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4

原文地址   作者PKSamurai   作者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

第4章  Bark and bite

章简介:你应该叫我御幸前辈。

【须藤前辈什么都不要,前园前辈想要calpico……】
(calpico一种日本饮料,对应中文好像只有音译——可尔必思,我不知道哪个更奇怪一点,就直接这么放上来了Orz)

春市耸了耸肩,按下了饮料的按钮,咔哒一声饮料落下。在他弯腰拿饮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

“哈哈…在为前辈跑腿吗?”

春市直起身,转过来看到他的哥哥正斜靠着墙看他。他用吸管喝着果汁,脸上带着平时那样难以捉摸的笑容。

“虽然今天的焦点是那两个投手……不过你的打击和跑垒都很好,而且你还是那个最终得分的人。”

“啊…” 听到哥哥的称赞,春市高兴的满脸通红。“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在泽村上场投球后,一年生设法从学长手中取得了两分。春市在外野长打后,连续两次盗垒,最终也取得了一分。

“没想到你竟然和我一样进入这所学校,“小凑亮介靠近了他。“从以前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你都一直跟在我后面。不过如果你只是一直模仿我的话,那么你永远无法超越我哦。”他仍然微笑着,从春市身边走了过去。“不要低估这个地方……这里并不像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他把空的果汁盒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春市站在原地,望着哥哥离去的背影。

【哥哥……】

—————————————————————————

窗户外面一片漆黑,但室内练习场仍然有灯光在闪烁着。如果不是这个高个子一年级充满期待地看着他,这里本来应该是空的。

“真是的……竟然让我马上来接你的球,”御幸叹了口气,在手套里锤了一下。“你已经是一军的选手了耶,以后和你配对投捕的机会多的是啊。”他顿了顿,然后傻笑着。“难道你看了泽村的投球后感到不安了么?”

降谷看起来像往常一样沉默,他没有回应。然而,透过他平静的神色,御幸可以看到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棒球。

御幸忍不住又一次刺激他。“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自己没有待到最后?”

“并不是这样…对于自己没有上场的比赛,我根本就没兴趣。"虽然他这么说,但御幸可以看出他还在恼怒着。

就在降谷开始准备投球时,他说:“为了能决定自己的战场,所以我才特意来到青道。那么就请你不要让我失望…御幸前辈…”

御幸眨眨眼睛,被他猝不及防的话语吓了一跳。

【让他失望……?】

“哈哈!”他大笑着,举起手套准备接球。如果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降谷最后给出了他期待的反应。“你是个有趣的人!我欣赏你!”

降谷有那种他希望在投手身上看到的精神。随着泽村也加入了一军,御幸期待着今年他们会带来什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呢。

—————————————————————————

“你确定吗?这里灯关着,门也锁上了。”太田部长怀疑的问到,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片冈教练有一个习惯,在这里考虑队伍的问题,”礼双臂交叉于胸前解释着。

“既然你这么说…”他在黑暗中摸索了几秒钟,终于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好了。”

门开了,他们走了进来,果然,片冈教练坐在屋子中间,嘴上叼着一支烟。

“片冈教练,原来你在这里!“太田部长喊着。

礼没有说话,她打开了电灯开关,瞬间刺眼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今天的比赛,你们觉得如何?”教练开门见山地问道。

礼忍住笑意。【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直切主题。】

“嗯,虽然得分上一年级输了一大截……不过还算是有不错的收获。”太田若有所思的回答着。“那个小个子的二垒手,好像是三年级生小凑的弟弟。他打击的感觉不错。还有只投一球就惊艳全场的降谷晓……最后,泽村荣纯。他在投手丘上很有存在感,没有一个打者能打准他的球。而且他还是一个左投,简直是锦上添花。”

"高岛,是你发掘的泽村吧?”片冈教练看向礼。

“你挑选人才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太田称赞她。“我直到今天的比赛才注意到他,但他完全让我惊讶了。”

【你和我都是一样啊,太田。】

事实上,在看到泽村投球时,礼是所有人中最为震惊的。无论她曾经对泽村有着怎样的期待,但都完全不可能是这样的。

片冈宣布:“如果明天的比赛赢了的话,我打算让泽村在关东大赛上出场比赛。”

“什么?”太田似乎很惊讶。“我理解你想要使用他的想法,但我们应该确认一下,今天是不是侥幸的?”

“你刚才说他今天吓了你一跳,”礼敏锐的指出

是的,但他可能是那种临时发挥好的类型。“太田看上去忧心忡忡的。"我的意思是,他以前不是那样投球的吧。"

礼愣了一下,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些道理。

“通过他投的第三个球,我可以肯定的判断,这绝不是侥幸。他用右手做出了一面墙壁,集中全身的力量,在最后一刻释放他的左手。再加上天生的怪癖球,如果他能和一个优秀的捕手搭档,他就是不可阻挡的。”

礼睁大了眼睛,教练不是那种会夸大事实或者说不切实际东西的人。

“问题是,为什么他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投球?”片冈教练看着礼,她不安地推了推了她的眼镜。

"你发现他时他是这样的吗?"

“并不是。那时我看到他在以前的学校打棒球,我发现了他的存在,看出他有足够的天赋,但他的技术远远比不上我们今天看到的。如果我不太了解,我会以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泽村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她若有所思的停了一下,“或者更确切地说……今天,他就像一个进化版的自己。”

片冈教练皱着眉头,把香烟摁到烟灰缸里。

“无论如何,在夏天之前的比赛,我打算使用泽村和丹波来首发。至于降谷……”礼和太田惊奇。“我也准备让他在关东大赛上首次登场。他应该能成为一个惹眼的终结者。”

礼完全无法抑制自己兴奋的情绪,她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

近年来,青道高中棒球队以铁壁般的防守和强力打线而闻名,但是始终没有一个可以决定胜负的王牌投手,所以他们一直没能完成去甲子园的目标。

但是现在,如果泽村、降谷能够和丹波一起实现他们对投手阵的期望……

—————————————————————————

当御幸终于摆脱了这个黏人的一年级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在御幸轻易接住降谷狂暴的高速球后,降谷漫不经心的表情消失了,他开始紧紧抓住御幸,恳求他接球。不过,降谷今晚也只能满足于仅仅十来球的投球。

御幸爬上了宿舍楼二楼,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期待着久违的一些隐私时间。在青道的第一年,他和东前辈同住一个宿舍,但现在身形庞大的打者已经离开了,整个房间都是他自己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始漫无目的地思考该如何度过剩下的夜晚。

【也许我该去自动售货机买些宝矿力……我这里还有一本从仓持那借的杂志。】

突然,御幸停在了走廊上,他在宿舍门口发现了一个蜷缩着的身影。那个人戴着棒球帽,低垂着头,御幸根本看不见他的脸。从他安静的样子可以看出,他已经睡着了。

御幸挠了挠脖子,琢磨着该怎么做。

很快,他下定了决心,用脚猛戳了一下坐着的人。很快,男孩就疼得大叫了起来,他的头猛地一抬,唰的一下跳起来。

“泽村?你在这里干什么?”

有那么一秒钟,这个一年级看起来很茫然,他仰着头看着御幸,满脸困惑。随后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

“御幸!”

“我是你的前辈啊,”捕手笑着说。“你在我房间外面干什么?”

“嗯…我想见你,”泽村若无其事地说。

御幸眨了眨眼睛。

【……看来我在今年来的投手当中真的很受欢迎啊!】
  
注意到穿着t恤短裤的一年生,开始在寒夜中瑟瑟发抖,他耸了耸肩。

“那就进来吧,”他举起钥匙,泽村笑得阳光灿烂,他又补充到:“如果你愿意去自动售货机给我带饮料的话~”

让他吃惊的是,没有进一步煽动,泽村便欣然同意,他猛地冲进楼梯。

御幸把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困惑不已。

【他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听话。】

趁着泽村回到他的房间,御幸换上了更舒适的衣服,摘下护目镜,戴上了日常的眼镜。当他悠闲地翻着一本体育杂志的旧刊时,泽村手里拿着饮料和零食风风火火的闯进了房间。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御幸伸手去拿一罐饮料,他惊喜的发现泽村带来了他最喜欢的饮料。
“我被仓持前辈抓住了,”泽村抱怨着,把其余的东西扔在了备用床上。“他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让我猜猜看,是因为胆敢在没有任何提醒的情况下,在一局中连续三振三名学长?”

御幸打开饮料,开始大口喝着。

“不…他找到了我的手机,现在他觉得我在家乡有个女朋友。”

御幸惊呆了,他被饮料呛了几秒,然后一直在咳嗽。

“你还好吗?”泽村看起来很担心。

他尴尬地擦了擦嘴。

“哈哈…仓持实际上面对同龄的女孩很害羞,他甚至不能和经理们交谈。不过你记着这不是我告诉你的!”

泽村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欢乐表情。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对我说起若菜么!”

【是那个女朋友吗?】

“不管那些了…”御幸把空罐子放在地上。“今天发生了什么?”

“你想问什么?”尽管泽村想表达这个意思,但他正忙着用嘴打开一袋薯片,所以它听起来更像是“内杭恁森莫”。

“你今天在投手丘上和平时完全不同。”御幸指着自己欢快的笑着。“我的话给你力量了吗?”

“哦…是啊,没错。”泽村往他的嘴里塞了一片薯片,开始大声咀嚼着。

御幸又眨了眨眼。"能详细说说吗?"

“我想……我只是意识到我对整件事情想得太多了。没必要再想别的了,反正我也不擅长这个。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其他人对我最高的期望,就只是竭尽全力的投球而已,然后和整个队伍一起去甲子园。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我想要的。不管接下来会发生……发生什么。“泽村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又往嘴里扔了一片薯片。

“哦?”御幸伸手去拿薯片,他半开玩笑地问到。“你觉得你能把我们带到甲子园?”

“我会的,”泽村坚定地说着,把袋子递给他。

御幸怔住了,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尽管他嘴边散落着薯片的碎屑,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气势,但他脸上的表情告诉御幸,他对自己刚才说的话完全有信心。

【……我以为他是那种光说不做的人,但看到他今天的投球方式,实际上他可能是那种会贯彻自己发言的人。】

突然间,门外传来巨大的敲门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泽村!我知道你在里面!”仓持明显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十点熄灯!如果你试图在进来的时候打开灯,我就把你摔出去!”

“我这就来!”泽村跳了起来,他吃的薯片掉在了地上,碎屑洒的到处都是。“啊…糟了!”

“还有十秒!呀哈哈哈!”

“泽村……”

“御幸前辈,我的错!”他跑到门口时双手合十,摆出一副道歉的姿势。你可以吃掉剩余的零食,这些都是你最喜欢的吧!”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御幸无语地盯着关上的门,然后他摇了摇头,转向床上被留下的箱子。

【好像他知道我的——】

他停了一下,盯着枕头旁边那不容被错认的白棕相间的盒子。上面印着一个汉堡状的巧克力饼干的图片。

—————————————————————————

第二天早晨,一年级学生正在棒球场上跑步,每个人都忍不住注意到,这个正跑在队伍前面的人的性格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尽管他从前也一直和大家保持着联系,但他通常带着黑暗阴郁的气场在中间徘徊,没有人想要接近他。但这天早上,他轻松的咧嘴笑着带领队伍(虽然这让队伍更紧张了),他那种令人烦躁的态度,让所有人都想上去踢他一脚。

“泽村,恭喜你加入一军,”春市努力跟上投手的步伐。

“哦!春市!”荣纯举起一只手向他打招呼。“叫我荣纯!”

“我们有那么亲近么?”春市一如既往直言不讳的问到。

虽然他们在前一天的练习赛上互相为对方欢呼,但在那次交谈后他们并没有太多交流。

“我们会的!”荣纯毫不气馁。“你现在在二军,这有点糟糕。不过以你的能力,很快就会进入一军,别担心!”

“谢谢,”春市笑着说。

“一年级的降谷、泽村。”荣纯听到了广播中传来他的名字,“马上到板凳席集合。”

荣纯偷偷松了一口气,奔向板凳席。令他惊讶的是,助理教练高岛礼、御幸和宫内(另一个一军捕手)都在等着他们。

荣纯困惑的微微偏着头,他环顾四周,但这里没有其他人了。

【宫内前辈吗?那个人在哪里…?】

礼举起两张纸,“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照着投手的菜单来操练。练习份量将是其他人的两倍哦。请加油吧!”

“还有……下周的关东大赛,可能会让你们两个人上场投球,所以我想让你们在这里和捕手们好好确认一下战术和暗号。”

“是!”降谷转向御幸,低下了头。“请多多关照!”

然而,没有得到回应,御幸尴尬地笑了笑。礼咳嗽了一声。

“啊,不,降谷,”她说,"你和宫内搭档,泽村跟着御幸。”

降谷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他在两个捕手之间看了看,脸上隐隐有些失落。

“降谷,这是教练的命令,”御幸说。

“但是……”

“你知道的,我看过你的投球。”宫内看起来很生气。“如果你只有球速,我完全能接住。没问题的,我以前用150km的投球机做过练习。”

“我看……”

礼转向了泽村,他没有说话。

“那么,泽村?你和御幸搭档没问题吧?”她笑着推了推眼镜。

“嗯……”荣纯反应的很慢。“克里斯前辈在哪?”

—tbc—

感觉自从泽村回来以后,御幸的待遇好了很多的样子……不过小天使还是很担心现在眼神死的克里斯前辈啊。

对了,【】里的是心理活动,至于是谁的,看前后文就好了,应该还是比较明显的。

第四章比前面的好像大概少三分之一,所以就不分开了,不然一次还不到3000,内容也有点少,就直接这么放上来了。

标题如果什么好主意可以告诉我,那两个词的组合完全一头雾水。谢谢帮忙!

感谢观看!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