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7(上)

作者PKSamurai  原文地址   作者授权

上一章                  附录                  下一节

—————————————————————————

第7章   肢体语言

章简介:至少这是他唯一能回报他的……——青道vs横滨part 1

关东大赛预赛的清晨,这天是完美的打棒球的日子,阳光明媚,也没有会影响选手视线的强光,下雨的可能几乎为零。

“马上要进行关东大赛预选赛——横滨港北学院对青道高中的比赛。”

当比赛开始时,球场上的警报声响起,观众们看到青道拿着松香袋的先发投手后,开始窃窃私语。

“喂,这个投手还只是个一年级吧!”
“丹波呢?”
“青道想干什么!这可是横滨!”

横滨的队员们都聚集在休息区,惊讶的看着他们的对手。

“他们竟然把刚入学的新生派上来首发!”横滨的教练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他发出一声咋舌声,转向他的队员们。

“我们会让他们后悔的。听好了!我们要在第一局中使劲得分!”
“是!”他们咆哮着。

“第一局上半,横滨学院的攻击,一棒,左外野手,清水君。”

打者走上打击区,用球棒敲了敲地面,然后摆好打击姿势准备击球。

“Play ball”主审挥臂。

赛场上有着片刻的安静,青道的投手看着捕手的暗号,点了点头,高抬起右腿。

—————————————————————————

荣纯已经很久没有感到这么尴尬了,上一次还是在他不顾一切的冲到克里斯那里的时候。在他和教练打赌的第二天早上,谣言已经开始在球队中流传开来,而且随着时间过去变得越来越夸张。

“不,金丸,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不会被教练赶出——噢!”在荣纯转过拐角时,他撞上了一具结实的身体,而后他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旁边金丸被他撞的坐倒在了地上。荣纯伸出一只手来扶他起来,他朝旁边瞥了一眼。“抱歉,我……”他的声音逐渐消失了,嘴巴微微张开。“克里斯前辈!”

在看到穿着青道制服的捕手时,他的心脏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克里斯在毕业后搬到了美国,在那里完成了他的康复工作。当然,他回来参加了御幸的葬礼,但那时他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

“我们见过吗?”三年生用空洞无神的眼睛注视着他,平静的问着。荣纯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他紧张地吞了口口水,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克里斯死气沉沉的样子了。但与此同时……

【这告诉我,我和教练的打赌并不是错的。】

荣纯深深地鞠了一躬。“克里斯前辈,我是泽村荣纯,一个一年级投手。我很仰慕作为捕手的你,希望能和你组成搭档!”
“…我明白了,”他用平静而低沉的声音回答。

“克里斯前辈,这就是我昨晚告诉你的那个家伙,”金丸一把搂过荣纯的肩膀。“那个跟教练打赌的人!”
“我明白了。”

荣纯私下里一直认为,如果进行一场保持表情不变的比赛,克里斯可以给片冈教练赢来奖金。他的肩膀挺了挺,大脑迅速运转着,找到了接近那个疏远的捕手的最好办法。

“你一定认为我只是一个愚蠢的一年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毕竟,没有一个人认为我能做到。但你也明白那种感觉,不是吗?”

在那一瞬间,荣纯以为他看到克里斯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但之后又不见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所以我不能说我对你有什么看法,”然后,他向金丸点点头,准备离开。

荣纯的手紧紧的握着。“我可以肯定的说,你不认为我能做到。”他的声音摇摇欲坠,让克里斯停了下来。“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做到。”但现在我想在这里告诉你,我会用尽我的一切。我会非常认真地对待它。你认为我不可能做到…但如果我能,如果我真的能投出一场完美比赛,你能再来比赛吗?”

克里斯停顿了一下,满脸复杂地转过身来,默默的看着荣纯——然后慢慢地,他又开始走开了。随着克里斯的身影从视线中完全消失,荣纯剧烈的喘息着,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在屏住呼吸。

“为什么你无论如何都想要克里斯前辈上场呢?”金丸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奇的问道。“他受伤了,还在二军,我甚至从没见过他上场比赛。”

“你不明白他有多么了不起!”

队伍中的大多数球员都没有意识到克里斯是多么的优秀,这让他感到恼火,只要想想他在最初的第一年,对克里斯说的那些愚蠢的话就让他十分羞愧。难怪御幸当时那么生气。

但现在捕手那死寂的样子,没有人会这样。荣纯不确定到底是什么让克里斯在他第一年改变了,但如果要他猜的话,那就是得到在比赛中再次上场的机会。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你只有回到比赛中,你才能意识到你有多爱它。

在离开金丸后,荣纯开始走向棒球场,他决定提前开始今天的跑步训练。

无论付出多少代价,这次都一定要让克里斯重回球队。

—————————————————————————

在比赛前两方列队行礼时,御幸看着横滨的打线露出了一脸牙疼的表情。从三棒田岛开始,茂野、东和树多紧随其后,完美的连接了打线,人们普遍认为这四人都可以作为其他学校的四棒。这真的是令人生畏的打线。

最重要的是,因为青道用一年级首发,他们好像被激怒了,他们用满是怒火的眼神狠狠盯着青道的投手。

现在问题关键的投手正在望着看台。御幸皱着眉头,随着他的目光看到正在为他们欢呼的其他青道成员。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后面一个看起来很高大的混血三年级身上,他觉得他的嘴张成了一个“o”形。看来克里斯前辈还是决定来了。

御幸回到本垒蹲好,他看了一眼泽村,觉得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年级的眼睛比红白赛时候更加猛烈地燃烧着,神色凛然充满决意。

【别让自己太紧张啊,泽村。】

但随着比赛的开始,他发现他的担心似乎完全没有必要。泽村完全按照他要求的那样,将卡特球精准的投到了外角边缘。

“好球!”

御幸看着打者震惊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哈哈!这是我最喜欢看到的表情。】

他把球扔回给了泽村,泽村用手套接住了球。在打者惊怒的注视下,这个一年生的眼睛里闪耀着风暴般的力量。

“你吓到他了。他会仔细观察下一球,所以我们下一球投到内角。”

泽村点点头。他的前腿高高抬起,脚砰的一声重重踏下,手臂藏于身后,只在最后一刻全力挥出。

“好球!”

御幸笑着把球扔了回来。尽管泽村看起来头脑发热,但他却投得冷静,而且控制极佳。如果他能保持这样的状态,那么完美比赛就是有可能实现的。只要,御幸的配球模式不要被读懂。

“现在给我一个偏高的直球。”

泽村又点了点头,扬起前腿用力挥臂,然后球猛地飞驰而出。打者竭力挥动球棒。但是,下一秒,二者交错而过,砰的一声,球安全冲入御幸的手套。

“好球!打者出局!”

御幸把球抛向投手丘。他满意的看了一眼横滨的休息区,那边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一棒打者急匆匆地回到了板凳席,焦虑的望着投手丘上正在颠着松香粉包的泽村。

御幸咧嘴露出了一个奸笑。

【害怕吧,害怕吧。这样你就更好预测了。】

“二棒,中坚手,泉君。”

打者站上打击区,在就位前试着挥了一下球棒。御幸又隐晦的瞥了一眼休息区,他看到横滨的教练正在向打者比划暗号,打者碰了碰头盔以示回应。

泉……他看起来不那么让人印象深刻,但他有很好的选球眼光。而且是个左右开弓的打者,我们必须要小心对付他。

“一个偏低的怪癖球,要准确投向内角”御幸手指动了动,比出了一个暗号,泽村点点头。很快,球掠过本垒板,就像预料的那样,打者没有挥棒。

“坏球!”

打者压低球棒,又调整了一下姿势。当他回到击球位置时,御幸摆好了手套看向泽村。荣纯猛地挥臂球从指尖脱手而出,打者瞬间挥舞球棒,但球猛地闪入内角,又迅速完成了一次折射,直接撞上了球棒的顶部。球弹向了他们头顶的天空,御幸站起身伸出了手套跑了两步,轻松地抓住了这球。

“打者出局!”

御幸站起身把球投向投手丘,他瞥了一眼横滨的板凳席,发现那个教练的脸完全黑了。在他见过泽村在投手丘上的表现后,他不会对此感到惊讶,但是对面的教练一定命令他的队员在第一局中尽可能多的得分。

“三棒,三垒手,田岛君。”

三棒打者走上打击区,他用球棒轻轻的敲了敲鞋上的土。御幸抬头看了看田岛,毫不意外的发现,前几棒的失败完全没有对他产生影响,他依然放松而又沉稳的站在那里。

田岛在实际中比他在电视上看起来更小,但他0.410的打击率绝不会让御幸掉以轻心。田岛标志着横滨著名的钻石打线的开始,最好现在压灭他的气焰,然后在第二局中削弱他们的攻击。

御幸打了个暗号,轻轻敲了敲手套,然后将它举起。荣纯点点头,向前踏步,稳稳的踩地,彻底的挥出手臂,球猛地闪过球棒,从本垒板的角落直射而出。

“好球!”

—tbc—

描写比赛真是要了我的命了,虽然太太好像用的形容有些微妙的不同,但很多话换成中文都一个意思。太太真的是太厉害了,我想词想的简直身体被掏空_(:з」∠)_

虽然之前说的是明天发,不过提前完工了,就直接扔出来了,嘿嘿,就当是迎接周末小惊喜吧!

感谢观看!7(下)明天或者后天发,看进度了。


上一章                  附录                  下一节

评论(2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