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8(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节

—————————————————————————

第8章  雨

章简介:他们的捕手身上一定有着什么。——青道 vs 横滨 part 2

在返回休息区的路上,御幸脱下他的手套。他抱着胳膊,坐到长凳上,慎重的看着对面的投捕搭档。

他们的绝杀从第一球就来了,很可能是猜到他太急切的想要安打。这个球看起来就像一个简单的直球,所以他没有想太多就直接挥棒,这个打席从最开始就结束了。

他沉默地看着白州挥棒,球在空中飞得很高,“啪”的一声撞上围墙,裁判喊出第二次出界。但在第三球,白州完全挥空了。

御幸眯起了眼睛。与此同时,横滨看台上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泽村也站上了休息室外的等待区。

八棒打者,坂井观察了第一球,在第二球时,他击出了投手高飞球,被三桥接杀,结束了这局。

“哈哈!”伊佐敷发出了一声大笑。“就是那个。那个投手还藏着一个球种。”

“他们一直等待我们开始习惯他之前的球路……”亮介脸上带着一种晦涩难辨的表情。“这意味着我们只能适应其中一个球。”

御幸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微笑,对于学长们已经抓住这点,他丝毫不感到奇怪。看起来泽村并不是唯一一个有着古怪直球的投手。尽管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严格地称之为直球,那纯粹是骗人的!

御幸回想起了第一局,仓持完全错过了挥棒时机。当时他还用这个取笑他,但现在想起来,那时横滨的投捕很可能用了他们现在正在频繁使用的投球。他只在打席上看到过一次,不能确切地说出它是如何瞒蔽打者的,但如果让他猜测,他觉得它可能并没有在他们想象的地方下沉。

然而,这些奇怪的球,本不应该能够抵挡青道强力打线的持久攻击。能够把这些怪癖球离散而又有效地组合在一起……

【哈。他们的捕手身上一定有着什么。】

—————————————————————————

阿部坐在横滨休息区的阴影中,他一边大口喝着水,一边看着外面的球场。现在是第五局和第六局中间,青道的队员正在场上耙平场地。而他们的捕手和投手正在牛棚里玩投接球,阿部看着那边,眉头越皱越深。

“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你的脸会完全僵住的!”茂野坐在他旁边,手里把玩着一颗棒球。

“我姑妈经常这么说!”泉转过身笑了一声,他斜靠在东旁边的栏杆上。东自从青道的投捕走出来以后,他就紧盯着他们不动了。

“我很惊讶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清水抱怨着。“你没意识到么,我们在那个一年级手里还没击出过一支安打!”

“他出手太晚,根本看不到放球点。”树多一边脱下上衣,一边说到。

“站在打席上,球确实看起来更快。和在旁边看的时候完全不同。”

“他的四缝线快速球至少有140km,”清水嘟囔着。“我根本没法把握好击球时机。”

“不只是你,我们都一样,”泉耸耸肩,捅了捅旁边的男孩。“田岛,你知道什么了么?”

“…他的投球方式非常稳定,而且他的球在四个方向上会有一些奇怪的变化,”田岛的眼睛仍然定格在对面投手的身上。“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投手。”

“你觉得你能打到吗?”茂野问着。

“如果我知道接下来会来什么球,我就可以,”田岛说到,他在绝对严肃的时候,会显得非常成熟。
  
“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阿部眉头紧锁。“他们的捕手……”

“他完全看透我们了,”泉同意的点点头。

“御幸一也…”茂野抬头看着屋顶。“我听说过他,曾经看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

他们都陷入了沉默,回头看着投捕二人组。阿部又喝了一大口水。

“我没法对他的配球模式说太多,”他用袖子擦了擦嘴。“但毫无疑问,那个捕手很危险。”

—————————————————————————

“第六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九棒,投手,泽村君。”

仓持站在等待区活动着他的肩膀,他看着泽村走进打击区。

当得知泽村的打击没有那么糟糕时,他有点惊讶。因为他一直认为泽村是那种打击很糟糕,会成为青道打线缺陷的投手,但现在他的打击姿势是自信而放松的。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他直接击出二垒滚地球。当“出局”旁边的红灯开始闪烁时,泽村偷偷地溜了回去,仓持起身向前。他扭头看向片冈教练,但教练只向他下了“观察第一球然后再打”的指示。

“来吧,仓持!”
“别被那个投手骗了!”
“仓持前辈!”

仓持皱紧了眉头,休息区和看台上的呼喊声如潮水般涌向他。这是他的第三个打席,如果他没有在这里上垒,那他还算是什么一棒?

“PLAY!”

几秒钟后,三桥目视前方,身体微微前倾。他点点头,直起身体,准备投球。

仓持回想了一下,在他的第一个打席上,投手的决胜球是一个看起来很像直球的球,而在上一个打席,他把曲球打成了高飞球,然后被接杀了。但是自从上一局以来,对面就越来越频繁地使用直球了。

仓持死死盯着投手,握着球棒的手不断收紧。等一下,他就赌直球了。

三桥踏向投手板,转动身子,挥动手臂,球猛地向前射出。仓持目送了这球。

“好球!”

这是一个滑球。在他担心投手是否会投直球之前,三桥已经投出了第二球。仓持紧咬牙关挥棒,“邦”的一声球飞出了界外。

“出界!”

他又一次被追逼了。

三桥站在投手丘上开心的笑着,仓持感觉他的脸更黑了。他调整了一下站位,又压低重心摆出了同样的击球姿势。

第三球飞向了内角边缘。仓持不相信他能打好,他比预期早了一点挥棒,希望能把这球击出界。然而,他惊讶地听到了金属与球碰撞的清脆声音。

他马上把球棒扔到一旁,向着一垒全力奔跑。他完全忽视了那些呼喊,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仿佛在嘲弄他的垒包。只有当仓持感觉到脚下坚硬的凸起时,他才开始放慢速度。

“Safe!”

看着右外野手把球扔回给投手,他咧嘴一笑,脱下护肘。这种腿上有些酸痛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仓持向板凳席看了看,但教练在最初的暗号后就没有动过。看起来是想让他们自己决定。他转过头来看着站在右打区上的亮介,然后有看向投手。

仓持微微离垒,他一脸坚定的面对投手。投手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到了小凑亮介身上。三桥好像已经进入了状态,在他抬脚的那一瞬间,仓持急速冲向二垒。

看台上各种惊呼声此起彼伏,仓持瞬间便滑上了二垒,他回头看了看,看到捕手正举着球一脸挫败的看着他。阿部皱着眉,把球扔回投手丘。

投手开始准备投球,这次他停留了几秒,仓持紧张的准备着。然后他投出了这球,仓持看到亮介打中了这球。他猛地起步,向着三垒迅速逼近,而后一个坐滑踩住三垒垒包,三垒垒审本次比赛首次喊出,“Safe!”

仓持急忙转身,看到亮介已经上了一垒。投手举起手套接住左外野方向的传球。

“三棒,中坚手,伊佐敷君。”

—————————————————————————

御幸坐在休息区,看着场上的情况。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伊佐敷激烈的挥出了一个高飞牺牲打。远处的中坚手猛地往前冲,纵身一跃,接住了球——立刻,仓持闪电般的奔向本垒。中坚手抬起身体,爬也不爬的将球掷向游击手,球像一道白光飞驰而去,游击手接住后急忙将球传回本垒。

但是这已经太迟了!在被触杀之前,仓持已经触碰到了本垒板。立刻,记分牌上青道后面出现了一个发光“1”,看台上欢声雷动。

“不错的跑垒!仓持!”
“太悬了吧,纯!”
“增子,继续下去!”

伊佐敷不满的咆哮着,仓持带着一副咧嘴笑的表情,跟在他身后走进了休息区。樋笠(一名后备队员)给这两位回归的队员递了一杯水。作为回应,伊佐敷抓起杯子,激烈的吞咽着,然后小心翼翼的还给樋笠。

“谢谢,”他补充道,然后一脸不满的坐在了长凳上。

“别介意,”御幸安慰道。

“呀哈哈!御幸,你确定你是那个应该说这些的人么?”仓持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向御幸,御幸满头冷汗。但谢天谢地,在仓持还没来得及说别的之前,他们被一声巨响打断了。御幸转身看到球猛地穿过一垒手的手套。

“这一击穿过了外野!”
“很棒的一击,哲!”

在板凳席的欢呼声中,御幸苦笑着拎着球棒走了出来。

【哲桑真的很可靠。】

他蹲在等待区,环顾球场。现在是两出局,但二三垒有人。至于防守……外野手看起来没有移动,但一垒手和三垒手趋前守备,看起来他们准备在本垒刺杀小凑亮介,来结束这局。

增子像山一样的庞大身躯,稳稳的屹立在打击区,他压低重心待球。这个投手没有像御幸希望的那样受到前面打击的影响,他点了点头,挥臂,投球。增子全力的挥棒,然后——

“出界!”

小凑亮介和结成都返回了他们各自的垒包。投手举起他的手套去接球。几秒钟后,他在捕手的暗号下点了点头,然后用手套遮住脸颊,挥臂,投球。

随着增子的全力挥棒,球棒与球碰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球像子弹一样的射向外野。御幸用眼睛看着球的移动轨迹,感觉一阵战栗猛地窜过身体,他迅速地站了起来。这一击打的很远——不,球要越过围……

一个白色的人影跳了起来,他借助墙壁顺势而起,一跃到达了不可思议的高度。而后他身形一晃,失去了平衡,狠狠地摔在了前方的地面上。御幸屏住呼吸等待着,但片刻后,外野手勉强支起身体高举手套,露出了一个白色的球。

“出局!”裁判激动的喊到。“三出局,攻守交换!”

横滨的野手们冲回了休息区,他们抱住了茂野,拍打着他的后背称赞他。与此同时,青道的队员们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回到了休息区。

御幸扛起球棒。他小心的抑制住了内心的失望,这次错过的机会确实有点令人沮丧。那是一个三分本垒打,他们会至少以4分的优势结束第六局,这几乎能保证他们的胜利。但是现在,虽然他们因为仓持的跑垒依然领先,但横滨右外野手的美技守备却完全压住了他们的气势。

就在他转身回到休息区的时候,御幸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落在他的脸上,然后他停了下来,抬起手摸了摸脸颊,意识到那是水。他迷惑的抬起头,看到乌云正在体育场上空不断聚集着。

【要下雨了吗?】

—tbc—

翻译趣事:第一节里伊佐敷前辈说的那句话,That pitcher had a ball like that up his sleeve.
翻译1号~那个投手有个像袖子一样的球【???】
翻译2号~那个投手像是从袖子里投出一个球【???】
然后去查了查,果然又是习惯用语。up one's sleeve 是成语,意思是“藏在我袖子里”
(句子来自莎士比亚戏剧 “奥赛罗” Othello ),可以各种引申,比如“别有用心”“为应急而偷偷准备”……
—————————————————————————
逛了逛A03,感觉我优先选择看的文,真的有明显的偏好。各种平行世界虽然也很萌,不过还是最喜欢看他们打棒球的样子,还有就是恋爱开车什么的虽然也很棒,但还是觉得御幸作为捕手宠泽村给他依靠的时候最能打动我。嘿嘿,如果有生之年能翻译完这篇文的话,可能会考虑找下一个目标ww
—————————————————————————
樋笠的名字是言商告诉我的!她还教了我怎么弄加粗和下划线!嘿嘿嘿,新技能get√
—————————————————————————
发现了一件事,到七章为止,我已经翻译了42634字了,不算符号,不算我的废话,不算作者有话说和附录……嗯…8.1还有4000…简直震惊!我简直是劳模!
还有还有!这两天看到几个新看的人一路点赞过来的痕迹,有没有感觉我这两章翻译的比刚开始好了一点!我感觉最近还是有个别满意的地方的(/≧▽≦/)嘛,虽然很可能只是刚开始翻的太差了,不过我还是有进步的吧!对吧对吧?!
感谢观看!8(下)不知道哪天见,还没翻出初稿……三次元最近事情比较多,每天累的像条死狗,时间也腾不出太多,不过肯定这周能发出来啦!爱你们!爱御泽!

上一章                                           下一节

评论(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