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9(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9章 失败的老朋友

章简介:看来他并不是完全不受压力的影响。——青道vs横滨part 3(终章)

七局下半,当一年级左投击出二垒安打后,克里斯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加火热了。

“打得好,泽村!”
“坚持下去!”
“泽村!”

“哇,荣纯君表现的真是太棒了。”春市有些羡慕地看着欢呼的人群。

“他跟在班上简直判若两人,”金丸沮丧的摇了摇头。

“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泽村真的和教练打赌了么?”旁边一个二年级半信半疑的问道。金丸意味深长地回头瞥了一眼克里斯。

“真的!他必须要投出一场完美比赛,不然就会被赶下投手丘。”

“就只有这样吗?”二年级听起来很失望。“我以为赌注会更大。”

“嗯……”金丸有些犹豫地想要开口,但春市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他停了下来。

就在此时,看台上的欢呼声戛然而止——仓持刚刚击出了一个三垒正面的滚地球,结束了这局。

“我们没有保持住这个得分的势头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我们现在已经领先两分了,”另一名坐在更远地方的二年生说到。

“是的,如果泽村能坚持下去,这场比赛我们就赢定了,”他的朋友也十分赞同。

横滨的球员们纷纷开始走下场地。然而,还有一个穿着青道蓝白色制服的身影孤零零的在二垒徘徊,当克里斯看向他时,这个身影猛地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克里斯,露出了一双充斥着炽热决意宛若狮子一般凶厉的眼睛。

克里斯完全愣住了,那一瞬间仿佛有电流穿过身体,带来的震撼无法言喻。汗水从他的额头上缓缓滴下,又划过了脸庞。在这漫长的几秒钟里,他感觉自己无法动弹,只能依偎在身后的墙上……只有在这个一年级终于走回休息区后,这种奇怪的错觉才渐渐消失。克里斯四下看看,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感觉喉咙中有些堵塞。

【泽村,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战斗?】

乌云密布的天空开始隆隆作响,围观的人群抬起头,发现开始有雨滴不断坠下。

—————————————————————————

“第八局上半,横滨学院的攻击,四棒,右外野手,茂野君。”

御幸蹲在本垒,看着泽村,他心中的担忧越来越浓。一年生刚才说,雨不是问题,他看起来状态也不错。但不知怎的,就在他们交换场地和对面四棒走上打击区的短暂时间里,他的状况突然迅速恶化。

他的脸色像纸一样苍白,每一次呼吸都带着颤抖。【难道只有我发现了么?是雨模糊了我的视线,还是因为他一直在疯狂的看着我?】

【看来他并不是完全不受压力的影响。】

御幸向泽村打出暗号,然后他伸手锤了锤手套,举起手套看向泽村。然而,尽管泽村扭过头回应了他,但他并没有动作,在度过了漫长的几秒钟后,泽村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的手臂似乎是无意识的一挥,御幸抬起手准备接球,这时打者猛地挥棒——

“界外!”

球飞出了左外野边界,御幸又蹲了下来,他的心跳声仍然在耳边砰砰作响。另一方面,在球被击出后,泽村的眼睛并没有看向球。虽然他的身体在投手丘上茫然地看着御幸,但御幸可以看出,他的心在很遥远的地方。

在御幸连续发出两次暗号后,泽村终于注意到了暗号,然后,球又一次投到了与他要求完全不同的地方。打者全力挥棒,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

“界外!”

御幸勉强松了口气,他站了起来,摘下面罩,叫了一段暂停,然后走向投手丘。他看到其他内野手也纷纷走向泽村,看来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注意到泽村奇怪行为的人。

“泽村,你怎么了?刚才那球你完全失投了。”御幸开口问道。

他惊讶的发现,泽村只是呆呆地望着他,好像他第一次见到他。他晃了晃脑袋,环顾四周,看到周围的人都一脸疑惑的聚集在他身旁。

“你不是一个人,”小凑亮介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

“不要忘记看着我的手套,”御幸笑着补充了一句。

泽村眨了眨眼睛,御幸欣慰的看到,他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空洞的眼神也逐渐染上了几分他无法辨认的情感。

“是!”泽村又重新焕发了活力。御幸回到本垒,他戴上面罩,又重新蹲了下来。

泽村站在投手丘上凝视着他,等待着他的暗号。而他的注意力也回到了泽村的脸上,发现泽村的呼吸也恢复了平静。

当御幸站在打者的立场上,思考该如何配球时,他忍不住怀疑在这个一年生的首次比赛中,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是泽村第一次正式的高中比赛,除此之外,他还承担着一场完美比赛的任务。任何一个人都会在这种压力下崩溃,实话说,御幸仍然无法理解,至今以来泽村怎么会做的这么好。

那么,为什么他会突然在这一局崩溃呢?明明在上一局面对横滨三棒时还笑得很开心。御幸又看了一眼打者,难道是因为现在的打者是横滨的四棒,体格也更壮硕吗?

【“我们已经把他逼得走投无路了。现在给我最好的直球,要投到内角边缘,记得压得足够低。”】

泽村满是决意的扬起头,微微向他点了点。这次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打者,准备投球。球破空而出,御幸笑着举起手套准备接球。

【“很好。就像我要的那样……”】

御幸突然睁大了眼睛。打者坚定的向后退了一步,脚稳稳的踩在地上。力量仿佛在手臂上激起了一阵涟漪,他彻底的完成了挥棒动作,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球在泽村震惊的神色中猛地洞穿了内野。打者把球棒扔到一边,开始向着一垒跑去。

御幸擦去了护目镜上的雨滴,他专注的注视着那抹白色。他的心砰砰直跳,他确信一旁的裁判肯定能听到。随着球在白州面前从容不迫的划过一道下滑的轨迹,时间仿佛慢了下来,风将它带到了比预想中更远地地方。白州伸出手套,努力向它跑去。

【上啊,白州!】

球就在他面前,离他很近很近,御幸可以发誓白州的手套已经触碰到了球。

然后他一脚踩滑。

这不是一个重大的失误,白州没有直接摔倒在地。他只是在湿滑的地面上打滑了一秒,然后才恢复平衡。但那一瞬间就足够了。球落在地上,身后横滨的看台上,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白州进行了最后的努力,他猛地抓住那球,然后尽快将球扔到了二垒,但为时已晚。

“Safe!”

“第一支安打!”
“你今天完全燃起来了,茂野!”

青道板凳席上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所有人都在不知所措的沉默着,御幸可以听到一阵阵不安的嘟囔声从看台的各个方向上传来。

【这个四棒……他完全读懂了我,这就是横滨的四棒。】

在这个泽村刚刚恢复的关键时刻,被击出安打……御幸严肃的泯着嘴,看向投手丘的方向,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他眨了眨眼。

一下,两下。然后,御幸嘴角一弯,惊讶地笑了起来。

泽村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被失败打倒,而是转过身面对着外野手。他坚定地站在那里,举起手套向他们挥舞着。

“对不起!”他大声喊道。“但是从现在开始,会有更多的球被不断打出去,所以守备就拜托大家了!”

听到他的话,仿佛一堵无形的墙壁被打破了,众人身上又恢复了一些活力。

“别担心,白州!”
“我们会拿到下一个出局!”

御幸慢吞吞地摇了摇头。

“请再来一次暂停,”他对裁判说着,并站起身来。当他走上投手丘时,泽村惊讶地转过身。御幸用手套半遮着嘴。“泽村,刚才是我的配球失误。”

“我也没有对御幸前辈摇头,”泽村同时也遮住了他的嘴。他瞥了一眼这位正在二垒的打者。“我想这只是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打者……但没关系,我会拿下接下来的三个出局。”

御幸愣住了。

“泽村…你忘了吧?”

这一次,轮到这个一年生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关于什么?”

—tbc—

感觉御泽这对投捕,自从泽村从未来回来以后,脑回路就没对上过2333
御幸:他为什么会这么沮丧?他怎么能做的这么好?他又为什么突然就崩溃了?黑人问号.jpg
泽村:未来真的能改变么?算了,我要先拯救克里斯前辈!糟糕,真的有些地方改变了,怎么办,我该怎么保护御幸,感觉随时都会有危险,御幸不会出事吧?!各种纠结……
—————————————————————————
其实我就是因为第九章才想翻这篇文的!感觉这章里的荣纯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生动,感觉就是那个人,现在文里的真的就是那个人。
真的是翻译的很激动。不过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啦,如果这篇文不是我来翻译的就好了,以我的文笔怎么也无法将PK太太表达的意思完全翻译过来,原文看起来比我的翻译震撼一百倍(英文好的一定要去看原文啊!!!)。如果不是因为钻A在中国太冷的话,这篇文肯定就能有更厉害的人来翻译了,怎么说呢,感觉有点遗憾也有点幸运。嘛,反正能翻译这篇文是我的荣幸啦,虽然对于它来说真的是遗憾至极Orz
关于这篇文,一切荣誉归于PKSamurai太太!这里是白鸽,只是一个想跟你们一起分享追文喜悦的渣渣搬运工,如何能更好的把太太的文章还原的搬运过来就是我的研究课题啦!
亲爱的们,下周见~爱翻译!爱御泽!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