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9(下)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御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荣纯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御幸了,他觉得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这其中混杂着,“你是个笨蛋么?你不可能这么愚蠢!”,“上帝,我竟然一直在和猴子说话”,在他最初的第一年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表情,但荣纯认为(希望)他已经长大了,就像他已经超越了他的打击恶名一样。

“你真的忘了吗?”御幸没有再多说别的,只是指着右边,然后,荣纯顺着他的指尖看到了休息区。

“你在说什——”荣纯突然停住了,他看到了可怕的一幕:片冈教练走出了板凳席,举起了一只手。“啊…啊!”

他感觉他的心在不断下沉着。不知怎么的,他完全沉浸在比赛中,已经忘记了让打者上垒的后果。

“青道高中选手更换。代替投手泽村君上场的是丹波君,投手丹波君。代替捕手御幸君上场的是宫内君,捕手宫内君。”

听到第二个通知,荣纯难以置信的皱起了眉,他转身看向身旁毫不惊讶的御幸。与此同时,丹波和宫内已经从牛棚里走了出来,小跑向投手丘,荣纯觉得他们每走一步自己都在瑟缩。

“泽村,御幸。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丹波伸出他的手套坚定的说着。宫内也点点头,鼻子坚定的喷了喷气。

过了那么一秒,荣纯低头看着手套,他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棒球。然后他慢慢地伸出手,看了看球,缓缓把球递了出去。他低着头跟着御幸回到休息区,一路上,他都能听到观众在为他们欢呼。

“投得好,泽村!”
“嘿,一年级,你太了不起了!”

但荣纯不敢抬起头——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不能。他知道那个三年级一定正在看着他,他的耳朵滚烫的好似要烧起来,他从未觉得回到板凳席的路途有那么漫长。

“抬起头,泽村,”他听见御幸在他身边说。“你今天的表现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期望。”

荣纯没有回应,他默默的跟在捕手身后艰难地跋涉着。当他们终于回达了休息区后,荣纯短暂的松了口气,然而这只是暂时的,因为其他队员都热情的围在他身边,拍着他。

“漂亮的投球!”
“我没想到你能做到这个地步!”
“要保持下去啊,泽村!”

“泽村。“一道不同的声音穿过了他心底的阴霾,荣纯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是片冈教练的声音。他慢慢抬起头,看到教练正抱着手臂看着他。“你已经清楚的展现了你的决心,现在就把剩下的交给你的学长们吧。”

“…是。”荣纯紧握着双手。若是平时,教练承认他的事实可能会让他欢呼雀跃,但不知怎么的,现在,他只感觉精疲力尽。

荣纯坐在长凳上,他接过冰袋,脱掉汗衫,开始冰敷他的肩膀。比赛还在进行,根据休息区的加油声判断,现在场上正在激烈的战斗着。但他完全没有力气抬头去看。相反,他低头凝视着他张开的双手,这和他过去习惯看到的完全不同。三年级手上厚厚的老茧和冷硬的线条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年级柔软的手。

“你很失望么?”御幸的声音里满是困惑。他坐在荣纯旁边,冰敷着左手。“你真的以为你能投出一场完美比赛么?”

“不,我没有,”荣纯撒着谎,但御幸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他告诉荣纯他欺骗不了任何人。

“泽村,我和你犯了一样多的错误。但这已经结束了,我们必须继续前进。”

—————————————————————————

“3-1!青道高中胜利!双方列队行礼!”

“辛苦了!”双方队伍排列整齐的互相行礼。随后比赛结束的防空警报声响彻整个球场。

横滨学院成功地在第八局上半从青道铁壁的防守中抠出一分,但青道在八局下半也同样不甘示弱的给予了还击。在随后的第九局中,丹波很好的压制住了后面三人,这场比赛就在青道的胜利中结束了。

其他人都已经挤上了校车,但荣纯还犹豫地徘徊在门口,他完全不在意散落在脸上的零星雨水,只是专注的搜寻着路过的人群,虽然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在找谁。在最后一个人登上校车后,荣纯看了一眼路人,随后他也上了校车。

等到他们回到学校,已经是晚餐时间了,每个人都迅速跑回宿舍,换上制服,直奔餐厅。

“小泽村怎么了?”荣纯听到了增子在背后偷偷问向仓持的声音。

现在他们换上了舒适的衣服,在食堂前的院子里,沿着还有些湿润的草地向前走着。天色已经开始变黑了,院子里的灯也亮了起来。在他们经过时,其他成员冲他们挥挥手,愉快地打着招呼。

“他可能还在为被换下来生闷气,尽管他只是个该死的一年级,”仓持完全没有压低声音,荣纯可以感觉出这个二年级游击手语气中压抑的愤怒。

荣纯想要抗议,但当他张开嘴时,他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无奈的叹息。

他在那七局的时间里,完美的压制了横滨的强力打线,关于他的谣言很可能会在西东京地区不断扩散,就像最初时间线里的降谷一样。

没人能料想到他能做到这个地步,而且考虑到在他们的眼里,他只是个一年级投手,而这是他第一场高中正式比赛,这就使得这一壮举更加非比寻常。

然而,荣纯明白,虽然他可能在身体上是个幼稚的一年生,但在精神上,他已经是三年级了。

最重要的是,他是青道的队长和王牌,他带领队伍在夏季大赛中赢得了胜利。虽然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他确实有着充分的理由被人们称为“小成宫”。

他带着所有的经历,得到了回到过去的机会,反过来,这也给了御幸和其他前辈一个去甲子园的机会……但是现在,刚刚迈出了旅途的第一步,他就在克里斯身上碰壁了。荣纯无法伪装成不知道投球规则的新手,去跟着克里斯重新学习。所以他想,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克里斯一个机会,让他重新回到一军,回到比赛中去。

但他失败了。

荣纯对失败并不陌生,他知道正是失败让他不断变强,强到足以背负队伍的期望和梦想,在夏季炎热的赛场上,在对稻实的比赛中投出足以决定比赛结果的关键一球。

但这种对失败的熟悉也意味着他很清楚这代表着失去。他在最初的时间线上知道这一点,是在他们输给稻实的时候。他看到了会带他们返回学校的校车,看到了御幸一片空白的表情,甚至连结成——他们不可动摇的支柱和队长——也流下了眼泪。

增子和仓持已经消失在了餐厅里,但是荣纯仍然待在外面。他能听到队友们在里面欢笑吃饭的声音,但他没有加入他们。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漆黑的院子,柔和的光线笼罩在他身上,他的前额紧贴在冰冷的墙壁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想到他会输掉这场赌局。这并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荣纯虽然知道回到过去并不是一场梦,但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他曾以为一切都会像梦一样。在这样一个童话般的世界里,他曾经以为,这一次命运一定会对他微笑,他会投出这场完美比赛。克里斯会像他计划的那样再一次开始打棒球,而他的眼睛也会恢复神采。然后,荣纯会继续为夏季的比赛做准备,他们会把稻实在计分牌上抹除,最终这次会由他们去甲子园。

然而,现实是永远不断前进的。虽然那些可靠的三年级前辈在他身后让他感到很安心,但他仍然知道并不是应该赢的队伍就一定能赢。在他一年级跟稻实的那场决赛中,他才艰难的理解了这一点——在棒球比赛中,没有什么不会改变,所有的一切都可能会在一眨眼的时间里被颠覆。

荣纯慢慢露出了一个苦笑,身侧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但话说回来,毕竟棒球就是因为无法预料,才会这么让人兴奋啊!】

“怎么了,泽村?”一个安静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荣纯猛地瞪圆了眼睛,急急忙忙的想要转身,然后他一下子被鞋带绊到,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发现自己几乎跌入了这个高大的三年生的怀抱,克里斯惊愕地低头看着他。他的脸在黑暗的阴影里,没有被周围的灯光照亮。

“克…克里斯前辈!”荣纯急忙站直了身体,匆忙地后退了一步。“您在这里做什么?!”

“嗯……现在是晚餐时间,”克里斯说。荣纯有点脸红了,他很感激这个特别的捕手,但他一开口就问了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如果是其他二年级带着这种愚蠢的笑容走过来,他肯定不会听到最后。

“别让我耽误您!快请进!”他寻找了一下道路,然后指了指餐厅大门。

“你不吃么?”

“嗯…我已经吃了!”荣纯紧张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肚子。仿佛回应一般,他的肚子立刻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抗议。他觉得自己的脸变得更红了。

【啊…我的肚子?!】

“…泽村,”克里斯轻轻地开口,巧妙地忽略了那个奇怪的声音。“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荣纯有些畏缩不前。

【不要问打赌的问题,不要问打赌的问题,不要问打赌的问题……】

“在今天的比赛中……”

【该死的!】

“当你站在球场上,你在想些什么?”

荣纯吃了一惊,他眨了眨眼睛,停止了搓手的动作。

“您想问什么?”

“我在看比赛的时候一直在想……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做到这种地步?”

荣纯微微张开了嘴,这一次,有十几个不同的答案一齐飞向他,一个接一个地在他的脑海里自爆。但在最后,只有一个答案留了下来。

“…我只是想告诉你,棒球是多么的让人兴奋!站在赛场上是多么有趣,只从看台上看是无法理解的。知道你的队友有你的支持是多么的让人放心。即使没有一个人认为你能做到,你也要努力去做,让他们食言。”荣纯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挠着脸尴尬的笑了。“虽然这一次……他们是对的。”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说我必须理解那种感觉,”克里斯说。“其实没有人对你有那么大的期望。”

“克里斯前辈,我错了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克里斯没有回应,荣纯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最后说话时睡着了。

“你没有错,但唯一放弃我的人就是我自己。”克里斯低下了头,这时他的脸被灯光打亮了。

“谢谢你……泽村。谢谢你帮我意识到这一点。”

他眼神中的死寂并没有完全消失,但荣纯可以看出一些神采在他眼底开始闪现——这告诉荣纯,他知道的克里斯还在里面。

这是一个开始。

—————————————————————————

御幸刚刚从他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去盛第二碗米饭,这时他注意到泽村和克里斯一起走进了餐厅。他停了下来,几乎是狼狈的僵在原地,他看到一年级投手说了些什么——作为回应,克里斯的嘴角微微向上一弯。确切地说这不算是一个微笑,但这已经是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看到克里斯前辈做出的最大的反应。

“哈哈!“御幸难以置信地笑出声来,把附近正在吃饭的几个队员吓了一跳。他抱着手臂,摇了摇头。

【泽村……你究竟是什么人?】

—tbc—

话说……我之前看这章的时候,还没发现泽村跟克里斯前辈谈话前,居然还发生了这种少女漫画一样的场景。让我不禁抬头看了一眼标题,嗯……还是御泽……没毛病!御幸你要是吃醋,可以去找前辈和小天使各要一个抱抱!然后你就赚了!

哈哈!又看到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本来准备偷两天懒下周改完再发的,但看到了暖心的评论,一个没忍住提前改了改就发上来了!突然发现自嗨式翻译也是有别的价值的✧٩(ˊωˋ*)و✧
鱼丸酱还有那些熟悉小伙伴们!给你们比小心心♥

这次是真的下周见了!(大概周三?)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