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鸽

还没弃坑……缓慢码字中

【草翻/御泽】The Trajectory of Laughter 02(下)

原文地址   作者PKSamurai   作者授权

上一节                                            下一章

 —————————————————————————

荣纯在他多事的第一年里了解到,教练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厉,而他可以用一些小办法来摆脱大部分小错误。考虑到这一点,在早晨训练结束之后,他径直向着教练冲了过去。由于他现在的身体缺乏体力,他的脸色在跑步后变得十分苍白。

“将…教练!”荣纯几乎没有控制住自己,他知道教练可能不太欣赏他给他起的绰号。教练转过身来,带着冷漠的表情,荣纯立刻弯腰深深的鞠了一躬。“我为我迟到和扰乱训练的行为道歉!我以我的名誉发誓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经过过去那段艰苦的阶段,荣纯回过头来,满怀感激地回顾了他在青道孤独的第一个月,当时他被排除在训练之外是因为他没有向教练道歉。他绝不希望再重温这段经历。

他带着担心,等了几秒钟,然后让他感到安慰的是,教练最终哼了一声。

“最好不要再发生,”教练说道,然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荣纯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他成功从教练的指导中逃脱了。

“‘以你的名誉’?“

听到这个声音,荣纯转过身来,看到御幸正冲着他假笑。当御幸靠近他时,他感觉他的嗓子哽咽了一下。

“‘名誉’?就是把一个乐于助人的旁观者拖进你的麻烦中吗?”

“御幸,难道你没听说过吗?贼间无道。”仓持一把搂住荣纯的肩膀,从他的另一边冒出了头。“但是你不像看起来那么傻,泽村,我看到你机智的向教练道歉了。他对这种事真的很严格。如果你没有道歉,他可能不会让你参加训练。”

増子举起一张纸:“我想告诉你,但是仓持告诉我不要这样做。”

“呀哈!你应得的。”似乎是为了弥补,仓持勒紧了荣纯的脖子,让他头晕目眩。

増子潦草地写着,又举起了另一张纸:“他们在外面排队。”

仓持立即释放了在微弱喘息的荣纯,紧跟着増子猛冲出去。御幸把双手插在口袋里,跟着他们出去,然后他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荣纯。

“如果我是你,我会快点,”捕手挥着手说道。“否则,早餐排的队就要太长了。”

荣纯心里一紧,点了点头。

“我来了!”

—————————————————————————

“一年生!”一名助理教练向着聚集的一年生喊了一声。“我们会让你们在各自想要的位置上,看看你们的表现!现在,换上钉鞋,来b区和我碰头。”

“是!”

春市停止了拉伸活动,穿好钉鞋跳了跳。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走吧。

春市知道因为他的身高和孱弱的外表,大多数人都容易忽视自己,他不会给教练或球探留下太深的印象。尽管如此,和哥哥一样加入同一所学校的他并没有长期保持无名的状态。

如果有一件事是他有信心的,那就是他的棒球。

“嘿,春市!”

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或者至少他以为是他的名字。他转过身,看见那个早晨迟到的少年正朝他挥手。少年咧嘴笑着,向他走来。

春市困惑的环顾四周,然后怀疑地指着自己问道,“你在跟我讲话吗?”。

少年的脸上闪过一丝困惑,又迅速换上了一种更谨慎的表情。

“哦,没错...”少年清了清嗓子。“对不起,我之前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你是小凑春市,对吧?”他向春市伸出了一只手,春市犹豫地握了握它。

“你是今早被抓的家伙吧?”

少年做了一个鬼脸。“是的,那就是我,我是泽村荣纯。”

【好吧,他看起来还不错。】

这两个少年开始一起结伴穿过运动场。

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春市发现自己在和这个人相处时感到很轻松,这对他来说是不寻常的事情。他经常被人说他太安静内向,但不知为什么和泽村在一起时,他发现平时的阻碍都消失了。

在他们到达目的地的途中,一个问题浮现在了脑海中,他不假思索的就直接问出了口,这另他自己也很惊讶。

“那么,你在什么位置?

“我是个投手,”泽村笑着回答。

春市扬起了一边的眉毛,这个男孩说的一些话引起了他的共鸣。当然,青道所有的一年生都曾是他们各自队伍中最好的球员,所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支持他们自己主张的能力。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大家在这样一所名校中都感到有点紧张和不自在,那些已经在场地练习的高年级生展示出的全国水平的技能,也让他们难以放松下来。

但是,泽村却用一种理所应当的、充满自信的口吻说了出来,而从泽村身上传递的氛围就像他从他的哥哥那里感受到的一样。他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微笑,他要么是真的很厉害,要么就是真的很笨。

“你呢?”

当泽村在他面前挥手时,春市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自己的脸变红了。

“呃…我是一个内野手。在-”

“二垒手,”泽村替他说完了。

春市又眨了眨眼,“你怎么知道的?

泽村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如果我告诉你我来自未来,你会相信我么?”男孩轻轻的对他笑了笑。

很明显这是一个轻松的玩笑,但是春市发现自己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你是一个时间旅行者?”

“我想你可以这样说,”泽村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他看起来很高兴,春市决定继续玩下去。

“你为什么要回到这里?”

“还有什么?当然是要打棒球!”

春市若有所思的歪了一下头,“为什么呢?”

“什么意思?”

“为什么是这里?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不是未来?难道在未来世界已经终结了么?有什么原因让你在未来不能打棒球么?还是你被派来做什么事?

随着每一个问题的出现,他身旁的脚步逐渐放慢,最终完全停了下来。春市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笑容,他转过身,惊讶地看着泽村的脸上的表情。

“对不起 - ”他结结巴巴地说。“我喜欢科幻小说,所以我知道很多类似的东西,我说了一些愚蠢的事情,忘记它吧。

“是吗?”泽村的眼睛重新聚焦,他紧紧抓住了春市的手臂。“那太好了,我也喜欢!所以...你对时间旅行有什么了解么?”

“什么意思?”他用带着几分怀疑意味的语气问道。虽然他不觉得泽村是想取笑他...

“像...在大多数情况下,为什么人会被送回过去呢?假设就是这样。”

“送回过去?你的意思是...例如...外部力量?”泽村疯狂地点点头,他的脑袋剧烈的上下起伏着,程度大到春市不会为它的坏掉感到丝毫惊讶。“我想…这通常是因为他们后悔做过或没有做的事情,他们被及时送回来改正它。”

“它…它会有用吗?”

泽村声音中的绝望是如此的明显,春市发现自己有些战栗。

“我...不确定,问题是,他们通常会发现他们无法解决问题,或者他们最终会回到自己的时间点…你还好吗?”

泽村没有回应,他的脸像纸一样苍白。在很长一段时间中,这个男孩的眼睛一直盯着地面。春市惊慌的注意到他的手失去了血色,并一直在颤抖,春市开始怀疑他是否应该马上寻求帮助 - 

“你们两个!”一名助理教练走过去瞪着他们。“别磨磨蹭蹭了,快点儿!”

“是的,先生!”春市回答,他的脸变得通红。他转向泽村,却发现在他开口前,另一个男孩已经以轻快的步伐默默地开始前进。

当他匆忙地向前,以赶上泽村更大的步伐时,他不能确定他是否喜欢这个男孩。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个人是个怪胎!

—————————————————————————

当他机械的走在场地上时,荣纯感觉他的心脏在剧烈下沉。他感觉整个身体都非常沉重,他全部的意志都只能将将维持着自己继续行走。周围的声音——金属球棒击打棒球的叮当声,远处外野手的叫喊声,都逐渐消失了。所有的色彩——草的碧绿,泥土的深棕,还有制服的蓝色和白色,都渐渐褪去了。

他可以看出,正走在他身后的春市绝对认为他已经疯了,但他现在没办法关心这个。因为在意识到这不是梦境之后,荣纯已经完全陷入了看到御幸的狂喜中,完好的、活着的!御幸!他没有停下来去考虑他为什么会回到过去。

不仅仅是过去,而且是回到了他在青道的第一年。春市是怎么说的?

“…他们后悔做过或没有做的事情,他们被及时送回来改正它。”

荣纯抬起头,看了看高悬在空中的太阳。

他在过去醒来之前,记得自己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守灵回来后洗澡。他当时在想什么?

“求求你,上帝”

荣纯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太多关于神的东西。他通常只是考虑当下的情况,并不在乎是否有神或众神的存在。然而,假设有一些就像春市所说的– 用外部力量将他送回过去……他们真的有什么目的吗?而他又有什么遗憾?

荣纯停顿了一下。

更好的问题是:什么遗憾是他没有的呢?

在他第一年的夏季赛中,他是青道在决赛中失败的原因。因为他,三年生失去了他们去甲子园的最后机会,而这导致了教练提前退休。

在那之后,他没有意识到御幸在一场比赛中受伤。他已经沉浸在自己愚蠢的烦恼中,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些在他之后回顾显得很明显的迹象。

然后,尽管知道御幸在看到他们打棒球时有多么痛苦,他还是一直让御幸来到球场,给他的投球提一些建议。尽管他知道这会对这个人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因为他永远不能踏入甲子园的赛场,他还是不停叫他来看他们的比赛,不断告诉他,他会把青道带入甲子园。
 
荣纯的眼睛睁大了,他停了下来。在分开时,他看到春市冲他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然后走了过去,但他不介意,因为 - 如果这就是为什么他被送回到过去…如果他在这里把御幸带到甲子园的话…

荣纯兴奋地颤抖起来。

就是这样!这就是答案!

他被送回到过去,回到他的投球还没有成长,当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去和三年级的前辈一起进入甲子园,去纠正他一年级时犯下的错误。

就是这样!他会在第一年成为青道的王牌,让御幸和其他前辈一直赢下去。谁说过去不能改变?这一次,他一定会在决赛打败稻实,然后去甲子园,和……

突然,他心中升起的喜悦一下子消失了。

然后......他的工作完成了– 又会发生什么?

“问题是,他们通常会发现他们无法解决问题,或者他们最终会回到自己的时间点…”

随着过去的改变,会发生什么?他会继续留在这里,在青道度过他剩余的高中生活吗?他会回到未来,发现一切都变了吗?

...或者他会回到未来——回到自己的时间点吗?他的真实世界?

在真实世界,荣纯在第一年就是一个缺乏经验的投手,而青道在决赛中败北。在真实世界,直到第二年他才成为王牌,那时想和御幸组成投捕搭档已经太迟了,御幸受伤了,他再也不能打棒球了。

御幸不在的真实世界。

剧烈的疼痛占据了他的心脏,他紧紧的抓住他的胸口。

那个世界、我不想要!

 

-tbc-

 

因为作者是在14年开的文,所以文中荣纯经历与原著不太一样,准确来说是惨过头,当然其他人也是一样,文中教练离开青道,御幸在成孔战受的伤最终毁了他的棒球生涯,然后才是第一章中的最后出事。简直悲惨世界!

还有要向大家求助一下,文中夹杂的英文还有第一段的语言我也感觉组合的非常奇怪。当然其他的地方如果有错误,或者有更好的描述方式也尽管告诉我,毕竟我的翻译非常不成熟,而且形容词还贫瘠的可怕,看的那些太太们的优美的语言都被我丢掉了QAQ

感谢观看!

ps:收到大家的鼓励和小心心感觉很开心啦,翻译的过程中我自己也看的津津有味,虽然开学了用手机一点一点弄翻译很麻烦,不过我还是动力满满的,大家可以不用担心,会慢慢更新翻译的。

感谢Night同学的帮助!

上一节                                           下一章

评论(7)

热度(95)