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3(下)

原文地址   作者PKSamurai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虽然降谷只投了一个球,但这一球已经打乱了三年生的节奏。在接下来的第三局和第四局中,他们的得分明显减少了。显然,局势已经不在他们掌控中了。

御幸笑了起来,他回忆起了这个一年生昨天对他说的话。

【“我明天绝对不会让这里的任何人打到我的球……所以,以后你能接我的球吗?”】

"哈哈",这居然真的发生了。

当进攻和防守再次交换时,御幸注意到教练已经不再关注红白赛了。他敢打赌,这只能说明教练得到了相当不错的收获。

随着今天丹波重新燃起的投球气势,还有降谷加入一军,御幸可以肯定教练已经决定了谁会在接下来的关东大赛中上场。这意味着他可能很快就会停止比赛,特别是剩下的一年生根本没有机会挣到哪怕是一分。

此外,教练肯定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再继续下去,他们可能会不可逆转的被破坏掉。一年生看起来都很憔悴,这里看上去就像战争的前线。

突然,降谷移动脚步,离开了板凳席。看上去好像放弃了比赛,准备提前离开。

“这样好么,怪物先生?不看到最后……”当降谷走过时,御幸揶揄的问道。

降谷耸耸肩。“……已经结束了。棒球没有那么简单,不是光靠一个人就可以带领一支队伍走向胜利的……”

“两队列队!”

御幸转过身来,看到教练举起手,示意比赛结束。“看到了吗?比赛结束了。”降谷说完便离开了。

好吧,真是一个虎头蛇尾的结局。御幸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最后,我想今年唯一有趣的一年级是降……】

“将军…教练!”一个声音大喊着。“我还没有投球呢!”

御幸惊讶地眨眨眼——那是泽村。虽然教练对他很冷淡,但他并没有退缩。

他感觉心中升起一阵浓厚的兴趣。嗯嗯……这是什么?

“你是谁?”教练问到。

“我叫泽村荣纯!”他大声说到,让御幸大吃一惊。“我来自长野县,我的生日是5月15日!我的血型是O型!我将会成为青道的王牌!”

【……信息太多了,不过也算是有精神。】

“游戏结束了,泽村……“一年级咕哝着。

“是的,就让它过去吧……”

泽村急忙转身。“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还没有上场的球员!你们忘记了吗?这是证明我们的比赛!这是你向所有人展示的机会。你不想和队伍一起比赛吗?你不想打更多的棒球吗?如果你还没有上场,你真的能昂首挺胸地说你已经尽全力了吗?你真的准备好在这里放弃了吗?”

“哦,闭嘴……“一年级皱起了眉头。“难道你不是我们当中最不努力的人吗?”

“是啊……不像你,我们不是仅仅因为喜欢才来到这里!”

“我们甚至连捕手都没有了!”

一直无动于衷的听着一年生谈话的片冈教练,突然环顾四周。

“这是真的吗?其他的捕手在哪里?”

“他们都已经被换下来了,教练……”

泽村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他的嘴张开了,好像想说些什么——然后又闭上了。他全身的能量似乎都在这一瞬间被抽离,他看起来就像是被击败了,他转过身来。

就在那时,御幸揉搓着他的脖子。

【来吧……如果你看起来像那样,我也不能光待在这不动了,对吗?】

他大喊着,"教练,我会接住他的投球的。反正我已经准备好护具了。”

泽村转过身来,目光交错,他不由得瞪圆了眼睛。

“这是一年生替补球员御幸,”一个三年生笑着说道。

"我不会上场打击的,只是蹲补一下。" 御幸一脸无辜的笑容。“来吧,像我这样的小捕手能对你们这些大前辈做什么呢?”

二年生、三年生都对他怒目而视。但泽村的话语似乎在教练心中产生了某种共鸣。

“那其他人呢?”教练目光凌厉的扫视着板凳席上犹豫不决的一年生。“你们还想继续比赛吗?”他们都不安地沉默对视着。然后——

“我还没准备好放弃。”其中一个被内野滚地球接杀出局的金发一年生说道。

“我不打算在这里输给这个白痴!”

“我也是……我不想让这场比赛像这样结束!”

“请让我们继续!教练!”

“……为什么你们不从一开始就拿出这种气势来比赛呢?”教练说的话让所有一年生都不由得沉默了。“高中棒球可是没有第二次的!”他转过身来,怒视着汗流浃背的御幸。“换上你的装备。你来接球。”然后他又转向泽村,泽村明显的吞了吞口水。“最后一局,你是投手……马上上投手丘。”

—————————————————————————

御幸换上护具后,他慢跑到投手丘上,泽村正用手轻轻颠了颠松香粉包。

“那么,你能投什么球呢?”御幸用手套半掩着嘴向他问到。他只是想确认一下,因为他记得上次他们组成投捕搭档时,泽村说他只会投红中直球。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泽村竟然真的在回答前认真考虑了一下。

"四缝线直球和变速球。"他完全没有看御幸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不安极了。

【刚才的精神去哪了?】

但他认为泽村刚刚被激励了。现在,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压力也随之而来,他会这种情况下投出什么样的球呢?

“那就好。你还有其他的变化球吗?”

“……卡特球”

“你迟疑了。对它没信心吗?”

"不是这样的!" 泽村好像在和什么做着斗争。御幸扬起了眉毛,“那是什么意思?”

“你会看到的。”左投撅着嘴向他解释。

御幸耸耸肩,回到捕手区。他放下面罩,蹲了下来。他隐晦的瞥了一眼打者,认出他是一个积极挥棒的二年级右打。御幸把手套放到了外角低的位置。

【好吧,让我们看看他有什么。】

当泽村开始挥臂时,御幸注意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与上次看他投球时不同,他改进了他混乱的投球方式。

然而……

他举起手套努力抓住这个飞得很高,距离好球带很远的球。

“坏球!”

御幸把球扔回给了一脸茫然的泽村。嗯,这不太妙。

无论是多么积极挥棒的打者,这个球路都太明显了。没人会打那样的球路。泽村仍然需要在控球方面努力。

“坏球!”

御幸忍下了一声叹息。这根本不起作用,泽村投得太高了。他现在的姿势太僵硬,也许在实际比赛中上场的压力对他的影响远超他的预期?

他看了一眼这个现在已经开始放松的打者,打者的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随着球数2 - 0打者领先,很明显他是不会在泽村投出一个好球前挥棒的。

御幸站起身来,要求暂停一下,然后他跑到投手丘上。

“……放松点!”他用手套敲了敲少年胸口。"你太紧张,这让你的目标消失了。别多想了,只要扔到我的手套里就好。记住,我们现在是搭档。”

"搭档。”泽村重复着。

“是的,没错。”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东西,但马上又暗淡下来。他的肩膀无力的垂着。

“我不能。”

御幸眯起了眼睛。“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叫你不能? "

“你不明白。”

御幸沮丧地摇晃着这个少年的肩膀。他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会这样影响他的事情,事实上,上个月一整个月,他都一直无精打采闷闷不乐。

【我们不需要一个不想待在这里的人!】

“是,我不明白,”他厉声说。“但是,是谁说想要成为王牌呢?不是你吗?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泽村僵住了,御幸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打动了他。“你想得太多了,泽村。别为难你的大脑了,只要看着我的手套就好。”

有那么一秒钟,泽村没有反应,他正要放弃,准备回去的时候,泽村突然点了点头。

御幸挠着脖子,耸了耸肩。

【我想这就是我能为你做的全部了。】

他又回到捕手区,蹲了下来。

御幸相信高岛礼的判断。她招来的新生,虽然有些地方看起来很粗糙,但几乎都是正确的选择,他的队友仓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仓持现在是青道最好的跑垒员。他毫不怀疑高岛礼在泽村身上看到的东西,事实上,他自己也看到了泽村身上的一些潜在能力。

然而,不管他们的天赋或潜力有多大,每个人最大的障碍都是他们自己。尽管他大声宣称要成为队伍的王牌,但泽村如果不能克服这一点,他甚至没法进入二军,更别说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队伍1号了。

御幸叹了口气。他放下面罩,又看向打者,想看看他是怎么做的,然后他眨了眨眼。打者好像突然变得很紧张,他紧紧地抓着球棒,汗水从他的胳膊上不断滑落。

【他怎么了…?】

御幸的目光不自觉地转向了投手丘,他立刻在那里找到了答案。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凝视着那里。

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是谁呢?那不是泽村……对吧?

但是他是!

如果他不太了解,他可能会认为站在那里的投手和两分钟前是完全不同的人。但那确实是泽村,有着他的身高,看起来一脸骄傲。

然而……他的眼神与之前完全不同。这张新面孔上的,是狮子的目光,全神贯注而又残忍无情的注视着无知的猎物。

御幸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强的来自投手丘上的压迫力。他能想到的最接近的是全力攻击的结成在击出一个本垒打之前散发出的魄力。这是最可怕的球员的一个标志。这是一名投手的势,他对他三振打者的能力有着极度自信,并且还拥有足够的经验去实现它。不幸的是,即使是他们现在的王牌丹波都从来没有在投手丘上展现出这样的气势,更别提川上了。

但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一年级投手决不可能拥有这种气势,尤其是像泽村这样毫无经验的乡下投手,这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硬球比赛。

泽村开始了挥臂,他的手臂向后拉伸,就像慢动作一样。御幸眯起了眼睛,这与他迄今为止看到的有些不同。他专注于确定这是什么球,但即使球向前飞,泽村的手臂仍然没有完全进入视野,而是像一根鞭子猛地划过空中。

在他明白这是什么之前,球猛地撞进了手套,像炮弹炸裂般的巨响回荡在棒球场上。他几乎可以看到从他的手套里升起的烟。

“……好球!”

霎那间,观众们都惊呆了,整个棒球场都陷入一片沉寂。然后就像断裂的水坝一般,四处开始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

“那是什么?”

"真快!"

“虽然不像第一个人那样快,不过……”

“他叫什么名字?”

【嘿,嘿……那是什么?这球至少有140km…】

他把球扔给泽村,泽村接住球,平静地转过身调整他的帽子。

所以在不规则投球姿势的基础上,他还有着速度和力量。那控制和变化又怎么样呢?

御幸把手套放到内角位置,当泽村一脸理解的看着他时,他明白这个少年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他点了点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卡特球出现在了本垒板前,稳稳的撞进了他的手套。打者站在打击区仿佛被冻住了一般,他的焦虑如同燃烛的蜡从他身上不断涌现。

“好球!”

御幸漫不经心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把手套直接摆在中间。第三个球就能搞定打者。如果他能再一次做到的话…

一只脚重重地踏在投手丘上,而在泽村的手臂还未进入视野时,这一球已经咆哮着冲到了打者面前。打者在绝望中挥棒,但在他完成挥棒动作之前,球已经钻进了御幸的手套。

“好球!打者出局!”

“Nice pitch!”他对泽村喊道,那个男孩有些呆愣的看着他。

突然,一滴泪水从泽村的脸上滑下,让他大吃一惊。

在他做出反应之前,泽村举起手臂,愤怒地用衬衫袖子使劲蹭着他的脸。然后他放下了手臂,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笑容。

御幸摇了摇头,他一定是把汗水错看成了眼泪。多么不像他啊。

【但这更像是……】

几个月前看到泽村对东前辈的投球后,他认为他可以预测这个投手的成长。泽村将会来到青道,经历悲惨的失败,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努力超越他们。如果他的天赋是真的,在经过精心的指导和塑造后,他会在他的第三,甚至是第二年的时候成为王牌。这是一颗真正的钻石,尽管他并不是那个能及时和御幸成为投捕搭档的人。

或者至少,这是他本以为将会发生的事情。但在刚才的表演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御幸感觉他不由得咧开嘴,一脸期待的笑着。

【我们手中可能有一个真正的怪物。】

—tbc—

这次的试着改了几遍,不知道看起来有没有好一点,感觉有些地方我自己读的时候自动在脑海里合理化了_(:з」∠)_

有人提意见感觉很开心啦,还能有人愿意说出不足,这说明大概我还有救吧!真希望能把这篇同人翻译好……

感谢观看!爱你们!
感谢Von纠错!!!

ps:如果看起来还是感觉很奇怪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啊!我还是会改的!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2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