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10(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节

—————————————————————————

父亲把他送到了学校门口,即使是夏夜,温度也逐渐降了下来。几小时前,太阳已经落山,白天的干热变成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寒冷,一阵寒风吹过,仿佛在他沐浴后还湿漉漉的头发上狠狠的扎了一下。

就像预料的一样,一路上克里斯遇到了好几个在球场练习挥棒的二军队员。他慢慢地回忆着,这样的状况是从那天晚上训练开始的,当时教练说他会再挑一个人升入一军。

克里斯个人认为这个位置会给小凑春市。即使从打击练习中看不出太多,这个一年级表现出的球感也是惊人的,无论是打击还是防守都表现的很好。在他看来,这个年轻的小凑有可能比他的哥哥更有能力,他是这个夏天不可忽视的力量。

从那些二军成员的训练方式和他们越来越绝望的表现来看,他们很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夏季大赛中上场的机会已经越来越渺茫了。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们中也没有人会对那些被选进一军的队员产生不满。他们怎么会这样呢,毕竟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那些人每晚都和他们一起,拼命练习挥棒和防守技巧,他们是用汗水将自己推向比别人更远的地方。
  
克里斯走到了宿舍门口,他看到有人在那挥舞着球棒。他抬头瞥了一眼,从白色的头巾下钻出了一簇深棕色的头发,他停下了脚步。但是后来,这个身影转了过来,他看到了……是松了口气么?还是失望?对面的人戴着一副眼镜。

“辛苦了……现在才回来吗?”,御幸的头上还挂着汗珠。克里斯微微笑着无声地点点头,御幸放下了他的球棒。“我只是刚好在这里……让我请你喝杯饮料吧,克里斯前辈。”

御幸走向餐厅的后面,那里有自动售货机,而克里斯则跟在他身后。两个在售货机旁闲逛的二年级学生看到了他们,冲着他们挥挥手,然后吵闹着走回宿舍。当两个人转过拐角时,这里只剩下了这两个捕手。

“泽村好像最近一直在跟着你吧?”御幸在选择屏幕前不断徘徊着。

“是啊……有点毛骨悚然……”

这个一年级投手似乎有什么第六感,因为他知道克里斯整天待在哪里,他不断从各种不可能有人的角落里冒出来,帮助克里斯完成各种微小的事情。就在前一天,他戴着增子酒店的头巾,试图在餐厅里给他添两倍的米饭。

“哈哈哈!不过他也一直在努力练习。他的控球一开始就不坏,现在更是越来越好了。”随着当啷一声,两罐饮料落了下来。御幸弯下腰,把它们捡起来,把其中一罐压在了克里斯的手里。“给你。”

“谢谢。那么,他已经从横滨的比赛中走出来了么?”克里斯心不在焉地问道,他打开了饮料——然后停了下来,突然想起了泽村为什么会上投手丘。御幸看起来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他对他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克里斯前辈,你觉得泽村怎么样?……天生的怪癖球和独特的投球方式,以现在的方法不断锻炼,他将会继续进化。对一个捕手来说,这种投手是最有吸引力的吧?”御幸喝了一口饮料。“在那种双重打击之下,他看起来还很好,所以他应该不是那种会轻易崩溃的投手。不过我相信你也注意到了,泽村有一些奇怪的脆弱之处。就好像他害怕投手丘会从他脚下逃走,或者说他总觉得他不属于那里。虽然现在已经好多了,不过……能给他最大帮助的人就是我们捕手啊!”

克里斯低头看着手里的金属罐,感受着冰冷的金属压入皮肤的触感。

“就像你说的,我也注意到了他……不过我不是那种有能力帮助他的人。”克里斯站了起来,一口饮尽剩下的饮料。“只要他停止关心与队伍无关的事情,一切就会很好。你应该关注的是如何引导他和丹波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投好球,这可是今年球队最关键的地方……你要好好加油啊,正捕手!”

克里斯留下长凳上的御幸,走上楼梯准备回宿舍。他走到楼梯的最高处,停了下来,轻轻将手搭在肩膀上。他皱起眉头,那种跳动的幻觉般的疼痛又出现了,他父亲的话语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优…不要管球队的事了。在毕业前,你好好锻炼自己的身体就好……你的棒球人生,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观看横滨比赛后,克里斯无法摆脱名为泽村的飓风给他带来的震撼。长久以来,他的精神一直在地球上不知某处游荡,但此时他仿佛回到了他的身体中,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体第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控制之中。因此,他的康复训练进展十分顺利,身体恢复的速度比医生和健身教练预测的要快得多。但他仍然无法及时赶上夏季大赛——这是他三年级的比赛,也是最后一次能为球队效力的机会。

克里斯一直认为他不会再和队伍一起前往甲子园打棒球了。他已经接受了这件事,并用自己的方式与之和平相处。但现在,出于某些原因,每次他看到一年级左投练习投球时,他就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隐隐跳动。他的手躁动着,好像在质问他为什么不戴上手套,他的胸口一直在骚动,克里斯逐渐意识到这种骚动不会消失。这是一种渴望,渴望走上捕手区,蹲在打者后面,向投手发出暗号。投手会向他点头,在一个平静的时刻,他们会露出仿佛蕴含着风暴般的眼神,然后把球投到他正在等待的地方,他会举起手套,球在他耳边发出干脆悦耳的声音。

克里斯知道——
【我想接泽村的球。】

但他也知道,他这样只会伤害球队。

克里斯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低头看了看阳台。

【这是你的责任,御幸…去引导泽村,和队伍一起去甲子园。】

—————————————————————————

御幸在喝完那罐宝矿力后依旧没有离开,他静静坐在自动售货机旁的长凳上一个人待了很久。直到恍然间抬起头,才发现夜幕竟已悄然降临,他把饮料罐扔进垃圾桶,环顾四周,看到练习用的那只球棒被随意放在长凳一旁。他弯腰捡起,伸展了一下腿上的肌肉,暗自摇了摇头,练习带来的热度已经完全散去,他不由责备自己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真的一点都不像他。

御幸走到宿舍楼下,透过窗户看到大部分灯光已经熄灭,他匆忙爬上楼,这时他很庆幸自己是独自居住。虽然,这同时也意味着在他早晨睡得太熟听不到闹钟时,也没有人能拯救他。等等,坐在他门外的人是谁?

“泽村?”御幸不确定地发问。那个人一动不动,脸被帽子遮得严严实实,御幸正要后悔提前开口时,地上的人突然抬起头,尽情发着牢骚。

“御幸前辈,你可以回来的再慢一点,”泽村——实际上就是他——在抱怨着。他有些僵硬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臂。

“你在等我吗?”御幸发现他很难不发出惊讶的声音。

“当然,”对面的人居然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然后,他低声嘟囔着一些可疑的东西,好像是“我才不会让降谷占用你所有的时间,”御幸不能完全确定。

“你永远不会听我的话吗?”御幸愤怒地摇了摇头。“我已经说过,你不能现在就把自己累坏。”

“先说说你自己,这么晚才回到房间,”对面居然倒打一耙,充满鄙视的看着他这个学长,但御幸不得不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反驳。

“所以呢!你在这里干什么?别告诉我你也想让我接你的球!”在经历了降谷死缠烂打的纠缠后,他终于开始理解限制命令在现实世界中的必要性。

“不,我只是想见见你,”泽村十分自然的回答道,御幸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的像白日里见了鬼一样僵硬,他不由有些无语,这个一年级怎么能用这样真诚的神情说出这种话来。

片刻后,他企图打乱此时奇怪的气氛,半开玩笑的问道,“在放弃去打扰克里斯前辈之后终于想起我了?”

“嗯,是啊。克里斯前辈已经睡了。”他居然承认了,御幸愣了一下,却突然看到他退后一步,偏过头打了个小喷嚏。“抱歉,”他又补充到。

御幸的眼睛立刻被男孩裸露在外的手臂吸引了,他皱起眉头,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一把将泽村推了进去。然后他打开灯,把球棒丢在一旁,开始在一箱子衣服里翻来翻去。最后他找到了一件干净的运动衫,把它扔到了泽村的头上。

“在你感冒之前给我把它穿上。”泽村倒是没有争辩,毫不客气的一把拽过运动衫直接套上。emmm…好像有点太大了,御幸盯着他完全藏在袖子里的手看了一会儿,微微勾起嘴角,男孩沉默着,像金鱼一样呆呆的看着御幸,终于御幸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你穿反了,你这个笨蛋。”

“哦。”泽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抽出胳膊,拽着运动衫转了一圈,又抬头问到,“好了吗?”

“嗯。你把它穿回宿舍吧…不然我就得担心你会不会在下楼时感冒了。”

“我会帮你洗的!”泽村承诺着,他的语气仿佛是帮了御幸的大忙。

“呵,然后让我的运动衫闻起来跟你一样吗!”御幸摇了摇手指。“明天早上立刻把它还给我。”

说罢他惊讶的发现,泽村并没有如他意料的炸毛疯狂反驳,反而沉思着环顾整个房间。

“这就你一个人么,嗯……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会时不时迟到?”

“哈哈!你还拿着这个对我反击!”御幸笑着回忆起第一天的练习。一年生哼了一声,扬起脖子向着门口走去。

“我明天早上还会来敲你的门的,你最好早点起床,”在做出如下宣告后,他的学弟没有再多说一句再见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当门在他身后关上时,御幸又感到自己在流汗。

【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

但是,当他路过抽屉旁边的镜子准备去拿牙刷时,他看到了镜子中的人,脸上带着一丝温柔的微笑,他停下来重新调整了表情,因为御幸一也不会这样笑。

永远不会。

—tbc—

抱歉了,这半章很多不知道怎么描写的地方,而且这两天也无心修改,之后能专心下来再改,先按约定的日子放出来……
最近翻译完全没有进展……全靠存稿混过去的Orz昨天去啃粮还吃到玻璃渣,生无可恋qaq
感谢观看!下次更新看情况,反正下周见……还有,提前祝克里斯前辈生日快乐【虽然这章有点虐的翻译上说好像不太好ヘ(;´Д`ヘ)】
还有,这个月我不加那个附录,整整15更,平均两天一更!

上一节                                           下一节

评论(1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