号,而泽村对着暗号点点头。

泽村的投球姿势还是那么恰到好处,将手腕一直藏于身后,直到最后一刻猛地投出,御幸在球没入手套后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并没有忘记接泽村的球的感受,但这个特殊的球与手套碰撞的声音,唤起了高中时和泽村搭档的兴奋,那时他就是为这种虚假的直球配球的。

“你为什么笑得这么邪恶?!”

御幸抛回了球,并打出了另一个暗号,他的笑容更灿烂了。

在他们投了30球左右后,泽村挤到他身旁。当他们走回休息区时,泽村开始发问,“我做得好吗?”

“我能想到好几个你需要改进的地方。”

“你就不能只说一句‘干得好’吗!那会杀了你吗?”

御幸已经错过了他的一些成长。他知道泽村在电话的那端肯定受到了触动,但再次看到他的投球也是一种享受。“好吧,你肯定比当年那个傲慢自大的一年生好,我记得他只会投直球就叫嚣着要成为王牌,那真是太尴尬了。”

“喂!!!我现在已经不同了!我要让你知道,我还没有在新队伍前出丑过!”

“你的衬衫穿反了。”

“什么?!”泽村连忙低头查看着自己,然后又看向了御幸,“并没有!”

“但我不是骗你低头看了吗?”

泽村惊掉了下巴。“你是最坏的!”

“是啊,所以你才跟着我去了同一所高中和大学!”

“我并没有说我是故意跟着你来了这所大学!我只是说,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为了你去了青道。”

“当然,泽村。”

泽村的脸上出现了熟悉的表情,他固执的撅着嘴。“御幸一也,幸好你是一个了不起的捕手,不然你的态度肯定不会让你赢得比赛!”

“你的控球也不会让你赢得任何比赛,所以谁才是真正的输家呢?”

“喂!”御幸露出了一个期待的笑容,等着看泽村炸毛。他们俩都完全无视了周围,所以当泽村撞上休息区的墙时,御幸和他一样惊讶。

御幸首先反应过来,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这似乎是一个信号,其他目击者也开始对完全目瞪口呆的泽村进行嘲笑。在泽村身边绝不无聊,这是肯定的。

泽村满脸通红的跳着脚,御幸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勉强从笑声中挤出一个句子:“什么——你刚才说你没出过丑?”

—tbc—

小甜点~希望大家喜欢!下周见~

                                        下一节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